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廉思:再赶考:新百年如何赢得新青年——对未来30年中国青年发展的研判分析

更新时间:2021-09-14 20:13:51
作者: 廉思  

   【摘要】中国青年群体可分为八类,推算出每类群体的人口规模和所占比重,从五个方面剖析每类群体的社会政治态度,并研判各群体的功能结构变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仅是抽象的政治优越、体制优越的表现,而且要能把政治上的优越性转化为治国理政的实际效能,青年工作的能力和水平,正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方面。

  

   【关键词】青年发展 社会态度 治国理政 【中图分类号】D668 【文献标识码】A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即成为中国青年运动的领导核心,像灯塔、像磁石、像号角,前所未有地把青年动员和团结起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青年始终走在时代前列,投身救亡图存的革命、激情燃烧的建设、万象更新的改革,一步一步地将暮气沉沉的“没落帝国”,改造为朝气蓬勃的“少年中国”。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共产党改变了一个民族对青年的态度,为中华文明和中国社会的现代性转型注入了巨大力量。

  

   现在距离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还有28年时间,在社会学意义上,恰好约一个“世代”的周期。前行在新百年的征程上,如何凝聚青年、引领青年、赢得青年?仍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从历史上看,积累了大量文化资本的青年是社会变革的关键群体。一方面,如果发挥好青年的作用,青年将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强大力量;另一方面,在社会流动速度放缓的阶段,如何“安置”好青年,亦是国家长治久安和可持续发展的重大课题。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未来属于青年,希望寄予青年。……新时代的中国青年要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己任,增强做中国人的志气、骨气、底气,不负时代,不负韶华,不负党和人民的殷切期望!”

  

   青年是社会结构变化的直接投射,是社会转型的灵敏探针,是社会群体中最为敏感的部分,是各种社会指标的放大器和催化剂,青年事务的处理水平对整个国家治理体系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牵引效果和带动作用。当代青年对国家治理体系的挑战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它所面临的问题不是遥远的、假象的、虚幻的,而是现实的、迫切的、重大的。种种问题就摆在我们面前,从整体上重新审视青年、审视政策,都是十分必要的。

  

   当代青年群体的类型划分和人口规模

  

   基于课题组十余年对32类青年群体的调查研究,并根据当代青年与政治制度和社会结构的关系,笔者在之前五类青年群体划分的基础上,改进性地提出将当代中国青年分为八类,具体为:

  

   一是成长性群体,指在学校就读的青年,主要包括初中、高中、大中专院校就读学生等;二是内生性群体,指在体制内单位就业的青年,主要包括青年公务员、国有企事业单位青年职工,青年军人等;三是建制性群体,指成建制就业于体制外单位的青年,主要包括两新组织青年,即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青年管理技术人员、中介组织和社会组织从业青年等;四是原子性群体,指不隶属于某一单位而以个体形式生存的青年,该群体易成为社会管理服务的盲区,主要包括数字蓝领(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大卡车司机等)、自由职业青年、零工青年、个体工商户青年、务农青年等;五是杠杆性群体,指发声能力强、具有引导社会舆论、意识形态能力的青年,该群体人数虽少,但动员能力强,主要包括新媒体从业青年、新文艺从业青年等;六是示范性群体,指受过高等教育且就业于劳动附加值较高的新兴产业,对生活品质有一定要求,行为方式和消费品味对社会大众具有示范效应的青年,主要包括房地产、互联网、生物医药和金融领域从业青年等;七是知识性群体,指受教育程度和知识资本储备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青年,主要包括高校青年教师、科研机构青年研究人员、青年科技工作者、民间智库研究人员、青年工程师、青年律师和青年医生等;八是边缘性群体,指拥有社会资源较少、舆论关注较少或处于社会主流视野之外的青年,主要包括新生代农民工、返乡青年、小镇青年、农村青年等。

  

   上述八个群体大致可分为两个序列:第一个序列依据青年与所在组织(学校、单位)的关系远近和单位性质(所有制结构等)进行划分,可分为成长性群体、内生性群体、建制性群体和原子性群体;第二个序列根据青年群体的发声意愿、发声能力以及动员能力进行划分,可分为示范性群体、知识性群体、杠杆性群体和边缘性群体。就第一个序列而言,某一个体能且只能属于其中一个群体,也就是说,一个青年,或是成长性群体(学生)、或是内生性群体(公务员)、或是建制性群体(外企员工)、或是原子性群体(未隶属任何单位),各群体之间的关系是互斥的,四类群体的人口总和应等于青年人口的整体规模。对于第二个序列而言,各群体之间的身份则可以兼而有之,也就是说,一个青年,既可以是知识性群体(大学老师),也可以是杠杆性群体(网络大V),还可以是示范性群体(潮男潮女)。

  

   课题组运用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hinese General Social Survey,CGSS)数据库样本,与八类群体进行对应识别,以此推断出各群体的人口规模,以期更为精准地剖析各群体的社会政治态度。经反复比照研究,课题组认为,成长性群体对应数据库中的在校青年学生;内生性群体对应数据库中就业于党政机关、部队、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村/居委会、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集体或集体控股企业的青年;建制性群体对应数据库中私有/民营或私有/民营控股企业、港澳台资或港澳台资控股企业、外资所有或外资控股企业的青年;原子性群体对应数据库中就业形态为务农/无单位/自雇佣/个体户/自由职业者的青年;杠杆性群体对应数据库中在互联网上能够联系和动员的人数超过10人、且具有较高维权意识、有过互联网维权经验、愿意为自己和他人维权的青年;示范性群体对应数据库中学历为大学本科及以上、家庭人均年收入前50%的青年;知识性群体对应数据库中具有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青年;边缘性群体对应数据库中家庭人均年收入后10%的青年。

  

   鉴于CGSS最新公布的数据只截止至2017年,且该调查仅针对18岁以上成年人,因此课题组根据2017年数据加权推算各群体规模,进而得出,18—35周岁青年人口总规模为4.09亿。其中,成长性群体4243.01万,占10.36%;内生性群体6461.72万,占15.78%;建制性群体1.07亿,占26.19%;原子性群体1.95亿,占47.67%。前四类群体为互斥关系,加总之和为青年人口整体规模。杠杆性群体3433.25万,占8.38%;示范性群体5303.81万,占12.95%;知识性群体1398.49万,占3.42%;边缘性群体4615.62万,占11.27%。

  

   当代青年群体的社会政治态度

  

   课题组运用CGSS数据从五个方面剖析八类青年群体的社会态度,其中,现状分析使用CGSS2017年数据,趋势分析使用CGSS2013—2017年三期数据进行比较。五个方面指的是:个体生活观:包括生活幸福感、社会地位等级自评及社会流动预期等;现实社会观:包括社会信任感、社会公平感、收入差距感等;网络政治观:包括互联网对于政治赋权、政治参与、政治素养、民意反馈、社会资源分配及社会公平等方面的影响;政府权责观:包括对于政府舆情管理、对个体工作和生活的介入,以及调节收入差距等问题的看法;性别平等观:包含对于性别差异、性别分工及角色认知等观念的认同度。

  

   第一,个体生活观。生活幸福感:成长性群体认为生活幸福的比例最高,而边缘性群体生活幸福感最低。各群体自身幸福感排序为:成长性(90.41%)>杠杆性(86.27%)>知识性(85.26%)>内生性(85.06%)>示范性(82.81%)> 建制性(80.31%)>原子性(79.82%)>边缘性(73.77%)。从发展趋势来看,2013—2017年,各群体的生活幸福感都在上升,多数群体的幸福感上升幅度为10%左右,边缘性群体的上升幅度最大(+16.2%)。

  

   社会地位等级自评:按照满分10分,各群体对自身社会地位等级的认知度从高到低排序为:知识性(4.99)>示范性(4.89)>内生性(4.65)>建制性(4.48)>成长性 (4.36)>杠杆性(4.29)>原子性(4.21)>边缘性(3.70)。从发展趋势来看,2013—2017年,各群体的社会地位等级自评都有所降低,虽然幅度不大,但值得关注。

  

   社会流动预期:按照满分10分,各群体对十年后自身社会地位等级的预期度从高到低排序为:知识性(6.59)> 成长性(6.488)>示范性(6.41)>杠杆性(6.34)>内生性(6.10)>建制性(6.03)>原子性(5.85)>边缘性(5.16)。从发展趋势来看,2013—2017年,各群体的社会流动预期都有所上升,平均预期向上流动1.5个等级,其中成长性(+2.13)和杠杆性(+2.05)群体向上流动预期最高。

  

   整体来看,青年的幸福感整体向好,流动预期升高,虽然边缘性群体幸福感最低,但提升速度较快。党的十八大以来出台的各项政策重视社会公平,倾向对弱势群体的保障,边缘性群体对社会的满意度明显提升。

  

   第二,现实社会观。社会信任感:逾六成成长性、内生性、示范性和知识性群体认同“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人都是可以信任的”,各群体社会信任度排序为:成长性(61.97%)>内生性(61.70%)>示范性(61.48%)>知识性(60.35%)>边缘性(58.24%)>杠杆性(57.56%)>原子性(53.97%)>建制性(53.56%)。从发展趋势来看,2013—2017年,各青年群体的社会信任感都上升了约8%—10%,边缘性群体的社会信任感上升幅度最大(+16.11%)。

  

   社会公平感:过半的示范性和知识性群体认同“当前社会是公平的”,明显高于其他群体,边缘性和原子性群体的社会公平感最低。各群体社会公平感排序为:知识性(56.30%)>示范性(52.24%)>成长性(46.49%)>内生性(45.49%)>建制性(43.36%)>边缘性(41.19%)>原子性(37.63%)。从发展趋势来看,2013—2017年,各群体的社会公平感都有所上升。

  

收入差距感:成长性、边缘性和原子性群体最认同“我国社会成员之间的收入差距太大了”,各群体认同度排序为:成长性(95.54%)>边缘性(93.27%)>原子性(91.44%)>建制性(90.46%)>内生性(89.41%)>示范性(88.73%)>杠杆性(88.01%)>知识性(83.57%)。从发展趋势来看,2013—2017年,各群体对于收入差距的接受度普遍降低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545.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