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廖圣清:科学推进中国传播学学术体系建设

更新时间:2021-09-14 20:27:19
作者: 廖圣清  

   中国传播学的现有理论和知识体系,主要来自美国和欧洲,我们需要对西方传播学理论进行检验、评价、改进、整合,在批判和借鉴域外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推进具有中国特色的传播学研究和学术体系构建。

  

   一方面,加强传播学基础概念的测量研究。在批判借鉴西方传播学研究过程中,对于一些基础性的概念,我们需要结合中国的社会实际进行界定和测量。近年来,中国传播学的科学研究取向,越来越受到重视。然而,绝大多数研究的概念测量,直接采用国外学者的测量方法,或者仅在语言和措辞上做一定修改。概念是对社会现实的抽象概括,社会现实不同,对应的概念在内涵和外延上就会存在差异。完全借用西方的测量方法,有可能影响概念的有效测量,进而影响理论创新。因此,传播学概念的测量研究,特别是基础概念的测量研究,在当下显得尤为重要。例如,我们在探讨“媒介可信度”时,须具备宏观的学术视野,将其置于整个社会体系中予以全面考察。具体研究中国“媒介可信度”时,还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框架以及媒介环境中进行分析,洞悉它的深层机理和内在根源。

  

   早前,个别学者对一些传播概念进行过界定和测量,但实际上,这些研究并没有真正确立起中国的概念体系,而对于这些概念相关的其他复杂性概念,也需要进行深入测量,才能更加系统性地确立起概念体系。从国际研究来看,一部分学者完成关于概念的测量研究,一部分学者研究概念与概念之间的理论关系。对于一些基础性的概念,我们需要结合中国的社会实际进行界定和测量。

  

   另一方面,重视中国场域的传播作用机制研究。现有基于中国现实的传播学理论研究,主要从两个方面展开。一是借用西方传播学理论分析中国问题,这类研究数量颇多。二是对西方经典传播学理论的验证研究,这类研究实质上是考察西方传播学理论在中国的适用性,可能对理论进行了一定的改进。这两类研究都难以产生新知识,也难以推动理论研究向更深层次发展。

  

   目前,较为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开展结合中国社会实际和中国文化的传播作用机制研究。不同环境和语言文化造就不同的思维方式,对于“概念如何作用于概念”这一研究议题,不同情境中所得出的结论会存在差异,我们需要在中国特定的情境中进行理论建构与检验。而且,建立两个概念之间的关系是容易的,但是验证两个概念之间关系的合理性是具有一定难度的。基于中国现实的传播作用机制研究,是深化、创新中国传播学研究的重要路径。以“议程设置”研究为例,媒体的议程设置功能,在中国已经得到不少研究的验证;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的议程设置效果为什么会发生、在什么条件下发生,这并非验证性研究能够回答的,涉及的是传播作用机制问题。遗憾的是,传播作用机制研究,特别是基于中国现实的传播作用机制研究,屈指可数。

  

   验证性研究回答的是传播效果“是否发生”的问题,作用机制研究回答的是传播效果“为什么发生”的问题。未来,基于中国现实的传播作用机制研究,应包含两种研究方向:中介与调节机制、因果效应机制。前者主要讨论媒介对人和社会的间接效果与选择性效果,后者主要分析在什么条件下媒介能够对受众产生因果效应。显然,掌握中国传播作用机制,才是中国传播学回应中国现实问题的根本动力和底气来源。

  

   (作者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云南大学新闻学院院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551.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