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嘉健:错觉、默认与确认偏误

更新时间:2021-08-17 14:37:43
作者: 吕嘉健 (进入专栏)  

   如果某个判断是基于认知放松或认知紧张作出的,那就一定会造成错觉。任何能使联想机制运行更轻松、更顺利的事物都会使我們心生偏见。想让人们相信谬误有个可靠的方法,那就是不断重复,因为人们很难对熟悉感和真相加以区别。

                                            ——丹尼尔٠卡尼曼:《思考:快与慢》

  

   确认偏误是所有思维错误之父。本文追究确认偏误的发生过程。探讨从错觉到确认偏误运行的心理轨迹,有益于自知之明。

   在信息-媒体-智力时代,竞争优势在于“认知智力”,其基础是批判性思维。直觉思维是低端族群致命的思维习惯。

  

   一.你所不知道的你的错觉

  

   1. 后现代文化的簡單的无意识聪明。

   德国心理学家格尔德٠吉仁泽在《直觉思维》一书里系统论述了直觉思维是“无意识的智慧”。它认为:

   大脑里的“适应性工具箱”储存着很多经验法则(即“启发法”),由进化机制和文化教习层累生成。

   经验法则在直觉思维中依赖简单策略,不经思考、超越逻辑地进行无意识推理。最先出现的感觉就是最好的。适应不确定性只能用单一理由决策的直觉,忽略信息。不存在最佳策略。简洁能救命,少即是多。道德行为只要遵循道德直觉和默认值規則即可。信任本能的直觉就轻松,成本最低,适应性最强。

   吉仁泽回避解釋关于解决复杂情境和较高级的社会問題之理性学习和认知探究思维。

   直觉思维的确是后现代文化之一种适应性机制,这是对知识极化和残酷的认知竞争之一种逆反心理。低端族群没有解决复杂和深奥难题的能力,与其绞尽脑汁去跟进认知智力,不如做一个头脑簡單的平面人。

  

   2.第一反应很可能是错觉。

   对吉仁泽的直觉思维优越论,首先需要质疑其直觉的有效性:直觉非正觉。

   在高度专业化的现代社会,人们越来越多地面对无知困境、不确定性情境和知识交集的难题,用直觉思维就是瞎撞。

   首先看一个人们熟知的名言:

   “富贵不能淫”(《孟子٠滕文公下》)

   现代人解这个“淫”字,十有八九解作“淫荡”,它成了通行的默认理解,你批评这种解釋可能会犯众憎。

   “淫”的本义是浸渍,懂文字学的人一看就明白。引申为沉溺-迷惑-过度-通奸;过度、超越常理、没有节制是常用义项。

   孟子的原文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此处解为“使…惑乱”,整句意思是不受富贵权势迷惑,明道而行正…方才称得上是大丈夫。

   现代人对原文“淫”字的误解属于“望文生义的错觉”。这是一种普遍性的理解语文的错觉。误解除了阅读理解力不足,还缺乏古今词义的辨别力。当代教育的知识固置在你的记忆,你看到这个字第一反应即错觉为现代文,接着闪现出它的现代解釋,于是望文生义。

   在某些簡單行为反应時进化机制赋予的最先感觉的确是最好的,但是面对现代社会的复杂問題,最先感觉的往往很多都是错觉。错觉是内生性的。

   人心有“直觉反应合理论”,很少人会自知直觉只是一个似是而非的差别值甚至仅仅是表面的相关联系。对直觉不较真,一路寻踪滑行,把一个直觉发展出来的一系列判断自以為是地视为合理推理。世界上多的是各种错觉之間的气概之争,极少有“随方解缚”(慧能語)的逻辑证伪。

   心理学家丹尼尔٠吉尔伯特认为:即使是一个毫无意义的陈述也会唤起人们最初的信任,例如“白鱼吃糖果。”你看到后会有一个鱼和糖果的模糊印象,这个印象的产生,就是联想记忆自动搜索“鱼”和“糖果”两个概念之間各种聨係的过程,于是会觉得这个荒唐的说法有道理。(转引自《思考:快与慢》,P65)

   人人天天懵懵懂懂生成很多错觉,从来很少错觉的自知之明。

  

   3.不可信任的直觉与种种错觉

   ⑴直觉来自于内隐潜意识的本性机制与外在环境刺激合力下之直接反应,并不经过理智的审查;

   ⑵直觉有50%的概率是正觉,另一半概率是错觉;

   ⑶直觉反应往往伴随着本能、惯性和行为模式共生;

   ⑷如果主体误判复杂的外部环境,或主体与外部环境逆反、冲突,其直觉很可能是错误的、为了气概之争的、情绪化的和任性的;

   ⑸直觉有潜意识主导的强烈实现之动机,我們意识不到它的深层运行机制;

   ⑹产生直觉的经验法则由基因进化遗传、文化模因和个人无意识集合而成,它们并不适应不断变化的文化社会和新的知识体系;

   ⑺当你跨入无知的、不确定性的情境中,你的直觉很可能是在自以為是地胡乱投射,尤其是知识人跨界发言時將无知错觉为已知。

   直觉反应为何很多错觉呢?因为很多现实情境或問題都是新的复杂的情境,而默认设置是对过去经验默认所固置的记忆。经验法则的固执与你对新情境的无知,就使你轻而易举地发生錯覺。

   有很多错觉:知识错觉,无知的错觉,认同的错觉,偏见的错觉,信念错觉,感实性错觉,聚焦错觉,认知错觉,因果关系错觉,解释性深度错觉,记忆错觉,有效性错觉,控制错觉、幸福的错觉,理性决策的错觉…

   理解人性可以很简单,从其惯性看其直觉反应:有些人的惯性直觉是暴躁而歇斯底里;有些人的惯性直觉是不讲道理、没有逻辑和强加于人;有些人的惯性直觉则是自恋娇作、唯我任性…惯性释放(路径依赖)→直觉投射→行为模式就成了某种性格。

   直觉总是与本能、情绪化、习惯和特定动机纠结,而在一个高度規則化和专业化的社会情境中,直觉的主观性神不知鬼不觉地將它扭曲为错觉。

  

   4.直觉只是观点和态度的前奏,不是事实的认知。

   要克服直觉的蒙蔽,唯一方法是分清事实与观点。能够就事论事地认清事实的人才可以进入理性大门。

   有一位李XX自称为虔诚的儒家信徒者,当他看到历史学家余英时去世的消息時,立即发了一条微讯:

   “我没看过他的书,仅仅看过《读者》转载的他的一些文章。单说看的几篇文章的印象。充满了被西方文明驯化后,在研究中华文明時面对中国人的优越感。清末以后,中国好多文人的骨头被西方打断了,被西方文化驯化的服服帖帖了,自以为掌握了更加文明更加现代的規則,所以在他自己的民族和国人面前,在对待本国悠久的文明前,充满了骄傲和自得…从他自己的民族和人种而言,是没有真正的根基的。这就是我对余英时先生的印象。”(《今日头条》)

   李先生自认,这是他读了几篇文章后的印象,他没有读过余的书。这种不是去了解完整详细事实而立即根据印象发表观点态度的方式,在言论世界和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

   研究余英时的学者会很小心,自己是否真的了解余英时。余英时研究中国历史、中国文化史和中国思想史,研究中国知识分子、现代儒学、朱熹、戴震、章学诚、方以智,以及中国近世宗教伦理与商人精神,以现代学术方法诠释中国传统思想。余英时几十年“从历史上去寻找中国文化精神”的煌煌成就,一条微博就否定显得非常轻率。

没有弄清楚事实就发表终结性评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08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