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联涛:全球金融巨变

更新时间:2021-08-27 06:54:32
作者: 沈联涛  

   摘    要

   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大科技企业叠加,使得传统银行监管机构的权力越来越小,而中央银行只对整体金融稳定负责;70% 的与云相关的基础设施服务由五家公司主导,却没有哪个国家构思出如何在金融科技领域维护公平竞争的环境;官方监管机构有责任保障系统稳定运转,却可能无法了解区块链领域的真实状况,这是在坐等危机爆发;但是,没人愿意赋予超级监管者以权力来统管一切……

  

  

  

   到2021 年 8 月 15 日,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推动美元与黄金脱钩已届 50 周年。随后的半个世纪中不仅未见危机,美国金融体系反倒渐居全球主导。

  

   2017 年,在美国财长姆努钦委托下,四项针对该国金融系统的重大研究启动,以审查其运行效率、复苏力、创新力和监管能力。这些研究突显了美国在银行业、资本市场、资产管理和金融技术等四个领域的主导地位。上述研究报告提出:“美国银行体系在当今世界最为强大”……“美国资本市场在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具深度、最有活力……(这)包括 29 万亿美元的股票市场,14 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8.5 万亿美元的公司债券市场,以及 200 万亿美元(名义金额)的衍生品市场。”“全球前十大资产管理公司中有九家总部设在美国境内。”金融科技领域,“从2010 年到 2017 年全球累计投资总额 1170 亿美元,美国公司贡献近半。”

  

   美国金融体系能取得如此成功,其依赖的当然是美元在货币定价中的主导作用。2019 年,配对外汇交易中,美元占比为 88%,在官方外汇持有量中占比则达到 59%。美元被广泛用于制造业的贸易计价,在服务贸易中则较少使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项重要研究表明,这种定价作用会影响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汇率政策,因为美元贬值会为这些国家的出口带来有限的积极影响,却会放大其进口收缩。此外,由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债务大多以美元计价,只要美元升值,就会令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流动性和增长出现整体性萎缩。这就是为什么不仅美国财政部害怕加息,几乎所有新兴市场经济体都会为美国加息而心生不安。

  

   几个因素的共同作用,导致最近全球金融格局发生巨变。首先,金融科技蚕食了银行体系的主导地位。金融稳定理事会2020 年发布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报告显示,截至 2019 年底,全球金融资产达到404万亿美元,非银行金融机构持有其中的49.5%,而银行所持比例仅为 38.5%。事实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放贷总额也已超过银行,部分原因是银行监管收紧,以及银行资本和流动性成本过高。

  

   其次,伴随金融科技发展,金融行业的新进入者更加多元,不仅包括主攻金融科技的初创公司,还包括大型科技平台企业,后者能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应用程序,及在云计算中的主导地位,为个人和企业提供更方便、更快捷和以客户为导向的金融服务。8月,国际清算银行开展了一项关于金融科技和数字化对金融市场结构影响的重要研究,该研究表明,大型科技公司已挤进了传统银行服务领域,尤其是支付服务、贷款,甚至资产管理。

  

   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大科技企业叠加,使得传统银行监管机构感到自己对金融体系的监管权力越来越小,而中央银行只对整体金融稳定负责。监管复杂的金融生态系统,就像是一群只会株守各自专长的专家们捆缚一头大象。从政治角度来说,没人愿意赋予超级监管者以权力来统管一切。

  

   三是地缘政治竞争加剧,将金融版图推入新雷区。如果全球供应链面对不同准则而走向分崩离析,互联网也因为不同技术标准而陷入分裂,金融行业该如何应对?随着美国推出新制裁措施和立法,对中国公司和个人施压,游戏规则和目标都变动不居,令金融机构和公司疲于奔命。“蚂蚁金服”和“滴滴”事件更多地反映了监管层的忧虑——国内大型大数据平台是否应接受外国立法管制,这会不会影响到国家安全?例如,印度会继续允许外国大型科技公司拥有其所有客户数据吗?

  

   第四,“开放金融数据”的监管趋势,即银行开放其客户数据库,允许新参与者访问客户账户,这将催生新产品和服务。但这也同时意味着客户隐私和数据安全面临严重威胁。当70% 的与云相关的基础设施服务由五家公司(亚马逊、微软、谷歌、IBM、甲骨文)主导时,还没有哪个国家构思出如何在金融科技领域维护公平竞争的环境。

  

   第五,区块链技术、虚拟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现在越来越多地投入使用,使得支付和交易对法定货币的依赖程度降低,也越出监管视野。简而言之,官方监管机构有责任保障系统稳定运转,却可能无法了解区块链领域的真实状况。这是在坐等危机爆发。

  

   所有这些都表明,全球金融体系的发展正在加速,变得更复杂而棘手,任何一国都无法单打独斗地对其加以管控。如果最大的金融体系陷入日益激烈的地缘政治竞争,那么金融事故升级为金融危机的风险将会有多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二十国集团齐心协力,推出了一系列应对举措。这一次却看不到团结,因为美国对其敌人和竞争对手持续发动金融制裁,截至 2021 年 1 月共计 4,283 起案件,其中分别有 246 件和 8 件是针对中国和香港实体。

  

   金融科技的估值泡沫推动股市上涨和科技领域投资骤增,但从本质上说,这是由央行宽松货币政策所驱动。2013 年至 2018 年期间,央行资产以平均每年 8.4% 的速度增长,高于银行 (3.8%) 或非银行金融机构 (5.9%)的涨幅,且已经占据全球金融资产的 7.5%。这是否意味着金融市场可以期盼央行将继续为其繁荣提供保障?

  

   随着通胀抬头,各国央行将不得不调整宽松的货币立场,全球金融体系也会面临压力。全球金融体系存在结构性问题和监管漏洞,但只能通过重要成员之间在政治上达成共识来解决。若不这样做,纷乱的局面将不远矣。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245.html
文章来源:《财经》杂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