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监复:笑迎新春,含着微笑,向过去告别

更新时间:2007-01-16 01:03:20
作者: 姚监复 (进入专栏)  

  

  真诚地祝愿朋友们、网友们、读者们新春欢乐,全家幸福,事业成功!感谢在网上评论我的小文章的网友们,爱我的和恨我的、热情鼓励和尖刻批判我的网友们,变动帆的角度,东西南北风都可推动帆船,你们的评论就是对我的关心、激励、压力和动力!送上一束过去的笑话,让我们在猪年“含着微笑,向过去告别!”

  感谢你们!祝愿你们幸福、成功、平安、真正和谐!

  

  姚监复

  (2007年2月丁亥年正月于北京)

  

  附件(笑话与故事之30—47)

  

  30、翻译的笑话

  “可口可乐”,最早的一个被废弃的译文是“蝌蚪”。如果真变成“蝌蚪可乐”,谁敢喝?

  “麻婆豆腐”,翻译成“一个天花病后满脸麻子的老太太制作的豆腐”。“油炸臭豆腐”,翻译成“一块腐烂的发出臭味的豆腐用油炸过”,肯定把洋人食客吓走。

  “红烧狮子头”,翻译成“把狮子的头经过酱油烧红”,也会使人目瞪口呆。

  抗美援朝时,一位俄文翻译把飞机头部尖尖的突出部分,照原文意译为“飞机的鼻子”,倒也能使人明白何所指。当然,飞机最后边一部分,就是“飞机的屁股”了。

  

  31、“你找谁?”“我找我!”

  严冬,我穿上既厚实挡风又显得朴素大方的20元一件的棉质军大衣。可能象一个上访的老农民的一身打扮,进机关门时,门卫挡住问我:“你找谁?”我答道:“我找我!”他疑惑不解地盯着我,怀疑的目光追随着我。从此以后,这件老老实实的军大衣同我永别了。

  

  32、贝多芬写过有名的诗:“生命诚可贵……”

  在一次纪念贝多芬诞生多少周年的会上,中方主办人员致辞时,热情地高度评价了德国音乐家贝多芬,讲到在中国有许多听众会高唱他的《欢乐颂》时,中国的这位文化官员随机地又来了一段即席插话:“贝多芬的音乐,中国人很熟悉。同时,中国人也很熟悉贝多芬的诗,我们年轻时就背熟了贝多芬的著名诗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在座的中方音乐界的朋友们,为官员将德国音乐家贝多分与匈牙利诗人裴多斐混为一谈,而纷纷低下了头。

  

  33、“查一查孙逸仙夫人干什么?”

  纪登奎告诉过我,确实有一位文革中从基层工人直接提拔到国务院的直升飞机式干部,在接见外国代表团时,外国客人询问宋庆龄的近况:“请问孙逸仙夫人最近身体情况还好吗?”这位大官不知道孙逸仙就是孙中山,孙逸仙夫人乃是宋庆龄,就回头询问随员:“查一查孙逸仙夫人在干什么?”

  另一则信息是,一个外国医学代表团在会见这位大官时,外国客人说:“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对我国医学发展起了重要作用。”中国大官立即大声问道:“李时珍同志今天来了没有?”

  

  34、山东打虎,山西打算盘

  章含之说过一段故事,在等待外宾时,中方人员已到齐,闲得没事,外贸部长李强讲了一个小故事。话说有三人住店同宿一室,半夜中忽听得店小二大喊大叫:“门口来了一只大老虎。”此时屋内三人三个动作,有一个山东人做什么?拎着哨棒,推开门,奔向老虎,学武松打虎了。还有一个江苏人,做什么?保护自己,胆子较小,钻入床下了。最后一个山西人,做什么?打开包袱,取出算盘,拨上拨下,精打细算。算什么?他是晋商后代,细细算清虎皮、虎骨、虎肉、虎鞭等的价格,可卖多少钱。李强讲完,众人大笑,只见有人摆座在主席台上一笑不笑,原来是华主席——山西人。

  

  

  35、石膏像打碎了,全体下跪请罪

  文革中,一连战士紧跟着手捧毛主席石膏像以像代旗的高大旗手,排成一行鱼贯而行,整齐地走在田间小路上。战士们高唱着歌颂毛主席的革命歌曲的欢乐情绪突然中断,因为旗手捧着石膏像,没看清路上的牛屎,一下滑倒了,石膏像脱手了,粉碎了。可怜的悲哀的旗手惊呆了,痛心地跪下来向石膏像请罪,后面跟着的第二名战士立即保持一致地跪下来了,接着第二名、第三名跪下了,连长、指导员也跪下了,都在沉默地诚心地为石膏像的破坏而请罪。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突然,连长一声号令:“前面村子里有紧急情况,立正、跑步前进!”进了村子,似乎没有出现阶级斗争新动向。这时,连长又命令一排长同他一起,“回到原路上继续搜索。”午饭后,全连行军再回到石膏像摔坏地点时,发现再也没有碎石膏片了。这位连长真有智慧。

  

  36、口号千万别喊错

  一位老干部获得“解放”,需要向文革中批判、斗争他、抄他家的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作一个触及灵魂的检查,低头认罪,承认批判是对的、斗争是对的、抄家也是对的,最后还要喊两句口号:“打倒刘少奇!”“毛主席万岁!”他心里记住了,并多次练习了,熟悉了这两个口号,并一再提醒自己:“毛主席是万岁!”“刘主席是打倒!”千万不能弄颠倒了。第二天,开宽严大会,他作为“从宽”的典型,做了表态报告,革命群众似也谅解、可怜这个老头的低头认罪的态度,准备放他一马了。不料,他最后喊两个口号时,又弄错了,把“毛主席万岁”“打倒刘少奇”的人名又给喊颠倒了。这一下,群众又来揪斗他,恶毒攻击伟大领袖,又请他回牛棚了。

  

  37、“紧接下页”、“此处大声念”

  一位非执政党的干部在会上作报告,认真地老老实实地按秘书起草经所在单位党委批准的稿子念,照本宣科,一字不改。念到一段时,突然念:“刮弧”,“紧接下页!”听众还没有脑筋急转弯时,他又念:“刮弧完了。”到报告正文读完后,该喊口号时,他又念:“刮弧!”“此处大声念!”“刮弧完了。”然后再领着听众大喊了几个稿子上印好的口号。待口号喊完,群众热烈鼓掌的掌声平息之后,报告人又加上一句:“刮弧”“仅供报告人参考!”“刮弧完了!”

  

  38、“我到安屁股门”

  有一位西部地区来的老汉来京,最后挤上104路电车时,动作比车门关闭速度慢了一拍,屁股被留在车门外边。老汉大叫:“夹腚了!”售票员问他:“嘉定?”老汉说:“夹腚了!”售票员说:“你去嘉定,去坐往上海的火车呀!为什么上电车?”老汉指指在车门外的屁股说:“不是去嘉定。是夹腚了!”售票员说:“哦!夹住屁股了!”于是喊司机开门,放屁股进入车厢后,又教育西部老汉:“老大爷!对不起,夹了你的屁股!你记住,北京人不说腚,要把腚说成屁股,人家才懂。记住了吗?”老汉答:“记住了。北京人不准说定,要把腚说成屁股。”售票员说:“对!记好!别再说腚了。买票吧!到哪里去呀?老大爷!”老汉半天不敢说去什么站,又低声问了一句:“到北京,要把腚说成屁股?”售票员肯定了这一规定,认真地说:“记住,把腚说成屁股。不要再说腚了。”老汉这下放心了,下定决心,大声地告诉售票员:“俺买张票到安屁股门!”即他要去的“安定门”。

  

  39、小淘气改写龟兔赛跑

  一个淘气的小男孩认真地对我讲龟兔赛跑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乌龟约好了一只兔子,举行第二次长跑比赛,请了狡猾的狐狸当裁判。比赛开始不久,小兔子就跑得远远的,看不见影子了,小乌龟在后面慢慢爬,追呀追呀,终于看到了小白兔在路边又睡觉了。小乌龟就努力地使劲往前爬,爬呀爬呀,终于爬到了终点。它以为它是冠军,可是狐狸裁判对它说:‘小乌龟,祝贺你得了第二名。’小乌龟很生气地说:‘狡猾的狐狸姐姐,你不公平!小白兔在路上睡觉呢!怎么会是第一名?!’狐狸笑了笑着说:‘小白兔上次赛跑,先睡觉,吃了亏,得了第二名。这次,小白兔先跑到终点,又返回去接你,半路上又睡觉了。’”

  

  40、绅士“认屁”

  2007年1月《青年参考》报介绍了考察英国绅士的试金石是“认屁”。在大庭广众之中,你身边的高贵的小姐放了一个又响又臭的屁时,你敢不敢认屁?如果你是绅士风度的高贵绅士,你应该立即大声说明:“女士们、先生们,我很荣幸地通知各位,我非常痛快地又非常愉快地放了一个臭屁。由于造成了环境污染,我表示遗憾,并致以歉意。”当然,如果周围有十名绅士,在小姐屁声未停之际,一定会响起十位绅士异口同声的“认屁”,“对不起,这是我放的屁,不是小姐放的。”于是,绅士们得到了小姐的青睐。

  看到外国绅士“认屁”的故事,又想起参观一个民族历史博物馆看到的“刑律”,习惯性不成文法。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位未婚女子如当众放屁,必须回家自杀。如当时全盘西化或开放改革,引进英国绅士“认屁”规则,那就可以挽救不少放屁而被迫自杀的女子了。惜哉!又联想起赵丹临终前留下“少干预”的遗言,被一位领导批判为“临死还放了一个臭屁!”幸亏20世纪进步的中国没有女子当中放屁需自杀的风俗,也没有来得及算帐,赵丹老先生就一走了之了。但是“臭屁”的警告,也使中国的文人们聪明起来了,以后放屁只准放上面喜欢听的很响的响屁,闻起来有异香的香屁,不放或少放赵丹式“臭屁”,因为中国“认屁”的绅士太少了,太少了……而由于放了“臭屁”而自杀的女子或男子,在古代和近代又太多了,太多了……

  

  41、更无豪杰怕熊猫

  西南曙光照耀文革山区后,有一文化水平不高的造反派扶摇直上,荣登县革委会主任宝座,从此需要在大会上作报告,报告之前必须念几段语录,每次还要换换新的,可惜他又不认识其中的字,更可怕的是他还不懂装懂,自以为是地胡念。有一次,秘书为他的报告选了两段他还没有亮过相的语录: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

  语录符合时间、地点和气势需要,但是他不懂“罴”就是一种熊。这位造反派读成: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猫!”

  下一句的“郁郁葱葱”,他读成:

  “战士指看南粤,更加有有忽忽(悠悠乎乎!)。”

  

  42、装鬼吓走鬼

  《不怕鬼的故事》中介绍过一个书生晚上读书,深更半夜书桌前突然站着一个恶鬼,狰狞恐怖的怪脸,吓唬书生。书生学恶鬼样子,也装鬼脸,还拿毛笔把自己脸上也图得比鬼还黑、还怪、还可怕。鬼睁圆大眼睛,书生把眼睛也睁得大大的,你瞪我,我也瞪你!你会挤眉弄眼、张牙舞爪,我也挤眉弄眼,张牙舞爪。这样僵持了一阵,恶鬼无计可施,不好意思地退下场了。书生把鬼吓跑了。

  文革中我一个同学在光机所被打成“四国特务”,因为他在东北伪国高学过日文,想当然是“日本特务”;后来上哈尔滨工业大学,学了俄文,想当然是“苏修特务”;毕业后,俄文没用,又学了英文,想当然是“美帝特务”;再内查外调,本人交待,有个远房亲戚与国民党特务有关系,他当然是“中国国民党特务”,这样成了四国特务。被批斗,被打得要死时,他也学《不怕鬼的故事》的书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他哀求打手:“我老实交待,我发展的特务名单,我只能同军管会主任本人谈。”于是,不打他了,晚上他向军管会主任交待了他发展的特务,就是当天打他最狠的打手。第二天,这个打手被定为特务,也挨打了,可是我的同学仍然继续遭到毒打。他于是又哀求新的打手:“我一定老实交待我发展的特务名单。但是,我只能同军管会主任本人谈。”这样,鞭打停止了。晚上,他又向军管委主任交待了他发展的另一名特务,就是第二天用鞭子抽他最狠的那位打手。到了第三天,第二个打手又成了特务,也挨专案组的皮鞭了,可是,我的同学仍然挨打,第三批打手仍然狠狠地行刑拷打,他只好又向打手哀求:“我一定老实交待我发展的特务名单。但是,我只能同军管会主任本人谈。”这样,刑讯逼供又停止了。晚上,他如法炮制,向军管会主任揭发,第三天残酷用刑的打手就是特务。军管会主任认定,他是为了假装革命毒打知情人,进行威胁。这样,第四天,这位打手同前两天的打手一起当成特务,也被关起来了。从此以后,我这位同学没有人敢于狠狠打他了,也没有被打残,打手们不敢再狠狠打他了。但是,他告诉我,改革开放后平反了,领导让他当日文翻译随团出访日本,他死活不愿去,经过组织批评教育,他勉强随团去了机场,登上了飞机。最后,他仍然坚决走下了飞机,不去日本。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们都不会日文,就我一个人翻译。下一次文革说我里通外国,我怎么说得清呀!?”

  

  43、领导放的屁最香

  雷英夫回忆录记述了他去苏联学习后,对毛泽东汇报时的情况,雷概括了苏联军队中唯领导之命是从、不讲民主的现象是:“领导的靴子最亮,领导的表最准,领导的话最正确,领导的……”说到此时,雷英夫停了下来,毛泽东马上对雷说:“讲下去!”雷英夫接着说:“领导放的屁最香。”众人一起哈哈大笑。

  

  44、文革中毛泽东看笑话集

  几年前我在北京新华书店买了一本公开出版的一本书《毛泽东读过的笑话》,其中长长的“前言”介绍了文革中在何年何月何日从什么图书馆借来了什么版本的什么书名的笑话集,包括不太雅观的《笑林广记》的多种版本,总数不是几本,也不是几十本,而是上百本。集中借阅笑话集的时间,似为林彪事件之后的一段时间,估计是心情不佳,需找些轻松好笑的书读读。《前言》介绍毛泽东借的笑话集,不仅从北京图书馆借,还从上海图书馆借,借到北京的笑话集都是孤本,印刷的字体偏小,不适于有眼疾的老人阅读,因此又专门为毛泽东阅读《笑林广记》等笑话,又专门印刷或大字本,这可能是古代笑话的编著者生前没有想到的死后殊荣。文革中,十亿人认真地斗,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互相斗;造反有理,造了十年反,造成浩劫;天天读、早请示、晚汇报,高举又高举,绝对不敢想,在北京除了印刷《毛选》、《语录》以外,还印刷了大字本的多种版本的《笑林广记》。

  

  45、狼来了的故事的启示,谎话只能说两次

  1999年我乘22路公共汽车由牡丹园去西四,站在我旁边的两个女孩约八九岁,可能是二年级小学生,正在讨论她们感兴趣的各种“脑筋急转弯”的问题,高一点的女孩问稍胖一点的同伴:“狼来的故事给我们什么启示?”

  “谎话只能说两次。”胖胖女孩毫不犹豫地干脆利落地作了回答。

  

  46、八卦——爸爸

  请你快速地连续地大声地念出八次“八卦八卦……!”估计念不到第八个“八卦”时,你已经在喊“爸爸爸爸”了。

  

  47、美国学生给中文老师的伊妹儿(Email)

  《世界日报》登过杨小滨的“一个美国学生给回国探亲的中文老师的伊妹儿Email”,照抄如下,与友同乐。

  “您好杨老师;我是刘学生。我贵姓刘,您送给了我的名字。您活在中国的十间太九,我们都很失去您。放家,没有学校了。我的中文不但快快地坏了,我的体重而且慢慢地大了。

  您的身体什么样?天气在北京怎么办?今天是星期末,您必须在用朋友玩儿?我猜?或者,做研究功课,勤勤奋奋?再次,我们真的失去您了。我们老老实实希望您来美国回得早。请让我们认识您的飞翔号码,所以我们可以去飞机场一起把您检起来。”

  

  48、再见!祝大家新年欢欢喜喜、高高兴兴、平平安安,真正幸福!相当健康,相当健康,相当健康!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4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