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梦奎:我和袁宝华的一点“诗交”

更新时间:2021-08-16 11:37:02
作者: 王梦奎 (进入专栏)  

  

   袁宝华同志5月9日以103岁的高寿去世。虽然他已经离开社会公共舞台多年,还是引起社会各界,特别是经济界、企业界和高教界的广泛关注和悼念。

   我是1984年初参加彭真委员长领导的关于国营企业领导制度调查研究时认识袁宝华的,他当时是国家经委副主任。这次调查研究,有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门22人参加,是他和国务院法制法规研究中心主任顾明同志负责组织的。

   这是改革开放后中央组织的第一次关于企业领导制度的调查研究。从2月7日至25日,共19天。在浙江和上海听了省、市主要领导同志介绍情况,多次邀集国营工厂厂长、党委书记和工会主席,以及省、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座谈。座谈会是彭真主持的。在上海调查的时候,袁宝华在锦江饭店驻地,向调查组详细介绍新中国成立以来企业领导制的变迁,以及《国营工厂法》(草案)的酝酿和起草过程。他对企业领导制度的沿革和存在的问题,有透彻了解和深入研究,在这次调研中起了重要作用。他的严谨与谦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接着他还到江苏做过调查,我没有参加。调查研究回来,胡耀邦主持中央书记处会议听取袁宝华代表调查组所作的汇报,并决定实行厂长负责制的试点。5 月18日中办和国办联合发出《关于认真搞好国营工业企业领导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国营工业企业法》(草案)作为通知的附件下发。从这个法律草案开始,“工厂法”正式改称“企业法”;大体上也是在此前后,日常用语中的“工厂”悄然而又迅速地为“企业”所取代。“名”的演变反映着“实”的变化。这次调查研究及其成果《国营工业企业法》(草案),对于推进企业改革起了重要作用。

   1986年,因为参加袁宝华主持代拟的《国务院关于加强工业企业管理若干问题的决定》的讨论和修改,和他有了更多的接触。我终生难以忘怀的是,1987年我所在工作的中央书记处研究室机构撤销,人员重新分配工作时,袁宝华提出要我到国家经委。虽然我后来由中组部分配到国家计委,而没有去国家经委,我对他还是心存感激的。

   他对我的工作给予许多热情的支持。1989年我主编《中华企业发展史丛书》,请他做顾问,他欣然同意,出席编委会会议,审阅我为丛书写的序言,并为丛书题词:“总结历史经验,加强企业管理”。本来设想,从全国工业交通和商业中,选取一些有代表性的大企业,每个企业一本,反映近百年来,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和改革开放以来企业发展的历史,并由此反映中国经济发展的轨迹。可惜因为人力和资金不济,只出了十来本就中断了。这是件非常遗憾的事。

   1996年春天,我收到袁宝华手书《八十述怀》七律一首:

   盛世风光满眼新,

   耄耋之年几度春。

   少壮常怀济民志,

   垂暮犹存报国心。

   征途险阻鼓剩勇,

   正气张弛系念深。

   岁月不居廉颇老,

   宜将清白留子孙。

   我这才知道宝华同志善诗。我很喜欢这首诗,深为诗中表达的高尚情怀和深刻忧思所感动,遂步原韵奉和一首,表达我的敬仰和期待:

   喜读华章意象新,

   风霜历尽又逢春。

   三山倾覆酬鸿志,

   四海规恢见匠心。

   岁月相期茶与米,

   文章老到博而深。

   满城争说袁公好,

   岂止清操贻子孙。

   2000年初,袁宝华把他的诗作与和诗,结集为《袁宝华〈八十述怀〉唱和集》内部印行。和者竟有六十多人,其中有他的老同学、老战友、老同事,也有青年人;有党政部门、经济界和企业界人士,也有文化和教育界人士。当年担任副总理的朱镕基同志是最早的和者之一。曲高和众,阵容颇为壮观。

   同年10月13日,袁宝华给我送来他的诗集《偷闲吟草》清样,征求意见,还附有一封情恳意切的信,嘱为之序。他在自序中说,从小喜欢作诗,在北大虽然先后读的是数学系和地质系,却有一年半时间,每周到文学院听顾随(羡季)先生讲诗词;还参加过“左联”,诗集开卷第一篇《挖河》,就是这个时期的作品。真没想到,他终生保持着浓厚的诗兴和创作的热情,在几十年戎马倥偬和繁忙工作之余,竟写了那么多的诗。集中有诗曰:“征途万里赋新诗”。所选300多首,反映着他几十年革命生涯中所历、所见、所闻、所感,发乎情而形诸诗,质朴自然,表现了作者的诗品和人品。这是革命者的心声,时代的歌唱。我于诗是外行,也不是诗论家,但敬其人,喜其诗,义不容辞,诗集清样读后在文字方面提出若干修改意见,并应命勉为之序。《偷闲吟草》2001年初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人民日报》转载了我的序言。《光明日报》以《满城争说袁公好》为题,发表长篇书评。的确,袁宝华做人做事,自成风格,是广受好评和尊重的。诗集的出版,让公众认识了作为诗人的袁宝华。

   袁宝华青年时代投身革命,是“一二九”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后来参加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后长期在国家工业主管部门和综合经济部门担负领导工作。1964年他被任命为物资管理部部长,是最后去世的“文革”前正部长。改革开放初期,他和邓力群等人创建中国企业管理协会(中国企业联合会)和中国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后来他又创建中国企业家协会,并长期担任这“三会”的会长,是中国现代企业管理的开拓者。退出经济领导工作一线后,先是担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后来又担任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第一、第二和第三届理事。我是第三届和第四届理事;从同为一届理事这层关系说,我忝为“同事”,也是缘分。

   袁宝华同志是经济管理专家,也是有丰富实践经验的经济学家,对国家经济发展和改革是有重要贡献的。多卷本《袁宝华文集》记载着他的实践经验,为当代中国史研究提供了宝贵材料。他的政声和品德,有口皆碑,无须我多说。谨记个人一点交往,寄托哀思。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杂志2019年第1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04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