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志钦:21世纪需要怎样的多边主义

更新时间:2021-08-09 22:21:07
作者: 史志钦  
对全人类的利益造成伤害。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多边主义机构效能不足的问题体现得更加明显。虽然世界卫生组织对疫情防控已有及时且明确的要求,但由于多边组织的协调效能不足导致相关措施并未得到很好地执行,造成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失控,形成全球性危机。

   21世纪多边主义的发展方向

   面对全球性问题导致的全球危机,坚持多边主义成为解决全球性问题、化解全球危机的必然道路。21世纪以来,多边主义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多边主义的制度体系也日益完善,但新的全球性问题所带来的冲击和挑战又暴露出多边主义的短板与不足,尤其是执行力不足、应对不及时等。习近平主席指出:“21世纪的多边主义要守正出新、面向未来,既要坚持多边主义的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也要立足世界格局变化,着眼应对全球性挑战需要,在广泛协商、凝聚共识基础上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因此,21世纪的多边主义应以现有的多边体系框架为基础,构建更加包容的多边主义宏观调控机制,通过共商共议确立多方遵守的国际法律规则,以差别责任为原则明确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多边主义中的职责,通过与时俱进的多边主义解决新的全球性议题。

   首先,21世纪的多边主义必须以全球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为视角。在传统的认知理念中,三个或三个以上国家进行的合作就被视为多边主义形式的合作。但在21世纪,伴随经济全球化与科技的创新进步,全球各个领域的联系日益紧密,各个国家不再是相互独立的行为体,而是相互依赖的共同体。与此同时,21世纪涌现的众多全球性问题,使得世界各国必须携手合作,为了全球与全人类的利益,各国也都已经接受了合作现实,并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性地加入了各种多边主义机构。但是,一些国家虽然参与了传统多边主义合作,也符合多边主义的形式要求,实质上却处处彰显出霸权主义、单边主义的行动轨迹,通过有选择的多边主义,损害了相关国家利益、牺牲了世界人民的福祉。

   所以,21世纪人们需要更新多边主义认知理念,不应机械性的以形式上三个或三个以上国家协调合作作为多边主义的判断标准,明确多边主义应是符合全球与全人类共同利益的多边主义。多边主义所促成的合作不该仅限于国家之间的多边合作,更应推崇基于全球乃至全人类的共同利益进行合作。21世纪多边主义的合作在遵循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也就是坚守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的基础上进行合作。若仅仅是形式上多个国家的合作,实质上却违反全人类的共同价值,干涉别国内政、阻止他国发展,实施冷战以及贸易战的行为,这不仅不是多边主义,而是反多边主义。历史与现实已多次告诉我们,这种以多边主义为名、行单边主义之实的行为必然贻害无穷。

   其次,21世纪的多边主义必须坚持更加包容、平等的理念。现阶段的多边主义体系形成于二战后,虽然在很多方面已经形成全球共识,但西方发达国家在现有多边主义机制中仍拥有较大权力,发展中国家参与不足。进入21世纪,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全球化的推动下逐渐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并取得较好的发展,与发达国家的力量对比逐渐缩小。但是现有多边主义体系内依然没能改变以西方为主导的局面,这不仅反映出国家间力量的不均衡,而且加深了全球的不平等格局。与此同时,在现有多边主义体系中,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缺乏共同的文化与认知基础,致使各国对多边主义虽然拥有一定的共识,但却无法转化成稳定有效的运行规则。

   21世纪需要以包容平等为原则构建开放的多边主义,提高全球共同参与多边主义的意愿,提高多边主义机构的政治能动性,并将此作为多边主义机构权力格局改革的新原则。一个分裂的多边主义无法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全球人类已经形成了密切联系的关系网,不同文明、文化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世界各个多边主义机构不应以有色眼镜孤立、排斥和封锁任何国家。现有多边主义体系需要通过不断改革,构建出以平等为原则、以包容为目的开放式全球多边主义,塑造能真正代表世界各国利益的多边主义机构,以此妥善应对全球危机。

   再次,需要在维护联合国权威的前提下,通过法治建设更有约束力的多边主义机构。习近平主席说:“没有这些国际社会共同制定、普遍公认的国际法则,世界最终将滑向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给人类带来灾难性后果。”现阶段,随着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冲突不断加剧,部分发达国家一方面公然违反《联合国宪章》,以自身强力对他国进行侵害;另一方面又在不符合自身利益的时候无视多边主义机构,实施有选择的多边主义。某些发达国家的行为侵害了全人类的利益,严重损害了多边主义机构的权威性和有效性。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部分发达国家以自身利益为先,在自身疫情防控不利的情况下对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横加指责,拒不服从世界卫生组织的协调行动与统一安排,甚至擅自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导致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不力,危害世界各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21世纪的多边主义需要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以共商为原则路径构建具有约束力的国际法则,以保障联合国的合法权威。作为现阶段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多边主义体系,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在21世纪,联合国机构应成为多边主义法治的制定者,《联合国宪章》应作为世界各国和全人类共同遵守的国际规则,其内容应成为多边主义法治的基本原则。联合国应组织多边主义参与者共同商议,形成普遍公认的、具有执行力的合作规则与标准,与此同时,形成一定的惩罚规约机制,以此来维护联合国的权威性与有效性,从而在保障参与方利益的同时保证参与方能够遵守规则。

   最后,21世纪更需要与时俱进的多边主义。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伴随科技进步与人类交流的加深,在气候变化、互联网数字经济、人类健康以及跨国企业等全球性问题逐渐增多的同时极易诱发全球性危机,这对全人类的发展与安全提出了新的挑战。新的全球性问题虽然类型不尽相同,但都具有影响范围大且传播速度迅猛的特点,而且没有既定的历史沿革和规约举措,在多个领域依然处于规则真空的状态。因此,就需要全球各国快速达成合意,确定面对新的全球性问题的治理方法,避免全球性问题衍生为全球性危机。

   与时俱进的多边主义需要正视新型全球性问题,及时追踪跟进讨论,并快速制定有效举措与规则。一方面,通过改革现有的多边主义机构以应对新的全球性问题。充分发挥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的作用,全面讨论和研究全球性问题,在广泛协商、凝聚共识的基础上,快速形成可以执行的决议,对人类卫生健康问题、世界经济发展停滞、数字经济发展、气候变化等问题形成及时有效的行动方案。另一方面,在新议题中要充分保障发展中国家的合法权益。面对全球范围内的不平等问题,发达国家抑制发展中国家发展动力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为此,我们需要严格执行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保护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权益。

   21世纪中国推动多边主义发展的破局方略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出要维护建立在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之上的多边主义,强调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新型国际关系作为新时代多边主义的目标,着力构建新的具有包容性、普惠性、平衡性的多边治理机制。

   第一,坚持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促进全球多边主义合作。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共赢、共享的新型合作实践观念也丰富了多边主义精神。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全人类命运与共的视角,对多边主义提出了新的要求,多边主义不应仅仅以行为体参与数量作为评价指标,更应以合作促进全人类的真正福祉来进行效果考量。中国所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在平等的基础上,通过对话协商化解分歧、保证和平,以共建共享保障世界安全、以合作共赢保障世界繁荣。这些内容也为未来多边主义提供了新的精神内核,倡导多边主义参与方共担责任和风险、塑造责任共同体、共享发展和治理成果。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指导下,新时代多边主义精神的内涵进一步丰富和明确,更加有助于构建和平、繁荣、开放、美丽的21世纪美好未来。

   第二,坚持以“一带一路”倡议搭建的平台丰富多边主义实践。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具有明显的开放性和发展导向性,通过“共商、共建、共享”的新型合作原则,通过多元化的合作机制和全面对外开放的合作理念和实践,分享自身发展机遇,促进世界各国共同进步。实践证明,“一带一路”契合了不同类型、不同发展阶段谋求发展国家的需要,真正体现了平等、全面、普惠和包容的多边主义理念,发出了谋求发展国家的心声,推动了世界经济的发展。面对新型全球性问题,“一带一路”倡议具体提出“健康丝绸之路”“创新丝绸之路”“数字丝绸之路”等多边主义方案,以开放、包容、合作的精神打造发展中国家应对新型全球性问题的新成果。未来,中国将进一步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的建设实践,在共商、共建、共享的基础上进一步保障“一带一路”的全面开放,以高标准、可持续、惠民生为目标继续推动“一带一路”参与国共同发展。

   第三,继续支持现阶段以联合国为主导的包容性多边主义机构,维护多边主义权威。联合国作为现阶段多边主义体系中最为重要的机构,依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多边主义离不开联合国,离不开国际法,也离不开各国合作。世界需要真正的多边主义。各国应该按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办事。”联合国在2000年后提出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获得了绝大部分国家的支持。2000年之后,区域性多边主义经济合作组织更是成为全球经济治理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东盟、欧盟、非盟成为区域发展的重要力量,为区域开放以及全球经济治理贡献自身力量并取得良好效果。应建立以联合国为主导、以区域多边主义为核心的包容性多边主义宏观经济调控机制,通过联合国的组织力量,将区域多边组织纳入联合国的框架下,以《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为具体内容,对区域性多边组织的经济行为进行协调,确保全球宏观经济调控的有效性。

   第四,以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为原则调节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权责,促进多边主义原则有效发挥作用。进入21世纪,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力量对比逐渐趋于平衡,但是这一平衡却未充分体现在多边主义机构体系中,从而影响了多边主义的实践效力,推进21世纪多边主义结构改革迫在眉睫。为此,传统多边主义机构需要以当下全球格局为背景合理地扩大发展中国家的权利与义务,以保障原有的全球多边主义机构更好地发挥作用。与此同时,以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对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权责体系进行划分,明确多边主义体系中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权利与义务。除此之外,在经济、创新等产业链相关的多边主义机构中,在保证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同时也必须兼顾发达国家的利益,以共同发展为目的促进和谐共赢。

  

   (作者为清华大学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博导;清华大学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杨彩霞博士、徐欣顺博士对本文亦有贡献)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977.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