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守英:中国式现代化的独特路径

更新时间:2021-08-24 22:17:27
作者: 刘守英 (进入专栏)  
让农民获得土地,既取得了政权也赢得了农民;取得政权后通过土地改革调动广大农民积极性,为农业生产恢复和农业合作化打下制度基础;改革时期通过家庭联产承包制改革和承包权的长期稳定,为农村发展和农民转型提供制度保障;新时代实行农地三权分置改革和城乡统一土地市场建设,为农业农村现代化打下基础。除了靠土地问题稳民心,还高度重视农民和农村问题,不断增加农业农村在国家投入中的比重,着力破除城乡二元体制,解决农民就业、社保、医疗、养老问题,推进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将乡村振兴上升为国家战略。另一方面,党又利用中国独特的土地制度谋发展,努力摆脱土地对农民的束缚,促进中国式工业化城市化进程。改革初期允许农民利用集体土地从事乡镇企业,打开乡村工业化,为农民提供了从事非农就业和增加收入的通道;20世纪90年代末以后,利用低价土地创办园区,形成世界工厂,为农民跨地区流动和分享工业化的成果提供环境,利用土地资本化推进快速城市化;进入新时代以来,着力推进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不断赋予农民城市权利,促进农民的市民化,推动中国从“乡土中国”向“城乡中国”的历史性转型。

   (三)走自己的路

   世界各国经验表明,简单制度和模式移植无法顺利实现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中国的现代化是一个寻路、探路和筑路的历程,最后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化道路。在革命时期,党领导中国革命多次遭遇“左倾”或者“右倾”的主观主义。1927年8月后,中国革命面临两条道路的选择:一条是照搬照抄俄国十月革命模式,走城市中心暴动的道路;一条是根据中国的具体国情,走“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革命道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走出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革命道路,为中国式现代化打下政权基础。新中国成立后,如何实现社会主义革命,怎样领导国家建设,是摆在全党面前的一个全新而艰巨的任务。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开展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经验无疑是我们学习借鉴的样本。但是,苏联模式的弊病和问题也随着“照抄苏联的办法”被引进到中国并对我国经济建设造成损失。毛泽东于1956年2月25日明确提出“要打破迷信”,“完全应该比苏联少走弯路”。苏共二十大上赫鲁晓夫揭露苏联社会主义建设模式的缺点和错误加速了中国共产党人对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从“以苏为师”转变为“以苏为鉴”,结合中国的发展阶段和独特性,建立起完整的工业体系,为中国式现代化打下物质基础。“文革”结束后,以邓小平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深刻洞察和把握和平与发展时代特征,准确判断中国国情,深刻总结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正反两方面经验,借鉴世界社会主义历史经验,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深刻揭示了社会主义本质,确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明确提出走自己的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对“红旗还能打多久”、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能否走下去的质疑,江泽民同志强调:“中国的社会主义既不是苏联模式,也不是东欧模式,而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走这条道路,是中国人民经过一百多年的奋斗与探索作出的历史性的抉择。”随着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面临经济结构不合理、增长方式不科学、环境资源有限性制约发展、分配不合理等矛盾和问题,胡锦涛同志提出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和“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回答了“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的时代命题。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在重新认识社会主要矛盾的基础上,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作出战略安排,提出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和把握新发展格局,取得脱贫攻坚战的全面胜利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历史性成就。

   (四)依靠人民、为了人民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人民既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的见证者,既是历史的‘剧中人’、也是历史的‘剧作者’”。中国共产党干革命、搞建设、抓改革,都是依靠人民、为了人民。中国式现代化也是依靠人民、为了人民。革命时期通过解决农民土地问题赢得人民取得了政权。建设时期依靠农民提供的积累和城市居民的低工资,保障了国家工业化战略的实施。改革时期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激发广大人民群众的创造性,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新时代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立场,实现了消除绝对贫困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历史性成就。中国式现代化的宗旨是为了人民,人民是中国式现代化的最重要主体。中国式现代化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中国共产党为了实现人民的利益,通过改革、区域扶贫、精准扶贫,创造了消除世界上最大规模绝对贫困的伟大历史性成就,实现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通过中国式结构转变,实现了63.8%的人口城镇化率,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进程。注重人的全面发展。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80%的人口是文盲,适龄儿童小学入学率不足20%,到2020年,全国共有普通高校2738所,各种形式的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达4183万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54.4%。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人均预期寿命仅有35岁。2019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达到77.3岁,城镇居民人均预期寿命超过80岁,居民主要健康指标优于世界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社会保障制度逐步建立,覆盖面持续扩大,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健全。基本医疗保险覆盖超过13亿人,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近10亿人。

   在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后,开启了建设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二个百年目标。党的十九大对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作出分两个阶段推进的战略安排。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坚持走自己的路,以中国式现代化路径建成一个令世界尊敬的、对人类文明做出重大贡献的现代化国家。为此必须破解新征程中面临的几道现代化难题。

   1.如何真正实现全面的现代化。大多数国家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往往以工业化、城市化为目标和归宿,由此导致农业现代化的滞后和农民问题的无解。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也出现了工业化、城市化加快、农业现代化和农民市民化滞后的问题。在新征程中,我们提出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四化同步”,就是要避免这种现代化的结构失衡困境。对于中国这种人口超大规模、农民占比高的国家,农业和农民的同步现代化尤为关键。

   我们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或将污染转嫁的老路,而必须走绿色发展之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的现代化”。超越传统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现代化,必须真正做到转变传统发展方式,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

   一些已经实现和正在追寻现代化的国家往往以物质生活达到一定的水准作为现代化的唯一,忽视了精神层面的现代化,出现现代化中的异化和扭曲。我们要“实现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的现代化”,不仅要求物质生活水平提高、家家仓廪实衣食足,而且要求精神文化生活丰富、人人知礼节明荣辱。这种平衡是现代人之所向,也是非常之难矣,需要在发展目标上改变单一GDP导向,更加注重价值观、文化软实力和人的精神追求。

   2.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共同富裕。两极分化是所有现代化国家面对的终极挑战,也是我们在新征程中面对的最大难题。共同富裕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和最终目标,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要任务。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征程中,我们追求共同富裕,当然不能搞以牺牲最大多数劳动者积极性为代价的平均主义,不能搞损害人民财产和财富积累预期的再分配,不能“一刀切”地把不同人群、不同阶层的收入和财产拉平,不能搞不切实际地追求地区之间的齐步走。我们所要实现的共同富裕,其一是“富裕”,即实现人民生活质量的全面提高;其二是“共同”,即不平等程度缩小,城乡、区域差距显著缩小,居民收入和财产差距显著缩小,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全体人民共享经济发展成果。

   3.现代国家建构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任何一个国家要建成现代化,最艰巨的任务是如何根据本国的特点完成现代国家建构。任何一个国家要成为现代化国家,都必须解决好国家公共权力的制度化问题。中华文明有绵延二千多年的集中治理传统,中国共产党以其独特的组织和领导特性实现了革命、建设、改革时期的有效治理。在建设现代化国家征程中,如何实现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建构,是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的关键。并非每一个国家都能成为现代化国家,而每个幸运者的共同特征是在其国家内部建立起权利开放的秩序。要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我们必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通过制度化开放权利实现中国的现代化国家建构。

  

   (注释和参考文献略)

  

   刘守英,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全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

   原载《经济学动态》2021年第7期,全文可见经济学动态网站“最新目录”栏目。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20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