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美国同盟体系“七宗罪”

——新华社北京8月3日

更新时间:2021-08-04 16:43:08
作者: 新华社  
亲口承认“数年来和数代人以来的战争是为了争夺石油而打响的”。2003年发动伊战前夕,时任英外交大臣斯特劳证实,增进英和全球能源供应安全是英战略利益所在。2016年7月,曾参与对伊战争决策的英前副首相普雷斯科特发表文章称,自20世纪50年代起,确保以优惠条件获得波斯湾石油产品一直是英利益所在。伊拉克前副总理塔里克·阿齐兹曾表示,针对伊拉克的威胁纯粹是为了石油,美国的政策就是要夺走海湾国家的石油。英国BBC报道,布什政府在“9·11”之前就制定了控制伊拉克石油计划的文件。英国智库新经济基金会前任政策主管希姆斯称,过去的一个世纪,美国和英国在寻求控制超过它们份额的石油储备时在全球各地留下了冲突、社会动荡和环境破坏的恶果。

   2021年3月20日,叙利亚石油和矿产资源部长巴萨姆·图马在接受叙国家电视台采访时称,美国及其盟友如同海盗一般,觊觎着叙的石油财富。美国目前控制着叙东北部90%的原油资源,美军及其盟友对当地的占领,导致该国石油产业的总损失超过920亿美元。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访问意大利时曾指出,美国正通过掠夺属于叙利亚人民的石油资源来养肥本国石油生产商和军火商。俄罗斯专家伊戈尔·尤什科夫表示,美国之所以不愿从叙北部撤离就是为掠夺叙石油资源。他们利用武装部队保卫石油走私,并报复任何阻止走私的行动。

   以美国为首的联军还多次走私、烧毁叙利亚小麦。2020年5月,美军在叙东北地区哈塞克省南部的沙达迪村庄用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投放燃烧弹,将当地小麦作物化成灰烬,造成14名叙普通民众死亡,损失近5000万美元。

   据叙利亚阿拉伯通讯社2021年6月9日的报道,有20辆美军占领部队的卡车在叙利亚满载着偷来的小麦向伊拉克北部行进,美军占领部队与叙利亚当地民兵组织勾结,每天都在窃取和掠夺叙利亚的石油和粮食,随后销售换取资金。6月16日,该通讯社报道,美军占领部队又从叙利亚偷窃小麦,以美国为首的联军还在叙利亚代尔祖尔省东部绑架多名平民。

   叙利亚曾经是粮食出口国,连年战乱让它如今面临“粮荒”,需要进口才能满足内需。

   ◆美国推行美元霸权,不断通过非常规货币政策掠夺其他国家资产。

   1944年7月,布雷顿森林体系成立,美元成为国际货币,美成为世界货币霸主。1971年8月美元与黄金脱钩,但其后美通过OPEC绑定石油美元,维持美元霸权地位。长期以来,美根据自己的经济周期,在“开闸放水”和“关闸断流”间反复切换,持续推高并引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金融风险,在美元大进大出过程中洗劫各国外汇储备,掠夺优质资产,攫取巨额利润,剪全世界的“羊毛”。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为挽救美经济和股市,美联储开启无限量化宽松,进入大举购债模式,短短几月内资产负债表扩张了65%,总额最高达到7.22万亿美元,基础货币一下子多冒出来3万亿美元。这些增发的大量美元流动到世界各地,给全球经济金融市场带来巨大冲击,造成大宗初级商品甚至粮食价格大幅上涨,导致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经济被迫承受疫情后二次打击、更加脆弱不堪。

   欧元诞生后,在世界贸易结算中比重不断上升,不时遭美打压。美还把控全球美元结算清算体系,并利用该体系阻断被美制裁的国家、企业、个人进行国际结算清算,对被制裁者进行致命打击。目前,美仍依靠美元在储备货币和全球结算清算体系中享有霸权地位。

   ◆美国及其盟友军事化掠夺导致非洲难民数量激增,并通过矿产资源开发侵占非洲利益。

   2018年6月18日,伊朗学者娜扎宁·阿尔马尼安在西班牙电子报刊《公众报》撰文《“阿奎里厄斯”号难民船和对非洲掠夺军事化的五个证明》的文章称,自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美国领导的多场战争迫使近5600万人不得不离开他们在中东和非洲的家园,目前的难民潮与北约对非洲进行的新军事化掠夺直接相关。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的非洲问题分析师彼得·法姆认为,占有非洲储量丰富的油气资源和其他战略资源,并确保不让有利害关系的第三方,如中国、印度、日本、俄罗斯等,对非洲资源获得垄断或优惠待遇,是北约实施非洲军事化的目标之一。2012年9月,坦桑尼亚《每日新闻》报专栏作家尼奥卡发表题为《谁在坐享我们的矿产资源?》的文章,谈及历史上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对非洲资源的大肆掠夺,而这种现象至今仍在继续。纳米比亚前总统努乔马认为,非洲完全不可能过滤掉矿业领域中的帝国主义因素,因为这个领域一直由西方国家掌控。

   ◆英国占有大量海外领地,维系非法殖民政府。

   英国自16世纪起不断侵占海外殖民地,至20世纪20年代达到高峰,当时英拥有世界上超过四分之一的土地,号称“日不落”帝国。英国学者指出,“英国强大的时候领土增加了111倍,它从殖民地收集的文物也增加了100倍”。目前,英仍有14块远离本土的海外领地,总面积173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6万。其中,英拒不归还查戈斯群岛引发较大争议。查岛位于印度洋,是毛里求斯原有领土,1810年被英占领。1965年,作为毛获得独立的附加条件,查岛从毛领土分离出去成为“英属印度洋领地”,英“承诺”适时将查岛归还毛政府。但之后英不仅未予归还,还用尽各种非人道手段驱逐群岛上数以千计的原住民,支持美在岛上兴建军事基地。2019年2月,国际法院作出咨询意见,明确指出英占据查岛是非法行为,英有义务尽快终止对查岛行政管辖。5月,联大以116票赞成、6票反对通过确认英对查岛统治是非法行为,并要求英在6个月内将查岛归还给毛里求斯的决议。但英迄今未履行该决议,公然践踏国际法治。毛总理贾格纳特指责称,英不能一边宣称自己是国际法卫士,一边维系一个非法的殖民政府。

   ◆法国长期通过“殖民遗产”,控制非洲国家的经济命脉。

   当欧元诞生、法国法郎被废除时,非洲法郎转而和欧元以固定比例挂钩。每次法国经济下滑,非洲法郎区国家都会连带遭殃。非洲法郎发行权不在次区域货币联盟成员国手中,无法灵活调控本币币值,抑制了西非、中非国家的出口竞争力。由于大多数外汇掌握在法国人手里,非洲法郎区国家对外贸易也受到法国的种种限制。2017年,在贝宁爆发了公开焚烧西非法郎的抗议活动。马里、塞内加尔等国也发生了抵制非洲法郎的游行。

  

   第三宗罪:侵权

  

   美国同盟体系玩弄国际规则,对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以强权挑战公理,歪曲国际法粉饰恶行,只为谋取一己私利。

   ◆美国拒绝参与或退出国际公约、组织。

   过去一段时间,美国在国际上奉行“本国优先”,大搞毁约退群,严重损害了多边主义,削弱了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包括:拒绝批准承认工人享有结社权利的1948年《结社自由和组织权利保护公约》;拒绝签署谋求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印支问题的1954年日内瓦协议;拒绝批准1979年《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拒绝签署美曾主张且经大多数国家同意的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984年,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过于政治化”为由,第一次退出该组织;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批准1989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拒绝批准1997年《京都议定书》;未批准1998年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2001年,独家拒绝达成《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旨在建立核查机制的公约议定书,并阻挡至今;2017年1月,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会摧毁美制造业为由退出TPP;2017年6月,身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大国,宣称《巴黎协定》使美处于不利位置,决定退出该协定并重启化石燃料开采计划;2017年10月,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内部亟待改革等为由,第二次退出该组织;2017年12月,因《移民问题全球契约》与美政府现行难民政策和特朗普移民原则不符,宣布退出该协议;2018年5月,认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是“一个巨大的谎言”“史上最吃亏的协议”“存在灾难性缺陷”,宣布退出该协议;2018年6月,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以色列“存在偏见”及“无法有效保护人权”,宣布退出该组织;作为对巴勒斯坦因美国搬迁驻以色列大使馆至耶路撒冷一事将美告上国际法院的回应,美宣布退出涉及国际法院管辖问题的《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关于强制解决争端之任择议定书》;2019年8月,宣布《中导条约》失效,并立即着手研发此前受限的陆基常规中程导弹;2020年4月,停止资助世卫组织,并于7月宣布退出该组织(2021年初拜登上台后宣布重返);2020年5月,美决定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同年11月宣布正式退出该条约。

   ◆美国及其盟友在海外军事战争中大肆侵犯人权。

   2020年12月30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雇佣军问题工作组发表声明,称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赦免在伊拉克犯下战争罪的4名黑水公司雇员违反美承担的国际法义务,呼吁《日内瓦公约》所有缔约国共同谴责美上述行为。12月23日,人权高专办发言人发表声明,对特朗普赦免有关人员深表关切,称此举将助长有罪不罚现象,鼓励其他人今后犯同样罪行。2021年4月12日,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发表声明,对英国议会正在审议的“海外行动(现役和退伍军人)法案”可能包庇那些实施酷刑等严重罪行的英海外军人表示关切,指出该法案显著降低了追究严重侵犯人权的海外军人责任的可能性。2020年10月5日,10位人权理事会特别机制专家也曾对该法案表示关切,称该法案使在海外服役的士兵免受非法杀害和酷刑指控,违反了人权法、国际刑法和国际人道法。2021年4月14日,人权理事会单边强制措施对人权负面影响问题特别报告员等发表联合声明,批评美国名为“正义的奖赏”的反恐奖赏计划侵犯人权,表示许多美认定的涉恐人员无法获得正当司法程序。美国通过悬赏嫌疑人员信息,鼓励其他人侵犯这些人的人权。

   ◆美国多年来对多国实施长臂管辖和单边制裁。

   美国长期依据美337条款、《反海外腐败法》《托马斯法》等国内法,肆意对其他国家和企业实施长臂管辖,发起单方面制裁。截至目前,美已对世界上近40个国家实施过经济制裁,并获得巨额收益,全球近一半人口受其影响。从2009年至2017年,美仅从欧洲就通过长臂管辖获得1900亿美元收益,并获取大量企业数据,阿尔斯通等企业受制裁后被美企收购。

   2015年到2019年间,美国政府对委内瑞拉采取了350多项单边强迫性措施。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表示,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的新一轮单边制裁,措施涉及面十分广泛,导致委内瑞拉主要货物已经严重短缺,可能会严重侵犯该国人民的人权。

   2018年,土耳其以涉嫌参与“居伦运动”和间谍罪为名逮捕美国牧师并判处有期徒刑。美国在外交渠道沟通无果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对土耳其输美铝制品加征关税。在美国的经济制裁下,2018年8月土耳其货币里拉暴跌18%,土汇市陷入混乱。

   2019年,美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对华为所有子公司实施禁供。2019年6月至今,美陆续将中国200多家企业列入制裁名单。

   2020年4月,联合国7名人权专家呼吁美国解除对古巴的经济和金融制裁,称制裁阻碍了人道机构帮助该国卫生系统抗击新冠疫情,美国对古巴的禁运和对其他国家的制裁严重破坏了国际社会为遏制新冠大流行、治疗病患和挽救生命开展的合作。

美迄已对伊朗实施了1600余项单边制裁,涵盖石油、金融、航运、汽车等伊国民经济各个领域。尽管美一再宣称对伊制裁不包括人道主义领域,但伊在制裁影响下长期无法通过正常渠道采购药品等物资,造成伊国内缺医少药的人道主义困境。特朗普政府对伊采取“极限施压”政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88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