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民卿:人民主体地位在中国制度中的多维体现

更新时间:2021-09-05 10:17:42
作者: 金民卿  
毛泽东强调,人民民主专政是维护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不受侵犯的重要法宝,它的根本职能就是通过对内外反对派实行专政来保护人民,它“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是一个护身的法宝,是一个传家的法宝,直到国外的帝国主义和国内的阶级被彻底地干净地消灭之日,这个法宝是万万不可以弃置不用的”。16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是维护人民根本利益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民主,我们必须牢牢坚持人民民主,更好地保证人民当家作主,更好地保障人民权益,更好地发挥人民的主人翁精神,组织人民积极投身新时代党的伟大事业。在这个方面我们必须反对那些否定人民民主专政,否定社会主义民主,用西方虚假民主来取代中国社会主义民主的“公民社会论”“宪政论”等错误思潮。

   三、人民是中国制度的利益主体

     利益主体问题的核心,就是要明确制度为了谁、由谁享有。中国制度把人民的利益作为根本出发点,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价值指向和奋斗目标,牢牢坚持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使命和根本宗旨,始终坚持党在长期执政过程中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全面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突出强调人民群众的利益主体地位。

     创造者与享有者的关系问题,是制度建构中的一个核心问题。长期以来,剥削制度下的创造者和享有者是分离的。中国古代有源远流长的“民本”思想,历代统治者都自觉或不自觉地意识到“民为邦本”的道理。但是,他们重视“民本”的目的是为了巩固“君主”的制度。也就是说,他们虽然强调“民为本”,但为的是“君做主”,虽然重视了人民的创造者地位,但是目的却在于维护统治者的权力。马克思很早就深刻洞察了资本主义制度下创造者与享有者分离的不合理现状,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指出了劳动异化的现实,揭示了劳动者与劳动产品所有者之间分离的制度性根源;经过深入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斗争,鲜明地提出要通过“剥夺剥夺者”,实现真正的社会所有制,从而真正达到创造者与利益所有者的内在统一状态。中国共产党牢牢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以实现消灭一切剥削现象的共产主义为根本奋斗目标,坚持制度创造者应当是制度红利的享有者,是制度发展所带来的利益的受惠者。

     人民的利益主体地位体现了共产党的政治性质和根本立场。《共产党宣言》明确指出,共产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始终代表无产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整体利益。这是共产党的根本属性,是其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内在依据。中国共产党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从一开始就坚持一切为了人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而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这是它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由此,它带领人民创造的制度必然是维护和发展人民利益的。在创建新制度之际,毛泽东就明确指出,人民民主专政就是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就是要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是保障人民革命的胜利成果和反对内外敌人的复辟阴谋的有力武器,我们必须牢牢地掌握这个武器”。17在这个问题上,必须反对污名化共产党的所谓特殊利益论,反对和打击各种侵害人民利益的特殊利益集团。

     人民的利益主体地位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和初心使命。中国共产党建立之初就确立了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使命。初心使命与党的根本宗旨是内在一致的,这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毛泽东突出强调,中国共产党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始终践行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就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要半心半意或者三分之二的心三分之二的意为人民服务”。18在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过程中,习近平也特别强调:“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党团结带领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无论面临多大挑战和压力,无论付出多大牺牲和代价,这一点都始终不渝、毫不动摇。……我们党要做到长期执政,就必须永远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始终同人民群众想在一起、干在一起、风雨同舟、同甘共苦。……广大党员、干部始终同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19中国共产党的这种初心使命和根本宗旨是中国制度设计的基本出发点和根本依据。

     人民的利益主体地位体现在中国制度设计及其实践展开之中。中国共产党在制度实践的过程中历来坚持中国制度的根本目的就是要服务人民,解决人民的实际问题,为人民谋福利。在发展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始终把共同富裕作为根本原则,强调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大任务,始终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把为民办事、为民造福作为最重要的政绩。进入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牢牢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人民至上的执政理念,把人民群众关心的事当作自己的大事,把民生视为第一位的任务,抓住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谋民生之利,解民生之忧,不断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不断促进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

   四、人民是中国制度的评价主体

     评价主体问题的核心,就是要明确制度由谁来评价、谁是评卷人、共产党的政绩由谁说了算。中国制度坚持把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价值观以制度形态固化下来,确立并始终坚持以人民根本利益为最高原则,把人民口碑作为检验政绩的衡量标准,把人民拥护作为检验制度的根本尺度,突出强调人民群众的评价主体地位。

     “民意”是最根本的制度评价指数。中国制度建构本身就是充分反映和体现中国人民根本意愿的结果。中国共产党历来高度重视人民群众的意见,强调要尊重民意、反映民意、集中民意、体现民意,同时也要引导民意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中国共产党始终是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代表,具有体现和反映最大多数中国人意志的主动性、自觉性,这是把握、代表、体现人民意志的内在可能性。为了把这种可能转化为现实,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进程中,创造了分析和体现民意的方法和制度,其中最根本的就是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和人民民主的制度安排。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核心内容就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毛泽东指出:“在我党的一切实际工作中,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就是说,将群众的意见(分散的无系统的意见)集中起来(经过研究,化为集中的系统的意见),又到群众中去作宣传解释,化为群众的意见,使群众坚持下去,见之于行动,并在群众行动中考验这些意见是否正确。然后再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再到群众中坚持下去。”20邓小平也指出:“党的正确的路线、政策是从群众中来的,是反映群众的要求的,是合乎群众的实际的,是实事求是的,是能够为群众所接受、能够动员起群众的,同时又是反过来领导群众的,这就叫群众路线。”21通过群众路线,中国共产党人深入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当中,了解群众的意愿和要求,把民意上升为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再用这些路线方针政策,引领和规范人民意志,实现人民意志同党的意志的有机统一、有效贯通。

     中国制度的主体性基础就在于民意,把人民的立场和意志作为制度建构的出发点。制度是把握、体现和引导人民意志最有效的途径和保障。为此,中国共产党创立了以人民民主专政为根本基础的国家制度和治理体系,让人民通过民主的方法把自己的意愿充分表达出来。近代以来,中国社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封建专制制度遭到了人民的坚决抵制,各种政治力量提出并实践了各种制度方案,最终都没有成功,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没有得到人民群众的认同和支持。中国共产党从一开始就立足于人民立场来思考问题,在确立制度之时,没有采用资产阶级的议会制,不搞三权鼎立,而采用无产阶级的民主集中制,当然也没有完全照搬苏联的苏维埃制度,而是根据中国的具体实际和中国人民的意志,选择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制度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制度,“过去我们叫苏维埃代表大会制度,苏维埃就是代表会议,我们又叫‘苏维埃’,又叫‘代表大会’,‘苏维埃代表大会’就成了‘代表大会代表大会’。这是死搬外国名词。现在我们就用‘人民代表会议’这一名词”。22人民代表会议制度与苏维埃制度本质相同,但“在内容上我们和苏联的无产阶级专政的苏维埃是有区别的,我们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苏维埃……叫做人民代表会议”。23

     评价的核心是价值观问题,就是站在谁的立场上来决定利益取舍,决定政策和行为的指向。在一定程度上说,中国制度就是中国共产党人价值观的制度性固化。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决定了党在建立新制度之时,就牢牢坚持以中国人民的根本意志为判断标准,制度的发展和巩固以人民拥护为根本前提。这种制度创设的理念决定了广大党员干部始终站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制定决策,把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价值观贯彻到制度执行的实践当中,始终以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为最高标准,把为民办事、为民造福作为最重要的政绩标准,把为老百姓做了多少好事、实事作为检验政绩大小、优劣的根本尺度,始终把人民安居乐业、安危冷暖放在心上,用心用情用力解决群众关心的实际问题,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使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2020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斗争,充分彰显了中国制度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的价值取向,突出体现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核心理念,同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在疫情中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他们的资本主义制度是以资本为中心而不是以人民为中心,是把资本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是把资本家的拥护作为根本标准而不顾人民的反对。

     人民的评价主体地位的重要体现,就是把人民是否拥护作为衡量政策是否合理、制度是否先进、制度建设是否到位的根本标准。邓小平在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过程中提出的“三个有利于”标准,落脚点就是人民生活水平问题。他多次强调,改革开放政策是否合理,关键是要看人民拥护不拥护、答应不答应、满意不满意。在新时代的历史方位中,习近平多次指出,衡量一个社会制度是否科学、是否先进,主要看是否符合国情、是否有效管用、是否得到人民拥护。他反复强调,“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要以人民拥护不拥护、满意不满意为判断工作成效的根本标准;金杯银杯不如群众口碑,群众说好才是真的好,党员、干部初心变没变,使命记得牢不牢,要由群众来评价、由实践来检验。24这些重要论述,既涉及对制度本身的评价,也涉及对制度执行者以及制度执行后果的评价,而评价的主体都是人民群众。

   五、人民是中国制度的监督主体

     监督主体问题的核心,就是要明确制度合理与否、制度执行效果由谁来监督,共产党在执政过程中由谁来监督、批评和促进。中国制度把人民作为制度实践的重要监督力量,牢牢坚持和巩固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成功道路,要求各级干部自觉接受人民群众监督,突出强调人民群众的监督主体地位。

  强调人民的监督主体地位是中国共产党对国家制度本质和党的性质的高度自觉。既然社会主义中国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政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维护人民利益的保证,执政者是为人民群众提供服务的工具,作为执政者的中国共产党、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就必须始终坚持群众路线,接受人民监督,而不能凌驾于人民之上。早在局部执政时期,共产党就高度强调人民监督的重要性。土地革命时期,毛泽东指出:“苏维埃必须吸引广大民众对于自己工作的监督与批评。”251941年,他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的演说中又指出:“共产党是为民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402.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1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