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旭霞:图腾崇拜

更新时间:2021-08-18 10:25:51
作者: 陈旭霞  

   蛇图腾崇拜的地区很广大。民间往往视蛇为龙。南方先民有“文身断发”的习俗,文身,即纹身,在身上刺花纹,表示自己是蛇的子孙后代。在多水的南方,这意味着可以得到水神的庇护,不被水妖伤害。台湾高山族排湾人也以蛇为图腾,他们认为,是两条百步蛇孵卵才诞生了人类的始祖。如果百步蛇进家是吉祥之兆,要杀猪办酒席表示欢迎。五年之内若无百步蛇进屋,以为将有灾祸发生。山西一些地方视蛇为镇宅土神,见有出没,不但不伤害,还立即以香纸祭送。土家族认为蛇是祖先的化身,一旦有蛇进屋,便认为是祖先回家看子孙,绝对不能乱说,更不能打,只能磕头烧香烧纸发送。清明节扫墓时若发现了蛇,不得伤害,也只能烧香磕头。这是龙的传人观念的遗存。宜兴一带,俗信家蛇会运米。说是家里有了家蛇,米囤内的米就会挖而不空。无锡乡民也有所谓“蛇富米”、“蛇盘米”的说法。据称,有一种蛇,会用蛇鳞把富人家的米运到穷人家。因此,见蛇盘在屋檐下,绝不能惊动,更不能打杀。在宁波一带,每逢春节,还常忘不了挨家挨户舞青黄两条小龙(蛇),祈求蛇神保佑,除邪避凶。侗族在元宵节,要举行集体性的祭祀女神“萨堂”(原始祖母)。其祭仪是:首先由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年妇女给女神斟茶化纸,接着是数十名中老年人身穿织有蛇头、蛇尾、蛇鳞、水波、花草形象的彩色图案的服装,臂挽臂或手拉手地围成圆圈,模仿蛇匍匐而行的动作,在神坛前跳蛇行舞。炎夏,若发现虫灾蔓延或久旱不雨,禾苗大片枯槁,居民多以寨子为单位用茅草藤条编织大蛇形象,漫游田间,俗谓“舞草蛇”或称“舞草龙”。仿蛇爬行,左弯右曲寻食或昂头、晃身、甩尾溅水等姿态。人们意欲通过这些活动,表示对蛇神崇敬的诚意,以求保佑人畜兴旺,灭虫抗旱保苗,年景丰熟。侗族人还有禁捕禁食蛇的习俗。据说谁要是违犯禁忌,就要斟酒化纸敬祭祖先,向其赎罪,否则好端端的鸡鸭蛋都孵不出鸡仔鸭仔,甚至猪牛发瘟死亡,人患奇症难病。即使为配药治病需捕蛇,也须在室外煎食,漱口洗澡去掉腥味后,方可进屋祭祖,祈求宽恕,否则捕食者要掉牙腹痛。有的还认为遇见蛇蜕皮、交尾是惹祸损财的凶兆,需要祭祖才能逢凶化吉。在民间信仰中,蛇不但具有种种神力,还精通种种变化。据说蛇经五百年就可以蜕变为蛟,蛟经一千年可蜕变为龙。蛇在民间传说中还可以变人,蛇经过几百至几千年的修炼可以蜕去蛇身而变为人身,变成男人则称“蛇郎”,变成女人则称“蛇女”。中国民间广为流传的《白蛇传》的故事,就是这种民间信仰的典型反映。

  

   居住在西南山区的瑶族、苗族流行狗图腾崇拜。这些民族都以盘瓠(狗的别称)作为自己的始祖。据《山海经》记载,帝喾高辛氏宫中有一妇人长期患耳疾,医治时挑出一蚕大小的“顶虫”,于是将此虫放于葫芦瓢中,上盖一盘,不一会儿此虫化为犬,称为盘瓠。后来盘瓠因立下战功,与帝喾的女儿结合,这一对人犬夫妻繁衍人口,形成这些民族。这一“人狗婚配”神话,在我国影响大,流传广,历史长。旧时浙江山区每年正月初八畲族人身穿民族盛装,聚集宗祠,关起门纪念盘瓠生日。祠堂悬挂祖图高皇盘瓠像,祭祀雕有犬头的祖杖,歌唱《高皇歌》,又称《狗王歌》、《盘瓠歌》。湘西苗、瑶族居住的地区旧时留有盘瓠庙、盘瓠洞、盘瓠碑等,苗、瑶族人用香火供奉它们。狗图腾信仰渗透到日常生活各方面:畲族儿童喜戴狗头帽,穿狗头风衣,女子戴狗头冠,瑶族人好“五色斑斓衣服”,衣有狗尾巴形,是仿五彩毛之狗。畲、瑶、裕固等民族还保留不骂狗、不打狗、不吃狗肉、不向狗撒尿、不窥视狗生育,狗死时要举行葬礼,向狗行叩拜礼的习俗。敬狗还与尝新民俗联系在一起。许多民族流传狗帮人类取谷种的神话。狗千辛万苦从天上求来五谷种子,人不能忘恩负义。壮族每年农历七八月间举行尝新节。是日,家家户户都用新米煮饭,并杀鸡宰鸭备猪肉,祭祀祖宗及各路神灵,酬谢其护佑丰收。妇女们清早就到田里割回绿稻叶供在神龛上,并供上饭菜果品,然后烧香、点亮油灯。一切准备就绪后,把狗唤到神龛前,舀一大勺新米饭,加上各样菜肴喂狗。待狗吃饱后,全家人才围坐聚餐。游牧民族视狗为猎神,出猎先敬猎神,获猎物先敬狗,酬劳狗。犬伤亡,猎人背狗回家,并鸣枪表示悲恸。遇到饥荒,宁可挨饿也不杀狗。满族人流传义犬拯救先帝努尔哈赤的传说。他们对狗非常敬重,他们不但不杀狗不食狗肉,而且不打狗,不戴狗皮帽,不铺狗皮褥。其他民族的人如果戴狗皮帽进满族人的家做客,主人是会不高兴的。古人原始思维,狗具有息事宁风的巫术功能。使用狗祭风神,狗能通灵,占卜凶吉,狗的怪异行为预示灾难的来临。蒙古族流行以犬号声预测吉凶的习俗。藏民视狗为神圣的兽物,纪年从狗年开始,至今保存犬征兆、犬占卜的风俗。羌人也有“吊白狗、卜丰歉”的习俗。贵州苗族久旱时,举行狗占求雨活动。“狗血涂衣”,“狗头挂门”,以防瘟疫邪魔侵入,保护主人安全。狗不仅可看家护院,而且还担负导引死者灵魂通往天国的使命。北方牧人有殉犬习俗,主人棺材边有狗棺材,表示狗始终护卫主人。十二时辰中,狗是守护神将,保护人的平安。狗还是人类艺术中描绘的对象之一。大量古岩画中,狗的形象很突出。绘制于战国秦汉时期的广西左江崖壁画中的动物是狗,反映出壮族先民珍狗或犬祭的图腾崇拜习俗。

  

   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裕固等民族都以狼为图腾,这些民族敬畏狼的勇敢、力量。在古史记载和这些民族故事中,都有人狼结合,繁衍后代的传说,哈萨克族和柯尔克孜族还有“狼妻”的传说。至今在维吾尔等民族中间,尚用狼来指称男孩,比喻其勇敢,这显然与狼图腾文化有关。在维吾尔民间流传着苍狼为救姑娘而赶走了妖怪的故事。至今,在维吾尔等民族的日常生活中仍保留有许多崇尚狼的习俗。如远行时将狼骨带在身上作为护身符;产妇分娩后躺在新剥下来的狼皮上;将狼的踝骨挂在婴儿摇篮上用以避邪并希望婴儿能成长为勇敢的人;在木勺、乐器等器物上雕刻狼头等等。裕固族的先民属唐代的回鹘。古代回鹘人认为狼不仅是其祖先,而且是护国神兽。裕固人至今还保留着不食狼肉和客人进帐篷时不得携带狼肉和狼皮的习俗。有些裕固人还把生男孩称作生狼。这种习俗实际上就是古代回鹘人自视为“狼种”,并以此为荣,认为较其他部族为优越的习俗的“遗迹”。

  

   壮族以青蛙为图腾。壮族东兰和凤山一带广为流传《蚂虹(青蛙)歌》,大致内容是:有个人叫东灵,因烦屋边的蚂虹叫,便烧了一锅开水把蚂虹全烫死了。蚂虹死后,发生了一场酷旱,江河涸干,草木枯焦,人类濒于绝灭。始祖布洛陀告诉人们,蚂虹是雷公的儿子。人们把蚂虹的尸体找回来,进行祭拜,送它们的灵魂上天。于是草木复苏,人类免遭了一场灭顶之灾。壮族人民从此视青蛙为圣物。青蛙的艺术形象,广泛出现于广西壮族的绘画、雕塑、纹身、绣织、舞蹈、民谣和神话传说之中,著名的花山崖画中的主体形象就是青蛙,画中的许多场面描绘了远古社会酋长、巫师装扮成青蛙图腾的祭祀活动。壮族常有刺着蛙纹图案的服饰,图案上巧妙地把蛙头画为如意头,圆圆的肚子幻化成为通宝铜钱。人们穿着这种刺有蛙纹图案的服饰,产生一种安全感与幸福感,认为蛙神在保护他们。这是古老的蛙图腾崇拜感情的积淀。在陕西临潼一带有一个习俗,孩子的肚兜通常绣蛙图案,男女婚嫁,夫妻贴身的裹肚也绣有青蛙,甚至新娘在婚礼上要亮出青蛙裹肚让人看。这个习俗暗示他们是女娲氏的后代,娲神可以保护他们一生平安,生息繁衍。

  

   彝族以虎为图腾。云南南涧县虎街有专祭老虎的虎神庙,庙内正壁绘有一黑虎头,两侧绘十二属相图。每隔三年到第四年的第一个虎日夜间,要举行祭虎神的祭祀活动,跳十二兽神,即跳十二属相舞。届时附近彝族青年男女均来虎神庙周围的山坡上歌舞至通宵达旦。十二兽神舞以虎为首,最突出的也是虎舞。虎舞由女巫戴虎面具扮母虎,其余十一兽分别由男女巫扮演。舞者各持扇形羊皮鼓,男巫吹葫芦笙伴奏。十二兽神舞表现的是狩猎、畜牧、农耕的内容,目的是为愉悦虎神及众天神、地癨。云南双柏县彝族村小麦地冲彝人,自称虎是他们的祖先,有传统的虎节,节期从正月初八到十五。虎节以跳虎舞为主要内容,由八个青壮男子披黑毡和黑羊皮扎成的虎衣扮成八只老虎组成舞队。领舞者称为“黑老虎头子”,由巫师担任。初八日为出虎日,化妆后的老虎不能说话,在毕摩带领下先祭天,后祭虎神,祭毕,毕摩大吼一声“罗嘛”!意为“虎啊”!接着黑老虎头子带四只虎跳四方虎舞,虎项拴铜铃,伴奏乐器为羊皮鼓、铜锣。当天晚上为虎节开始,本村外村的男女老少与虎共跳圆圈舞,人们可以用四弦琴、竹笛、竹箫边奏乐曲边跳舞,边唱山调,人虎同乐,直到尽兴方休。连唱跳三个晚上,到十一日以老虎为主跳舞,人们不能再唱,乐器也只有铜锣与羊皮鼓。这几天之内,虎舞队每天增加一只虎,到十五为“送虎日”,八只虎全部上场。共跳十二套动作,主要有虎娶亲、虎亲嘴、虎交配、虎孵蛋、虎护儿等生殖繁育活动,虎搭桥、虎开路、虎盖房等生活活动,虎烧荒、虎教牛耕田、撒种、栽秧、薅草、收割等生产活动,及虎到各家各户拜年“斩扫祸祟”等内容。人们认为,只有过这种虎节,跳这种虎舞,人口才会发达,六畜才会兴旺,水稻才能获丰收。虎神送了鬼,这一年才能清吉平安。最后一个节目是“抢虎肉”,凡参加过虎节者,均可去抢食早已备好的一盆猪肉,喻为食虎肉,以得食为吉祥。至此虎节全部结束。此外,小麦地冲村不仅有跳虎节习俗,还有虎崇拜的实物。村后的虎送鬼的山梁称为老虎梁子,山上有三块巨石,称为公老虎、母老虎、虎子。每逢年节,村民都要祭石老虎;至现在,不育妇女祭公老虎,用手摸公虎的生殖器,以求生育;小孩生病祭虎子石。人们对石虎信仰笃诚,认为祭祀石虎神可保全家、全村安宁。这是人兽合一、人兽血缘相通的原始图腾观念在彝族的典型表现。\r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092.html
文章来源:《民间信仰》河北人民出版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