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春堡:数字经济如何创造实际价值

更新时间:2021-08-14 10:41:14
作者: 邵春堡 (进入专栏)  

  

   数字经济具有虚拟性质,但不是数字泡沫那样的非理性繁荣,而是以其独特的方式创造实际价值。在认识数字经济、实施数字化转型、推进数字经济发展中,由于对数字经济虚拟性的知识偏差和认识误区,让人难以把握数字经济的价值及其实现方式,某种程度上影响到数字化转型和数字经济推进。这些年国内外互联网等信息产业的公司,大多排在世界500强公司和各种经济榜前列。它们创造的价值都是真实存在,既催生了数字产业新形态,也推动了传统产业包括制造业的数字化发展,正在极大地改变人们的生活。数字经济创造的价值,除了海量数据、现代网络和数字智能技术这三大要素自身的价值,更多更经常的价值产生于基本要素相互作用之中。

   一、内涵价值

   数字经济的内涵价值,是在经济活动的外延没有扩大,资源能源没有增加的情况下,其实际价值得到提升,这是数字经济虚拟性的突出体现。

   1、流程再造带来的价值

   无规则不成体系,无流程不能管理。企业数字化转型,就要借助数字技术把所有业务的支配都放到流程里,使其有机排列。流程不仅是形式,还拥有权力。履行流程的过程,就是科学运营的过程。流程科学,则经营致胜;流程不严密,经营则疏漏;权力不在流程内,流程就会走过场。真正使流程完整地反映企业业务的本质,防止关键环节和重要节点在流程外循环。数字化塑造流程,就是凭借5G技术优势,以关键环节智能化为核心,以端到端数据流为基础,以网络互联为支撑,将智能技术贯穿到设计、生产、管理、服务等各个环节,各环节无缝对接,有效缩短产品研制周期,降低资源能源消耗,缩小运营成本,提升产品质量,提高生产效率。贯穿在各个流程和环节中的无纸化、云端化和自动化,将使整个生产制造过程在数字驱动下、在人与人之间无需直接接触而自动实现。数字科技改造了的工作流程和环节具有精准预测、精准服务、精准供销的特点,将会避免传统市场经济运行中的盲目性,降低市场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大幅降低市场交易成本,形成用户协同效应,在给生产者和消费者带来决策便利和精准服务的同时,也大幅提高自动化和智能化水平。这些流程和环节的数字化改进,都将导致数字经济比工业经济更多的价值和效应。

   2、管理和治理升级带来的价值

   数字化对流程是一次再造,对管理是一场变革。流程是管理的基础和前提,但是数字化条件下的监管和决策不是简单地对应流程,还要兼顾到数字化发展拓宽的各种经济和社会关系。随着数字经济和数字社会的形成,使企业数字监管突破原来狭隘的封闭式管理范围,与社会数字治理、数字政府治理、民众数字化运用相结合,在经济发展过程展现宏观与微观、内部与外部、主角与多元的数字监管和治理格局。同数字经济新的监管和治理方式相适应、相协调,需要尽快探索和开发数字化监管和治理工具,提升企业等经济组织的数字化治理水平,积极反作用于数字经济,适时反馈、纠偏企业数字化发展中的问题,提出建议,促进数字经济更加健康顺利地发展,更好地服务于客户、社会和民众。在经济形态变革上,工业互联网平台正在驱动数字经济、规模经济向范围经济转变,传统的单品种、大批量、标准化的生产方式向多品种、小批量、个性化、定制化的生产方式转变。而且工业互联网改变劳动者、劳动对象和劳动工具之间的关系,实现了制造资源在更大范围、更高效率的网络化协同,正在引发生产方式、企业形态、业务模式的根本性变革。在企业监管和治理上,企业管理决策链、生产制造链、客户服务链的反应会更加敏捷、精准、高效,形成灵活运转、精准服务、快速响应的经济新形态,从而把行政化的监管转变到制度监管和数字智能管理,把人从海量的、低价值的、简单重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降低监管成本,提高管理效率。在数字化监管和决策上,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具有了生产关系的某些属性,使数字技术由生产力的功能向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兼有的功能延伸,从创造物质财富向辅助监管和治理的层面扩展。数字化监管和治理就是数字技术之上的生产关系属性反作用的体现,较之一般反作用会更快地生效。比如机器决策,不用再转换为人的决策,否则靠人应接不暇,更难以快速响应。如果量子计算问世并进入应用,那将对整个社会可能产生又一波超级改变,很可能就此引领人类文明长河走向彻底的数字智能化。如果集中而优质的智能网脑神经元把相关信息传导并循环起来,更会加速世界的数字智能化。

   3、数字化节能减排带来的价值

   数据资源成为关键要素,不是不要物质和能源,而是在数字技术手段参与的前提下精准地配置它们,有时数据还可代替一些资源,减少重复浪费,提高质量,减少次品,降低资源能源使用量和机械损耗,促进生态环保,循环利用。“数据生产不了汽车,建造不了房子,但是数据可以低成本、高效率、高质量地建造汽车和房子,高效率地提供公共服务。”“数据要素可以用更少的物质资源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和服务,甚至对传统的生产要素产生替代效应。比如移动支付会替代传统ATM机和营业场所,波士顿咨询(BCG)估计过去10年由于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的普及,中国至少减少了1万亿传统线下支付基础设施建设。电子商务减少了对传统商业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投入,政务“最多跑一次”减少了人力和资源消耗,数据要素用更少的投入创造了更高的价值。” 数字科技正在成为实现碳中和的重要工具,它本身更是一种低碳的技术手段。全球电子可持续性倡议(GeSI)2016年报告预测,到2030年信息技术的应用可以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20%,通过数字化赋能碳减排量可高达121亿吨。

   二、分享价值

   数字经济的基础和核心是数字产业化,在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发展的同时,也为各行各业提供数字技术、产品、服务、基础设施和解决方案,各行各业可依赖数字技术、数据要素,开展经济活动,形成产业数字化。

   1、为传统产业提供数字智能基础设施

   数字经济的基础发展,将使原有的路、网等基础设施,融入5G、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等智能设施,得到万物互联的条件,激活沉淀的、无机的设施,建成系统完备、高效实用、智能绿色、安全可靠的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为流动的数据与创新驱动的技术赋能提供坚实的保障,支撑产业互联网的运行框架,使制造业企业链接形成网状拓扑结构,使原本并无明显交集的企业共处于一个技术支持的互信环境下,通过应用信息基础设施,让市场主体方便入网、快捷上云、及时进入数字世界,实现生产制造的程控化、自动化和智能化,达到有求速供、实时响应的状态,进而解决产业链、供应链各环节的互联互通、实时联动问题,使数据使用的过程透明可监督,促进更深层次的多维业务合作,使生产、供应、销售各环节形成有机整体。比如作为新基建核心技术的5G,就可赋能工业制造,并适应不同行业、不同企业的需求的个性化特点,了解不同行业的需求,有更多的接口、高可靠、抗电磁干扰、适应高低温、防爆等能力,改造原来3G、4G技术应用为5G应用,开发适应5G在工业上的应用。使5G真正成为智能化工具和产业助手。比如“算力中心的建设应注重场景应用,同时对主流生态全面兼容,降低开发门槛,有利吸纳更多的应用和开发者,实现多方共建,提升整个算力产业链的效率和效益,让算力经济真正发挥效力。” 相关研究报告显示,“计算力指数平均每提高1个百分点,数字经济和GDP将分别增长3.3‰和1.8‰。” 真正使数字智能技术的基础设施赋能和最终产品价值升值。

   2、为实体经济输入数字智能技术

   产业数字化的过程,是在已有机械化和自动化的基础上,赋予各种产业数字智能化技术,使制造技术与数字技术相结合,构建一个集信息收集、数据分析、组织决策和项目执行为一体的独特智能体系,提高产业的智能化水平,将会放大其价值。但是,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关键结构不都是相适应的,为防止引发“IT悖论”,需要强调数据信息化、设备智能化,以及员工、设备和管理三者之间的相容性。比如 “工厂内网要推进IT与OT融合,开发融合的网关,使工厂朝着扁平化、IP化、智能化发展,推动机器联网,盘活生产线的数据。” 数字孪生是是数字智能技术的综合性应用,它通过感知和模仿等技术,设计一个同物理实体相同的虚拟对象,形成同物理实体完全相同的整体框架、资源构成、运营流程、实际效果,两者是动态同步的“平行世界”。通过虚实两者不断交互,相互反馈和操作,随着虚拟对象不断地感知和分析物理实体,扩展数据模型,实时数字表征,多维度保真,使物理实体接受和执行虚拟对象发出的指示,在闭环中数字对象影响物理实体,以降低物理实体以往那种试验和制造风险、资源和能源消耗、时间和人力浪费。当然,工业设计也是现实制造前的一种虚拟,但是那种设计是整个制造过程的一个程序,方案一旦进入制造环节,就难以在过程中修改完善,直到产品出来或使用才能予以检验,如发现问题并予以改进完善,就要从头开始,周期长,耗材多。数字孪生则不同,虚拟体与物理体交互反馈,就是从试错到模拟择优的零成本方法,是一种新生产力的作用方式。通过“解决产品生产制造中的虚拟化、模拟化和个性化问题,使产品能够按照用户需求进行生产制造和应用场景仿真,并根据用户体验,确定产品的结构、材料与制造工艺,使产品的生产制造建立在能够快速、精准满足用户需求的基础上。” 当然,虚拟不是魔幻,实体也不会接受无序的方案和虚幻的指示。虚拟经济有自身的逻辑和原理,有超越传统经济的机制和智慧。重要的是“务虚的不实,务实的就虚”。只要遵循科学和技术、规律和本质、逻辑和程序,扎扎实实地创造一个合理的虚拟对象,坚持两者的交互,物理现实才会按照逻辑、程序、资源、架构和效果呈现出来。如果虚拟世界太随意、欠科学、不合理,不扎实,那么按照虚拟方案建造的物理实体就可能一塌糊涂,注定失败。我们常用小说、戏剧等文艺手法描写现实世界,既来自现实,又艺术地拔高现实,会让我们的精神世界得到一种享乐和启发。现在我们通过感知和模仿物理现实,设计虚拟世界,又用海量数据、智能网络和科技手段去分析、论证、修正、完善映射来的虚拟世界,进而依照理想的虚拟方案渐进地改造现实世界。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智慧城市如果用好数字孪生技术,将会使这些方面在效率和效果上较之过去得到极大提升,社会将由此得到新的推进。

   3、运用数字技术盘活实体经济要素

   一是依托网络、平台和数据配置资源,能低成本、无耗能地延伸要素配置范围。摆脱地理、交通、行业、企业、能源和人才等传统要素的限制,激活各地各企业闲置的设备、能源、人才等资源,更好地衔接和聚合各类资源,优化资源结构,拓展产业链组织分工边界、降低交易成本、转移价值分配、倒逼需求变化。二是数字化激活配置要素的灵活性。“不仅带来劳动、资本、技术等单一要素的倍增效应,还能提高劳动、资本、技术、土地等传统要素之间的资源配置效率” ,把各种要素有序地纳入生产流程,实施网络化制造和分享式制造,促进数据流通交易和数据红利全面释放,使产业生态更加健康和可持续。三是灵活的资源配置唤起组织和个体的创新活力。加快要素以资本、劳动为主向技术、服务转变,围绕制造业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推进现代制造服务业发展,提高相应的产品和商业模式的创新能力,并依托“智能定制”和“体验式销售”实现消费场景升级,满足用户的碎片化需求,提升用户价值和增强用户黏性。

   三、包容价值

数字经济之所以能快速发展,在于数字技术的应用给消费者带来便捷生活,让消费者乐意拥抱数字化。也在于监管部门对数据管理的规范性要求,使消费者对数据分享和使用持包容态度。这种对多种数字产品和服务的广泛使用,提供了海量的数据与应用场景,“任何一个不允许公司获取个人驾驶数据的国家都将难以发展这个行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01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