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兆佳:香港的新选举制度与新政治文化

更新时间:2021-09-05 08:35:22
作者: 刘兆佳  

  

   回归以来,香港选举制度的最大缺失和漏洞,是它令反中乱港分子和他们背後的外部势力能够通过选举堂而皇之进入管治架构,并凭藉他们在管治架构特别是在立法会内的存在恶意并肆意干扰和破坏特区的管治。在原来的选举制度下,香港出现的选举文化亦沦落为不利於政治稳定和良政善治的劣质政治文化。新的选举制度在制度层面彻底改变了原来的选举制度和政治格局,重塑了香港的政治格局,也将会逐渐改变香港的选举文化和政治文化。

  

   劣质选举文化毒化香港政治氛围祸害社会环境和人际关系

   在未来一年,香港将会举行三场重要选举,分别是今年9月的选举委员会选举、12月的立法会选举和明年3月的行政长官选举。这三场选举环环相扣,陆续产生香港的管治架构内三个重要机关的成员。从历史角度看,这三场意义重大的选举是在全国人大决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规定的新选举制度下进行,而一个新成立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则会对有意参选的人士进行严格的资格审查,以确保所有的候选人都是不折不扣的爱国者。

   “一国两制”的全面和准确实践是以爱国者治港为大前提的。要实现爱国者治港这个目标,必须保证非爱国者尤其是反中乱港分子不能通过选举进入香港的管治架构。回归以来,香港选举制度的最大缺失和漏洞,是它令反中乱港分子和他们背後的外部势力能够通过选举堂而皇之进入管治架构,并凭藉他们在管治架构特别是在立法会内的存在恶意并肆意干扰和破坏特区的管治。与此同时,他们运用他们在管治架构内取得的地位、权力和资源勾连社会上的反中乱港势力,蛊惑和组织群众进行抗争和暴乱。在原来的选举制度下,香港出现的选举文化亦沦落为不利於政治稳定和良政善治的劣质政治文化。在这种劣质的政治文化下,政治斗争、对立分化、非理性行为、人身攻击、野蛮无礼、造谣抹黑、暴力相向、旁门左道、政治立场先行、罔顾事实、歪理邪说乃至违法违纪等现象充斥并逐步成为常态。代表理性、高尚正派、以整体利益为依归、顾存大局、实事求是、相互尊重、围绕着解决问题的政治和政策讨论和辩论的优质政治文化则付诸阙如。久而久之,这种劣质选举文化不但毒化了香港的政治氛围,而且快速在社会上蔓延,对香港的社会环境和人际关系造成了长远和严重的祸害,对年轻人的荼毒尤其厉害和深刻。

   新的选举制度将逐渐改变香港选举文化和政治文化

   新的选举制度在制度层面彻底改变了原来的选举制度和政治格局,重塑了香港的政治格局,也将会逐渐改变香港的选举文化和政治文化。

   第一,在新的选举制度下,反中乱港分子和激进反对势力难以通过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的审查而取得参选的机会,因此不能再利用选举活动和过程来宣扬其反共反中反政府的主张,并以此来打击爱国爱港对手和捞取选票。所以,

   第二,在未来的三场选举中,候选人的绝大多数都会是爱国爱港人士。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後,香港的反对势力已经溃不成军、士气低落和群龙无首,不少反对派的头目或锒铛入狱、或偃旗息鼓、或远走他方,难以如过去般对爱国爱港人士肆意丑化、攻击和打压。在反对势力缺位的情况下,香港的选举将不再是激烈和残酷政治斗争的场合。在新的环境下,

   第三,即便未来三场选举的候选人绝大多数是爱国爱港人士,但由於有意参选者人数众多,协调和竞选过程肯定会相当激烈,但不会公开发生。然而,这些特徵在本次选举委员会选举的提名过程中已经体现出来。

   第四,在新的选举制度下,特别是选举委员会的扩大和代表性的增加,爱国力量内的不同利益和观点会比从前更多元化。工商界特别是大财团在选举过程中的影响力有所下降,而传统爱国社团、基层、劳工、“新移民”和“海归”等爱国爱港人士的影响力则有所上升。年轻有为之士在选举委员会所占比例有所增加。在更多不同背景和方面的爱国爱港人士参选的情况下,基本法一贯强调的“均衡参与”的原则将会在选举过程和结果中得到更好的体现。

   第五,经济发展、产业结构多元化、土地房屋、贫穷和贫富悬殊、人口老化、年轻人向上流动和发展、教育、医疗、社会福利、劳工权益、交通、环保等社会民生问题将会是所有候选人藉以表现自己的重要议题。全国政协副主席、港澳办主任夏寳龙在今年7月16日的一个研讨会上曾对参与治理香港的爱国者提出这样的要求:“消除影响香港社会政治生态好转的各种痼疾,冲破制约香港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的各种利益藩篱,有效破解住房、就业、医疗、贫富悬殊的突出问题,不断提高特别行政区治理能力和水平。”我相信夏寳龙副主席的谆谆告诫和建议必然会显着包含在各候选人尤其是立法会和行政长官选举的候选人的竞选纲领之内。

   第六,新的选举制度规定,立法会地区直选的议席共有20席,比上一届立法会直选的40席(35席地区直选议席和5个“超级区议会”议席)大幅减少,在新的立法会的90个议席中只占极少数。在地区直选中,全港共分为10个选区,每个选区有两个议席,议员以“双议席单票制”方式产生。在这个选举办法下,爱国爱港的候选人可望取得不少於10个议席。在地区直选中,反对派的候选人应该只有数名,而且应该是立场比较温和、愿意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拥护基本法的“泛民”成员。在反中乱港和激进反对派分子缺席地区直选的情况下,估计他们的大多数支持者不会愿意投票给爱国爱港和温和“泛民”候选人。比较可能的是他们之中大多数人不会出来投票,就算投票也只会投“抗议票”(比如白票或废票)。换句话说,反中乱港和激进势力背後的民意不会在地区直选中反映出来,而爱国爱港的候选人不会刻意亦无须寻求那些民意的认可。

   第七,在新的选举制度下,只有若干温和的“泛民”人士能够通过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的审查而参与数个专业界和以个人身份投票的立法会功能界别的选举,并有机会赢得议席。过去那些议席落在激进反对派政客手中的情况应该不会再次发生。我估计,即便那些有“泛民”候选人角逐的功能界别的选举也不会被利用为政治议题主导的选举,更何况目前我们看到的趋势是绝大部分专业团体都表达了“告别”政治和“回归”专业的意向,从而避免出现专业团体因为被反对势力绑架而沦为政治团体的恶果。

   第八,反对派过去在选举中经常提出的政治议题在这三场选举中肯定不会出现。这些议题包括反共反中、反政府、“港独”、各式本土主义等主张。在香港国安法坐镇下,那些肯定触犯香港国安法和违反香港宪制秩序的口号和要求不可能被用作捞取选票的伎俩。就连政改议题也会首次在香港的选举中绝迹,原因是香港今後的选举委员会、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选举办法已经在法律上确定下来,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不会改变,因此提出政改议题并无实际意义,也不会打动人心,甚至会惹来官非。我在这里说的是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於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和2021年3月11日全国人大通过关於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此外,长期以来,在反对派的政治操弄下,“政制改革”(实质是指“选举制度改革”)成为香港政治生活和选举过程中的“永恒”和“首要”议题。反对派此举对其在选举中非常有利,不但令在政改立场上较为保守和务实的爱国爱港对手处於下风和被动,也为选举注入不少政治斗争的成分。中央果断出手後,政制改革问题已经尘埃落定,基本上已经被彻底处理,因此难以再被用来动员和分化选民。总的来说,在未来的三场选举中,过去长期左右选举结果的政治议题不再存在,因此而引发的政治斗争也不会在选举中发生。

   最後,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後,香港原来的一些维护治安和秩序的法律,比如刑事罪行条例和公安条例也纷纷被激活和予以严格执行,加上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而制定的限制人群聚集的法令的实施,激进势力要发动大型抗争行动绝不容易,况且反对派在香港的公信力已经今非昔比,反对势力因此缺乏能力在社会上组织行动来干扰和破坏这三场选举,因此这三场选举应该可以在较为平和的环境和气氛下进行。

   总的来说,在未来的三场选举中,过去长期左右选举结果的政治议题不再存在,因此而引发的政治斗争也不会在选举中发生。

   最後,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後,香港原来的一些维护治安和秩序的法律,比如刑事罪行条例和公安条例也纷纷被激活和予以严格执行,加上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而制定的限制人群聚集的法令的实施,激进势力要发动大型抗争行动绝不容易,况且反对派在香港的公信力已经今非昔比,反对势力因此缺乏能力在社会上组织行动来干扰和破坏这三场选举,因此这三场选举应该可以在较为平和的环境和气氛下进行。

   盼新的优质政治文化成为香港长治久安的有力支撑

   回归以来,在香港举行的选举在不同程度上都是爱国爱港力量与反对派的政治较量。选举不但没有产生凝聚社会的效用,反而不断增加社会上的分化和对立,更让香港的政治文化越来越劣质化,为特区的管治、政府与民众的关系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带来极其恶劣的影响。在新的政治和法律形势下,未来六个多月陆续举行的三场重要选举将会是前所未有的反中乱港势力缺席、与宪制秩序抵触的政治议题消失、在较为平和与守法的氛围下进行的选举。我们期望所有参与选举的候选人和他们的竞选团队能够以爱国爱港、文明、务实、理性、包容、担当、勇敢、进取、负责任、相互尊重、尊法守纪、高瞻远瞩和以大局为重的精神与面貌投入选举之中。我们也希望绝大部分受到港人关注、同时客观上又是香港迫切需要破解的重大实务问题,包括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治理、经济、社会、民生、土地、房屋、教育、医疗、年轻人、老年人、劳工、福利等,能够在选举过程中得到理性、科学、广泛和实事求是的讨论和辩论,并对一些问题的破解办法形成社会共识,从而为日後一些重大问题的有效处理减少障碍。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期望未来的三场选举能够为改变香港的劣质政治文化迈出关键的一步,并为日後重塑香港的政治文化打好基础。如果参与这三场选举的爱国爱港精英能够通过自己的言行、表现、能力、作风、识见和感召力来树立高尚正派的形象,提升港人对爱国爱港力量的支持、好感和信任,在社会上引进有利於弥缝社会裂痕、促进社会互信、实事求是、尊重科学、相互尊重和为群众谋福祉的风气,并在选举过後继续在管治上持之以恒,提升香港的管治水平和素质,让香港人更加相信和支持新的选举制度,更愿意告别过去政治分化对立的日子,则长期以来被反中乱港势力严重扭曲和破坏的政治文化有望有所改变,而新的优质政治文化将成为香港有效管治、官民和睦和长治久安的有力支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38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