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毅夫:中国经济的世界意义与世界表述

更新时间:2021-07-21 22:10:42
作者: 林毅夫 (进入专栏)  
可以利用后来者优势,引进、消化、吸收先进技术并完成产业升级,经济增长对劳动力的依赖程度相对较小。

   同样以德国、日本和韩国为例,德国从1946年到1962年的16年里,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率为9.4%,其中人口增长率为0.8%,劳动生产率增长为8.6%;日本从1956年到1972年的16年里,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为9.6%,其中人口增长率为1%,劳动生产率增长为8.6%;韩国从1985年到2001年的16年里,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率为9%,其中人口增长率为0.9%,劳动生产率增长为8.1%。人口老龄化对中国的未来发展的确会有影响,但就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力而言,这一影响不过是使增长率从9%降至8%。这也是我常说的,到2035年之前中国每年仍然具有8%的经济增长潜力的原因。

   面对美国“卡脖子”不用太悲观

   利用后来者优势是中国经济保持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有人还会问,现在我们被美国卡脖子了,当不能从美国引进先进技术后,我们的增长潜力会不会大大降低?

   我们知道,世界上拥有先进技术的发达国家并不是只有美国。如果其它发达国家的高科技企业不把产品卖给中国,它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是在“自杀”。因为高科技企业的研发成本非常高,市场越大产品盈利才会越多,才能保持高额的研发投入。像芯片这样的高科技产品,30%的市场都在中国,如果企业无视中国市场,该行业就有可能从暴利变为低利甚至亏损。

   而且高科技产品的特性是迭代特别快,企业必须保证大量的研发投入来维持产品的先进优势,而大量的研发投入离不开用企业盈利来做保障。因此,美国卡中国脖子的行为实际上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单纯从企业利润考虑,我相信没有一家美国企业不愿意把产品卖给中国,主要是美国政府不让它们卖。

   同样拥有高科技的德国企业就不会面临美国企业的困境。德国总理默克尔与特朗普见面或者与拜登通电话时一直在表示,德国既希望维持与美国的友好关系,也希望维持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同理,英国、法国、日本、韩国的高科技企业也是如此,因为它们并不想为了维护美国的世界霸主而失去庞大的中国市场。

   如果美国拥有某些在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先进技术,又强制不卖给中国,怎么办?我的观点是,这样的技术可能有,但不会太多。既然不多,那我们就用新型的举国体制集中力量去完成技术攻坚。以我们现在的经济、科技和产业实力,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都有希望突破。

   这里我讲一个故事。上世纪80年代,民营企业被允许进入到一些国计民生行业,河北廊坊新奥集团的创始人王玉锁就抓住机会进入了卖煤气的行业。居民烧煤气后需要买煤气罐来储存煤气。当时生产煤气罐缺少钢材以及钢瓶收口的技术。刚开始中国不能造钢铁,天津钢管厂成立后解决了钢材问题,但是钢瓶收口技术仍然没解决,国外也只有美国和加拿大少数几家企业能生产。王玉锁找到美国一家企业,希望对方技术入股,由他来投资生产,共同抓住中国市场的机遇。这个美国老板当即表示,“跟你合资生产后我是有饭吃了,但是我儿子可能以后就没饭吃了,为了我儿子有饭吃,我不能跟你合作”。遭拒后,王玉锁只能自己组织研发力量来攻关。他找到7个硕士和博士参与技术研发,结果短短7个月就攻克了钢瓶收口技术。那位当初拒绝王玉锁的美国老板非常后悔,“我要是跟你合资生产,固然我儿子以后可能没饭吃,但至少现在我有饭吃,而你自己能生产后连我都没饭吃了”。

   回到当下,我们生产芯片的关键技术——光刻机技术掌握在荷兰ASML这家半导体设备制造巨头的手里。就在一个多月前,ASML的CEO表示,如果现在不把光刻机技术卖给中国,大概三年以后中国也能攻克这个技术难关,一旦中国掌握了这个技术,其生产成本就会比国际上低,那时候ASML有可能因此退出世界光刻机市场。

   综上所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所引发的中美摩擦会持续很长时间,但我相信,中国经济在2035年之前仍然具有每年8%的增长潜力。即便我们要应对人口老龄化、碳达峰、碳中和、乡村振兴、高质量发展等一系列问题,中国也还有至少6%的增长速度,来保证实现总书记提出的2035年GDP总量在2020年基础上翻一番的目标。到2025年,中国就可以跨过14535美元的门槛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届时全世界生活在高收入国家的人口将从现在的18%翻一番至36%。到2030年,中国经济规模即使按市场汇率计算,也可以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从2036年到2050年,按照我前面分析的中国拥有的后来者优势和换道超车优势,在每年6%的增长潜力下实现4%的实际增长游刃有余。到2049年,中国人均GDP可以达到美国的一半,中国经济发达地区“三市五省”的人均GDP与美国水平相当,中国将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中美关系也会因此达到新的平衡。

   用中国经验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

   中国持续发展对世界经济的意义是什么?

   第一、对各国企业而言,最大的发展机遇还是在中国。自2008年起,中国每年对世界的增长贡献达到30%,未来的中国也一定会继续成为世界的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一大市场,对世界增长的贡献也一定会保持在30%甚至更高。

   第二、中国经验可以形成新的理论,更有效地帮助发展中国家追赶发达国家。前面我讲到,1900年八国联军GDP总量占比全世界的50.4%,到2000年八国集团GDP在全世界的占比仍然维持在47%。这说明,发展中国家在这100年里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GDP总量也仅仅提高3.4%,并且由于发展中国家人口增长率比发达国家高,这意味着发展中国家的人均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是越来越大。

   发展中国家的知识分子、政治领袖和企业家无不希望追赶上发达国家,但为什么经过100年的努力最后还是基本失败了?我认为主要原因是发展思路不对。长期以来,发展中国家大都照搬发达国家的理论,但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国家因此发展成功,少数几个成功的国家或经济体都是在发展过程中坚持了自己的特色道路。

   我讲新结构经济学时谈到,发达国家的理论总结于发达国家的经验,以发达国家理论产生时的社会经济发展阶段为前提条件,发展中国家并不具备那些前提条件,因此照搬理论就出现了 “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后果。如果中国最后成功实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为发展中国家一路走来,我们应该把这些经验总结出来形成新的理论。同为发展中国家,来自中国的理论对其他发展中国家而言,会比发达国家的理论更具参考价值,可以更有效地帮助发展中国家抓住机遇、实现追赶上发达国家的目标。

   我相信,以中国经验和中国智慧作为参照,总书记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可以实现。那时,世界市场会更大,企业家们的机会也会更多。(整理:何又夕)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62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