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蒙:三九 不在话下

更新时间:2021-09-07 08:41:30
作者: 王蒙 (进入专栏)  

   《红楼梦》中常常会出现“不在话下”四个字。以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这三回为例,共出现“不在话下”十一次:

   一、林黛玉和香菱坐了。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不过说些这一个绣的好,那一个刺的精,又下一回棋,看两句书,香菱便走了。不在话下。

   这一段描写像是废话,但多少表现了香菱由于血统高贵,与黛玉能说得来。

   二、母女姊妹们吃毕了饭。宝玉去辞贾赦,同姊妹们一同回家,见过贾母、王夫人等,各自回房安息。不在话下。

   一般性交代,不必细说,故说“不在话下”。但又要尊重中国读者阅读小说的有头有尾习惯,不得不交代一下。

   三、倪二笑道:“这不是话。天气黑了,也不让茶让酒,我还到那边有点事情去,你竟请回去。我还求你带个信儿与舍下,叫他们早些关门睡罢,我不回家去了。倘或有要紧事儿,叫我们女儿明儿一早到马贩子王短腿家来找我。”一面说,一面趔趄着脚儿去了,不在话下。

   这里冒出了一个人物倪二,短期内没有他的戏,此人物并不贯穿,到这里也无重要性可言,只能“不在话下”,即不必细表之意。

   四、贾芸先找了倪二,将前银按数还他。那倪二见贾芸有了银子,他便按数收回,不在话下。

   不在话下,亦可作无须赘述。

   五、这里贾芸又拿了五十两,出西门找到花儿匠方椿家里去买树,不在话下。

   不在话下,即理所当然的后续情节,亦是没有什么重要性。无关后事的情节。

   六、宝玉便靸了鞋晃出了房门,只装着看花儿,这里瞧瞧,那里望望,一抬头,只见西南角上游廊底下栏杆上似有一个人倚在那里,却恨面前有一株海棠花遮着,看不真切。只得又转了一步,仔细一看,可不是昨儿那个丫头在那里出神。待要迎上去,又不好去的。正想着,忽见碧痕来催他洗脸,只得进去了。不在话下。

   无结果,无后续,没法说,宝玉在既定秩序下想多看小红一下亦属不可能,也是不在话下。

   七、马道婆……道:“……我只在家里作法,自有效验。千万小心,不要害怕!”正才说着,只见王夫人的丫鬟进来找道:“奶奶可在这里,太太等你呢。”二人方散了,不在话下。

   这是说马道婆与赵姨娘合谋暗害凤姐与宝玉的事,这里的“不在话下”似有“不必明说”的含义。

   八、宝玉……亦且连脸上疮痕平服,仍回大观园内去。这也不在话下。

   此事过去了,PASS掉了之意。

   九、那红玉只装着和坠儿说话,也把眼去一溜贾芸。四目恰相对时,红玉不觉脸红了,一扭身往蘅芜苑去了。不在话下。

   这里的“不在话下”却是另有深意存焉。

   十、坠儿满口里答应了,接了手帕子,送出贾芸,回来找红玉,不在话下。

   不在话下吗?猫腻就是这样做成的。小说家言的各种奸淫污秽贪赃枉法,都是此类的不在话下。为什么不在话下呢?多少包含了“非礼勿言”的因素。

   十一、宝钗摇头笑道:“昨儿哥哥倒特特的请我吃,我不吃,叫他留着请人送人罢。我知道我的命小福薄,不配吃那个。”说着,丫鬟倒了茶来,吃茶说闲话儿,不在话下。

   这里的“不在话下”有一种低调、低姿态直至淡出的意味。宝钗谦恭克己,并不企图给人留下印象,而是不在话下的。或谓,这正是宝钗的厉害之处,谁知道呢?宝钗是阴谋家吗?不甚像,倒更像是诚于中而形于外,自然高雅,反遭俗人猜忌。

   还要总结一句,《红楼梦》与我国传统小说相比,突出特点是它的生活化而不是戏剧化、教化化。一生活化就千头万绪,就难以一一交割清晰,不在话下的事也就太多太多了。

   王蒙《王蒙新说红楼 :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南京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21.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40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