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陆晔 周睿鸣:“液态”的新闻业:新传播形态与新闻专业主义再思考

更新时间:2021-09-05 11:15:41
作者: 陆晔   周睿鸣  

   出事船舶载客458人,其中内宾406人、旅行社随行工作人员5人、船员47人;

   现场大风暴雨,搜救十分困难,伤亡情况正在进一步了解中。

   之后,澎湃新闻报道了尽可能详尽的乘客资料,集纳了各路媒体发布的现场图片和央视制作的游轮翻沉模拟动画,以数据新闻的形式梳理沉船事件动态,探讨灾难预警机制、救援策略和长江游船运营现状。除此之外,还推出了一段HTML5作品,配以下述文字:

   一场猝然而至的灾难,让400多人的生命陷入险境,举国关切且揪心……在这里,我们为船上的每一个人默默祈福,希望你们平安。

   6月4日凌晨,澎湃新闻综合报道,来自海军工程大学的潜水员官东,先后救出65岁的乘客朱红美和21岁的船员陈书涵。报道采用了下述现场描述:

   看到官东时,过度紧张的陈书涵无法使用潜水装备。眼看氧气越来越少,官东脱下自己的重装具给他穿上。在另外两名潜水员护送下,15时6分许,小陈成功获救。失去了重装具的官东,被暗流裹挟至深水区,他徒手从深水潜游出来,出水后两眼通红,鼻腔出血。

   6月4日深夜,澎湃新闻记者ZT发出一条朋友圈。附图中头戴作业设备和护具的潜水员,疲态尽显,却依旧瞪大略显浑浊的双眼,凝视远方。ZT形容,正是这幅图片“无数次推延我们的绝望”。

   6月5日,凝视远方的潜水员登上澎湃新闻客户端开机画面(参见图1),配文“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

   同一天,同题署名文章发布于澎湃新闻官方微信(以下简称“悲伤水域”)。这篇以手记形式推出的短文形容,“东方之星”翻沉在“这一片伤心的水域”,“所有人的希望,最终只能寄托潜水员”;他们的名字,“我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但我记得他们给我带来的感动和泪水”。

   在微信朋友圈,这条推送获得了大量的转发和点赞,微信公众号“新榜”称“文章以记者手记的形式配以一幅海报引爆微信朋友圈”,以24万的阅读量、5280个赞在排名新榜盘点中获第一。微信公众号“新媒体指数”6月6日中午12点采集数据并推送的“看看你不知道的10万+文章|6月5日”显示,“悲伤水域”在包括“冷笑话”“每日精彩”等娱乐内容在内的50个帖子中排名第六(阅读数10万+,点赞数4784),[30]这篇文章的第二发布平台、《东方早报》微信公众号推送显示阅读量11278次、点赞179次。[31]“悲伤水域”开机画面上线的6月5日清晨,也即事故发生72小时后,倒置于长江中的东方之星终于翻转成功,然而绝大多数乘客和船员未能生还。

   我们的访谈大致还原了“悲伤水域”的出炉过程。一位澎湃新闻中层负责人GSA和一位部门总监级别的负责人AXB提供的信息完成了交叉印证。GSA告诉我们,“悲伤水域”开机画面经过澎湃新闻中层以上干部集体讨论方才上线。这场讨论通过工作微信群进行,从一开始就有反对声音,GSA是其中一员。他认为,头戴作业设备和护具的潜水员显然十分煽情,“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为救生员点赞”这样的标题亦不够冷静,坚决不能使用。但在讨论中(乃至事后)另一阵营对此类反对意见十分不解,AXB认为,若没有潜水员奔忙在救援一线,那几条生命很有可能不会生还;他们不顾自身生命危险,于危难之中奋勇救人,难道不该得到应有的褒扬?然而反对的声音始终认为,在四百多乘客和船员生死不明的时候,“点赞”无论如何都是不合适的。最终,澎湃首席执行官邱兵拍板放行“悲伤水域”,但否定了在开机画面设置“为救生员点赞”。

   事后一名中层主管UZC认为,这个开机画面虽有煽情之嫌,但在当时情况下,编辑部最后的决定并无不妥,并认为微信朋友圈的正面反馈也基本支持他的这一看法。然而,网络上一些反对的声音在救援毫无进展的悲观气氛和媒体报道昂扬语调的巨大反差中开始浮现,一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舌的毒”、署名西坡、题为《“东方之星”沉船事件十大恶心标题》的帖子开始被很多人转发,被该文批评的题目有《4天3夜,那些感动我们的瞬间》《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儿啦!》等,也包括澎湃新闻的“悲伤水域”。西坡评论道:“深情与煽情只有一步之遥。最重要的是,船和真相都还在水面之下,请不要急着感谢。”[32]

   诸多关注时政、社会的微信公众号也加入了批评的行列。6月5日傍晚,拥有众多粉丝的公众号“王枪枪”发帖《感谢你无数次洗过,那么肮脏的地板》:[33]

   ……令人感动的还有澎湃新闻的报道《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说真的,写的是真的感人,“这些潜水员的名字,我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但我记得他们给我带来的感动和泪水。”那些死去的人的名字你知道了吗?你记得死难者家属的泪水了吗?没有问责,没有质疑,没有引咎辞职,只有歌颂、赞美、感动、温情,可这些含情脉脉为什么让人读起来感觉刺骨的冷。

   ……记得在前几年,媒体人还在讨论对灾难中遇难者的报道该如何掌握尺度和分寸,以免给家属和其他人带来二次伤害和心理不适等,现在倒好,干脆不报道了,不但不报道,反而开始制造温情气氛,烘托宏达壮观的国家救援,说好的新闻报道操作的专业素养和职业伦理呢?说好的严肃媒体专业素养和职业操守呢?曾经,澎湃新闻给自己的定位是新闻与思想最大的平台,现在有趋势成为新闻与思想最大的保洁平台。

   笔者之一的朋友圈里,第一个“王枪枪”的转帖出现在19点13分,这位年轻剧作家用拟人口吻编了一段对话:“‘大概是从三年级自然灾害开始的吧,年幼的天灾同学就背上了那口悲伤的大锅,周而复始,耽误了学习不说,眼看就把小肩膀都压塌了。’同桌人祸深情回忆道。”不到一小时这篇文章就无法阅读了,后在另一微信公号上出现;之后不断被删,也不断有人再次转发出来并提醒友人尽快阅读:“那边没了,这里还有。”“已截屏。手慢无。”转帖者多表达了不同程度的批评:“纵做鬼也幸福。只能呵呵。”“堕落无底线,跪舔有创新。”“再怎么歌颂,那条河将永远悲伤。”一些记者同行也开始指向报道背后的复杂因素:“感谢你洗过这么肮脏的地板,但我知道你的命运不由自己掌握。他们要全能地控制一切,要把真相和对真相的渴求关进笼子,放出权力。”

   然而,类似这些批评的声音,并未引起澎湃新闻的格外关注。6月5日晚,澎湃新闻官方微信发表署名为“澎湃突发新闻报道组”的稿件,该文聚合了救援行动开展以来的若干场景,指出救援行动奉行了“生命至上”原则,称赞救援人员夜以继日的一线劳作,并透过幸存者的讲述慨叹生命的顽强。由于乘客多是参加“夕阳红”老年旅行团的成员,编辑引述了一名网友的留言作为标题,澎湃新闻微博官方账号也以同样标题转发了这则报道。这是一句模仿“东方之星”遇难者口吻的诗句:“孩子别哭,我在长江,已经回到母亲的怀抱。”

   孩子,别哭

   我在长江,已经回到母亲的怀抱

   她比波涛温柔,轻轻洗去了我一世尘埃

   孩子,请原谅

   我没来得及与你道别,没来得及叮嘱你

   照看好自己的孩子,多陪陪你的爱人

   世界上最短的时间叫一瞬间

   最长的时间叫永恒

   两者间的距离只有一阵风雨

   那么短,又那么长

   与“悲伤水域”类似,目前在澎湃新闻微信公号上可以看到,这篇文章的阅读量也是10万+,点赞数1094个。然而,与“悲伤水域”最初的正面反馈截然不同,这篇报道一上线就引发众多网友的激烈批评。笔者之一在自己朋友圈里看到这篇文章的第一个转发出现在6月5日当晚10点48分,转发者是一名大三学生,其所加的评论是:“这世界太他妈操蛋了。”紧接着看到一位记者也转发了:“这个标题做得二了,出发点不错,可是,不带这么安慰人的。”

   众人对这一标题的反感也迅速波及“悲伤水域”开机画面和记者手记。如6月6日凌晨1点49分,有新浪微博普通网友发帖批评澎湃:“如果说‘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还是一味煽情,做出‘孩子别哭,我在长江,已经回到母亲的怀抱’这标题的人就简直丧失人性了。”[34]6月6日清早8点31分,实名认证为“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教授”的微博账号@吴飞微议发帖称:“刚才有人问,下面这些图片中的文字是新闻学院培养出来的语言,还是媒体自己的语言,还是记者编辑个人的语言,亦或是读者喜欢看的语言?我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澎湃新闻客户端再也不会在我手机里出现了。”这个帖子转发466次、评论150次、点赞245个。尽管也有一些正面的评价,如网友@大盆脸爱天魔认为:“个人觉得澎湃新闻的标题仍然体现了对个体生命的尊重和灾难新闻处理时的厚重,并无不妥”,但对澎湃新闻的这一标题,相当数量的转发和评论都持否定态度,如网友@六木的柳木宅:“这就是中国式灾难后最恶心的中国式煽情”;网友@澄江_想出翔鹤:“表达哀悼是必须的,但是表达哀悼的方式和词语绝不该如此虚伪。这种言论不是什么爱国,只不过是对无辜死难者的生命的侮辱。”[35]中午12点57分,实名认证为前媒体人的微博账号@龚晓跃贴了一张图,是网友整理的“四天救上来两个人,新闻用了这些标题”(参见图3,“悲伤水域”和“回到母亲怀抱”均在其中),称“在我的祖国,感动是一种生存技巧”。这个帖子转发354,评论115,点赞59次。[36]普通网友类似的评论也很多,如“一直觉得澎湃是一家有独立见解的媒体,连续看过几篇诸如‘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孩子别哭,我在长江,已经回到母亲的怀抱’等等比某报还煽情作呕的评论后决定,卸特![拜拜]”。[37]

   更大的负面影响来自诸多同行的批评。如著名媒体人宋志标在其微信公众号“旧闻评论”中以一篇《邱兵及他“江上的母亲”》[38]不仅暗讽澎湃新闻和邱兵,称这篇文章“太感人,以至于读者纷纷要求邱兵也‘回到母亲的怀抱’”,更是将“悲伤水域”和“回到母亲怀抱”联系起来,从更大的媒介生产层面提出批评。

   邱兵不是无缘无故的“感动”生产者。他先划定“无数次被游过的悲伤水域”,紧接着将江水拟人化、将水底天堂化、借助“母亲”这一亘古不变的政治比喻,完成了对死亡-感动的逻辑再造,用“感动”将灾难镶了金边。

   ……邱兵及其所属的机构是“感动”生产车间中较为精明的一个。因为它不仅使用了给定的生产规程,而且进行了创造性的发挥,也就是时刻觊觎并模仿真正的人类悲伤,以便在“感动”的生产线上加以仿生制造。

   邱兵差一点就成功了。从朋友圈转发“悲伤水域”那张图片可见,披着仿生羊皮的“感动”接近融入羊群,羊群都快要许以悲哀了。邱兵之所以没能得逞,是因为“感动中国”的操作规范遇到了障碍,人们转而意识到“感动”系列产品是装了消音装置的。

   在澎湃新闻内部,不仅“回到母亲怀抱”引发的负面反响始料未及,更有甚者,相当一部分员工甚至管理层并不清楚已被网友痛骂了大半夜直到清早的这个标题出自澎湃新闻。6月6日清晨,笔者之一向一位澎湃中层员工FRZ询问这个标题何以出台,该员工十分惊讶,表示大早上已经看到很多网友乃至自己的亲朋好友转发并批评甚至谩骂,但从未想到这一标题竟然出自自己所供职的新闻机构,“在上班路上还想说这特么是哪家SB媒体干的蠢事”。该员工迅速通过微信与自己的主管领导沟通,这位主管也同样非常惊讶,反复表示不会吧,不会是我们的稿子吧。

在我们的访谈中,GSA和AXB都将“回到母亲怀抱”这一事件的发生,指向澎湃新闻官方微信的把关机制。据GSA,6月5日当晚初见这条稿件时,内文这一段曾在领导层微信群中引起不同意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anzhiru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403.html
文章来源:《新闻与传播研究》2016年第7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