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兴良:“塑造了一个更值得期许和憧憬的中国刑法学的未来”

更新时间:2021-07-28 09:19:57
作者: 陈兴良 (进入专栏)  
而在我国刑法学界达成法教义学的共识以后,刑法教义学更成为我国学者普遍采用的刑法研究方法,从而提升了我国刑法理论水平。

   德日的刑法教义学引入我国,对于我国刑法学摆脱经验的束缚,成长为具有独立品格的刑法理论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某种意义上说,刑法知识的教义学化,也就是对于刑法知识的学术化,在刑法研究中保持一种学术的态度,建构契合我国刑法的知识体系和学术话语,这应当作为我国刑法学者的追求。

  

   第三,问题意识的实践导向

  

   刑法学属于应用学科,实践理性是刑法学的重要品格。刑法研究必须面对实践,解决实践问题,唯有如此才能避免刑法学沦落为概念法学。尤其是刑法教义学,更是以体系性的方法解决刑法适用疑难问题的一种方案。

   我国目前的刑法教义学知识虽然是从德日引入的,然而引入的目的是为了解决中国的现实问题,是为中国刑法研究提供理论工具。刑法教义学虽然是从刑法规范的解释中归纳与提炼而形成的知识体系,但它具有独立于刑法规范的理论品格。

   在这个意义上说,刑法教义学是一种跨越国界的刑法学。尽管一个国家的刑法效力范围只能及于国境之内,但刑法知识却不受国境的限制,而会发生超越国境的学术影响力。我国是一个刑法知识的继受国,这是一种历史的宿命。刑法教义学具有方法论的功能,它只是一种刑法解释的工具,因而我国学者完全可以采用德日刑法教义学解决我国司法实践中的疑难问题,甚至建构我国刑法的理论框架,这种为我所用的积极态度,完全可以抵消受制于人的消极心理,或者也可以说是自卑心理。

   问题意识是任何理论研究者都应当具备的,只有敏锐的问题意识才能引导理论研究者永远走在本学科的学术前沿。而在刑法研究中,问题意识可以促使我们关注某些对于刑法的立法与司法具有重大影响的问题,并且跟踪这些问题,以此作为理论研究的永恒主题。部门法学者是以特定的法律部门作为研究对象的,因而该法律的任何修改都会对理论产生影响。就刑法而言,刑法的立法与司法都始终处在持续的变动之中,刑法学者要及时回应刑法立法与司法的发展,因此刑法理论应当及时更新。

   我国刑法从1979年刑法到1997年刑法,经历了大规模的刑法修订,此后我国立法机关采用刑法修正案的方式对刑法进行修改,到目前为止已经通过了11个刑法修正案。这些刑法修正案除了个别以外,绝大部分都相当于对刑法的局部修改。在这种情况下,立法修订为刑法研究带节奏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因此刑法学者必须面对刑法的变动,及时调整自己的研究方向,将刑法修订作为刑法研究的动力与使命。

   除了刑法立法以外,刑法的适用更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其中必然会出现各种疑难问题。刑法司法永远是刑法学者关注的重点问题。刑法研究的实践导向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要立足于我国的司法实践解决疑难问题。例如正当防卫是我的硕士论文题目,也可以说是我第一个独立研究的课题。之所以选择正当防卫作为研究课题,只是因为在1979年刑法生效以后,在现实中出现了各种正当防卫案件,然而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在严打的刑事政策的影响下,正当防卫的认定受到扭曲,几乎每个正当防卫案件都存在争议。

   在这种情况下,正当防卫引起了我的兴趣。在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我完成了《正当防卫论》的硕士论文,并且在1987年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然而著作的出版并不等于某一个课题研究的终结。1997年刑法修订中,立法机关对正当防卫制度做了重大调整,扩大了公民的防卫权。立法的修订再次引起我对正当防卫的学术兴趣。

   此后我一直跟踪正当防卫的立法与司法变动,直到近年来出现的于欢案、于海明案、唐雪案等正当防卫的影响力案件,我都参与其中。而这些司法案例为正当防卫的理论研究提供了新素材和新视角。这个时期我国学者从德日引入的正当防卫知识,为我们深刻地认识正当防卫的性质提供了新资料,推动了正当防卫教义学的发展。正当防卫这个课题吸引我长达35年,我发表在《刑事法杂志》2021年第2期的《正当防卫教义学的评析与展开》一文(这篇文章来不及收入《刑法研究》),这篇文章就是我对正当防卫的最新研究成果。由此可见,问题意识是学术发展的内在驱动力。

   以上我从三个方面谈了我在编辑《刑法研究》过程中,总结和回顾我自己的刑法学研究生涯的三点体会,供各位参考,谢谢大家。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75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