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永生: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

更新时间:2021-07-30 09:01:57
作者: 张永生  

   中共十九大及十九届五中全会,对“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进行了战略部署,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尤其指出,中国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这意味着,中国要实现的现代化,并不是当今发达国家现代化的翻版,因为工业革命后以发达工业化国家为标准的现代化带来了全球环境不可持续的危机,现代化概念需要注入新的内涵。但是,现有关于现代化的概念、发展内容、组织方式、商业模式、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很大程度上均是在传统工业时代建立并为其服务的,无法满足生态文明和新发展理念下中国新的现代化转型要求,应按照“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概念,进一步深化改革。

  

   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的内涵

   (一)现代化的新内涵

   经济现代化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实现什么样的现代化(what),即发展的内容;二是如何实现现代化(how),即实现现代化的方式。后发国家对现代化的探索,主要集中在如何实现发达国家那样的现代化,对实现什么样的现代化的思考相对较少。中国自洋务运动后开启的现代化探索,主要集中在“how”的问题上。在“what”的问题上,则以发达国家为默认标准,并没有对发达国家现代化内容本身进行太多质疑和反思。在“how”的问题上,通过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和改革探索,中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成就,走出了一条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现代化道路。 [2]

  

   十八大后,中国提出了新发展理念、生态文明思想、不忘初心、中国社会基本矛盾变化的论断、“美好生活”概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高质量发展、绿色发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等一系列新的理念、论断以及改革与发展战略,并坚定不移地进行发展方式的转换。 [3] 这些新的提法,反映了中国现代化建设面临的深层问题和解决思路,背后实质是对基于传统工业时代的现代化概念的重新反思。

  

   (二)中国为何率先提出新发展理念

   改革开放后,中国在如此短时间取得了世界历史上未曾有过的现代化成就。可以说,中国是工业文明的最大受益者之一。那么,作为既有现代化模式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为什么中国不是继续这种现代化轨迹,而是提出要彻底实现发展方式转变,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 [4]

  

   第一,中国现代化过程遇到了其他国家同样遇到的不可持续的世界性难题,不得不转变。有两个世界性难题:一是基于传统工业化模式的现代化模式,导致了严重的生态环境不可持续问题,包括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和全球气候变化危机; [5] 二是“现代社会病”,包括福祉、社会问题,以及环境破坏和现代生活方式引起的大量健康问题。尤其是,中国在一代人的记忆里,对传统工业化模式的好处和弊端均有切身体会。这就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第二,5000年连绵不断的文化底蕴,为中国提出新发展理念和新的现代化概念提供了足够的养分。一些人将中国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简单归于学习西方管理经验和市场经济的结果。但是,世界上几乎所有后发国家都在寻求现代化,为什么只有中国这样的少数国家能够成功?这背后,有中国无形的文化因素在起作用,而这些无形因素在标准经济学中往往被忽略。文化因素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发展理念和行为方式,从而对经济绩效产生关键影响。“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内容。因此,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亦代表中华文化的复兴。

  

   (三)生态文明带来现代化标准的转变

   工业革命后,人类社会从传统农业文明进入工业文明,价值观念的重大转变是其前提;从不可持续的传统工业文明到基于生态文明的现代化概念,同样需要价值观念的重大转变。“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意味着两个方面,一是视野的扩大,即从传统工业文明“人与商品”的狭隘视野,转变到生态文明“人与自然”的宏大视野。这种转变类似从地心说到日心说的转变。二是新发展观或价值观的重建。发展目的是提高人们福祉,满足人们“美好生活”的需要。基于传统工业化道路的发展模式,往往导致增长与福祉相背离。一旦用新的现代化坐标系来衡量,则关于成本、收益、最优化等传统概念就会发生很大变化,由此带来供给内容的转变。 [6]

  

   二、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改革

   十八大以来,在生态文明和新发展理念下,中国进行了系统的改革顶层设计。在发展理念和绿色发展探索上,中国在很多方面实现了对传统工业化模式的超越。中国未来的现代化,显然不是过去传统工业化模式简单的线性延伸。

  

   (一)重大改革进展

   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导下,从宪法、党章、国家发展战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法律体系、具体机制设计等不同层面,中国建立了生态文明“四梁八柱”总体框架的顶层设计。

  

   第一,中国将生态文明建设同时纳入宪法、执政党党章、国家发展战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强大的法律和制度保障。中国亦成为保护环境决心最大的国家之一。生态文明的核心,是环境与发展的相互促进关系。生态文明在中国至上的法律地位,意味着中国对于通过保护环境促进经济发展的坚定信念和信心。

  

   第二,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将生态文明作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必须坚持的内容进行了具体规范,提出“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包括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全面建立资源高效利用制度、健全生态保护和修复制度、严明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度。

  

   第三,在实施层面建立了完备的体制和政策框架。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50多项相关具体改革方案,包括《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等纲领性文件。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主要是从自然资源资产管理、自然资源监管、生态环境保护三大领域进行制度改革与设计。

  

   第四,在一些具体领域取得突破。包括:环境立法思想取得突破,明确了环境保护法的综合法地位和“保护优先”原则;在生态保护和修复制度、资源高效利用制度、生态环境治理体系改革等方面,均取得突破性进展;生态环境治理体系改革取得突破;目标责任体系和问责机制改革取得突破;市场化改革有突破性进展,如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资源税、环境税、生态补偿,以及水权、用能权、排污权、林权、碳排放权的交易制度试点。

  

   (二)对传统工业化模式的超越

   从传统工业化模式到绿色发展转型,对所有国家而言都是新生事物。在发展理念和发展实践上,中国从过去的“学习者”,正努力成为“探索者”和“引领者”。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从可持续发展的视角看,生态文明绿色发展至少在以下方面实现了对传统工业化模式的超越。

  

   第一,超越传统工业时代的视野。西方工业文明建立在“人类中心主义”基础之上,从“人与商品”狭隘的视野认识和满足人类需求,对外部环境的冲击并未充分纳入消费者和企业行为的决策范围。这导致了“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恶性循环。生态文明则超越传统工业文明视野,从“人与自然”更宏大视野衡量人类行为,为人类最优行为提供了一个新的坐标系。 [7]

  

   第二,超越传统工业文明价值观。基于工业化模式的消费社会,强调物质消费至上的价值观,生态文明则同时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强调生态环境对生产力和福祉的改进效果同样也创造价值。不同的价值理念,对应着不同的发展内容和资源概念。这样,价值理念的转变,就使经济增长有可能摆脱对物质资源的依赖,同时也大幅拓展了经济发展的潜力,做到“越保护、越发展”。

  

   第三,超越了工业时代的标准经济发展理论。各国现有发展模式及奉行的发展理论,很大程度上是传统工业时代的产物,经济发展被视为一个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过程。 [8] 在环境和发展的认识上,传统的发展理论普遍认为,经济发展与环境存在两难选择,将所谓环境库兹涅茨倒U形曲线作为处理环境问题的规律, [9] 而这种倒U形曲线并不真正成立。 [10] 生态文明新发展范式则揭示环境与发展之间可以做到相互促进。无论是实践还是理论层面,这种认识都是对传统工业时代发展理论的超越。

  

   第四,为全球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根本解决之道。由于传统工业化模式下环境与发展之间的冲突关系,全球气候变化、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等全球性目标难以实现。只有在生态文明新发展范式下,这种冲突关系才可能成为相互兼容和相互促进的关系。因此,生态文明就为发展方式转变提供了根本解决之道。

  

   三、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主要经验和主要问题

   (一)主要经验

   第一,发展理念和远见卓识对于改革至为关键。绿色转型是一种发展范式的跃变,它面临着类似“鸡生蛋、蛋生鸡”的两难困境。即如果没有足够的绿色成功证据,则风险厌恶的政府就不会采取有力的行动;如果不采取有力的行动,则证据就不会出现。此时,领导人的远见卓识、愿景和改革勇气,就起着决定性作用。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下,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相互促进的认识和愿景,就为打破这种两难冲突提供了保证。

  

   第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发展的根本目的或初心是增进民众福祉,而不是商业利益至上。传统发展模式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发展的目的和手段本末倒置。GDP只是发展的手段,人民福祉的提高才是发展的根本目的,而那些难以市场化从而难以转化为GDP的良好生态环境,则是普惠的民生福祉,是“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美好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第三,中国政府强大的执行能力。绿色转型是工业革命后最为广泛而深刻的发展范式的变革。它会使经济跃升到一个更有竞争力的结构。但是,这种转型面临一个典型的公共选择和协调问题。虽然转型有望提高整体经济的效率,但个体却存在搭便车激励,这就需要政府强有力的推动。政府的推动,相当于提供一种转型必需的公共产品。在推动绿色转型方面,中国政府强大的动员能力,成为其独特的优势。中国目前推行的很多改革和试验,在其他国家往往很难做到。

  

   第四,有效的市场机制。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市场发挥着决定性作用”。“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根本上靠有效的市场机制。很多基于良好生态环境和文化的新兴产品和服务,难以用传统工业时代的模式实现其价值,需要依靠商业模式和企业组织模式的创新,而灵活充满活力的市场机制就成为关键。

  

第五,改革的顶层设计与地区创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783.html
文章来源:《读懂“十四五”:新发展格局下的改革议程》,刘世锦主编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