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周兴:世界的未来是人类的一件艺术作品

更新时间:2021-09-01 06:35:03
作者: 孙周兴  
因为我经常以一种讽刺的口吻说话,但是同时我也意识到我似乎无权对当代艺术作出一种消极的表态、批判的姿态。在物质环境和人类的心智状态发生了深刻变化的今天,简单地否定当代艺术以及艺术家们在材料、观念、样式等其他方面的探索,显然是不够的,也是没有意义的,而且即便到了今天,仍然有一些老艺术家在进行一些传统艺术上的探索。

   难道我们时代的艺术不要回应我们时代物质环境的变化吗?我们今天的物质环境已经彻底变了,用传统的材料来表现艺术还够吗?难道当代的艺术家不应该利用当代的材料进行艺术创造吗?我不知道大家是否同意这样的观点,如果你同意,就是同意他们进行这样的艺术创造,同意要打破以前对传统的艺术材料进行创造,这就是问题所在。

   今天物质环境的变化都是因为技术造成的,西方的技术进入中国后改变了我们的物质环境。20世纪有三大件———飞机、电视、网络,这些东西在20世纪的出现已经深刻改变了人类基本的经验和思维方式,比如距离感、空间感、视觉经验、图像经验。当代艺术本身是对接受技术变化后人类经验的一个表达,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当代艺术的问题就是技术的问题,技术进步了艺术就要跟进,是技术发展带给我们的问题。

   通过跟现代艺术连在一起的当代艺术的推进,艺术领域被大大扩展了,越来越广泛,什么都可以被艺术创造利用;艺术变得平民化,“人人都是艺术家”,艺术家身份的界限已经变得模糊,不再具有鲜明的特性。另一方面,这是一个矛盾的时代,资本在当代艺术中的运作、艺术市场资本化和金融化以后,艺术平民化成为一句空谈,它是一个资本运作的空间。

   从思想角度来看,欧洲的思想实际上很简单,古典的哲学或者思想首先假定了一个前提———假定外部环境(自然界)是稳定的,然后再讨论其他的,意思就是我们对于事物的稳定性有一个信念。第二个假定,近代哲学都作反思,认为外部世界是绝对不稳定的,一方面外部世界是不稳定的,另一方面人们对于外部世界的感知和认知也是不稳定的。所以近代以来他们做了一个新的假定,假定只有人类的内心世界是稳定的,而外部世界是不稳定的。这是近代的思想,所有近代哲学的考虑都是从这个前提出发的。

   到了当代,20世纪,这两个假定都被拆除掉了,20世纪的思想处于这样一种状况:外部世界、外部对象是不稳定的,人们的内心精神世界也是不稳定的。20世纪所有的问题都是这个双重不稳定导致的,因为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讨论问题,外部不稳定,内部也不稳定,就不知道什么是可供讨论的起点。20世纪出现了很多过程哲学,就是讨论“之间”的哲学。外部不稳定,内部也不稳定,那就从“之间”开始讨论,而“之间”是动荡不定的,这样一种双重动摇也是当代艺术面临的一个基本处境、基本问题。

   所以如果要说当代艺术还有一种特质的话,那就是它必须在这样一种双重不稳定中去寻找可以使艺术创作重新获得一种确信的这样一个点。如果你没有确信的东西,你的说话、发言、表态经常会出现自相矛盾、不安的情况,现代人经常会不知道手往哪里放就是这个道理,我们要获得一个确信作为我们表态、发言等行为的基准。

   这么看起来,当代艺术是痛苦的、自相矛盾的、自我分裂的,它符合人类的探索和创新精神,不断更替自我的规律性,同时又不断丧失艺术和艺术家自我确认的可能性;经常与技术同流合污,但是又经常对技术采取一种批判的姿态。无边无际的当代艺术正是全球化的技术商业时代里失魂落魄的人类精神的表现,是危机还是生机?不妨重复博伊斯的一句话:“世界的未来是人类的一件艺术作品。”

  

   原载《以创造抵御平庸:艺术现象学演讲录》,转自“友朋说”,标题为编者所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32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