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鹏:北朝顿丘李氏郡望形成考

更新时间:2021-08-11 13:16:38
作者: 陈鹏  
3.黎阳卫国:

   《北齐书·李构传》称李构是“黎阳人”52,北齐《李云墓志》称志主李云为“黎阳卫国人”,李云“曾祖方叔”、“祖峻”53,正是顿丘李氏成员。“黎阳人”“黎阳卫国人”之说,当缘于北齐省顿丘郡,卫国县并入黎阳郡之故。54更关键的是,《李云墓志》载李云封爵“顿丘男”55,《李云妻郑氏墓志》称李云为“顿丘邑中正顿丘男顿丘李府君”56,而且李云墓与上述李亨墓处于同一墓区,足可证“顿丘卫国”与“黎阳卫国”等同一望。

   4.陈留:

   《北齐书》《北史》均提到魏收《魏书》最初称“李平为陈留人”57;而北魏顿丘李崇袭爵陈留公,58时人呼之“李陈留”59。王素认为北齐有北陈留,属梁州,与梁国相去不远,“陈留人”之说是“张冠李戴、以今拟古致误”60。按汉晋至北魏,陈留郡均与梁国/梁郡相接,很可能魏、齐时人对西晋以来陈留郡与梁国/梁郡的关系分辨不清,误以为北魏陈留郡即汉晋之梁国,61以致有陈留人之说。换言之,“陈留”说算是“梁国”说的变种。

   从北齐李庶不满魏收将其家族记作“梁国蒙人”来看,梁国蒙县李氏在北魏当已改为顿丘卫国人。在《魏书》中,李峻子侄辈的李平、李崇已被记作“顿丘人”。核诸墓志,迄今所见北魏李峻家族成员墓志,包括《北海王妃李元姜墓志》和《高道悦妻李氏墓志》,分别作“相州顿丘人”和“顿丘卫国人”;62李氏女子之夫、子墓志,包括《元悛墓志》《元愔墓志》《元爽墓志》及《高道悦墓志》志阴,也称其妻或母为顿丘人。63可见,梁国李氏在北魏的确将“顿丘”作为家族郡望。上文提到《水经注》将可算作李氏一支的李洪之称作“顿丘李洪之”,也是梁国李氏在北魏改望顿丘的一个旁证。

   中古新兴门户,或以原籍为郡望,或伪托汉晋旧门。而梁国李氏却将既非原籍又非旧门著望的“顿丘卫国”定为家族郡望,原因是什么呢?对此,《魏书》《北史》没有直接记载。64综合传世文献与相关墓志,本文认为原因有如下三点:

   第一,元后父李方叔追赠顿丘献王,长兄李峻封顿丘王。

   李峻为兄弟之长,相当于李氏宗长,65故顿丘成为李氏宗门封地。顿丘李氏郡望的确立,当与顿丘王封爵相关。王素即认为顿丘卫国作为“李氏家族的世袭封地”、新家园和葬所,因此成为其家族“新郡望”66。这一观点已见于唐代顿丘李氏成员墓志。唐天宝七载(748)《李琚墓志》追溯祖先曰:

   七代祖宋殿中将军方叔,门庆大来,生后魏元恭皇后。至皇兴中,缘两汉后父之重,追封顿丘王。王有才子八人,五为王,二为公,一为侯矣。尺一封拜,举集其家,同日五侯,其荣不大,繇是名其族为“顿丘李”,亦曰“五王李”焉。67

   《李琚墓志》称李方叔有八子,与《魏书》《北史》仅载六子稍有不同;但其明确指出“顿丘李”姓望源自“顿丘王”封爵。68唐永泰元年(765)《李璀墓志》说得更清楚:

   代祖,后魏武皇后之兄,以才加戚,王于顿丘,后因为顿丘人也。69

   志文虽有疏漏(“代祖”二字前漏刻世数,“武皇后”为“文成元皇后”之误),但明确指出因李峻封顿丘王,后改望顿丘。唐代墓志虽系后出材料,但所载族出、世系,不乏源自志主家族谱状。70上引二志记述顿丘李氏的由来,可能即本自顿丘李氏的家谱、家状,尤其李琚距李峻仅六世,其说当不至偏差太远。而且,北齐《李云墓志》提到文成元后父李方叔追封顿丘献王,“以外姻之重,启封河卫”71。“河卫”当指顿丘卫国之地。尽管这方墓志不像上引两方唐代墓志那样明确提出李氏因封得名“顿丘李”,但对顿丘王这一封爵和封地是十分重视的。顿丘李氏郡望由来,可归入因封得名之列。

   第二,梁国李氏北归,渐将顿丘卫国建设为“新乡里”。

   上引王素观点即已提出李氏家族将顿丘卫国建设为新家园,家族成员死后也葬于此地。其依据为北齐《李云墓志》称李云死后“葬于(顿丘)卫国”72。然《魏书·李峻传》称“峻与五弟诞、嶷、雅、白、永等前后归京师”,应居于平城,《李云墓志》反映其家族以黎阳卫国为乡里当是后来的事。但也有迹象透露出李氏家族在李峻北归后,可能在顿丘略有安置。《魏书·刘藻传》称刘藻于文成帝“太安中,与姊夫李嶷俱来归国,赐爵易阳子”73,此处李嶷即李峻之弟。而刘藻五世孙《刘应道墓志》称刘藻“自宋来归魏氏,乃家于顿丘”74。刘藻为广平易阳人,归魏后却家于顿丘,可能即因其姊夫李嶷的家族在顿丘有所安置。倘这一推论成立,无疑也是李氏改望顿丘的重要原因。当然,从李峻兄弟活动来看,其家族在文成帝、献文帝时期,仍以当时京师平城为主要活动区域;着眼于新乡里顿丘的经营,当是孝文帝迁洛之后的事情(详下)。

   第三,顿丘郡卫国县本就存在李姓家族。

   西汉著名易学家顿丘人京房,即“本姓李,推律自定为京氏”75。六朝小说《志怪》也提到任城孙氏女生前“出适顿丘李氏”76,志怪故事固不足信,但可知当时确有顿丘李氏家族。至北魏,顿丘卫国仍有李姓,阳平王拓跋新成(文成帝弟)妃李氏即“顿丘卫国人”77,北魏孝文帝时名臣李彪亦顿丘卫国人。当然,李彪“家世寒微”,“宿非清第,本阙华资”,在发达后宋弁、郭祚等仍视作“寒地”78。但顿丘卫国存在李姓家族,给梁国蒙县李氏改望顿丘卫国提供了现实依据。尤值得注意的是,顿丘李氏虽非汉晋旧族,在十六国至北魏前期也未出现什么显达人物,但顿丘李氏与北魏著姓陇西李氏似存在关联。《新唐书·宗室世系表》记述陇西李氏房支分衍,即将顿丘李氏纳入其中,称陇西李氏发展至汉前将军李广次子敢,李敢子禹延续陇西李氏(子孙也分出其他房),李禹弟忠则为“顿丘房始祖”79。《新唐书·宗室世系表》几乎将李姓所有郡望都纳入陇西李氏的“大世系”中,无疑是唐皇室构建的结果,未可尽信。然唐《李明允墓志》曰“汉将军广曾孙忠,为魏郡守,薨葬卫城,子孙遂家于顿丘,故今为顿丘著姓”80,李明允为李峻七世孙,表明唐代顿丘李氏成员已认同顿丘李氏出自陇西李氏。上引唐《李琚墓志》称其为“汉郎中令敢之后”,也有类似倾向。顿丘李氏与陇西李氏间构建起的谱系联系,或许在北魏就已存在。陇西李氏为北魏李姓第一高门,梁国李氏改望顿丘,可能也有以顿丘李氏为中介来攀附陇西李氏的考虑,只是这一倾向并不明显。

   简言之,梁国蒙县李氏改望顿丘卫国,是由三个因素共同促成的:一是李方叔、李峻封顿丘王,二是李氏入魏后可能在顿丘初做安置,三是顿丘郡卫国县原有李姓家族。第一点是主导因素,二、三点则是现实基础。

   三定姓族与顿丘李氏郡望最终确立

   上文指出李峻兄弟凭借外戚身份封王显达后,其家族渐将顿丘定为郡望。那么,顿丘李氏郡望是在什么时候并通过怎样的方式正式确立的呢?

   我们注意到,《魏书》将文成元后和李峻称为“梁国蒙县人”,而其子侄辈的李平、李崇则被记作“顿丘人”。王素据此提出《魏书》载梁国-顿丘李氏贯望“因世系而异,是有意作了区别的”81。这一观点值得参考。李峻兄弟一代人,对原籍梁国仍存在归属感。李白封梁郡王、李诞封陈留王,也都与原籍相关。这当是《魏书》载文成元后和李峻贯望为“梁国蒙县人”的事实基础。至李平、李崇一代,家族郡望则可能发生了变化。李峻兄弟在文成帝、献文帝二朝位至公、王,李平、李崇则在孝文帝、宣武帝二朝显达,顿丘李氏郡望的正式确立,当在孝文、宣武二朝。

   北朝顿丘李氏墓志,以北魏宣武帝延昌元年(512)《北海王妃李元姜墓志》最早,志主为李峻之孙;82其次为孝明帝神龟二年(519)《高道悦妻李氏墓志》,志主为李嶷之女,李平之妹。83据此,在延昌元年前,顿丘当已被李氏家族作为郡望。其他涉及顿丘李氏家族成员的墓志,皆不早于此,我们只能推测李氏改望顿丘至晚在宣武帝时期。值得注意的是,李平妹夫高道悦,《魏书》有传,且有墓志出土。据《魏书·高道悦传》和墓志,高道悦死于太和二十年(496)八月。84《高道悦墓志》志阴称“使君夫人顿丘李氏”85,似表明顿丘李氏郡望在孝文帝朝已确立。但这方《高道悦墓志》是神龟二年(519)迁葬时刊刻的,不排除顿丘李氏郡望形成于宣武帝朝,《高道悦墓志》系据其夫人家族新望书写的。

   综合《魏书》和相关墓志,梁国李氏改望顿丘约在孝文帝、宣武帝时期;再考虑到北朝门阀制度确立的背景,在孝文帝朝的可能性更大。郭锋指出士族郡望的形成,通常“有一个由造成社会影响到获得政治承认的过程”,即需要朝廷定姓族或官修谱牒的认可。86顿丘李氏郡望的形成,也需要经历上述过程,而这一过程的两个步骤——社会影响和政治承认,应当在孝文帝朝,尤其是通过定姓族实现的。

   士族身份的判定,主要以家族成员的近世官品、婚姻和文化风尚为标准。李峻兄弟在文成、献文二朝虽然显达,但主要是凭借外戚身份;李氏由外戚进入士流,则在李峻子侄一辈。李氏家族正是到李峻子侄一辈(见附图“北朝顿丘李氏世系”),才基本符合士族身份的标准。

   在仕宦方面,李峻兄弟位至王公,至其子侄维持家门不坠。其中李诞子李崇、李嶷子李平为代表人物。李崇袭爵陈留公,于孝文帝朝出任,迁洛前官至刺史,迁洛后官至都督、刺史,至宣武帝朝,历任七兵尚书、都督、刺史诸职;李平于孝文帝太和初出仕,后袭爵彭城公,在迁洛前官至太守,迁洛后任河南尹,至宣武帝朝,官至度支尚书、中书令。87二者是顿丘李氏由外戚转变为朝廷要臣的代表人物。88此外,李峻一支,《魏书·高祖纪》提到太和四年(480)闰七月“顿丘王李钟葵有罪赐死”89。从姓氏、封爵和时间来看,李钟葵当为李峻之子。90李钟葵赐死,并未导致这一支衰落。《李元姜墓志》称志主为“太宰、宣王之孙,顿丘公奇之第二女”91,“太宰、宣王”即李峻,则“顿丘公奇”亦李峻之子,当在李钟葵赐死后,改由其袭李峻爵位,例降为顿丘公。92又北齐《李云墓志》志主为李峻之孙,墓志称李云“父肃,侍中、相州刺史、穆公”93。李肃当为李峻另一子,亦封公。至于李峻弟雅、白、永三支,文献无征。就李峻、李诞、李嶷三支来看,李氏两代官爵不坠。倘加上元后父李方叔追赠顿丘王,可算三世仕魏。

   在婚姻方面,李峻有女嫁给晋宗室后裔司马灵寿,94李奇女李元姜嫁北海王元颢,李嶷女嫁高道悦,李平有二女分别嫁北魏宗室元爽和元逸(详见附图)。李氏家族的联姻对象,或是北魏宗室,或是河内司马氏、辽东高氏等汉人大族。95

   在文化风尚方面,李崇“风质英重,毅然秀立”96;李平更是“涉猎群书,好《礼》、《易》,颇有文才”,“频经大忧,居丧以孝称”97,士大夫形象突出。这也是其家族完成“士族化”的重要一环,使之得到士林和社会接受。比如河间邢虬“善与人交,清河崔亮、顿丘李平并与亲善”98。

   从李峻兄弟到其子侄辈李崇、李平等人,历经两代人的努力,李氏家族官位不坠,婚姻和文化风尚也呈现出士族面貌。这对顿丘李氏郡望确立奠定了基础,而正式确立则当是通过孝文帝定姓族。孝文帝定姓族,包括评定代人姓族和汉人士族。就汉人士族而言,主要内容有二:一是认定各郡郡姓,二是评定郡姓门第等级高下。99本文认为顿丘李氏士族身份及其郡望的最终认定,是通过孝文帝定姓族,主要基于如下四点:

   第一,上文指出士族身份和郡望,往往由朝廷定姓族和修谱认定。“得入谱之家族,既是士族家族,也是郡望拥有者家族。”100孝文帝定姓族正是对北魏士族身份的统一评定,并编有《太和姓族品》《方司格》等谱牒。101顿丘李氏郡望最终确立,必须要经历这一过程。

第二,北魏评定郡姓等级,按照柳芳《氏族论》,主要依据三世官品。102唐长孺提出孝文帝评定汉人士族,大抵兼顾先朝与当代官爵,“而以当代为主”103。李氏入魏后,李峻兄弟及其子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992.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 2021(02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