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文玲:世界经济大变局与中国的大战略

更新时间:2021-07-29 23:43:53
作者: 陈文玲  
中国第一,美国第二,印度第三;美国普华永道预测,其中有6个是现在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中国第一,印度第二,美国第三。从目前看,不论在哪个研究机构或国际组织对未来30年的预测中,进入世界前10位的经济体,或者说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都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日本等原来的发达国家将排到全球第10位以后。

   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整体崛起,推动原来的南北关系发生深刻变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在国际社会和世界经济发展中的话语权、主导权、规则制定权的竞争和博弈,在某种程度上、在一定的时点会非常激烈。全球南北关系原来是北强南弱,现在是南北势均力敌,未来将是南强北弱,世界经济格局将由此发生根本性变化,不仅将带来对世界治理体系的挑战,还将在东西方文化、文明交融的同时交错和交锋。虽然全球市场是开放的,世界经济联系日益紧密,但支撑西方世界的发达经济体、代表“北”的势力、话语权和所谓“价值观”影响与日俱减,而代表具有勃勃生机的新发展力量的理论、理念和文化、文明的影响力则与日俱增。这是近代西方统治世界500年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人类生产力大解放和思想大解放。西方文化统治的意识形态和主流价值观虽然目前仍占统治地位,但受到了空前的挑战。这就是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最大的变局,几百年一直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着全球秩序与全球规则,这样的历史将随着南北关系的重大调整渐次结束。

   南北关系的深刻调整将带来东西之变,随着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与崛起,以西方文化价值观为主体的世界将吸收东方文化的营养和精髓,形成文明互鉴和多元文化的融合。以前世界以西方话语体系、西方思想体系、西方民主制度为主导,柏林墙被推倒以后,西方甚至认为西方民主制度将替代所有的制度,历史将定格在西方发达经济体所倡导的制度和模式中。而现在历史正在走向新的终结,法国总统马克龙说,西方的民主到了历史终结之日,北约已经进入“脑死亡”。过去几百年是西风东渐,未来东风西渐的可能性加大,在话语权表达、在形成全球认知和公约等方面会出现东升西降,但既不是西风压倒东风,也不是东风压倒西风,而是在广阔的太平洋形成回旋的暖湿流,交汇、交融、交流,形成滋润和灌溉世界的雨露。目前在全球价值观、安全观、治理观等方面,在人类道德道义制高点上,中国已经先行了一步。中国领导人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提出了全球发展观、全球安全观、全球治理观、全球价值观,提出共商共建共享等处理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提出建设开放型世界等一系列的理念和主张,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在世界上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共鸣。这说明,当今世界是一个缺少思想的世界,缺少能够凝聚人类共识的核心理念,缺少跨越宗教、文化、发展阶段、不同国家历史关系,使人类社会、各个国家能够产生共鸣的思想,人类发展最迫切需要的正是这种思想。在把握发展大势的同时,也必须直面挑战和问题,使人类社会向着更加光明、公平、和谐、文明的方向前行。

   在这样的历史演化中,一方面,南北关系的调整仍在深化;另一方面,世界还没有真正解决人类社会贫富差距问题。在世界经济发展中,有的国家如某些西方发达国家用经济霸权、经济武器一轮又一轮地“剪”发展中国家的“羊毛”;有的国家利用天赐资源,可以轻易地收获财富;有的国家依靠正确的战略选择、道路选择,依靠人民的智慧和努力付出,获得快速发展。总体来看,富国越来越富,穷国越来越穷。加入联合国的近200个国家中,排在前10位的国家创造的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80%;排在第11位到第20位的国家创造的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0%;剩下的170多个国家创造的GDP,总共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0%。全球排在前20位的国家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90%,世界经济的增量和财富量越来越向发达国家和后来快速发展的国家集中。据瑞士信贷研究所发布的2017年财富报告,全球财富已经达到280万亿美元,比10年前增长了27万亿美元,其中50%来自美国。富人与穷人的差距也越来越大,英国《卫报》2018年4月7日报道,到2030年,世界最富有的1%的人,将掌握2/3的财富;2008年以来,世界最富有的1%的人的财富以每年6%的增速增长,预计到2030年持有的财富将从目前的140万亿美元增长到305万亿美元,占世界财富总量的64%。根据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等人推动的World Inequality Data base项目所调查的数据,各国最富有的1%的人口持有的财富占社会总财富的比重都在20%以上,俄罗斯超过了40%,美国高达39%,印度达到31%,中国为30%。前10%的居民持有的财富占比都在50%以上,最低的是法国,达到55%,俄罗斯、美国都在70%以上,韩国、印度也都在60%以上,中国为67%。

   应该说,贫富矛盾是当前一些国家和地区产生民粹主义的重要根源。如何站在人类和世界的角度思考和处理问题,推动解决这些世界性难题,具有几千年历史的东方思想、东方文明以及世界多元文明正在兴起并发挥作用。这些变局刚刚开始,未来随着中国国家综合国力的提高,随着中国2035年以后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真正成为全球性经济合作行动,成为全球新型公共产品并且取得预期的效果,中国很可能会成为世界和平发展的“领头羊”,不仅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而且有可能成为思想的引领者。

   (三)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信息革命、数字革命、量子革命等突破性创新,对经济重要领域甚至人类社会都将产生颠覆性影响

   从历史上看,往往是思想革命先于科技革命,科技革命先于产业革命,产业革命先于经济全球化。思想革命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爆发一次,科技革命大部分是60-80年爆发一次,产业革命是40-50年爆发一次,经济全球化则是30-40年一轮更迭。当今世界,新的思想革命、新的科技革命、新的产业革命和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正在同步发展,完全交织在一起,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信息革命、数字革命、量子革命形成的数字经济,形成的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云服务、量子计算等新的变革,使整个世界的经济形态、经济联系、经济结构和经济动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这些东西交织在一起。哪个属于思想革命?哪个属于科技革命?哪个属于产业革命?哪个属于经济全球化?它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有没有清晰的边界?没有,已经完全交织在一起了。它们从根本上打破了人类以往的思维方式,以往的更迭方式、改变流程或技术革命。对于任何一个高度发达的工业大国来说,这些突破性创新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对于那些发展中国家和贫困国家来说,如果不能分享人类创新的成果,将对以往的市场领导者及其地理位置产生极大颠覆性,并且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造成巨大的扭曲。

   16-17世纪世界开始了现代科学革命,科学理论和思想的革命使人类认知产生了飞跃。第一次科学革命的主导学科是力学,始于哥白尼创立太阳中心说,发展到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出版;第二次科学革命以化学原子论、生物进化论和电磁理论等的认知变革为特征;第三次科学革命以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出现为标志;当前的第四次科学革命包括对物质结构的认识、对宇宙演化的认识、对生命起源的认识、对意识本质的认识,这些重大科学问题都有原创性的突破。随后,发生了几次重大科技革命。18世纪以英国为代表的蒸汽机革命推动了机械化,19世纪以美国为代表的电的发明推动了电气化,20世纪美国发明了互联网,推动了信息化。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袭来,世界科技发展处于快速进步之中,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融合发展,新技术、新业态、新产业变革加快,颠覆性技术、新兴技术不断突破,促进新经济、新动能的产生,旧的经济形态、旧的产业业态和旧的发展动能正在被新经济、新动能、新技术、新业态、新商业模式所替代。数字技术爆发式发展,成为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主角,全球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云服务、计算机超算、机器人、3D打印等数字技术创新,实际上是具有颠覆性的革命,不仅颠覆了人们的生产方式,还颠覆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乃至生命方式。

   人工智能的应用,代表了自蒸汽机发明以来最大的突破性创新,各种应用通过智能化机器学习不断优化,创新成果平等地延伸到所有经济领域、私人空间和社会生活。人工智能将由对人的体力替代转向对人的脑力替代,其对科技、产业和社会变革的巨大潜力得到更多国家认同,美国、中国、德国、日本、韩国、俄罗斯等16个国家发布了国家人工智能发展战略,18个国家正在研究制订人工智能发展计划。人工智能引发超级计算能力快速发展,据Cisco的统计数据,2019年全球超大型数据中心约447个,未来几年会出现爆发式增长。数字化基础设施成为人类更高水平互联互通的新基础设施,与人工智能、超级计算能力等叠加,将出现人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认知革命、业态变革与生活场景。中国从2G跟随、3G追赶、4G并跑到5G领先,在一些领域成为科技创新的前沿部队。中国到2020年底已建成71.8万个5G基站,2025年将实现中国境内全覆盖。未来的世界,5G+强大算力,或者6G+量子计算,将构成巨大的不受边界限制的无垠网络空间。

   不断形成的网络空间,是人类基于信息技术而开拓的一种新型空间,作为信息技术设施和规则的集合体,它不仅为人类提供了一种先进的信息传输手段和开放式的信息交往交流交互交融平台,而且提供了一种独特的社会人文生活空间和全新的经济发展方式,它将倒逼全球重塑既有的或者过时的社会规则与制度,并把规则、制度本身演进带入一个全新的阶段。伴随着网络空间的发展,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活动与网络连接成密不可分的生命共同体,网络空间成为继陆、海、空、天之后的第五维空间,不仅是拓展实体市场空间的虚拟市场,可以不受投资边际效应递减规律影响,而且成为维护国家战略利益、国家战略安全的新疆域。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高性能计算能力突破和5G、云服务等数字化基础设施的建设,数据将成为最强大的要素资源。目前,数字经济的增长速度是普通经济的3.5倍,数字经济投资回报率更是非数字经济的6.7倍,数字经济越来越广泛地影响其他经济领域。一个以计算能力为基础,万物感知、万物互联、万物智能的智能化数字经济世界,正在加速到来。数据产生、存储、处理、使用和交易,将突破传统物理空间限制,数据流动不仅可以实现全球同步,几乎没有时间延滞,而且在网络空间中数据的创造者、接收者和使用者,未来一定会主张对己方有利的数据主权,这将会造成数据主权的交互重叠甚至冲突,数据跨境流动与现行的法律存在空白或冲突,迫切需要国际上的协调合作,共同制定数据跨境流动的相关规则,避免数据流动与管控的无序状态。

迄今为止人类历史最伟大的事件,就是科技革命与工业革命。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在工业革命之前,人类发明几乎无一例外是靠长期的经验积累,有时候需要花费几代人的时间。如造纸术,公元1世纪中国的蔡伦发明了造纸术,但直到8世纪才传到阿拉伯国家,通过阿拉伯传到了大马士革和巴格达,后来进入非洲的摩洛哥,在十一二世纪又经过西班牙和意大利进入欧洲。到1150年,距离蔡伦发明造纸术约1000年后,西班牙出现第一个造纸作坊;又约100年之后,意大利出现第一个造纸厂;再约100年后法国出现第一个造纸厂。可见,工业革命之前,科学技术传播路径非常狭窄,传播周期极其漫长。近代工业革命之后,科技革命、工业革命、经济全球化加速发展,实现了从线性发展到指数级、爆发式增长。从历史维度看,欧美工业革命两个世纪的发展速度远超过前面的2000多年。而在中国,新中国成立后开始工业化,改革开放使中国进入现代商业文明,目前正在赶超欧美在两个世纪的发展中创造的科学革命、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成果,与发达国家并肩进入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中国在少数领域开始“领跑”世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776.html
文章来源:中宏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