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鄢一龙:为什么西方理论无法阐释中国

更新时间:2021-08-05 16:48:41
作者: 鄢一龙 (进入专栏)  

  

   近代中国“遭遇数千年未遇之大变局,遭逢数千年未遇之强敌”。在巨大的西方冲击之下,中国陷入了空前危机,打也打不过、比也比不过、说也说不过。近代以来中国历史发展的主轴就是对这一空前危机的回应,探求如何救亡图存,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进行不屈不挠的伟大斗争,改变了近代以来中华民族跌落深渊的命运,找到了摆脱危局的路径。中国革命、建设、改革、新时代的伟大实践是前无古人、外无先例的探索。

   中国的伟大复兴是一个与西方世界兴起迥然不同的故事,这个故事无法在一个西方中心主义的知识体系中加以解释。现代中国的伟大实践从文明根基、发展奇迹与发展道路上超越了西方经验,从而也进入了西方知识体系的未知水域。

   其一,从文明根基上看,中华文明根本上不同于西方文明。中华文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既不断融合又独立发展,并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在现代转型过程中,中华文明并未解体或断裂,而是保持了主体性、延续性、包容性,在吸纳西方文明的同时实现了复兴,开拓出新的文明境界。

   现代中国诞生与发展是基于与现代西方根本不同的文明母体,这造成了二者整体意义上的差异。传统中华文化流淌在中国人的血脉中,塑造着他们的人格、思想观念,以及独特的思维方式,并深深影响了现代中国的道路选择、制度建构与意识形态。这不但使当代中国的实践必然表现出中国特征、中国形态,同时也使当代中国知识体系必然呈现出中国风格、中国气派。

   其二,中国现代化进程超越了西方国家,创造了发展奇迹。新中国成立以来,用短短的几十年,走过了西方发达国家200多年的历程。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中国在艰难探索中用短短30年建成了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为改革开放的发展成就奠定了产业红利、国防红利、人力资源红利与社会主义制度红利。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实现了持续的高速增长,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彭斯教授指出,在世界上所有实现高增长的案例中,中国是增长幅度最大、增长速度最快的,这种速度和规模的增长史无前例。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减贫成就最大的国家,按国际贫困线每人每日支出不足1.25美元计算,自1980年以来,有7亿多人口脱贫。2021年又在现行标准下,实现了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其三,中国社会主义超越了资本主义的现代化道路。西方现代化的历程,也是资本主义体系形成的过程,资本逻辑超越一切成为最优先的逻辑,资本主义成为现代化的基本范式。发端于欧洲的社会主义运动本身就是对于资本主义体系的反向运动,并在“二战”后形成了平分秋色的相互抗衡格局,随着20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资本主义在制度竞争中,似乎已经最终胜出,以至于美国学者福山开始宣称“历史已经终结”。

   然而,历史不会终结,终结的只是西方学者虚妄的自负。21世纪第一、二个十年之交,历史的钟摆,似乎又走向了另外一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冷战结束后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一体化进程出现了逆转,西方发达国家阶级之间对抗性矛盾激化,种族冲突加剧,民粹主义和极右势力抬头。曾经的全球制度“模范生”,经济、政治与社会体制弊端开始集中暴露,并且得不到有效纠正。令人仿佛看到,“老大”西方开始暮气沉沉。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的暴发,更像一面“照妖镜”,把西方道路模式与制度模式的危机暴露无遗。

   与此同时,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却呈现出蓬勃的生机和活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既不同于西方的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也不同于苏联式的社会主义道路,开辟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新篇章。

   2010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以购买力平价计算,在2014年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以汇率法计算,可能会在2030年前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一个新兴的全球性大国,正在以充满自信的姿态,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

   中国的伟大复兴与非西方国家的集体性崛起,改变了数百年以来西方与非西方国家大分流的基本趋势,改变了西方中心与非西方边缘的世界基本格局,世界历史由大分流、大趋异,走向大逆转、大趋同。“漫长的16世纪”行将结束,人类将迎来“环球同此凉热”的21世纪。

   随着庞大的物质帝国统治的解体,庞大的精神帝国建筑所赖以支撑的地基就松动了,而西方中心论的知识建构方式也终将宣告终结。

   摘编自《中国道路与中国道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91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