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滕建群:拜登政府对华战略竞争的前景分析

更新时间:2021-07-27 21:26:03
作者: 滕建群  

   在韩国总统文在寅访美期间,拜登政府宣布解除对韩国发展导弹技术的限制,同时还会向韩国提供相应的导弹技术。美国政府此举一是以放松对韩国发展导弹技术的限制换取韩国政府对拜登政府相关对外政策的支持,二是把韩国的导弹技术列入美国“太平洋威慑倡议”中,该倡议寻求在第一岛链上部署陆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美国非常清楚,直接把导弹部署在韩国风险巨大。如今让韩国自主发展中程导弹,一旦开战,美国完全可以把韩国的导弹列入“太平洋威慑倡议”中。

   第四,奉行规则外交。2017年12月发表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出,中国正改变二战结束后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因此,美国必须从秩序层面制止中国的所谓“修正主义”行为。与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对华政策相比,拜登政府似乎更有章法,要尽最大可能利用规则将中国的影响力排斥在现有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之外。根据拜登政府设想,其奉行的所谓规则外交包含几方面内容:一是维系现行对美国有利的国际秩序和国际机制。二是回击中国近年来提出来的一系列国际主张(包括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新型国际关系、“一带一路”倡议等)和国际机制建设(如亚投行等)。三是重新打造国际秩序和国际机制,包括主导在世贸组织(WTO)等国际多边机构的具体安排。未来,美国将强化在WTO等国际机构的话语权重。对于WTO改革,美国会提出限制和约束中国的相关条款,如国企地位、政府补贴等。美国还会打造新的国际规则,如重新加入TPP等。

   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前景

   拜登曾于2011年在《纽约时报》上刊文指出,“中国的崛起不是美国的终结。”十年后,拜登政府强调对华全面竞争,反映了美国政治决策层对华认知发生转变,也凸显了拜登对华政策是为迎合美国内政的需要,并不完全取决于其个人或民主党的政治诉求。分析拜登政府当前对华政策,不应为美国气势汹汹所迷惑。从多层面看,这种带有浓厚冷战思维的“零和游戏”的政策选择有其先天不足。

   第一,美国教条化的外交思维模式难以适应当前时代的发展步伐。对美国来说,维护全球霸权地位是其选择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的出发点。在中美关系由合作转成竞争的过程中,中国的发展是不可阻挡的潮流。不论是拉帮结派,还是打价值观牌,看似来势凶猛的美国,更多的是表象,以现有中美力量对比看,美国压不垮中国。

   第二,美国精英政治与商业资本矛盾叠起,双方相互牵扯,使得拜登政府对华政策难以统一。作为对外政策,印太战略明显在目标、能力、决心上相互脱节。尽管美国政府、精英阶层把目光转向未来二三十年中美地位的互换,美国社会对华认知也发生变化,认为中国在“修正”国际秩序,要全面加以应对,但是华尔街的利益集团更在意眼前的商业利益,不愿意把太多精力放在二三十年后的事务上,这种撕裂将极大影响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落实。

   第三,价值观外交难有持续的效用。拜登政府推崇价值观外交,核心要义是借此拢住盟友,将看似具有相同价值观的国家纠集到一起,为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政策提供支持,深层含义是开辟对华竞争的意识形态战场。在一定时期内,美国制造价值观话题会有成效,对中国与相关国家或组织的合作造成影响。2019年后,日本通信运营商KDDI、日本软银集团、日本电报电话公司(NTT)和英国电信运营商EE、英国沃达丰公司相继宣布推迟销售华为5G手机,理由是通过对美国相关指令进行评估,其认为华为5G设备存在所谓安全风险。英国和中国在电信领域的合作一直保持增长趋势,但2020年7月英国约翰逊政府宣布暂停与华为公司就5G等技术合作,并移除华为公司在英国的设备,这与年初英国认为与华为公司合作大有益处的态度大相径庭。2021年5月,立陶宛宣布脱离中国与中东欧“17+1合作”,也是受到所谓价值观外交的影响。然而,拜登政府的价值观外交不是服务于盟友和伙伴,而是其拉帮结派围堵中国的借口。追随美国的国家不可能从中获利,如拒绝5G技术,只能使这些国家处于技术落后状态。对拜登政府来说,它注重对华战略竞争,并不在意其他国家倒退。

   总之,拜登政府重拾旧有思维模式,奉行大国战略竞争政策,难以获得成功。国际政治多极化使大国或者几个国家主宰世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经济全球化让世界产业链条紧密相接,断链等于阻绝发展;社会信息化让人类的交流随时进行,技术更新换代加快把世界变成地球村,美国修建“小院高墙”的技术垄断难以成行。放在这个大背景下看,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目标和能力是相互脱节的。在目标上,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反映了美国当前的焦虑,要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在能力上,美国今不如昔,没有足够能力发动对华“新冷战”。从根本上讲,中国的发展顺应时代发展大势,中国有能力也有决心维护自己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这是美国对华全面战略竞争难以奏效的关键所在。

  

   (滕建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中美关系研究中心秘书长、研究员,原文载《当代世界》2021年第7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74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