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蒙:三二 为小和尚小道士一叹

更新时间:2021-07-15 13:16:32
作者: 王蒙 (进入专栏)  

   中华文化就是具有与众不同的特点,例如它的宗教观念。盘古开天地也好,女娲补天也好,与其说是信仰,不如说是神话传说。易经占卜有一种朦朦胧胧的对于天道的理解,与其说是神学性的不如说是哲学性的乃至于不充分的理性的。玉皇大帝只不过是皇权朝廷的天上克隆,并不对文化脉络、价值观念、哲学体系产生太大的影响。崇拜祖先,供神主牌位,与其说是宗教性的不如说是饮水思源的感情表达。崇拜祖先难以说成是一个什么信仰,没有教义教规,没有神学理念也没有统一标准。

   前面说到修建省亲别墅即后来的大观园时与采购小戏子同时还采购小尼姑小道姑,把戏子与尼姑道姑放在一起,这反映了一种别有特色的想象力。这是一种思路,一种启示:文艺与宗教,都为门第、权贵、金钱、皇权及伸延出来的贵族——这王那公之属服务,都是上述垄断了一切精神物质资源的皇权政治所豢养的寄生虫们的消费品。

   元妃省完亲,要处理十二个小沙弥和十二个小道士——又是十二个——而且不分僧道,整合在贾府即荣国公府与宁国公府这边。由于贾府的穷亲戚——一心依附贾府的毒蘑无赖贾芹求职,凤姐使计想出一套小和尚小道士不可打发掉的缘由,建议送他们到家庙铁槛寺(即前不久凤姐在那里弄权,无缘无故地害人之地),而贾政又是不问俗务之傻子(也可能不傻,而是按老太太之眼色,又考虑到王夫人的亲戚关系),便一概听凤姐的。于是贾府不计成本,把和尚道士养起来,让这些专业宗教工作者——应该叫作神职人员,做到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趁便安排管理人员,就是贾芹。凤姐要安排贾芹,而贾琏要安排贾芸,为此二人又私相授受做起交易。神职人员的命运竟决定于这两口子的交易,交易时两人还不忘回顾头一晚上的夫妻性事,他们对于宗教,对于神职,是绝无敬畏乃至些微回避自律的。

   贾芹先支领三个月的费用,白花花的三百两银子到了手上,立刻闹腾上了:给掌秤的人一块银子,符合雁过拔毛、经手即揩油的陋习;然后自己雇了一头脚驴,再雇些车辆将二十四名僧道送去。贾芹的这些表现,令人似曾相识,一朝有了权有了钱,谁还懂得谨慎二字呢?

   《红楼梦》的后四十回专门写到了贾芹在铁槛寺胡作非为,并因此被贴了小字招贴,即后来的大字报的先河。

   看不出凤姐有什么原因那么向着贾芹,在这里凤姐办事是为了弄权、显威风,显示自己的万事能万事通,其权炙手可热,耍弄起来过瘾。凤姐的弄权带有游戏心理,有为艺术而艺术的性质。万事顺遂,弄权是拥权者的一大游戏,唯不知游戏完了谁因而遭殃;遇事不顺,欲用权自救亦不可得。有权时顺遂时用权如此随意,当然是对贾府的政治资源直到财务资源的无谓消耗,等到看到了消耗的结果了,也就无可挽救了。

   谁见过对待宗教的这种实用主义、世俗化、垄断化、消费主义的态度和方法?也是中华一绝。能不为小和尚小道士一叹乎?

  

   王蒙《王蒙新说红楼 :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南京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21.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49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