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宇:种族主义正在扼住“美国式民主”的喉咙

更新时间:2021-07-19 21:08:45
作者: 王宇  

  

   美国的人权纪录依旧劣迹斑斑,但却厚颜无耻地在全世界扮演“人权卫士”,以“道德裁判官”自居,对他国国内事务和人权状况横加指责。美政府善于玩弄“双重标准”,对美国国内的种族主义视而不见,但美国国内有识之士对此洞若观火,仗义执言,指出了美政府和“美国式民主”的虚伪。

   种族主义成为美国的政治工具

   2017年1月27日,美国政府发布一项行政命令,禁止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等7个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由于禁令所涉国家均以穆斯林人口为主,因此该行政令也被普遍解读为“穆斯林禁令”。这一禁令在美国国内和世界各地都引发了广泛抗议。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计划网站负责人约翰·费弗认为,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把种族主义当作工具,以摧毁美国对自由国际主义的任何持久承诺。美政府的对外政策始终存在种族主义成分。例如从特朗普上任第一天起,其移民政策就偏向人口以白人为主的国家,在“我们应该接纳更多像挪威这种地方的人们”的同时,对穆斯林实施旅行禁令,并诋毁其为“粪坑国家”。特朗普并不是突然把种族主义引入美国对外政策的,他只不过是在把美国对外政策中的一项不成文原则诉诸文字。当前,美政府喋喋不休地把新冠肺炎疫情归咎于中国,完全知道自己的阴谋论将助长反亚裔情绪。

   国际危机研究组织认为,包括特朗普在内的一些美国政治领袖似乎一心要利用种族分歧,而不是促进团结。一些国际组织也对特朗普政府取消大部分美国难民安置计划、不愿接受寻求庇护者、对几个人口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实行旅行禁令,以及对移民的总体态度提出强烈批评。

   《华盛顿邮报》记者伊尚·塔鲁尔认为,美总统的蛊惑人心之举给美国社会留下了深刻印记,通过对2.8万起美国校园霸凌事件的调查发现,特朗普鼓动的言论被用来骚扰儿童,尤其是拉美裔、非洲裔或具有穆斯林背景的学生。塔鲁尔写道:“自从特朗普成为美国的最高领导人,他的煽动性言论——常常被谴责为种族主义和仇外言论——已经渗透到美国各地的学校……年仅6岁的孩子会模仿这位总统的辱骂和他教给他们的残酷做法。”

   事实上,白人极端主义在美国已经成为族群冲突事件的导火索。美联邦调查局在一份声明中说,枪击案等大多数此类暴力活动的动机是某种形式的白人至上主义意识形态。来自达特茅斯学院、曾在2009年至2012年担任美国国务院反恐协调员的丹尼尔·本杰明表示,白人至上主义恐怖活动没有像其他恐怖活动那样受到关注。

   联邦调查局前特工、现供职于纽约大学布伦南司法研究中心的迈克·杰曼说,联邦调查局并未“对所有恐怖分子一视同仁”。他解释说,特工们“把重点放在穆斯林和美国的穆斯林身上,但与此同时,白人至上主义者构成的致命威胁却被忽视了”。他说:“毫无疑问,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极右翼组织杀死的人比其他组织更多。但我们对极右翼和种族主义暴力活动存在巨大的盲点。”

   日益弥散的“分裂政治”

   特朗普多次发表贬低伊斯兰教的言论,其执政团队也不乏对伊斯兰教持否定态度的人。特朗普的首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将伊斯兰教比作“恶性肿瘤”,称伊斯兰主义为一种“隐藏在宗教外表背后”的“政治理念”,对穆斯林的恐惧是“合理的”。曾担任特朗普首席战略师的班农则将伊斯兰教称作“世界上最极端的宗教”,宣称信奉伊斯兰教的人群正在美国建立“第五纵队”。

   美国民主党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说:“这位总统明确表达的观点是,某些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的人不应该进入我们的国家,这不仅是糟糕的政策,也是对自由民主的直接威胁。‘在我们的历史中,种族主义语言一再被用来煽动美国人反对美国人,而富裕的精英们却从中受益。’”

   伊尚·塔鲁尔认为,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人们对他的独裁倾向发出了无数警告,他打破了美利坚合众国本已摇摇欲坠的制衡制度,这引发了批评者的担忧。美国所谓的“民主”充满了虚伪性。

   2019年,特朗普在批评自由派民主党人时公然加入了种族因素,说四名有色人种女议员应该回到她们所来自的“破败不堪和犯罪猖獗”的国家。他的话罔顾了一个事实,即这四名女性全都是美国公民,而且其中三人出生在美国。特朗普的攻击言论遭到民主党人的强烈谴责,称他的话带有种族主义色彩且会制造严重分裂。奥马尔则在推特上直接对特朗普喊话:“你在煽动白人民族主义,(因为)你对像我们这样的人在国会任职并反对你充满仇恨的议程感到愤怒。”

   美国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学院英语教授穆斯塔法·巴尤米认为,特朗普政府公然奉行“分裂政治”,但是“特朗普却屡次毫无道理地把造成美国这一现状的责任推给除他以外的任何人。我们再次目睹了这一策略”。

   人权状况堪忧 “双重标准”令人唾弃

   时任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的布赖恩·胡克曾给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写过一份备忘录,主张美国应该将人权作为武器来对付其对手,例如伊朗和中国。但他提出,应该对埃及和沙特等“压迫人民”的盟友网开一面。事后来看,这份备忘录似乎阐明了特朗普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政策方针,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蓬佩奥经常在人权问题上对他国施压,但他抨击的几乎全是敌视美国的政府,有时还有对美国来说战略利益有限的政府。

   在美利坚大学任教的人权史学家萨拉·斯奈德说:“现政府(特朗普政府)认为,其大多数支持者都不关心国际上的侵犯人权问题。它也不接受美国需要在人权问题上做个好公民的观点。对于美国应该受国际协议约束的观点,更是断然拒绝。”

   国际危机研究组织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布·马利强调说:“往届的美国政府,无论是共和党政府,还是民主党政府,在促进人权和保护美国利益方面,都言行不一。在特朗普治下,言行之间的差距变成了‘峡谷’。”他说:“我认为,本届政府(特朗普政府)与往届政府存在本质的不同,人权似乎纯粹被当作交易货币。”

   从上述“美国反对美国”的言行可以看出,奉行种族主义特别是白人至上主义的美式虚伪民主已不得人心,其在国内歧视敌视穆斯林群体,在国外对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伊斯兰国家制造的人道灾难也已路人皆知,势必破败。

  

   (作者:王宇,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58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