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志钦:21世纪需要怎样的多边主义

更新时间:2021-08-09 22:21:07
作者: 史志钦  

  

   关于多边主义的界定,学术界认为有两种含义。第一,多边主义可以用来表述一个主权国家的外交行为取向,即从个体国家的角度考虑它的对外行为方式,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多边外交。从这个角度出发,多边主义被认为是一种与孤立主义、不结盟运动相类似的国家对外战略。第二,将多边主义定义为“依据普遍行为原则,协调三个或三个以上国家的制度形式”。这种定义更强调了多边主义中制度发挥的作用,因此也被称为制度性多边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多边主义逐步以《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国际法和正义为基础,通过促进对话和增进信任,成为世界安全、稳定、和平与繁荣的制度性基础。

   进入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虽然和平与发展依然是时代主流,但是全球进入了大调整和大变革的时期。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化的加速扩张导致全球性问题凸显乃至新型全球性危机频发,多边主义在应对新型全球性危机过程中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也表现出不公平、缺乏执行力以及反应较慢的特点。为了更好地应对全球性危机的现实挑战,21世纪的多边主义正在经历艰难转型,逐步朝着去等级化以及有效化方向发展。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期间,多边主义机构为全球疫情防控提供了巨大帮助,使得各国意识到通过多边主义进行合作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但与此同时,疫情也使得单边主义与保护主义日趋严重,部分国家在国际社会中制造虚假信息,借助疫情话题人为挑起国际社会的对立,贸易和人员被隔绝,对全球的多边主义秩序造成了严重的挑战。

   中国是多边主义的坚定支持者和维护者。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为破解全球四大赤字进行思考,对中国参与多边主义进行了全局性、战略性以及方向性的谋划。一方面,中国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主义体系,积极承担国际责任、履行国际义务,促进多边主义体系朝着民主化、有效化与平等化的方向发展;另一方面,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提出“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通过共建“一带一路”、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峰会、中非合作论坛和G20等多边主义合作机制,为多边主义补充发展中国家方案引导多边主义发展。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习近平主席在国际场合多次强调中国是多边主义的坚定支持者,解决全球问题的出路是维护和践行多边主义。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一系列重要理念、开展的一系列重大实践,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外交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多边主义理论和实践创新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21世纪多边主义取得的成绩

   冷战结束后阻碍全球化的政治对抗力量逐渐消解,全球化朝着纵深方向快速发展。伴随着全球化快速发展,国家之间相互依赖增强、共同利益增多、国际交往频繁,为多边主义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进入21世纪,多边主义理念更加深入人心,多边主义机构逐渐壮大,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世界经济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合作基础。

   第一,多边主义合作与理念深入人心,为维系世界和平与发展提供了重要助力。21世纪多边主义理念深入人心,各种类型多边主义机构蓬勃发展成为国家间对话协商和合作共事的有效平台。各国普遍接受通过多边主义体系来调节与本国相关的全球性事务,纷纷加入各式多边主义机构。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与科技的进步,国家之间联系更为密切,全球逐步形成了紧密联系的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多边主义机构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联合国的对话协调机制为维系世界和平作出巨大贡献,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促进经济全球化为全球发展提供了巨大的推动力。

   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作为多边主义理念通过多边主义的传播与实践已被各国接受,并成为世界各国交往的基本准则维系世界和平。在21世纪的多边主义中,和平与发展是多边主义的最终目的,民主与自由是多边主义的构建规则,公平与正义是多边主义的评价标准。通过多边主义进行沟通与协调维系和平,为世界各国的发展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以民主原则构建多边主义运作的基础,通过多边主义法律机构秉持正义、力行国际法,为世界各国提供公平的国际秩序;通过多边主义推行自由贸易体系、提供有效的国际规则,为世界各国的发展提供支持。

   第二,多边主义机构逐渐壮大,在推动宏观经济调控发展方面卓有成效。进入21世纪,多边主义机构规模逐渐扩大、机构增加速度越来越快。首先,几乎所有国家都加入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以及世界经济组织等传统多边主义机构,以联合国为首的多边主义机构在全球维系和平与稳定方面处于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其次,东盟、欧盟、非盟等区域性经济组织通过区域经济一体化促进了全球经济发展,构建了全球价值链与产业链,成为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多边主义机构。最后,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快速推进,非政府多边主义机构逐步增多,成为促进全球发展与公平的重要机构。

   更值得肯定的是,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通过加强合作以及构建开放型经济体系,不断提高多边主义机构在全球经济中的协调作用,多边主义机构在世界经济发展的进程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同时以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为契机,二十国集团作为多边主义机构进行协商合作,通过国际宏观经济调控为塑造积极的全球经济、金融宏观调控体系提供了制度化危机解决的思路,在稳定金融、推动世界发展和促进就业等具体问题上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以财政与货币政策为基础的制度性政策通过促进全球金融监管协调、维护世界金融市场的协同性,对金融危机后的全球经济秩序恢复与重构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通过二十国集团这一新兴多边主义机构对危机的解决思路,确立了以公平为原则体现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中的代表性与话语权,为全球经济多边主义体系改革指引了方向。

   第三,在应对全球新兴问题方面多边主义成为重要抓手,成绩突出。进入21世纪面对全球性新兴议题,现有的多边主义体系卓有成效,特别是在气候变化、公共卫生以及消除贫困方面成绩更为突出。在公共卫生方面,世界卫生组织对国际公共卫生与健康事业的发展提供了规范标准和技术支持,促进了健康卫生进步,有效延长了全球人均寿命;在气候变化方面,联合国就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等议题达成了诸多可持续发展的公约协议,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提供了共识性规范;针对全球贫困危机,世界银行不仅通过贷款资助发展中国家,诸如社会保障、文化教育和环境保护等具体发展项目,还为发展中国家的员工提供技术和经验培训。

   不仅如此,多边主义还对其他全球性问题发挥了预防控制作用。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以世界卫生组织为核心的多边主义机构通过分享抗疫经验、防疫物资调配以及疫苗分配,为全球抗疫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中心协调作用。与此同时,面对因疫情导致的全球经济疲软,世界贸易组织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两个全球多边主义机构联合推动重债穷国减债计划与债务可持续性框架,提出消除贫困战略,增强不发达国家当前融资需求与未来还款能力的匹配度,并评估外部债务压力风险,为贫困地区提供人员、资金和能力建设援助等。

   全球性新兴问题对现有多边主义的冲击

   21世纪现有多边主义在全球发挥越来越重要作用的同时,也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巨大冲击。前所未有的全球秩序危机凸显、全球经济衰退加剧、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矛盾增大、全人类身体健康遭受威胁、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多重危机……对多边主义体系形成前所未有的挑战。

   第一,全球秩序危机叠加,多边主义面临治理失灵的风险。进入21世纪,失序的威胁感和紧迫感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加剧。21世纪的序幕在恐怖袭击的背景下拉开,国际范围内恐怖袭击和军事冲突的频繁发生,不仅冲击了发达国家的安全秩序体系,更给世界广大民众带来恐慌和不安。从深层次来说表现出单边霸权主义潜在的负面影响,由发达国家所主导的反恐所造成的局部热战进一步加剧了全球安全秩序的瓦解。随之而来的由区域冲突造成的移民难民危机,形成了新的区域张力和问题,一些地区的孤立排外行为正在发生,带来严重的社会撕裂和对抗,形成严重的人道主义问题。

   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逐步深入,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实力逐渐平衡。但是伴随着全球增长乏力以及全球性金融危机的爆发,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矛盾进一步加深,导致两大阵营的矛盾凸显,加剧了全球秩序的不稳定和不确定性。以美国为首的部分发达国家以多边之名行单边之实,通过自身在多边主义机构的优势地位对发展中国家进行打压;拒绝缴纳会费、拒绝推举相关官员从而破坏多边主义机构内部的有效性,甚至单方面无端退出多边主义国际组织破坏多边主义机构的完整性,致使多边主义面临失灵的风险。

   第二,全球经济发展持续低迷,多边主义面临基础不稳的困境。21世纪经济全球化通过多边主义的推动进一步深化,经济全球化为全球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动力。但是,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其为世界经济的助力逐渐减弱,也导致了人们对全球化所带来后果的反思:一方面,发达国家通过自身的科技、资本优势撷取了巨大的利润,使得世界范围内贫富差距加大;另一方面,全球范围的危机使人们意识到,全球化在促进本国发展的同时也为危机传导带来了便利。特别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所带来的对全球化的反思与怀疑,动摇了对多边主义的信赖基础,引发了对多边主义经济体系的指责。

   对经济全球化的反思形成了逆全球化的政治行为。多边主义作为21世纪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助推力量,其合理性基础也遭受质疑。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为了控制疫情,多国采用物理隔绝的方式,控制人口与货物的流动,造成全球产业链与供应链的断裂,带来全球经济大衰退。疫情给全球经济造成巨大伤害,现阶段全世界失业率仍居高不下,贫富阶层分化进一步加剧,普通民众的生存空间遭受挤压。逆全球化力量空前强大,世界经济政治的不确定性增强、不稳定性增多等因素导致多边主义面临基础不稳固的局面。

   第三,全球保守极化思潮抬头,多边主义理念遭受冲击。伴随着全球问题的频繁出现,人们的社会心态和思想观念也在发生变化,不安和焦虑变得显著,保守与极化的思潮在全球范围内涌现,不断冲击着全球共有的价值理念与共识。失序的威胁感知,经济的低迷体验,带来了文化观念层面的消极反馈。民族主义、民粹主义、保护主义等在多地抬头,恐怖主义、分离主义也在多地暗流涌动。国家间的互不信任情绪进一步加深,由此,多边主义面临着进一步封闭化的困境。

   在反全球化与保守主义思潮的影响下,全球民粹主义盛行。民粹主义将疫情作为反全球化的重要论据,利用疫情的负面效果助推逆全球化政策。与此同时,进一步将不利因素与全球化进行链接,并以此将经济、科技以及国际合作等话题高度政治化,提高多边主义的合作成本。民众不安与异动的情绪通过民主形式/程序逐步传导到政治层面形成民粹主义,并将现有的负面情况作为反全球化合作的证据,破坏多边主义合作基础。

   第四,全球性危机威胁人类生存,多边主义面临效能不足的挑战。科学技术在不断进步的同时,负面影响也日益加剧。新技术带来的生态破坏、环境污染等加剧了人类健康生存的威胁,触发了一系列自然和社会问题——不可再生能源的消耗与争夺带来生态恶化与冲突、不受规约的新技术带来道德伦理问题等。由全球气候变化所造成的粮食生产面临威胁,海平面上升造成发生灾难性洪灾的风险也在增加,这些都对人类的生存环境造成了挑战。新冠肺炎疫情等传染性疾病在紧密联系的世界上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传播暴发,更是直接威胁人类性命。

在面对全球性危机时,现有多边主义都会成立相关机构进行协调,并且世界各国都认识到面对全球性危机需要世界各国形成合意、努力解决。但是在通过多边主义形成应对计划后,协定各国却并没有快速有效地执行,有些国家甚至罔顾全球利益擅自退出协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977.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