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毛寿龙:教师节的秩序冲突

更新时间:2021-09-11 10:40:34
作者: 毛寿龙 (进入专栏)  

   9月10日教师节到了。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多少个教师节,但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收到很多学生的节日问候,一些已经毕业的学生,还会从遥远的地方邮寄一些小礼物。让我的朋友真心认为,当老师真好,不仅可以收到祝福,还会有一些各地的特产。

  

   教师节不收礼。这是国家的规定。但学生从遥远的地方,邮寄过来一些礼物。内心还是非常高兴的,虽然有时候也有一点点纠结。

  

   从秩序角度来说,前者是国家秩序,后者是我和学生之间的原始秩序,或者学习秩序。看来一点点礼物,同样有国家秩序和原始秩序的冲突。

  

   这一冲突不太好解决,即使解决了,还会依然存在。

  

   我有一个朋友,教师节的时候学生给他送了一个羊毛衫,他给送了回去。我估计我的朋友不纠结了,学生肯定感到纠结了:好不容易给老师一点敬意,又给还回来了。

  

   过去有亲戚给孩子的导师邮寄过去两条烟。导师是抽烟的,但觉得收家长的礼物不太好,于是烟留下了,但根据地址,把钱通过邮局给邮寄过去了。那时没有微信转红包,跑邮局是免不了的。

  

   这两个故事没有后来,因为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有一个故事,有后来,因为后来发生的事情,我知道:

  

   故事是这样的。记得有一个北大的校友去老师家送礼,出门的时候给老师退回来了。这是故事的前面部分。一般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但这个故事还有后续:

  

   这位校友到了楼下,越想越不理解,等想通了,又回去敲老师家的门,老师说你怎么又回来了,校友说,老师,我没有任何意思,只是想给老师表示一下心意,自己省吃俭用,好不容易花血本买了点礼物给您,还给您拒了,太没面子,心里也太不平衡了。老师您放心,我肯定会好好学习,不走歪门邪道的。老师终于回到了原始秩序,收下了礼物。

  

   我估计学生不纠结了,这下该轮到老师心里纠结万分了。因为各种秩序冲突,其实就是心里的各种纠结。

  

   这样的秩序冲突其实比比皆是。关键还是需要秩序本身的演化,师生的原始秩序越来越演化为一般性的学习秩序,可以淡化礼物的必要。在这种情况下,师生之间不会有更多的礼物往来,有礼物也是比较轻而小的,不会产生任何一方的压力,学生乃至家长不会有经济压力,老师也不会有心理压力。即使有些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师生情谊非同一般,也可以局限在有限的范围内,师生之间一般性秩序多一些扩展秩序的特征,那么师生之间也同样可以多一些原始秩序的特征。

  

   就国家秩序来说,在老师拥有更多的学术权力而可能腐败堕落的情况下,为学校的廉洁,规定教师节不得送礼,还是非常必要的。但学术权力,毕竟不是国家权力,后者具有强制性和普遍性,必须得到制约,而且需要用权力来制约权力,而不仅仅有法律的制约和道德的制约。把学术权力等同于国家权力,把学术秩序当成国家秩序的一部分,结果肯定是学术秩序被权力渗透,学术不仅因此而丧失学术自由的空间,而且师生关系也会因此而自动生成更为原始的秩序,甚至“潜规则”秩序,来对抗国家的秩序。

  

   所以,从国家秩序方面来说,还是要尊重学术秩序,不要因为小小的教师节礼物而在秩序层面对学术秩序高度渗透,让学术权力具有国家权力的特征,而又没有实际的权力制约权力的辅助秩序,有时候反而使得学术权力具有更腐败的可能性。学术秩序具有内生的制约学术权力的机制,如果没有外在国家权力渗透的话。师生之间如果没有国家秩序的干预,同样不会像官场那样演化出那么严重的腐败问题,却会演化出种种秩序冲突,让学术圈很难形成自由的扩展秩序和原始秩序。

  

   其实,学术权力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权力。它有自己的秩序。它会有一般性的秩序框架,也有多种多样的小秩序。在这样的秩序中,师生关系有正常的教学关系,也有很好的学术团队关系,也可能有更好的生活秩序的关系,老师也可以是亦师亦友的,甚至可以是比亲人还要亲的。

  

   有了这样的秩序,我想,师生关系会更好,老师和学生都可以“从心欲而不逾矩”,教师节的心里纠结就没有了,因为秩序的冲突不再存在了。

  

   即使有,也会比较轻。因为已经可以观察到,在这样的学术社会里,师生之间不会有太多的礼物关系,一声轻轻的问候,已经足以掀起节日的氛围。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490.html
文章来源:毛寿龙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