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曲青山:中国共产党百年与百年大变局

更新时间:2021-07-25 21:56:39
作者: 曲青山  
是习近平总书记站在人类历史进程的高度,对世界发展大势作出的历史性、时代性、战略性重大判断

   2017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接见驻外使节工作会议与会使节时的讲话中,首次公开使用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概念。而早在2012年12月,也就是中共十八大召开后不久,他就对大变局的战略思想作出过深刻阐释。他强调:“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五年来,对世界经济格局以及政治、安全形势产生了深刻影响。美国、欧盟等陷入重重危机、捉襟见肘,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大国群体性崛起对西方在国际格局中的地位产生重大冲击,西亚北非局势动荡引发苏东剧变以来最大范围的地缘政治变局,非国家行为体大量涌现并日益成为国际舞台上的重要力量。这个大变局,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此后,习近平总书记在很多不同场合,从不同的角度,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可见,习近平总书记作出这一重大战略判断,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充分体现了他对当今世界发展大势的深刻认识和准确把握。对此,我认为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加以理解。

   首先,从时间看,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近代以来特别是20世纪以来世界历史最具革命性的变化。

   谈到大变局,很多人首先注意到的是时间问题,即“百年”这一时间节点该如何界定。有人认为起点是15世纪的地理大发现,有人认为是17世纪英国的光荣革命,又有人认为是19世纪的第二次工业革命,还有人认为是20世纪初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可谓是众说纷纭。

   关于大变局的时间概念,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11月作过一次比较具体的阐述,他指出:“当前国际格局和国际体系正在发生深刻调整,全球治理体系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近代以来最具革命性的变化。国内外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世界自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以来的大变局。”“特别是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的发展,发展中国家整体崛起,新兴市场国家实力不断壮大,世界经济版图发生深刻变化,引起国际格局和国际体系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在这里,习近平总书记提到了三个时间点:一是“近代以来”,二是“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以来”,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进一步梳理习近平总书记历次关于大变局的论述可以发现,他赋予“百年”这一时间概念的内涵是开放的,并未将其明确为某一个具体的时间节点。

   我认为,习近平总书记之所以强调百年未有,主要在于说明这一变局对历史发展将产生极其深刻的影响,因此不能机械地将其定位为某年甚至某月某日。我们可以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理解为世界近代以来特别是20世纪以来国际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领域已经发生、正在发生的历史性革命性变化,而且这一变局仍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将伴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全过程。

   其次,从本质看,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就是国际力量的分合和国际格局的演变。

   环顾世界,大变局中变化之大是有目共睹的。在这纷繁复杂的世界大变局中,什么才是最根本、最重要的变化?2012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认清国家安全面临的机遇和挑战,首先要从总体上把握各种国际力量的分合,分在哪里?合向何处?我们说的世界发展态势,实质上就是指这种力量分合。”一语道破了大变局的实质,这就是国际力量的分合。此后,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此作出更进一步的阐释。例如,2014年11月,他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出了关于世界发展态势的五组辩证关系:要充分估计国际格局发展演变的复杂性,更要看到世界多极化向前推进的态势不会改变。要充分估计世界经济调整的曲折性,更要看到经济全球化进程不会改变。要充分估计国际矛盾和斗争的尖锐性,更要看到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不会改变。要充分估计国际秩序之争的长期性,更要看到国际体系变革方向不会改变。要充分估计我国周边环境中的不确定性,更要看到亚太地区总体繁荣稳定的态势不会改变。2018年6月,他在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国际关系民主化已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同年11月,他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主旨演讲中指出,全球治理体系加快变革,但治理滞后仍是突出挑战,等等。

   在这一系列重要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清晰描绘了大变局中国际格局演变的基本轮廓,深刻阐明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本质和特征,从中我们可以得出几点基本认识:一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本质是国际力量的分合,是国力之争、制度之争、理念之争。二是国际力量的分合所形成的国际格局有较强的稳定性和惯性,一旦形成,会在一个较长时期内相对固化下来,不会在朝夕之间发生根本性的调整改变,其突出表现就是“国际格局发展演变的复杂性”和“国际秩序之争的长期性”。三是变与不变是一个对立统一的矛盾体,不变是相对的,变化则是绝对的。其中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各种国际力量的此消彼长、分分合合,所带来的国际格局和全球治理体系的变革需求是无法回避的,“国际体系变革方向不会改变”,“国际关系民主化已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四是从历史发展规律的角度看,大变局中的各种变量可归为两种,一种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逆全球化思潮等逆向变量;另一种是国际关系民主化、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等正向变量。两种变量之争,构成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主要矛盾,并正在深刻影响世界格局的发展态势。

   再次,从动因看,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关键变量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如何发生的?这是另一个认识大变局必须回答的问题。学术界对此的解读涉及科技进步与技术创新、人口结构改变、多边体系重建、西方制度颓势显露等方面。但是,科技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人口年龄结构和族群结构有一个渐变的过程,多边体系重建与其说是大变局的原因不如说是大变局的结果,西方制度的颓势也并非最近才出现。所以说,以上并非造成大变局的主因,我们还需要从另外的角度来认识这一问题。

   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本身来看,其间最大的变化就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这从根本上改变了国际力量对比。而中国的崛起则成为大变局中最大的变量,成为引领大变局方向、影响人类共同命运最重要的因素。中共十八大以来,我国的发展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发生的历史性变革前所未有,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随着中国的发展进入新时代,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随之发生深刻变化。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我国同国际社会的互联互动也已变得空前紧密,我国对世界的依靠、对国际事务的参与在不断加深,世界对我国的依靠、对我国的影响也在不断加深”,“我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世界经济对我国经济的影响都是前所未有的”。中国在与世界的联系互动中实现了历史性的发展,又以自身的发展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注入了前所未有的正能量。自2006年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稳居世界第一位,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第一引擎、第一稳定器。同时,我们深入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所倡导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使中国日益成为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时间将会证明,中国的崛起、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注定是一场改变历史、影响世界、创造未来的非凡历程。

   三、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两个大局”重要思想,牢牢掌握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历史主动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世界是一个全面变革的世界,是一个新机遇新挑战层出不穷的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在大变局中置身事外。认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必须树立正确的角色观,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问题,既要弄清楚在大变局中我国的地位和作用,更要明白大变局给我国带来了什么样的挑战和机遇。

   习近平总书记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大势出发,准确把握中国和世界的关系,形成了“两个大局”的战略思想。他指出:“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并进一步指出:“胸怀两个大局,一个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一个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我们谋划工作的基本出发点。”深刻理解和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两个大局”的战略思想,既清醒认识大变局带来的严峻风险,也敏锐把握大变局中蕴含的重大机遇,才能牢牢掌握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历史主动。

   关于大变局带来的风险挑战,2018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中,列举了8个方面存在的16个具体风险点;2019年1月,他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又集中讲了9个方面存在的风险。概而言之,从外部环境来看,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不稳定和不确定因素都明显增多,特别是面对中国的崛起,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我国展开全面遏制和极限施压,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将面对更多逆风逆水的外部环境。从内部环境来看,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各方面风险不断积累甚至集中显露。同时,各种风险往往不是孤立存在的,很可能会相互叠加、相互交织、相互转化、相互作用并形成一个风险综合体,甚至可能出现迟滞或中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全局性风险。

   关于大变局带来的宝贵机遇,习近平总书记有两点重大判断,一个是“我国发展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另一个是“战略机遇期内涵发生深刻变化”。前者明确了我国发展环境的总体态势,后者则指出了这一总体态势下的显著特征。这两句话缺一不可,对此必须全面、辩证地认识和把握。

   之所以说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仍然存在而且长期存在,就在于大变局中存在重要的不变量。从国际看,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没有改变,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趋势没有改变,国家力量对比和国际体系变革方向没有改变。从国内看,我国经济发展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空间大的基本特质没有变,经济持续增长的良好支撑基础和条件没有变,经济结构调整优化的前进态势没有变。

   之所以说战略机遇期的内涵发生深刻变化,就在于我国已进入新的历史方位、迈向新的发展阶段,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我国面临的发展环境、需要解决的社会主要矛盾、需要推进的重大历史任务都发生了深刻变化。无论是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我国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日益成熟定型、全面深化改革的新局面,都为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创造了新机遇、注入了新动力、赋予了新内涵。

   总之,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危”“机”并存、危中有机、危可转机的大变局,我国发展重要战略机遇期是长期存在并蕴含着新变化、新机遇的机遇期。而从总体上看,机遇大于挑战,时与势在我们一边,这是我们定力和底气所在,也是我们的决心和信心所在。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抓住并用好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维护和延长这一重要战略机遇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历史任务。

   要完成这一历史任务,我们就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坚决做到“两个维护”。我们要深刻认识这一思想的时代意义、理论意义、实践意义、世界意义,深刻认识“两个维护”的极端重要性,筑牢全体人民团结奋斗的思想基础,为开创新的历史伟业提供根本保证。

   要完成这一历史任务,我们就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以发展作为第一要务,一心一意办好我们自己的事情。面对复杂形势,最根本的还是要办好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要审时度势、居安思危,善于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增强抓住和用好重要战略机遇期的战略定力,敏锐应对国内外环境的复杂变化,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奋力实现高质量发展。

   要完成这一历史任务,我们就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我国的发展营造更加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我们要坚持把中国发展和世界发展结合起来,把中国人民利益与世界人民的共同和根本利益结合起来,紧紧围绕党和国家中心工作,加强对外战略统筹谋划,推动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努力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

   要完成这一历史任务,我们就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中国共产党的全面领导,不断加强党的自身建设。历史证明,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肩负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我们要发扬自我革命精神,确保中国共产党在世界形势深刻变化的历史进程中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在应对国内外各种风险挑战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全国人民的主心骨,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坚强的领导核心,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汇聚起万众一心、无坚不摧的磅礴之力。

   站在“两个一百年”历史交汇点上,回望过往的奋斗路,眺望前方的奋进路,我们更加坚信,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科学引领,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有14亿多中国人民的团结奋斗,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也一定能够达到!

  

   曲青山,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院长

   (原载《中共党史研究》2021年第3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68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