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宇燕:世界经济的现状与展望

更新时间:2021-07-19 21:07:42
作者: 张宇燕 (进入专栏)  

   另一部分人则认为世界将进入通货紧缩,主要理由包括:一是尽管全球货币流通量剧增,但货币流通速度却大幅放缓;二是疫情冲击之下,居民家庭消费趋向保守,比如美国家庭的储蓄率由疫情前的7%-8%猛然蹿升至疫情后的16%;三是失业率高企,失业的人们一旦找到工作,能快速进入劳动力市场,这导致劳动力市场宽松,设备产能利用率比较低。

   在这场争论中,有一点特别引人注目,那就是在当今世界的债券市场,名义利率为负的债券已卖出18万亿美元之多,占整个全球可投资债券的27%。

   问题来了,人们为什么要买负利率的债券?这好比花100块钱现金买回来的债券,几年只能收回99块。这体现了一部分人对未来世界经济较为悲观的一种预期,一方面金融机构持有大量现金,成本很高,另一方面倘若通货紧缩真的发生,现在100块现金买回来的债券,几年后可能连99块也收不回来,倒不如趁现在及时买进,及时止损。

   尽管对全球经济展望的观点各种各样,但现在已经显现出的一个趋势是通货膨胀。比如日本4月份通货膨胀较去年同比增长4.2%,较前一个月环比增长0.8%,增长速度非常高,超出很多人的预期。我们的判断认为,短期看通货膨胀的压力比较大,未来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内通货膨胀率都有可能上升,但是中长期来看通货紧缩的压力比较大,这主要是由总需求不足造成的。

   除了通货膨胀,目前资产价格太高,股市价格、房地产价格都远远超过了2007年的水平。国际清算银行对当前全球资产价格有一个评述:从全球来看,尽管实体经济复苏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对资产价格形成一定支持,但风险资产价格同经济前景和信贷质量恶化相脱节的现象依然存在。这句话的涵义就是:尽管有较低利率的支撑,经济行业好像开始复苏,但是风险资产价格前景不好,信贷质量恶化。今年全球特别是主要经济体,资本市场可能要出现大的波动。利率一旦涨起来,股市房市都会发生巨大变化。

   此外,全球银行业短中期也将面临风险。世界权威金融分析机构标准普尔在2020年11月中旬发布的报告中指出,与2009年相比,尽管全球银行业整体状况更加健康,但该机构目前仍对全球1/3的银行持负面展望,2021年可能是全球银行业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为艰难的年份。

   在全球与区域经济治理方面,围绕世界贸易组织改革问题,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合作与竞争关系将继续强化,改革前景难以预料。而近期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的一些表述,以及美国于去年8月,时任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华尔街日报》上提出的关于WTO改革的五点主张,都值得我们关注。

   今年直接影响全球经济走向的另一个主要变量是疫情。我们判断今年下半年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或将演变为普通流感,这是大概率事件。从历史上看,重大传染病的暴发持续期大多为2年左右,而且是来无影去无踪。目前新冠肺炎疫苗也在全球范围内逐步展开接种,当然我们不排除病毒出现新的变种,但大概率看疫情能够得到控制,经济会恢复。还有一个变量是通货膨胀,其走势主要取决于主要经济体是否过早地退出现在的量化宽松政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份的报告预测,按照购买力平价来计算,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6.5%,美国经济增长率为5.1%,中国为8.1%。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则预测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为6%以上,这是一些基本预测。我们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在5-6%之间。

   中美关系方面,美国参议院刚刚通过《2021战略竞争法案》。根据去年拜登发表的一篇文章里的内容,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可以简单概括为三点:一是美国将与其他西方国家联合,凭借它们占全球一半GDP的实力,要在环境、贸易、劳动、技术、透明度等方面制定一系列新规则,阻止中国主导未来的技术和产业。这就意味着,美国要联合盟国,用一套规则来把中国锁定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在这些国家看来,中国可以生产鞋、服装、玩具,但是高科技产品不能碰。这就是所谓的“规锁”——制定规则,用规则来锁定中国。

   同时美国要在美中利益交汇的地方跟中国合作,这主要涉及三个领域:气候变化、防止核扩散和全球卫生安全。东西方对“合作”一词的理解大不相同,中国人一说合作基本是友好合作,能实现互利共赢最好,倘若我少拿一点你多得一点,甚至是我吃点亏,只要在友好合作的框架下,这些都没有问题,这是我们中国人理解的合作。但不同的是,西方人对“合作”的理解,其基本含义就是遵守共同的游戏规则,大家都接受同样的规则来进行博弈。比如在一场拳击比赛中,两个拳击手接受共同的规则、共同裁判的判罚,中国人可能理解为竞争,但这是西方人理解的合作。尽管在拳击场上大家彼此合作,但双方的目标仍然是零和博弈,我的目标是要把你打翻在地,你的目标是要把我打到头破血流。

   东西方的理解差异不仅体现在“合作”这个词上,还体现在其他很多方面。西方人非常务实,比如他们理解的战略合作,好比下棋的过程,每一步棋都是战略布局,因此在谈判过程中,西方人常常直接提出,希望中国在具体的措施上做出实质性改变。

   对于上述情况,中国该如何应对?我认为,我们还是要以更高水平的开放予以应对。面对当前中美关系出现的一些变化,甚至是一些“脱钩”的政策、“规锁”的战略等等,我们还是要继续开放。在冷战期间,苏联和西方阵营彼此形成了一种“确保相互摧毁战略”,即你可以把我灭掉,我也可以把你灭掉,这时候双方实现了一种平衡,一定程度上也赢得了和平。今天我们希望中国和外部世界应该确保相互依存,深化国际分工,加强国际交流,提高“相互摧毁”的代价,只有这样才能促进世界长期稳定的发展。整理:文展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5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