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升起 徐有威:小三线建设时期驻厂军事代表制度实践及其困境

更新时间:2021-08-16 13:03:30
作者: 周升起   徐有威  

   摘要:

   计划经济体制缺乏改善质量的强有力的激励机制,面对工业生产中产量和质量的矛盾,中共采取驻厂代表制度来加强对产品的质量监督与检验验收,试图在其中寻求平衡点。驻厂军事代表制是新中国成立后逐步形成的一套军工产品质量管理与验收制度,由军队派驻代表在军工厂对军工产品进行检验、验收和质量监督与管理。1966—1985年小三线建设时期,驻厂军事代表制度历经两次取消和恢复,在此过程中驻厂军代表的质量监督职能的发挥受到革命、产量、利润等多种因素影响。从驻厂军事代表制度的更迭中,可以窥见国营工厂质量管理的变迁历程及计划经济体制下质量与产量的结构性矛盾,也反映了计划经济体制下质量监督机制的有限性。

   关键词:计划经济;国营企业管理;军代表;小三线建设;质量与产量;

  

   中国计划经济时期社会主义国营工厂生产中一个关键问题即如何“又快又好”地搞好生产,“快”是数量要求,“好”是质量保证。正如科尔奈所言,经典社会主义体制主要经济目标之一就是强制增长,强制增长造成的数量驱动使从中央到地方的经济官僚最关心的问题是如何完成计划生产的指标即数量任务,而数量驱动往往是以牺牲质量为代价。1例如“大跃进”时期工厂由于数量刺激而造成的质量问题是此类冲突的极端表现。2如何调和数量与质量的矛盾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的一大难题,对此,中共一般采取群众运动和宣传动员的方式,而在质量要求较高的行业如国防军工、制药、外贸等,则从1950年代开始先后实行驻厂代表制度,负责质量监督和产品验收,3其中国防军工业的驻厂军事代表制度4(下文简称军代表制度)最为典型。

   小三线是以生产常规武器为主的地方军工事业,主要由生产常规武器的军工厂和相关配套服务项目组成,其始建于1965年,自1980年开始初步调整,到1985年基本调整改造完成。5在小三线建设时期,军代表制度历经曲折,先后两次被取消再恢复,这一历史过程关联着宏观政治经济形势、国防工业体制变革、企业管理观念变迁等诸多复杂面向。关于军代表制度的已有研究多关注具体问题研究及宏观层面历史脉络研究,6较少关注此段时期军代表制度的历史实践过程及其与军工厂质量管理的复杂关系。本文将聚焦于小三线建设,考察1960—1980年代军代表制度的微观历史实践及其背后国营企业管理制度的变迁,并分析驻厂代表制度作为计划经济体制下工厂质量管理的补充机制在不同历史阶段的作用和特点。

   一小三线建设时期军代表制度的变迁

   军代表制度创于1950年代,初建时期主要任务是成品检验和验收,由于不涉及合同订立、企业内部的管理等工作,军厂之间的关系也较为单纯。7后根据苏联经验,军代表的职责不断扩大,逐步发展到军代表有权在从原材料开始到成品出厂为止的任何生产阶段上进行监督、检验和机动检查。此后,军代表在产品检验验收工作中,强调层层把关、处处设防、分兵把守、事事签署,造成军厂关系非常紧张。1957年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调整和改进了军代表检验验收范围及质量监督方法,将层层把关的检验方式转变为“监督加检验”和“成品加关键”,军代表质量监督职能得到进一步厘清。81964年10月,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厂军事代表工作条例》(下文简称《军代表工作条例》),进一步明确了军代表的任务、职责、工作方法、工作作风和处理军厂关系的原则。条例规定军代表的基本任务是对军用产品进行检验验收,对生产过程进行以质量为中心的监督检查,沟通军队与工厂的联系。9概言之,军代表制度建立之后,军厂双方以及军方内部相关负责人围绕着质量监督职能的范围大小有所争论,10至1964年基本确立了军代表质量监督与检验验收相结合的工作模式。

   军代表制度的存废问题自创建之后一直存在争议,某些军工厂包括军队部分领导人曾建议取消军代表制度,11他们认为军队、工厂都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厂负责产品质量,军队只管接收产品,主张取消军代表制度。12这种分歧主要是对质量管理的认识不同,中共九大之后“斗、批、改”成为全党的中心任务,“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成为其中重要内容,13在此情况下,作为产品质量监督机制的军代表制度被认为是“不相信党、不相信群众的表现”,被批判为“管、卡、压”。1970年1月,军委办事组决定取消军代表制度,改设订货联络小组或验收组,军事代表改称联络员。这一时期军代表只负责军品验收,不能正常履行质量监督等职能。14“九一三事件”之后,针对国防工业系统存在的种种问题,中共中央加强了对国防工业的领导和管理,为了加强国防工业产品质量管理,1972年4月恢复了军代表制度。15

   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的开展打断了国防工业的整顿进程,是否取消军代表制度问题再次引起了争议。1975年2月,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的邓小平在《压缩军队定额,抓好装备质量》的谈话中强调:“驻厂军代表是否取消,可缓一步,现在不要忙,人数也不多。军代表和工厂在产品质量上的矛盾,已解决多少年了,现在还没解决好,军工产品就是要搞好质量,质量第一,要过得硬,打仗嘛!至于将来某一个工厂,某一个产品质量真正过关了,可不搞常驻军代表,采取流动检验的办法。”16但是,随着政治形势的变动,取消军代表制度的意见占据上风。1975年11月1日,国务院、中央军委下发了《关于取消驻厂军事代表制度颁发军工产品交接若干问题暂行规定的通知》,决定取消军代表制度,军工产品质量由生产部门和工厂党委完全负责。171977年8月,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邓小平在中央军委座谈会上再次明确指出:“装备就是要求质量,要在工厂设军代表,要派好的,至少有段时间设”,并反复强调整顿武器装备产品质量,要从恢复和建立各种规章制度入手。18同年10月,国务院、中央军委下发了《关于恢复驻厂军事代表制度的通知》,重新恢复军代表制度,并规定在未颁发新的驻厂军事代表工作条例前,各单位仍按1964年《军代表工作条例》执行。19此后,军代表制度不断发展完善一直延续至今。

   1965—1977年,军代表制度的两次被取消可以看作政治运动对经济体制和政策的冲击。在“革命”思潮影响下,工厂质量管理强调工人民主管理和群众路线,依靠群众、相信群众,充分发挥“工人的积极性”,这与军代表制度的质量监督职能存在意识形态上的冲突和矛盾。1972年与1977年军代表制度的恢复,可以看作是以周恩来、邓小平为主的国家领导人为稳定经济局势所作出的努力。

   1965年小三线工程开始规划建设,作为备战计划的一部分,小三线地方军工的主要任务是为民兵、地方部队以及野战军提供武器弹药。同年10月召开的国防工业工作会议,在《关于小三线建设工作中若干具体问题的暂行规定》中规定:地方军工厂原则上不设军事代表。20军工产品成品验收由工厂负责,大军区或省军区接收产品时,工厂必须交付每批成品的合格证。必要时大军区或省军区可派人参加工厂质量检验科进行成品验收工作。根据这一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和五机部于1966年制定了《地方军工厂军工产品检验验收办法(草案)》。规定地方军工厂产品的验收,由工厂技术监督部门负责人、厂长签署合格证,并作为工厂完成任务的依据。211968年主管国防工业的国务院国防工办给中共中央相关报告中提及地方军工厂生产的军工产品的验收问题时,针对由地方还是军队负责的争议,建议根据中央部直属军工厂的经验由军队负责验收,派驻军代表。22此后,小三线军工厂开始实行军代表制度。

   小三线军工厂的军代表一般由所在地区军区派驻,军代表列入军区编制。23据目前的口述采访来看,小三线军工厂的军代表来源主要有两种:一是从军队中选拔的普通战士,经过专业技术培训之后成为军代表。24当时从军队直接选拔的军代表除了要求政治思想条件好,同时要求有一定教育水平。在进厂之前一般要进行技术培训,例如验收枪支弹药的产品军代表在培训班学习枪支机械原理、机械制图、枪的结构原理和材料学等。25另一种军代表则属于部队中的文干,一般都是专业技术人才,他们在相关专业学校或者军校毕业之后由所属部队派往小三线各单位担任军代表。26

   二“抓革命”与保质量

   1966年开始全国各地“闹革命”,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工业生产的混乱,国防工业也因为“革命”的冲击而面临严重质量问题。1971年6月,当时负责国防工业管理的军事办事组组长黄永胜在国防工业会议上指出,“军工产品质量问题已成为生产中的一个突出问题。近年来,飞机、坦克、舰艇、电台、步枪、炮弹等重要的军事装备都程度不同出了质量问题,有的工厂连续发生重大质量事故,成批的产品报废返修”,“有的援外产品,东西已经给了人家,还要发电报说明质量不好,还要道歉”。27究其原因,一个是“政治质量”问题,另一个是技术质量问题。所谓“政治质量”问题主要是工厂“闹革命、闹派性”造成生产管理瘫痪,生产秩序混乱而产生的质量问题。技术质量问题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为了追求数量而减少原有的生产程序,“为了快,把必要的工序也减少了”,例如有的军工厂生产车间擅自减少材料的热处理工序,造成发动机涡轮盘产生裂纹。另一方面则由于盲目追求技术革新,使许多军工厂“没有定型就投产,不经过充分试验就乱改”。例如,“212”坦克没有定型就投入批生产,“新的出不来,老的也没有了”;而重庆二九六厂、北安六二六厂由于随便更改工艺,将原本很好的冲锋枪给改坏了。28

   当“抓革命、促生产”二元话语同时开展的时候,往往面临强烈的张力与困境。29无论是“政治质量”问题还是技术质量问题都是“抓革命”对国防工业造成的冲击。“抓革命”对军工生产的影响具体表现为盲目追求高指标和技术革新,如此必然会造成产品质量下降、劳动生产率下降等问题。革命与生产的话语矛盾也表现在当时国防工业管理者身上,1971年6月军委办事组领导在听取关于国防工业质量问题的工作汇报时,他们作出的指示一方面强调要遵照生产规律,“质量是个关键问题,质量搞不好,数量也上不去,浪费了人力、材料”,“不按科学办事是不行的”,“要经过充分试验,确实过了关才能生产”。另一方面则强调“革命”精神,要鼓励技术革新,“不要泼冷水”,“不能要求什么都十全十美,要照顾工人的积极性,能出厂的还是要出厂,老不出厂对工人的积极性也有影响”。30这个充满矛盾的指示注定无法得到有效执行。

   小三线军工厂的管理体制和生产活动同样也受到“革命”思想的影响。各地小三线军工厂都是“新人、新厂、新设备”,军工生产原本需要经过严格试制、转产鉴定等标准程序。然而,在“抓革命”的浪潮下,工厂合理的质量管理制度被“砸烂”,同时,由于大力提倡技术革新、盲目追求数量,使许多军工产品未经充分试制就投入大批生产。受此影响,1968年开始在小三线军工厂实行的军代表制度无法有效发挥职能。1970年军代表制度第一次被取消,改派验收组负责小三线军工产品的验收工作,31相较于军代表,验收组的质量监督职能有所变化。1970年,南京军区后勤部向上海小三线军工厂派驻常规兵器验收组时,规定了验收组的职能主要是落实订货计划,办理成品检验验收及相关手续,参与新材料、新产品的定型和鉴定,了解和协商产品价格等。32与1964年《军代表工作条例》中规定的军代表的职能相比,验收组的职能更侧重于成品的验收出厂,减少了对生产过程中的质量监督职能。33

如前所述,“九一三事件”之后,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开始调整国防工业管理体制,1972年恢复了军代表制度,并着手整顿国防工业的质量问题。1972年恢复之后的军代表制度强调军代表的主要职责是按照国家批准的产品图纸、技术条件和统一的条例、制度进行产品验收。34而对于质量监督职能,则要求军代表要在工厂党委一元化领导下,当好“参谋”而不是“监督”的角色。例如,福建军区后勤部在关于小三线等国防工业军工产品质量整顿会议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045.html
文章来源:史林. 2021(03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