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时殷弘:世界格局:彼此歧异的短中期状态与长期趋势

更新时间:2021-09-10 06:24:30
作者: 时殷弘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主要因为结构性和情势性兼具的中美互动式博弈,再加上全球新冠大流行的巨大刺激作用,由拜登政府大力推进、各自以中美为首的两大联盟的对抗和竞斗格局已初露端倪,或者说世界权势政治格局的两极化已开始启动,而且在短期和中期内大概将变本加厉。然而,如果这也是长期趋向,那么,全球或将分裂为以中美两个各自为首的“紧密阵营”和一个非常巨大的“中间区”,后者将逐渐形成共同的意识形态特征,伴之以相应的国际政治实践,代表未来世界政治主潮的也许将是这个中间区。

   【关键词】中美博弈 世界格局 中间区 大国关系 世界政治未来趋势

  

  

  

   主要因为结构性和情势性兼具的中美互动式博弈,再加上全球新冠大流行的巨大刺激作用,由拜登政府大力推进、各自以中美为首的两大联盟的对抗和竞斗格局已初露端倪,或者说世界权势政治格局的两极化已开始启动,而且在短期和中期内大概将变本加厉。

   然而,倘若像很可能的那样,未来中美竞斗和对抗加剧、中美冲突的可能增进,那么世界权势格局的长期趋势大概会与短中期状态相反,即全球或将分裂为中美各自为首的两个“紧密阵营”和一个非常巨大的“中间区”,后者将逐渐形成共同的意识形态特征,伴之以相应的国际政治实践。代表未来世界政治主潮的也许将是这个中间区,而非超级大国。

  

   一、短中期状态(上)

   随着中美对立和竞斗的迅速加剧,日本成为世界格局中美国战略阵营内的头号协从。特别与台湾问题上严重的军事政治紧张密切相关,日本加强与美战略配合,严重冲击甚而损毁作为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台湾问题底线。2021年3月16日举行的日美“2+2”会谈发表的美日联合声明特别提到“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共同社据出自日本政府的消息报道称,岸信夫与奥斯汀在会谈中约定,台湾海峡两岸间爆发军事冲突时,日美两国军队将就保卫台湾紧密合作,日本很可能派遣自卫队保护从事军事干涉的美国战舰和军机。4月4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发表电视讲话,说台湾的和平与稳定乃区域关键,“至关重要的是日美合作,使用威慑去创造一种台湾和中国可以在其中找到和平解决的环境”。菅义伟4月15日抵达华盛顿与拜登举行美日峰会,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宣告,美日“强调跨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鼓励和平解决跨台海问题”。这是自1969年尼克松佐藤联合声明(提出台湾对日本安全是重要因素)之后,美日首脑联合声明中再次提到台湾问题。

   日本共同社2021年4月24日报道,据日本政府消息来源,内阁正在研究美中两国就台湾问题发生军事冲突情况下日本自卫队可能的反应方式,在现行国家安全法律限定范围内,研究集中于三种形势:安全危机浮现,若不抑制就很可能冲击日本安全;“紧密伙伴”遭受攻击,危及日本生存;日本自身遭到直接攻击。

   大概,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6月28日对美国赫德逊研究所的演讲最能表现菅义伟内阁的心迹甚或真实立场:必须在中国对台湾的巨大压力面前“觉醒起来”,“保护作为一个民主国度的台湾”。更有甚者,7月6日副首相兼财政大臣麻生太郎对记者称,日本在密切监察台海局势。他在7月5日的演讲中强调,如果台湾问题爆发危机,就可能造成“威胁(日本)生存的形势”,“冲绳可能是下一个目标”,因而日本将与美国派遣军队联合干涉。

   拜登政府将印太当作对华战略乃至整个对外战略的最关键概念,确认和宣布印太四国联盟在美国的印太区域政策中起“根本的、基石的”作用。印太四国联盟,还有美日澳以外的主要海洋发达国家英国及加拿大,已构成美国战略阵营的首要基干。2021年2月18日,印太联盟四国外长举行线上会议。会议结束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告诉记者,“四国外长一致强烈反对中国以武力改变印太区域现状的任何企图”。3月12日,由拜登政府提议的印太联盟四国政府首脑峰会线上举行,发表联合声明称,四国联盟将为在东海和南海“应对基于规则的海洋秩序遭到的挑战”便利合作,并且针对中国的“疫苗外交”约定,资助印度大力增长新冠肺炎疫苗生产能力,将巨量疫苗输往东南亚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

   3月16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协调员库特·坎贝尔接受澳大利亚报纸采访,说中国不停止对美国的紧密盟国澳大利亚的经济强制,美国就不会与中国改善关系。此后,“经济强制”成为美国及其发达盟国对华主要抨击之一。5月5日,G7外长会议闭幕时发表公报,宣布“我们将集体努力,面对专断的、强制性的经济政策和做法促进全球经济适应力”。在中国政府5月6日宣布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之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5月13日对新闻界重申坎贝尔先前所言,说“我们已向中华人民共和国表明,针对我们的最亲密伙伴和盟国的此类行动将怎样阻碍我们自己对华关系的改善”。顺便可以注意,针对对华态度较温和、力求维持和发展与华自由贸易关系的新西兰,或许是在华盛顿的支持和鼓励下,澳大利亚总理斯考特·莫里森飞赴新西兰,5月31日在旅游地皇后镇当面游说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阿德恩表示,新西兰在贸易和人权问题上对华维持“强有力立场”,与澳大利亚的相似。

   4月28日,莫里森宣布,澳政府将支出5.8亿美元,在2026年以前完成北部四个军事基地的改建升级,并且与之相连扩展澳军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联合演习。此前3月中旬,美国防部长奥斯汀访问印度,与印度总理莫迪和国防部长辛格达成共识,要深化美印“战略伙伴关系”和防务、情报、后勤合作,以“威慑中国或任何其他想要与美国较量的国家”。2月3日,一架B-1B战略轰炸机由一架印度战斗机伴飞,抵达班加罗尔国际机场,这是美国轰炸机1945年之后首次飞抵印度次大陆。印太司令部请求国会五年内拨款273亿美元,作为新计划“太平洋威慑倡议”(the 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的资金。该计划除加强关岛的导弹防御外,还为下述两个项目提供资助:(1)印太美军与四国联盟其他成员国的联合演习;(2)加强信息技术,以便冲突爆发后阻止中国锁闭印太区域内盟国的通讯。到6月上旬,五角大楼正式请求国会为“太平洋威慑倡议”拨款时,款额已超过500亿美元,提议的资助项目也相应增多,添上了新的夏威夷雷达防御、太平洋地区海空军和海军陆战队兵员增加、更多情报和侦察资产等。

  

   二、短中期状态(中)

   印太联盟正在迅速有效地推进自身的扩展,争取直接或间接地包括英国和欧盟主要国家,与北约密切勾连,甚至还有韩国的局部参加,表现该联盟扩展其涵盖的功能领域,使之包括诸多非战略军事或准战略军事方面。不仅如此,近来美国与大多数盟国在涉华三方面——重组供应链、新冠疫源第二轮国际独立调查和“网络与技术外交”——的合作也特别值得注意。

   增多印太联盟的强国成员和扩大其强国联系,显然是拜登政府的一项目标。对此,《泰晤士报》2021年1月29日报道,英国政府积极响应,将其作为英国脱欧后战略的一部分。3月16日,英国内阁向国会提交英国脱欧后对外政策方向规划文件,其中将与美国协作和英国战略武力部署于“愈益成为世界地缘政治中心”的印太区域列为对外政策优先。

   多少出自与印太联盟协调的需要,英法德三国已宣布2021年年内在南海显示武力存在。法国最起劲。法国的核动力攻击潜艇“埃默罗德号”已于2021年2月初穿越南海,两栖攻击舰“托内尔约讷号”和护卫舰“舒尔库夫号”将两次穿越南海的“北京声索水域”(英国《邮报》语);作为“贞德”年度演习的组成部分,法国战舰还将参加与印太四国联盟所有成员国海军一起进行的大规模演习。不仅如此,法国还协同日本和美国,5月11至17日在日本西南长崎县、宫崎县和鹿儿岛县举行代号为ARC21的地面作战演习,有100名日本陆上自卫队、60名法国陆军、6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官兵和有关军舰军机参加。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就此在演习前说,法国“是唯一在印太区域有经久军事存在的国家,它也是一个与日本共有自由和开放印太视野的、志趣相投的国家”。

   英国海军行动规模特大,也格外张扬。5月22日,英国6.5万吨最新型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率其庞大的打击群从朴次茅斯港出发,经地中海前往印太洋域,包括穿经南海和访问新加坡、韩国、日本和印度等国,与盟国和伙伴国舰队作数次联合演习,这被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称作“一代人以来最重大的皇家海军部署”。5月底,该打击群驶达葡萄牙海岸,开始与包括18艘战舰和5000名军人的北约海军联合演习。一向热衷于推进北约武力与印太区域密切勾连的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登上“伊丽莎白女王号”,称“我们面对全球性威胁和挑战,包括随中国崛起而来的力量对比转移”,而这次联合演习“表达北约的决心”。6月21日,美国海军陆战队数架F35-B战机从“伊丽莎白女王号”起飞,由英国类似战机陪同,在中东上空打击“伊斯兰国”(IS)目标,是为1943年以来美国战机首次从外国战舰上起飞投入战斗使命。7月27日,“伊丽莎白女王号”刚过新加坡海峡进入南海,就与其打击群中的两艘英国战舰、一艘美国战舰和一艘荷兰战舰会同三艘新加坡战舰进行联合演习。

   还有欧洲的其他重大角色。德国政府2021年3月初宣布,一艘德国护卫舰将于8月驶往亚洲,在返回途中穿越南海;虽然,德国政府申明,它不会进入中国控制的岛礁周围12海里水域。令美国海军首脑、海军作战部长迈克尔·吉尔迪上将欢愉的是,盟国海军纷纷向他表示“旨趣盎然”,要花费更多时间和资源与美国海军一起训练,特别是在针对分别拥有约60艘潜艇的中俄两国的反潜战方面。至于作为多国组织的欧盟,也在南海问题上发动针对中国的外交干预。2021年4月24日欧盟发表声明,指责中国的行为、包括约200艘大中型船只组成的渔船队久驻牛轭礁,危害南海和平与稳定,敦促所有争端方遵守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就菲律宾诉案的裁决,而该裁决完全否定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声索和主权声索。

   在当前和未来可预料的时期内,欧盟与其主要国家在它们关注的绝大多数涉华重大问题上,都由于它们的自主决定和美国的影响以及这两者的互动,采取与美国及其海洋性盟国大致相同或较相似的立场,或者说所同大于所异。这些重大问题是台湾、南海、美日军事同盟和东海、印太四国联盟及其与北约的联系、新疆、香港、贸易争端和产业政策、高技术脱钩和遏止、产业链重组、意识形态影响竞争、据称的网络攻击和信息造假、国际独立调查新冠肺炎流疫起源。由此看来,欧盟与其主要国家的立场及相关行为基本是与中国对立或竞斗,只是程度上稍缓于美国及其海洋性盟国。何况,欧盟与其主要国家对拜登政府高度重视、着力尊重和大力拉拢盟国感到欢欣,较多地接受其影响在所难免。当然,欧盟与其主要国家在对华贸易和投资、应对气候变化、原则上立意多边主义和全球治理、伊朗核问题等少数问题上与中国有较多相似立场和相关合作。这些对中国和欧洲来说当然都至关重要。但是,它们不会或至少不大会对欧中关系有经久的决定作用,也不会或至少不大会显著阻滞欧洲在对华态度上较接近美国。

拜登政府积极促使北约与印太联盟或其非美成员国密切勾连,而且在这方面有其首要协作者,即一向热衷于推进北约武力多少扩至印太区域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2021年6月1日在北约外长线上会议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强调,北约应当加强与日本、澳大利亚以及韩国和新西兰的纽带。布林肯同时还表示支持斯托尔滕贝格使北约“更有弹性和更能对抗全面挑战”的努力,它们来自中国和俄罗斯。拜登总统6月中旬访欧前夕,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高级主任阿曼达·斯洛特就这次访问表示,北约需要“采取行动去保证它适当地摆出态势对付较新的威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476.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研究》2021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