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贾康:从财税视角看经济发展全局(下)

更新时间:2021-07-17 08:14:29
作者: 贾康 (进入专栏)  
6%以上”有所回调,到“3.3%左右”。实际上对这个赤字率,不要太在意它的量值,中国对赤字率的计算,有不少弯弯绕的账,我们有一个“预算稳定调节基金”,那个基金怎么出,怎么进,怎么调,怎么影响赤字率,咱们谁也说不清楚,拿到的全套材料你也记不住,但实际上它是一个姿态,现在中国的赤字率超出了3%,但认为风险不至于太大,可以在3%以上继续保持着它的积极姿态。

   同时就有一个我在来会上之前,会议主办方说到的,有朋友关心“现代货币理论”和相关政策的讨论,所以,我要稍微展开说几句话。就是在去年形势最吃紧的时候,有较活跃的讨论场合里的一种意见,认为我们应该积极借鉴西方已经有了比较长时间讨论的MMT(是现代货币理论的缩写),相关问题在政策方面的实践经验,有可总结和仿效之处。本来现代货币理论,是少数派的学者写了书,也有一些学术界的讨论,在实际管理部门他们的政策设计上,开始似乎并没有看到直接影响,但前面差不多十年走下来以后发现,欧、日、美都是一轮一轮搞量化宽松,好像现代货币理论成了主要发达经济体政策实践的一种理论依据了,所谓理论联系实际,他们结合在一起了。那对于中国的启示是什么?我自己感觉决策上对这个事儿有高度关注,有学者在这方面也提出了听起来很有冲击力的说法。可看到的最代表性的说法,就是货币数量论已经过时了,我们可以借鉴MMT的基本思路,由财政代表政府更积极的运用发行货币的手段给经济升温,来支持发展,那么言下之意,原来我们努力借鉴学习的中央银行体系之下对于货币发行以及防范其“赤字化”的控制手段,要重新考虑。那么在具体讨论里,有很多的意见是对此明确表示反对的。我想最简要地说的是:首先概念上要澄清,这个MMT后面跟着的所谓赤字货币化,对它的定义需要做出一个约定。如果从已有实践来说,人民银行作为央行,在二级市场上做“公开市场操作”情况下,买进国债,那就放出基础货币,放出的基础货币由国债发行当局(就是财政部门)拿走以后,它有很大一部分是去弥补赤字的,这不就是一种赤字的货币化吗?这种跟市场对接的赤字货币化,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和一定的法律规范。但有专家说这不算,只是财政直接让央行买进国债,直接拿到基础货币来用,不经过二级市场,这才是赤字货币化概念。这也有一定道理,但是在学术讨论里就很费劲了。我还是倾向于咱们就事论事,赤字货币化可以讲有两种类型,一个是央行二级市场上购买国债,一个是不经过市场,直接让央行把这个钱发出来让财政去用,叫买国债也好,叫透支也好,过去都干过。朱镕基同志主持经济工作的时候,开始的时候还是看到那时财政可以对央行透支,后来觉得透支不好,没有约束,那就借款吧,有借有还,但是后来观察到借款后还款遥遥无期便使这种行为跟透支没有区别,是等价的,最后下决心形成一个法律规定,即我们的《人民银行法》对于央行有法律规定,不允许财政直接透支或者直接借款,这样就把一个实际上政府货币发行要考虑安全区的问题,匹配上了法治化的防火墙。我个人的观点非常鲜明:现在在中国,没有看到任何可信服的论据证明我们现在应考虑拆掉这个防火墙,让财政直接对央行透支或借款。这就是我的基本态度。实际生活中间,这个MMT对中国的借鉴,还会继续讨论,但是压力显然已经没有去年一段时间那么明显了。因为那时候是感觉处理不好大祸临头,是不是得至少准备这么一个预案,所以才有非常热闹的关于MMT的讨论。现在这段儿,朋友们关心这个问题仍很有道理,它毕竟关系到整个国家怎么掌握让市场预期方面大家关心的最基本的防风险前景,有我们推进制度建设方面的一系列可预期的法治条件保障。如果对人民银行法不作修正,那么就完全没有在中国实际上去借鉴所谓MMT来让财政无顾忌地从央行取得资金这个操作上的问题了,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理性的态度。

   在实际生活中间当然还是要让企业过得去,在企业反映银根紧对他们影响较大的情况之下,要掌握的全局“流动性合理充裕”问题,一定要紧密结合着结构优化问题。“六稳”、“六保”是托底,在“六稳”、“六保”托好底的情况之下,要进一步深化改革,优化结构,改进民生,这个系统工程还要继续推进。

   另外,对一个和大形势密切相关的中美关系问题,我说说自己的基本判断。我认为中美关系风风雨雨中一定是个持久战了,两国关系回不到从前,但是我们要以最大可能性争取的是斗而不破。这个斗而不破也就是中央所讲的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并没有变之下的较大概率。我们新供给经济学的论证是强调两个视角:

   一个是生产力发展的创新,使共享经济越来越成气候,中美已经共享一个产业链,这跟当年美苏滑入冷战是各领一个产业链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中美之间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方面“形势比人强”。我们也可以看到数据的支持:这个图表上右边讲的是贸易战打响以后,合计从2017年底到2019年底,两年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品,按照各个门类去分别表示,以蓝色标记往下降低规模的幅度,那么看起来那些极端政客喊了半天脱钩,实际上排第一行的化工产品、冶金产品(更多体现的是上游产品),它只下降了0.5%,就下降了这么一点点。下降最大的,是家具和玩具,也只下降了10.5%,谈何脱钩?这个数据后面的去年的情况,一直到现在,听说中美之间的贸易还相当热闹,虽然关税上去了,但是美国它复工复产没来势头的时候,很多迫切的需要,是必须从境外取得供应品,而中国恰恰满足了这种要求。另外看,曹德旺们也继续对美国维持着投资,还得到了美国州和地方政府的欢迎响应;特斯拉到中国的投资是全球最大规模的外商投资单体工厂,应该讲这个项目总体来说中国给了他很优惠的条件,他也做得非常成功,后面就听说什么埃克森美孚等等,也在琢磨着怎么进入中国市场出更大的手笔,这种情况就很好体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形势比人强。这些我们都可以进一步拭目以待来观察。

   另外一个视角,是中美之间这个底线,和当年的美苏关系又有共同之处,就是核威慑形成的核战略平衡,使双方都不可能真正去正面考虑滑入热战——防止擦枪走火的同时,大家都不进热战,因为有核的问题,打起来那就不是谁胜谁负的问题,是共同毁灭的问题,剩下的选择就只好是斗而不破。热战、冷战都有望避免,或说都可作出最大努力来加以避免,这就是我们的基本论证。

      如果看到这些,我们就能有进一步的态势观察:中国的贸易出口额在全球,2000年差不多第十位,但已经在2017年以后稳稳是第一位,超出美国的幅度越来越大;另外我们中国和美国的成长性相比,美国是从2017年往前找到整数关口的1900年,GDP上了36倍,这个过程中间确立世界头号强国地位,而中国在2017年往前找1/36,找到的是1987年,也是GDP翻了36倍,而时间轴上是1:3.9——简要地说,中国用一个时间单位,体现了美国四个时间单位才表现出的成长性,而且这个过程还完全没有结束,我前面已论证了还有相当长的一个中国继续成长的过程。只要中国人自己不犯低级错误,时间是走上坡路的中国最好的朋友。所以,中美关系上我们要千方百计争取斗而不破,最后让美国无可奈何地看着中国继续缩小和它的差距。我们现在官方的态度上,也有一些非常理智的表述,即中国无意挑战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和头号强国地位。必然是这样子“实事求是”,外交你就得趋利避害,就得努力找到共同利益,于形势比人强的轨道上,争取在和平与发展的主题之下实现中华民族最根本的利益——和平崛起。新技术革命、新基建还要有升级换代,这都是中国非常重要的问题。

   结束之前,我还想描述一下自己对于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升级换代的最直观的一个认识。在财政和货币政策间接调控的环境之下,我们打造高标准法治化,让企业放开手脚创业创新的总体环境过程中,企业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是从全球的供应链或者价值链上“中间为主”的位置,争取往左、右高端推上去。我们现在产业门类齐全,但是总体的质量水平是中游,上面有压制,下面有追兵——越南等等地方对中国已经是咄咄逼人。美国现在是下了狠心,高端方面要封死中国,那就得依靠我们自己“新型举国体制”,“华山一条路”上在芯片、航空发动机等高端的核心技术方面争取突破;剩下大路货的、要素可流动的领域里,我们看看情况:比如儿童玩具,中国生产了全球80%以上,但是本土没有叫得响的自己的品牌,我们代工生产的芭比娃娃,是国外品牌,长盛不衰几十年,不断推出新款,中国干的是中间这个活儿,左边的创意创新形成品牌成功,高收益在外国人手上;右边的市场营销,一轮一轮的市场扩展,售后服务,高收益也在外国人手上。我们在中间的加工,取得了自己的GDP,一定的税收,特别是非常宝贵的低端劳动者的就业机会和收入,但是已不能长此以往:我们如果老在这个位置上,上下会把我们夹在中间,使我们的空间越来越窄,我们必须努力争取向左右的位置托上去。智能手机也是这样,苹果手机大量的代工在中国本土,富士康原来是在深圳这边有大的厂区,后来挪到郑州边上,我去看过,那个厂区在订单高峰期,30万人以上三班倒“连轴转”生产苹果手机,但是取得的收益,就是中间这个低水平。我们也有成功的例子,广州汽车生产厂家过去是跟日本合作生产“广本”,口碑很好,我过去当财科所所长十几年,坐的就是广本,开到里程60万公里以上,没有大修,也舒适也省油,但是广州这个厂家它拿的,就是中间这个低收益。后来,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系列出来了,这几年说有一款广汽传琪,在国内市场汽车销量下滑的过程中却卖得非常好,每年卖出几十万辆,就实现了在这个案例里把自己的位置托到左右高端这样一个升级。这个升级后,它可以采取跨国公司的模式,把生产线挪到越南去,取得更好的成本控制,同样还可以牢牢掌握着左右高端的收益。我觉得这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中国在一般生产要素可流动的领域里我们企业、制造业进步的一种直观的升级模式。

   这些不成熟的看法汇报出来请各位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55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