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伏瞻:推动基础理论研究与应用对策研究融合发展

更新时间:2021-09-03 12:30:31
作者: 谢伏瞻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战略高度,系统回顾了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光辉历程和伟大成就,鲜明提出了伟大建党精神,深刻指明了“以史为鉴、开创未来”的前进方向。讲话通篇闪耀着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光辉,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最新篇章。推动基础理论研究与应用对策研究融合发展,是我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神的重要举措,是新时代新发展阶段对哲学社会科学提出的必然要求,也是更加全面、更高水平履行党中央赋予我院职能,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关键环节。

   新时代推动基础理论研究与应用对策研究融合发展的重大意义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哲学社会科学,就加强基础理论研究和应用对策研究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提出一系列重要要求。2015年11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指出,理论必须同实践相统一。要根据时代变化和实践发展,不断深化认识,不断总结经验,不断实现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良性互动,在这种统一和互动中发展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提出了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战略任务,科学回答了事关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长远发展的一系列根本性问题,为新时代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通过努力,使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相辅相成、学术研究和成果应用相互促进。2019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政协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联组会时指出,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要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提出具有自主性、独创性的理论观点。一切有价值、有意义的学术研究,都应该反映现实、观照现实,都应该有利于解决现实问题、回答现实课题。2020年8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指出,时代课题是理论创新的驱动力。新时代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丰富实践,是理论和政策研究的“富矿”。要从国情出发,从中国实践中来、到中国实践中去,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使理论和政策创新符合中国实际、具有中国特色。2021年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政协医药卫生界、教育界联组会时强调,要从我国改革发展实践中提出新观点、构建新理论,努力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我们要把学习总书记这些重要思想、论述和指示,同持续学习贯彻总书记“5·17”重要讲话、三次致我院贺信精神紧密结合起来,深刻领悟精神实质,充分认识加强基础理论研究和应用对策研究的重大意义,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决策部署上来,切实增强推动两类研究融合发展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

   社会大变革的时代,一定是哲学社会科学大发展的时代。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正处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改革发展稳定任务之重、矛盾风险挑战之多、治国理政考验之大,都是前所未有的,这对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特别是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提出了一系列全新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迫切需要哲学社会科学深入研究并作出有说服力的科学解答。习近平总书记在“七一”重要讲话中提出了许多标志性、引领性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比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两个结合”,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人类文明新形态等,都是我们党创新理论的最新发展,同时也给我们提出了一系列需要深入研究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这些重大命题都是综合性的、全局性的、战略性的,采取散兵游勇的方式,依靠单一学科领域的知识很难作出科学解答。从学科发展趋势来看,跨学科、交叉科学融合发展,自20世纪中叶开始就是一大潮流。本世纪以来,这种潮流愈加势不可挡。坚持问题导向,开展基础理论和应用对策融合研究,不断出思想出理论出对策,是哲学社会科学顺应新时代要求的必然选择,是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神圣使命。

   我院作为全国规模最大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学科众多、覆盖面广,基础理论研究和应用对策研究都是我院的优势。我院要切实发挥国家队作用,成为名副其实的“领头羊”“带头雁”,就必须坚持基础理论研究与应用对策研究融合发展、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既出高水平的推动文明进步的基础理论成果,又出高水平的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应用对策成果;既出深谋远虑的思想家、学问家,又出熟悉党情世情国情的战略家和各领域、各方面的专家。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花大气力,在两类研究相互促进、融合发展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如此,我院才能真正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阵地,才能充分发挥为党和国家决策服务的思想库作用,才能为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增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国际影响力作出应有贡献。

   提高基础理论研究水平,促进基础理论研究的应用对策转化

   基础理论研究是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根基,也是应用对策研究的源头。唐代魏征曾说,“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近代以来的学术发展史表明,科学上的重大发现,技术上的重大发明,往往是建立在基础理论变革的基础上。只有在基础理论研究上取得重大突破,才能带来研究范式的转换,创立新思想、新理念、新论断、新概念、新方法,产生原创性标志性成果。基础理论研究的思想深度和学理厚度,决定着应用对策研究的前瞻性、系统性、战略性和精准程度。没有基础理论研究作支撑,对热点问题的跟踪看似热热闹闹,实际上却是年年岁岁花相似,不断低水平重复。有基础理论研究作支撑,应用对策研究就能够在“人所共知”之处提出不为常人所知的主张,在“人所不知”之处提出需要高度关注的新变化新特点。基础理论研究得越深,对策研究就越有思想高度,提出的建议就越高明、越管用。我院与国家部委的研究机构相比,优势在于有雄厚的基础理论研究作支撑,能够开展建立在基础理论研究之上的应用对策研究。我们的老院长胡乔木同志曾经指出:“哪怕是我们在研究一些最实际问题的时候,例如调查某一个地方,写出某一个地方的情况、经验的调查报告,作为社科院派出去的调查组写出来的调查报告,应该和其他的调查组的调查报告至少有一点不同,就是我们要力求对所调查的事实作一种理论上的探讨和解释。”简而言之,有好的基础理论研究,才会有好的应用对策研究。

   如何实现基础理论研究的应用对策转化是一篇大文章,需要全院同志共同努力。这里,分析几个典型案例,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示。

   案例一:马克思的《资本论》

   《资本论》是马克思耗费毕生精力创作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巨著。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资本论》是马克思主义最厚重、最丰富的著作,被誉为‘工人阶级的圣经’。”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深刻分析了商品、货币、资本等物的关系对人的关系的奴役性质、虚幻性质,破天荒第一次揭示了资本的“秘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也就是剩余价值,通过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科学地揭示了人类社会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经济运动规律,揭示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这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革命。

   《资本论》不仅是一部理论著作,也具有重大的现实指导意义。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资本论》对无产阶级革命发展以及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意识的形成,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恩格斯指出:“自从世界上有资本家和工人以来,没有一本书像我们面前这本书那样,对于工人具有如此重要的意义。”剩余价值学说,为工人阶级反抗资产阶级的斗争提供了科学依据,有力清除了国际工人运动中形形色色错误思潮的影响,为工人阶级的内部团结和思想统一奠定了科学理论基础。随着《资本论》的广泛传播,马克思主义在工人阶级中占据主导地位,世界各地都相继成立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无产阶级政党和组织,并以马克思的经济学说为依据制定了社会主义革命纲领,社会主义从理论变为现实,打破了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世界格局。在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的紧密结合中,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深刻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深刻改变了世界格局。马克思主义不是书斋里的学问,而是为了改变人民历史命运而创立的,为人民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强大思想武器和精神力量,这是实现基础理论研究向应用对策转化的根本目的。

   案例二:毛泽东的《矛盾论》《实践论》和《论持久战》

   毛泽东同志善于理论联系实际,从来反对离开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的实际去研究马克思主义。《矛盾论》阐述了唯物辩证法的核心——对立统一规律,强调不仅要研究客观事物的矛盾的普遍性,也要研究它的特殊性,对于不同性质的矛盾,要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实践论》以社会实践为基础,全面系统论述了辩证唯物主义关于认识的源泉、认识的发展过程、认识的目的、真理的标准,指出正确认识的形成和发展,往往需要经过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多次的反复。《矛盾论》《实践论》形成了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

   《矛盾论》《实践论》的基础理论研究,结出了《论持久战》的应用对策硕果。《论持久战》创作于全面抗战爆发之际,不是为了理论而理论,而是要解决现实问题,即如何夺取抗日战争和中国革命的胜利?毛泽东同志明确提出,分析战争要有正确的思想方法,“战争问题中的唯心论和机械论的倾向,是一切错误观点的认识论上的根源”。他依据国内国际现实矛盾的变化,客观全面分析形势,科学预见抗日战争将是一场持久战,中日双方力量对比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逐渐发生变化,中国终将战胜日本侵略者。从而有力地批驳了社会上弥漫的“亡国论”和“速胜论”等错误论调,坚定了全国人民抗战必胜的信心。《论持久战》还提出了一整套动员人民群众,在持久战争中不断削弱敌方优势、生长自己的力量、以夺取最后胜利的切实可行战略和策略。毛泽东同志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转化为活生生的对策,为我们党领导抗日战争提供了行之有效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哲学家冯契曾说,“《论持久战》特别使我感受到理论的威力,它以理论的彻底性和严密性来说服人,完整地体现了辩证思维的逻辑进程。可以说,这本书是继《资本论》之后,运用辩证逻辑的典范”。

   案例三: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早在浙江工作期间,就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论述。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提出了树立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环境观、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等一系列新思想新理念新战略,形成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回答了为什么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什么样的生态文明、怎样建设生态文明等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特别是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民生福祉、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生态环境、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等重要观点,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蕴含着科学的自然观,体现了自然辩证法,是立足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实践创造形成的重大理论成果,是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的科学指引和强大思想武器。

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坚持把成功的实践上升为理论,又以正确的理论指导新的实践。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党中央和国务院对生态文明建设作出了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大环境污染综合治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38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