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国刚:传统家庭的奠基:秦汉时期

更新时间:2021-07-15 13:31:32
作者: 张国刚  
当时的主食主要有饭和粥,南北都是如此。但北方用的是粟米、麦子和豆子,南方则主要是稻米。汉代已经有面食,当时文献已经提到了多种“饼”类的名称,包括从西域传来的“胡饼”,但还没有普及开来,因此麦子并不都磨粉做面食,而是常常做成麦饭食用。

  

   当时的主要衣料,有丝织品、麻葛织品和动物毛皮。穿着丝织物的主要是富贵人家,普通百姓即使偶尔有之,也是劣等的织物。麻葛和动物毛皮则是各阶层都穿,但质料有很大差别。其时人们穿着的衣服,上曰衣、下曰裳。秦汉人头戴冠帽帻巾。但根据礼法,戴冠有明确的社会等级身份限制,并且是成年以后戴冠,未成年人和普通百姓是不戴冠的。

  

   东汉人崔寔在总结家政管理经验的基础上,将月令精神贯彻于家庭,撰成《四民月令》一书,是为中国古代最早的一部采用月令图式编写、用以指导家政安排的家庭生活通书。

  

   秦汉时代是个体农民家庭生计模式的定型阶段。这种生计模式的基本特征是:生产和消费均以家庭为单位,生产规模狭小,但生产内容和项目多样化,是一种“小而全”的经济体。从事“小而全”的综合经营,不仅可以多途径地获得经济收益,而且可以尽量降低家庭经济风险,使家庭生活不至因某项生产的失利而无法运转。规模狭小作为小农家庭生产的一个基本特征,首先表现在农民家庭的土地占有和经营规模狭小上。秦汉小农家庭所拥有的土地,尽管绝对数量有较大差别,但大体上保持在自家劳动力所能经营的范围内,生产收入除交纳赋税之外,大多仅能维持基本生活需要。为了使家庭不致忍饥挨饿,农民不得不根据家庭劳动力和生产资料条件,在有限土地上辛勤耕耘,并通过多种方式获得其他收入,以弥补耕种的不足,从而形成了农家生产以种植为主、多种经营、综合运筹的经济特点。在秦汉时代,“男耕女织”的家庭劳动分工模式进一步得到强化,成为普遍的社会现实,并通过“牵牛”和“织女”两个星象的名称,在民间传说中得到演绎和诠释。

  

   从两汉的文献记载来看,铁制农具和牛耕在中原地区已经得到普及,并逐渐向周边落后地区传播。耕牛是大型役畜,汉代牛耕是“二牛抬杠式”,即用二牛拉动一个犁具进行耕作。是否大多数农家都单独拥有成套的耕牛犁具,还不能肯定,也可能是几家合用,但以牛耕地至少在中原地区已经成为普遍情况。汉代农家除耕牛和犁具之外,一般都拥有铁制的锄、锹、镰刀等挖土、中耕和收获工具;北方某些地区还使用了先进的播种工具——耧犁。北方地区的土地耕作已经走向精耕细作,垄作法、代田法逐渐推广,一种针对北方自然环境、集中进行肥水管理的高度精细的农作方法——区田法也被发明出来,提高了单位面积的产量。

  

   汉代的种植业是一个包括众多粮食、蔬菜、衣料和果木在内的栽培体系,众多的栽培种类,为农民提供了多样化经营选择的可能性。种植业的主要内容是粮食生产。秦汉时代的主要粮食作物还是粟、麦、稻、菽、黍、麻等,但不同作物的地位较之前代有所变化。大体上,北方地区以粟为主,南方地区则主要种植水稻。蔬菜种植也很重要,某些产量高、生长快的蔬菜(如芜菁),在当时被当做重要救荒作物。衣料作物种植包括桑树、麻类等,还有茜草和蓼蓝等染料作物栽培。在通过种植麻类和栽桑养蚕获得足够的原料之后,纺织工作则由妇女承担。秦汉农民的家庭生产,总体上说是一种“生存经济”或者“糊口经济”,产品主要是为了满足自家生活需要。但汉代商业是比较发达的,农产品市场交换相当活跃。

  

   汉代农民家庭的必需开支项目,与战国时代相比没有太大变化,仍然主要包括如下几项,即:饮食开支、衣物开支、赋税开支、社会交际开支、非常开支(包括婚姻、丧葬和医疗等方面的开支等)。在所有这些开支中,赋税支出约占12.6%,宗教祭祀等社会活动支出占近9%,衣服和食物则分别约占总开支的50%和28%。在两汉时代,嫁娶、丧葬讲究侈靡,上行下效,竞相矜夸,乃是一种普遍的社会风俗,也成为许多家庭难以承受的沉重负担。此外,频繁的自然灾害和苛重的赋役压榨,常常导致百姓大量流徙,妻离子散,朝不保夕,极为窘迫。

  

   秦汉时代,一个人由婴儿到成年,要经过婴儿、孺子、悼、幼、童五个成长阶段。子女教育从教育方式来说,主要有家内教育和学校教育两种。中国传统时代“严父慈母”的子女管教模式在这一时期已经确立下来。更重要的是,自汉武帝“独尊儒术”、设“五经”博士以后,在主流社会的子女文化教育中,儒学逐渐成为主要内容,期望子弟通过研习儒家经典谋取官位利禄,成为众多家庭的新理想。在中国古代文化传承、发展中产生了极其重大影响的“家学”,在西汉时期也逐步兴起。秦汉家庭对子女的教育,从其呱呱坠地开始,一直延续到成年之后。一些家庭甚至是从胎教开始的。但接受正规的文化教育,主要是在幼童(7~14岁)和成童(15~19岁)阶段。在少年儿童成长期的教育中,父母自然要担当主要责任。秦汉家庭的子女教育延袭传统的“严父慈母”模式,父亲通常比较严厉,在子女面前扮演立规矩、施责罚的角色。汉代以后,特别是到了东汉时期,随着儒家正统地位的确立,孝悌礼法日益得到强调,在一些上流社会家庭开始形成了严整的家风。汉代上层社会有文化的人士,除了日常生活中的言传身教之外,还常常以“诫”、“训”等文字形式对子女进行教育。普通百姓家庭的子女教育方式,主要是通过日常的言传身教,教育的内容自然也是既包括为人处世的道理,也包括日常生活技能、知识和行为规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5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