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步平:靖国神社游就馆中被篡改的历史及其背后的军国主义精神

更新时间:2021-08-17 09:11:55
作者: 步平  

  

   游就馆的印象

   中国的俗语说:百闻不如一见。我们对靖国神社的分析与描述已经很多了,但是如果对这里没有亲身的经历,恐怕仍然是有相当大的局限性的。而靖国神社的游就馆是完全开放的,有必要对这里进行考察,以充实对靖国神社的认识。

   游就馆位于靖国神社的后半部,从大鸟居进入后沿甬道经过大村益次郎的塑像,穿过神门,在拜殿前向右转就来到另一个庭院。这里有两座建筑,一座是在原来的靖国会馆基础上扩建的靖国偕行图书馆,另一座就是所谓的游就馆。

   游就馆的外墙用巨大的花岗岩和大理石砌成,虽然只是一座两层的建筑,但是显得相当庄重。正面的廊柱形成了三个宽敞的入口。由于是作为展览用,所以门厅也很宽大。2002年重新装修时,在游就馆的一侧呈直角新建了一座用玻璃墙面装饰的展厅。新装修后的游就馆比以前扩大了2倍,达到11200平方米。里面有编号从第一到第二十的展览厅,还有在编号之外的大展览厅、电影厅及休息厅等。原来摆在庭院中的展品,现在几乎都被搬到展览厅内了。

   游就馆的名称来源于荀子《劝学篇》中的“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意思是说“君子要选择有利于自己成长的环境居住,要选择可以使自己进步的人交往”。那么,靖国神社是选择了哪些可以使人进步的人作为宣扬表彰的对象呢?

   一进游就馆的展厅,就能看见迎面对“居必择乡,游必就士”的解释,周围是一圈整整30名军人的照片,也就是游就馆所宣扬的“士”了。在这些“士”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所谓的皇族,小松宫亲王、伏见宫亲王等,他们都死于侵略战争。另外,就是与日本发动自中日甲午战争以来的侵略战争有关的一批人,如大山岩、山县有朋、山本五十六、东乡平八郎、畑俊六、永野修身等。这些人,有的是日本历史上狂热的扩张主义者,有的是直接参与发动侵略战争的战犯。可见,游就馆里张扬的“士”与中国传统的“士”是有天壤之别的。

   2002年新装修后的靖国神社中的陈列与以前有很大的不同。因为原来的展览基本是日本历代战争所留下的遗物展示,从早期的火绳炮到现代的枪械、火炮、军服、遗书等。新的展览在保留那些展品的基础上,增加了大量的说明,绘制了很直观生动的展板。展览从二楼开始向一楼延伸,共分20个展室。让我们逐一看一看每个展室的内容。

   二楼第一到第十展室是游就馆的第一部分,从军事武装的角度描绘了日本从古代开始到太平洋战争前的历史。

   第一展室名为“武人之心”,表现日本军人与日本的政治,特别是与日本的天皇制不可分割的关系。这是一间光线比较暗的展厅,集束灯光把人们的视线引向中心的展品,那是摆在案上的一把军刀,在灯光的映射下银光闪闪,刀鞘装饰得十分华丽。战刀在日本被看作日本军人的精神象征,尽管到了近代,冷兵器已退出历史舞台,但日本军人仍然把佩带战刀视为荣耀,甚至在现代武器相当发达的时候,有的日本军人还直接用战刀作战。历史上,日本天皇会将这样经过精心打造和装饰的战刀赐予每名得到元帅称号的军人,故名“元帅刀”。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后期,拥有大将军衔的军人也可以从天皇那里直接得到这样的战刀,以表明日本军人的“武”的精神。所以在这间展厅的四壁,是著名的日本诗人撰写的歌颂“元帅刀”的短歌。然而,在遭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国家的人民来看,这把战刀上沾满了战争被害国人民的鲜血。

   第二展室名为“日本的武的历史”,是为了表现日本历史上的许多著名武士及皇族的事迹。在这里特别展示了各个历史时期日本武士的服装与器械:有古坟时代有势力的武士的头盔,称为“兜”;有镰仓时期武士穿着的铠甲,称为“大铠”;有室町时代武士使用的轻便的甲胄,称为“胴衣”;有安土桃山时代丰臣秀吉的“七骑武者之铠”,称为“具足”;等等。如果是作为单纯的文物,展示这些物品可以使人们了解历史,拓宽视野。但是如果将其作为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历史的铺垫,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第三展室名为“明治维新”,表现的是19世纪中期美国向日本提出了开国的要求后,日本国内的武士们在提出“尊皇攘夷”的口号的同时,进行了讨伐幕府,建立明治维新政府的历史。这里展出的有当时的“尊攘志士”西乡隆盛、坂本龙马、吉田松阴的画像,有在明治维新政府中担任海军大臣的夏本武扬的军服,有当时的军旗等。在解说中详细地介绍这些人同幕府的斗争及明治维新过程中的曲折与反复,以说明明治维新在日本历史,特别是在日本近代史上的重要地位,强调明治维新是日本走向近代国家的开端。

   第四展室名为“西南战争”,表现的是明治维新后对新政府不满的士族发动的对明治新政府的战争。当时,代表对维新不满的士族势力的西乡隆盛下野后,率15000人组成的军队包围了熊本城。而守卫熊本城的镇台司令谷干城顽强抵抗,坚持50余日。展览立场鲜明地强调明治天皇地位的正统性,明确地告诉人们:只要反对天皇,即使曾经是功勋卓著的西乡隆盛,也没有资格进入靖国神社。

   第五展室名为“靖国神社的创建”,表现的是1869年根据大村益次郎的建议,为悼念在戊辰战争中战死的人们建设东京招魂社,以及在1879年改名为靖国神社的过程。在这一展厅中,展示了在以往几次大规模的修建和改建中保留下来的原靖国神社的遗物,有靖国神社本殿上栋梁的一部分——“鲣木”,有巨大的屋顶上的一部分。这些最初的靖国神社建筑的部件是用来自日本各地最好的木材制作的,为的是表示靖国神社突出的地位。

   第六展室名为“日清战争”,即中日甲午战争。这是一间精心策划的展厅,为了表现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第一次与大国的战争,摆放了许多陈列品。有描绘当时天皇在广岛的大本营中指挥作战场景的画,有当时任第一军司令官山县有朋的亲笔手书,有战死军人的许多遗物。而最抢眼的则是一门大炮。那是德国克虏伯公司制造的12厘米要塞炮。这门炮本来是清朝守卫旅顺湾的大炮,但是在战败后被日本军队掠走,一直放置在大阪附近的堺市,1964年当地奉送给靖国神社。在这门大炮的旁边,还有一门小型的火炮——“弥助炮”和当时的步枪——“村田铳”。显然,设计者是想告诉人们,当时日本就是用这样的小型武器,打败了使用强大武器的清帝国。所以,靖国神社是非常推崇这场战争的胜利的,这也是所谓“大东亚战争史观”的人们的普遍的认识。

   第七展室是用宽银幕表现的日俄战争。这是一间很特殊的展厅,主要利用大屏幕表现日俄战争的场面,同时配合展出日俄战争的作战图和表现作战经过的立体模型。一进门就能够听到军舰汽笛的轰鸣,巨大的电视屏幕形成一面墙壁,播放着表现日俄战争的节目——《日本海海战的胜利》。在颇有气势的音乐声中,播音员用激动的声音播送:“日本的胜利令世人惊叹”“日本的胜利给亚洲殖民地国家的人们带来了希望之光”。

   在展厅的中央,是一座凯旋门的模型,仿照的是当年欢迎胜利归来的日本军队在上野公园搭建的凯旋门。在一个角上陈列着从当时的中国东北战场上带回来的沙河车站观察所的砖,同时复原了这些砖砌成的给水槽。

   第八展室名为“从日俄战争到满洲事变”。这个展室主要介绍日本出兵西伯利亚和发动九一八事变及一·二八事变的历史过程。从展品的布置和解说词中,都明显地看出是在宣扬日本的军国主义精神。如这里展示了一张日本2名元帅和6名大将在沈阳的照片,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态。因为1905年日本刚刚取得对俄国的胜利,正是不可一世的时候。在日俄战争中因将军舰沉没在港口而成功地阻挡了俄国海军的日本海军中佐广濑武夫的遗物就摆在这里,还有描绘在1932年日军进攻上海的时候,引发爆破筒的“肉弹三勇士”的浮雕。

   第九展室介绍在招魂斋庭举行的招魂仪式。招魂斋庭位于靖国神社的一个角上,是专门举行招魂仪式的地方。从1933年起,直到1945年,每年的招魂仪式都在这里举行,并通过无线电广播向全日本报道。在这个展厅中,表现的是1940年春天大祭的招魂场面,用一组模型直观地再现了靖国神社的合祀仪式:一架御羽车的实物安放在中央,模仿的月光从上面照下来,显得十分朦胧与神秘。在御羽车的前方,是用缩小的人物模型组成的祭祀的队伍,惟妙惟肖地再现了当时的情景。

   第十展室名为“支那事变”,即日本1937年发动的全面侵华战争。在这个展厅中央,最引人注意的是在一面墙壁上呈阶梯状排列的5名军人的胸像,这些都是在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后在中国战场上战死的军人,有海军大尉梅林孝次、陆军大尉西住小次郎、海军少佐南乡茂章、陆军少将加纳治雄、陆军少将仓永辰治。而在下面的柜子中,有一些人亲笔书写的日记、遗书等。一封中岛信大尉给家人的遗书用了很大的字,写着向亲属表示感谢,并决心完成任务等语句。中岛后来在1938年的张鼓峰战斗中阵亡。

   看完上述10个展室,下到一楼。这里的前5个展厅,即从第十一到第十五是游就馆的第二部分,也是展览的重点,表现的是“大东亚战争”期间的日本军队的活动,核心思想是表达所谓的“解放亚洲”,即日本如何带领亚洲与西方白人世界进行斗争,如何以解放亚洲为目的进行种种军事外交活动。

   第十一展厅表现的是开战前的国际形势,这里的布置可以说是最有展览馆的特点,因为基本是用图版进行的介绍。但是仔细看图版的内容,发现这里对战争过程的叙述,其实与战前与战争中日本军部的观点一致,也是战后日本社会流行的“大东亚战争史观”的观点,这种观点在近年又被所谓的自由主义史观所强调。这一观点的核心内容就是:由于美国、英国、中国与荷兰对日本形成了所谓的“ABCD包围圈”,对日本进行经济与军事封锁,资源缺乏的日本虽然进行了避免战争的努力,但最后为了生存仍不得不进行一搏,而且这是代表亚洲黄种人与欧美白人势力的斗争。为了具体说明这样的背景,这里还有一台悬挂在墙壁上的宽银幕的电视机,不停地播放日本在中国战场上作战及日本国内的国民的各种反应的场面。

   第十二至第十三展厅是描写从发动珍珠港袭击到中途岛战役失利的过程。除了对历史过程的介绍,这里有许多实物:袭击珍珠港时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使用的望远镜和他给南云忠海军大将的信摆在显眼的位置,望远镜上黑漆的表面有的地方被磨得露出了金属的光泽,似乎能够想象出主人在使用时的情景。在这里展出的还有若林东一大尉的几册日记,在打开的日记的中间,记载了他的部队在进攻中国香港的时候与英国军队作战的情况。若林后来转战到卡达尔加纳尔岛,1943年战死。这里展出的两面旗帜也很引人注目。一面是竖着的旗子,上面用大字写着矢部洋一郎的名字,右边写的是祈祷他“武运长久”的话,左边是他原来所在的工作地的名称。这反映了矢部洋一郎在得到了征兵命令后的情况:一旦被征兵,本人所在的公司或者街道要举行送行的仪式,打上这样的旗子,有的还要留下纪念照片。另一面旗子是特别的军旗,与一般的军旗不同的是这上面印了一个骷髅的形象。这是当时日军近卫步兵第5联队第3大队第12中队的队旗,在进攻新加坡的战斗中作为先头部队,被称为“骷髅队”。

   第十四展厅展现的是亚洲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军队的活动,其实也是战败前的情况。在这里,展览大量使用了“决战”的字样,什么“硫磺岛决战”“冲绳岛决战”“本土决战”等。而在这里展出的多是战斗遗物:有从战斗机上拆下来的引擎、机关炮,有被击穿的军人的头盔和破旧不堪的枪支,有碎成布条的军旗等。而日本海军的象征——“大和”号主力舰的舰长有贺幸作的遗书也陈列在这里。从这些遗物中,似乎也能够嗅出日本即将战败的味道。

第十五展厅本来应当表现日本的战败,可是奇怪的是,在这里并没有关于日本战败的任何记载,也没有日本在各地战败投降的仪式。相反,展出更多的是不肯承认失败的日本军人自杀而留下的遗书,有陆军大将阿南惟几自杀使用的短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0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