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清平:从需要-意志的视角理解市场自由

更新时间:2021-08-19 09:29:25
作者: 刘清平 (进入专栏)  
那他们基于自由意志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从事各种经营行为的唯一诉求,当然也就只能是实现“满足自己永不餍足的无聊欲望”这种狭隘低俗的单向度自由了。[10](P30)[11](P229-230)从这里看,那种将经济活动仅仅局限于满足肉体功利需要的物质生活领域的先入之见,也在一定程度上与斯密的这种偏狭之说密切相关。

   诚然,斯密同时也承认,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经营者在经营过程中会受到“看不见的手”的神秘引导,一方面自觉地给自己带来财富,满足自己的需要,实现自己的自由,另一方面自发地增进消费者甚至全体社会成员的利益,满足他们的需要,让他们也实现自由。可是,基于“经济人只利己不利他”的前提,他紧接着又强调,这类利他的后果并非源于经营者的“本意”或自由意志,因为“天性自私贪婪”的他们对于做任何有利于其他人的事情,都是“既不愿意,也不自知”的。[10](P30)[11](P230)换言之,在斯密看来,经营者参与市场经济活动的唯一目的,就是只想实现自己的自由,却丝毫不会自觉地考虑帮助其他人实现自由;哪怕他们的经营活动最后实际产生了帮助其他人实现自由的积极效应,也属于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歪打正着。

   反讽的是,倘若把这些见解嵌入到斯密理论的整体结构中,还会得出某些更严重的污名化结论。在《道德情操论》这部伦理学名著里,斯密开宗明义地主张:人人都在一定范围内拥有“同理心(共情心、利他心)”,就连恶棍和罪犯也不例外;否则的话,倘若缺失了利他心的约束,人们就会一味基于利己心,肆无忌惮地从事损人利己的行为,所谓“人性中的原初利己动机……决不会限制我们去做任何增进我们利益却损害他人的事情”。[11](P5、164)从这些看法出发,他还批评了英国哲学家霍布斯彰显人的利己本性的见解,因为后者声称:“每个人都可以凭借这种自由,去做按照自己的判断和理性认为是对自己最合适的任何事情。”[12](P97)于是,从这些说法中,我们只能推出一个不可避免的逻辑结论了:天性自私贪婪、从不考虑他人的经营者,在单纯基于利己心实现自己的赚钱自由或“财务自由”时,由于缺少了制约利己心的关键因素——利他心,必然会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不惜损害其他人包括消费者的利益,结果在自己从心所欲地发财致富的同时,导致其他人陷入贫困潦倒的悲惨境地,难以维系他们的生存,更谈不上达成他们想要得到的自由了。换言之,按照斯密的有关论述,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自由”,不仅只是片面地实现了某些人自私自利、贪得无厌的发财自由,而且还会同时限制或剥夺另一些人的谋生自由,结果生成人际之间的严峻对立。事实上,斯密去世后,从这个角度污名化市场自由的各种曲解相当流行,在很大程度上妨碍了市场经济的正常发展。

   解铃还须系铃人。能以“斯密批判斯密”的方式矫正这些污名化曲解的,是他自己围绕“交易通义”说出的一段包含自败意蕴的名言:“不论是谁,要与旁人做买卖,他首先要这样提议;请给我以我想要的东西吧,同时你也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这是交易的通义。我们需要的相互帮助大都是依照这种方法取得的。我们每天需要的食物饮料,不是出自屠户、酿酒家或面包师的仁惠,而是出自他们的利己打算。我们不说唤起他们利他心的话,而说唤起他们利己心的话。” [9](P12)一方面,这段论述的后半部分清晰地指出了经济人只有利己心,没有利他心,两百多年来被人反复引用,广为传颂,可以说构成了自由市场污名化的逻辑原点。另一方面,这段论述的很少得到认真解读的前半部分,又恰恰颠覆了这种污名化的逻辑原点,颇有说服力地揭示了市场自由的根本特征。[13]

   问题在于,如果说交易的通义在于“请给我以我想要的东西吧,同时你也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亦即买卖双方在从对方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同时,又能让对方从自己这里得到对方想要的东西,从而达到“相互帮助”的目的,那他们就不可能是只有利己心、毫无利他心的自私贪婪之人了。诚然,他们无疑是出于利己的动机,才试图从对方那里得到自己缺失的益品。不过,要是他们同时完全没有利他的动机,也就不会把自己拥有的益品交给对方,让对方得到对方缺失的益品,来换取对方拥有、自己缺失的益品了。②按照斯密的论述,在缺失利他心的情况下,他们毋宁说只会基于“人性中的原初利己动机”,去做增进自己利益却损害他人的事情,乃至像小偷强盗那样,设法把对方拥有的东西据为己有,却不会为对方提供对方想要的东西。事实上,虽然市场经济常常在污名化的语境里被说成是“人对人像狼一样的战场”,正常交易行为与偷盗抢劫之举的根本区别就在于:交易者不是只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益品作为唯一目的,而是也愿意帮助对方得到对方想要的益品,从而让商场成为双方互利互惠的合作场所。可是,如果说想让自己得到对自己有利的益品就是利己心的话,想让对方得到对对方有利的益品自然也就是利他心了。有鉴于此,我们显然有理由说,只有在买卖双方同时兼有利己和利他动机的前提下,符合交易通义的正常交易行为才能完成。

   倘若这样否定了“经济人只利己不利他”的扭曲前提,全面理解了交易通义的双向度内涵,我们就可以合乎逻辑地否定那些发端于斯密的污名化说法,如实揭示市场自由的本来面目了:这种自由根本不是经济人尤其经营者“自私贪婪”、只想“满足自己永不餍足的无聊欲望”的片面自由,也不会限制或剥夺消费者满足自己需要的购物自由。相反,既然交易双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商品或货币,他们也就都随意任性地实现了自己的自由意志。换句话说,“请给我以我想要的东西吧,同时你也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交易通义,原本就包含着“我在从心所欲地实现我的自由的同时,也帮助你从心所欲地实现你的自由”的双向度内涵,以致正常的市场交易行为无需诉诸任何外在的因素,就能内在地具有上一节业已指出的自由特征:让参与者都能随意任性地达成自己想要达成的目的——对于经营者来说是赚取利润的目的,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得到商品的目的。举例来说,假如我们只把市场自由归结为经营者赚取利润的单方面利己自由,就无法解释消费者在交易行为中通过“买买买”享受到的“爽爽爽”的自由体验,也无法解释市场经济本身具有的无可否认的“互利互惠”特征了。

   从这里看,斯密经济学的致命错误,就是把市场自由仅仅归结为经营者谋取利润的自由,没有看到它同时还包含了消费者购买商品的自由:由于交易双方只有把对方想要的益品交给对方,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益品,任何一方都不可能达成不受限制的利己自由,而只能凭借利他心约束利己心,在让自己获得自由的同时,也让对方获得自由,以致可以说市场自由就是交易双方互利互惠的双向度自由。说穿了,肆无忌惮地只想实现自己的最大利益,丝毫不考虑他人利益的单向度放任自由,根本不是市场自由,只是霍布斯笔下的自然状态的丛林自由。

   不幸的是,由于不加辨析地全盘接受了斯密有关“经济人只利己不利他”的立论前提,现当代经济学迄今为止依然曲解了市场自由的双向度意蕴。限于篇幅,这里只以同样肯定市场自由的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里解释“看不见的手”的一个说法为例:“我们从未思考过,街角的小卖店(或今天的超市)如何能将我们想买的物品都摆上货架。”[14](P11)诚然,顾客购物的时候,很少去琢磨商家为什么会在货架上摆满了他们想买的各种商品的深层问题。不过,作为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倘若也停留在这类现象的表层描述上,甚至断言商家只有利己动机、没有利他动机,就很难揭开市场经济何以能为人们提供“自由选择”的根本机制了:顾客进商店买东西,总是会基于自由意志,按照各种需要的轻重缓急以及购买力展开权衡比较,不可能将货架上的东西一扫而空。所以,假如商家只从利己的角度考虑赚钱的需要,却不从利他的角度考虑顾客的需要,随便就把一些商店摆在货架上,十有八九是要赔本破产的,更谈不上实现谋利的自由了。相反,精明的商家在选货的时候,就会把潜在的消费者当成了“目标群体”,甚至按照“顾客是上帝”的宣传口号,以设身处地的方式思索他们想要买些什么东西,从而选择那些足以让顾客心甘情愿地掏钱购买的对路商品摆在货架上,吸引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前来“惠顾”,最终凭借让顾客充分享受到购物自由的利他方式,充分实现利己性的谋利自由。在这个意思上我们甚至有理由说,市场自由首先就在于消费者方面所享受的购物自由,因为不然的话,就不会有经营者方面的赚钱自由了。当然,事情的另一面是,顾客尽管很少思索商家怎么会把那么多引诱自己掏钱的商品摆出来的问题,但他们在“惠顾”的时候交到商家手里的钞票,也会以利他的方式唤起商家的利他心,鼓励商家继续为顾客提供更多更对路的商品,从而以正反馈的方式,扩展双向度的市场自由。

   有鉴于此,像弗里德曼那样从“只利己不利他”的前提出发理解市场经济中的自由选择,同样只能遮蔽它的实然性真相,即便不会得出“商场如战场”、“人对人像狼”的荒唐结论,也会走向商家与顾客相互麻木不仁的片面见解,最终把市场自由仅仅归结为商家的赚钱自由,看不到它实际上首先在于顾客的购物自由,结果自败地为那些污名化的流行成见提供理论上的支撑。也是在这个意思上说,倘若我们将交易双方拥有的利他动机一笔勾销,断然否认它们对利己动机的约束效应,就不可能澄清市场之所以自由的原初理据,因为自由交易的根本特征恰恰在于:交易双方遵循交易通义,一方面基于利己动机满足自己的需要,另一方面基于利他动机满足对方的需要,从而让双方能够一同实现各自的自由意志。

  

三、市场自由的正义底线


   从“经济人兼有利己和利他动机”的角度出发,我们还会进一步发现,在符合交易通义的前提下,交易行为不仅能让交易双方从心所欲地达成各自的自由,而且还内在包含了对于交易双方来说的公正、平等、诚信等因素。

   首先,按照斯密自己的论述,交易双方尽管都想得到对方拥有的益品以弥补自己的缺失,却没有诉诸偷盗抢劫的手段抢夺对方拥有、自己想要的益品,而是通过向对方提供自己拥有、对方想要的益品的互惠途径,来换取自己想要、对方拥有的益品,这其实就意味着他们都承认了双方对于各自拥有的益品的应得权益,拒绝采取侵犯对方权益的不义手段达成自己随意任性的目的,从而体现了市场自由本身包含的“公正”特征。

   其次,按照斯密自己的论述,交易双方在明确承认对方应得权益的前提下,通过向对方提供自己拥有、对方想要的益品的途径,来换取自己想要、对方拥有的益品,这其实就意味着他们都把对方当成了和自己拥有同等地位的交易者来尊重,从而体现了市场自由本身包含的“平等”特征。说穿了,这一点也是“市场交易”总是与“平等契约”保持直接关联的根本原因:正如斯密自己指出的那样,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买卖双方总是先以相互“示意”的方式表达“我想用我拥有的东西换取你拥有的东西”的意愿,然后再在对方愿意亦即双方“一致同意”的基础上,签订“协议契约”或交易要约,完成交易行为。[9](P11-13)

   最后,按照斯密自己的论述,交易双方在签订了协议契约、承诺用自己的益品换取对方的益品后,不会以反悔或欺骗的方式拒绝履行契约,而是信守诺言,在获得自己想要的益品的同时,也让对方获得对方想要的益品,从而体现了市场自由本身包含的“诚信”特征。从某种意义上说,市场经济有机体涉及的所有“信用”,包括货币这种特殊益品内在具有的“信用”(缺乏“信用”的钞票只是废纸一张),最终都能回溯到正常交易行为的“诚信”特征那里。

所以,按照斯密描述的交易通义,对于交易双方来说,正常的交易行为不仅是自由的,而且是公正、平等、诚信的,因此是双方相互制约的契约自由,并非个人肆意妄为的放任自由。当然,需要再次强调的是,这种理解只能建立在“经济人既利己又利他”的前提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118.html
文章来源:《江西社会科学》2021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