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朗 仲呈祥:美丽中国如何感动世界?

更新时间:2021-07-14 13:03:11
作者: 叶朗 (进入专栏)   仲呈祥  

  

   叶朗,浙江衢州人,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主任。

   仲呈祥,1946年出生,文艺评论家。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院长。

  

   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发出了“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的号召,强调要发挥文化“引领风尚、教育人民、服务社会、推动发展”的作用。国内外的艺术潮流与风尚,近来也重新刮起了“中国风”。这些新风都在吹送着什么,又都将吹向哪里?站在2014年之初,看着中华文化的热潮迭起,本报特别邀请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名誉院长、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叶朗,对话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院长仲呈祥,共同探讨中国当代文化的核心价值和未来愿景。

   用艺术传递中华文化的当代之美

   仲呈祥(以下简称“仲”):文化是人的一种生存状态,是人类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的总和。人之为人,是一种高级形态的理性情感动物,有着独特的精神家园需要坚守。一个民族的软实力,就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却令每一位社会成员的心灵得到滋润、灵魂得到净化、知识得到拓展、素质得到提升的文化氛围。氛围这个东西,虽看不见、摸不着,却是化人的、养心的。如果我们的艺术在这样一种文化氛围中存在,让黄钟雷鸣、瓦釜沉寂,那很多事情就会好起来了。

   文化“化”人,艺术“养”心,重在引领,贵在自觉,此乃定律。文化一味“化”钱,艺术止于“养”眼,则后患无穷。因为只有靠文化把人的素质“化”高,才能靠高素质、高境界的人,去保障社会经济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艺术求美,美在和谐,人类审美的终极目标,在于坚守神圣的精神家园,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进入21世纪,人类要走向和谐自由美好,普遍遇到的问题就是文化自觉,这是钱学森、费孝通等自然科学家、人文社会科学家共同提出来的一个问题。中国文化历史悠久、积淀深厚,但这些文化资源在当代发掘得不够、转化得不够、配置得不够。如果任由其蜕变成一种“没有美感的文化”,将直接导致艺术理想的丧失、艺术水准的下降。

   叶朗(以下简称“叶”):没有文化的复兴,也就没有了灵魂。一个国家的物质生产上去了,物质生活富裕了,如果没有高远的精神追求,那么物质生产和社会发展最终会受到限制,这个国家就不可能有远大的前途。天长日久,就会出现“人心的危机”,那是十分危险的。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积淀的民族,这就为我们培育国人的精神追求奠定了良好基础。现在的中国要想建设文化强国,绝不能平地起高楼,而是应该在充分继承传统文化优秀遗产的基础上进行建设。

   这种建设重点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我们要学习中国的文化经典,继承中国的哲学智慧。我们不反对快餐文化,但是我们反对用快餐文化、流行艺术来排挤经典。我们也反对解构经典、糟蹋经典,把经典荒谬化。要在全社会提倡尊重经典,要引导青少年学习经典、熟悉经典,要引导人们不断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追求一种更有意义、更有价值、更有情趣的人生。

   第二,我们要从中国传统文化中获得回应当今时代问题的启示和方法。当今人类所面临的问题,有的是亘古不变的,有的是这个时代所特有的。其中有许多问题,可以从中国传统文化中获得启示和方法。比如说,近几十年以来,人类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建设逐渐超出了人类文明的把握能力,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失衡的状态加剧,超量的信息刺激与心灵的迷失成为互为因果的社会文化问题。在这个时候,人们回头看到,中国传统文化一贯强调“道”对“技”的引领作用。中国古人对技术、技艺的精益求精的追求,总要超出技术本身,而归于“道”的层面。这就意味着,任何技术的发展都不能忽视它对人类生活、生命、精神心智的整体效应。

   第三,我们要把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的精神融入当代的生活。这不是指在表面上、形式上的复古,不是穿古装、行古礼,而是有选择地借鉴、吸收传统文化的精髓,并融合时代精神,使其在新的时代有新的发展,使我们的老百姓过一种既享受高科技的成果,又有高远境界和优雅品味的生活。我们可以通过学校教育、新闻媒体、文化艺术活动等方式,营造一种健康的社会文化环境。具体到电影、电视剧等艺术作品的创作上,应多创作些闪现着理想火花的文化精品,通过大家喜闻乐见的形式,潜移默化地提升我们的国民性、重铸我们的民族精神。当然,塑造我们的国家文化形象,不能仅仅依靠明星人物,还有选秀节目,我觉得炒得那么热没有必要。

   仲:说到艺术创作,我们必须强调,人类的物质生产,可以“顾客是上帝”;人类的精神生产,需要的是引领,不可以一味强调“观众是上帝”。一个民族要保持文化自觉和清醒,就要有引领。时尚的不一定是永恒的,永恒的常常不是时尚的。美学的根本问题是一个文明的问题,一个精神文明的问题。人的精神追求是往崇高的方向奔,还是往低俗、功利的方向滑?回答的是前者,为什么行动还会是后者?为什么去玷污自己民族的伟人、玷污经典,却对理想、情操、品节强调甚少?中华民族有很多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尽力把它们呈现出来?

   归根结底,艺术是追求真善美的。艺术创作应该倡导用“美”来涵容真善、统摄真善,而不能停留在“皮相现实主义”的肤浅层面。比如,艺术作品在反映一个民族的历史的时候,最低层面是客观地、真实地再现它的历史,包括它的时代风情、代表人物的精神风貌与心灵轨迹,这是第一层次的。比这个高一等的,是以今天的视角反思过往的历史,看这段历史有哪些内容与今天相通,不是客观的呈现,不是简单的比附,而是打通历史同现实的通道,给今人以启示,这是第二层次的作品。再高一等的作品,就是既能够站在今天反思过往的历史,还能够着眼于未来,为了明天站在今天去反思历史,这就是一种历史哲学意识。如此不断地提升艺术创作的追求,才能够真正走在现实主义的道路上。

   叶:文化产品包括艺术作品在内,从生产来说,不仅有一个技术问题,更重要的还有一个内容问题。就像我们的电影、电视有了高清技术、3D技术,但如果没有内容,那还是空的。现阶段中国文化产品的内容生产与内容出口都非常薄弱,面向当代、面向国际的原创力不足,还不能与日本、美国等文化产业强国竞争。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应当确立一个内容战略,将文化产业的内容建设提到战略高度。文化产品从社会功能来说,不仅能提供娱乐消遣,更重要的还能提升人的精神境界、发展完美的人性。我们的文化产品应该体现一种文化精神,应该引导广大群众特别是引导广大青少年有一种更高的精神追求。

   五年前,我们把青春版《牡丹亭》请进北京大学,和白先勇合作实施“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现在又启动新一轮的五年计划。目的就是引导青年人学习我们民族的文化经典、艺术经典,引导他们不断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当今社会,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失去了平衡,物质生活占据统治地位,而忽视文化的、精神的追求,造出很多“单面人”。宗白华提出,中国的艺术是灵的空间,中国的艺术是世界上最心灵化的艺术。中国传统艺术确实在精神、心灵层面的展现更为突出,我们回归传统文化的经典所要借重的就是这个方面的影响。

   仲:只有真正拥有中国味道的艺术作品,才能在国际舞台上流光溢彩。4月初的第五十届戛纳电视节上,有9部中国元素浓郁的纪录片亮相,包括《京剧》《园林》《舌尖上的中国》等,都在很大程度上传递中华文化之美。我最近参加了飞天、华表、金鸡三个影视评奖,看到一些不错的作品。像电影《百鸟朝凤》娓娓道来了一个教唢呐、学唢呐、吹唢呐的故事,在鲜明的民间传统文化氛围中,讲述老百姓平平常常的生活、绵长悠远的人生,既展现了中华民族独有的精神特质和价值判断,也探寻了人类共同面对的、现代性所带来的困惑。这部作品就很值得推出去,走上国际舞台。

   叶:我们在介绍和展示中国文化的时候,应该特别关注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世界,展示老百姓的生活态度和生命情调。我们从宋代名画《清明上河图》中宋代都城老百姓那种毫无拘束的快乐气氛,可以看到中国人对平静、安乐、和谐生活的一种满足;我们从老北京蓝天传来的鸽哨声和小酒店里弥漫的知足、祥和、悠然自得的情调,可以看到中国老百姓在平淡的生活中为自己寻求的快意和乐趣;我们从中国人在弹琴、下棋、饮酒、喝茶时着意营造诗的氛围,可以看到中国人古往今来对于审美人生的追求,等等。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世界、人生愿望和审美情趣,这是构成一种文化的最基础层面的东西。在这个最基础的层面上,不同的文明必定有许多相通的东西。把这些东西展示出来,最容易得到其他地区和民族的朋友的理解、欣赏和认同。

   用艺术营造世界文明的和谐共生

   叶:无论在人类历史上还是在当今世界,人类文明都是多元共存的格局。这种格局必然带来文化的差异。如果缺乏交流、沟通,这种差异往往会造成不同文明和文化之间的隔膜和误解,甚至造成矛盾和冲突。我们中华文化长期以来就面临这种局势。国际社会对中华文化还很陌生,不仅是不了解、不理解,还有许多误解。甚至有些西方人还在拼命吹捧某些表现中国人愚昧、变态、血腥、乱伦的电影和美术作品,认为那才是真实的中国形象。面对文化差异带来的隔膜与误解,我们要通过各种渠道向国际社会传播中国的文化、哲学和艺术。

   一个文化强国,其文化一定会对其他国家具有强烈的吸引力。这种文化的吸引力就是文化软实力。在国际文化交流中,世界各国既要展示各自文明中最有特色的东西,又要展示各自文明中体现全人类普遍认同的东西。就是在那些最有自己特色的东西中,往往也有体现全人类普遍认同的内容。中华文化就是如此。像对异质文化的开放与包容、强烈的和平意识、浓郁的家国情怀,等等。在国际文化交流中,我们要着重把这些体现全人类普遍认同的内容展示出来。我们这样坚持做下去,就会逐渐使国际社会了解真正的中国,了解尊重自然、热爱生命、祈求和平、盼望富足、优雅大度、开放包容、生生不息、美善相乐,才是真正的中国。孔子说过“近者悦,远者来”,意思是一个国家建设得好,应该使你的近邻欢乐,还要使远方的人们仰慕你的文化,到你这里来观摩学习。21世纪的中华文化,应该焕发出这样的魅力和吸引力。

   仲:究竟是搞文明冲突,还是搞文明对话,这是全人类的事情。21世纪,应该是人类文明对话的世纪。科学技术还在高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还在不断提高,但生态环境失衡,社会竞争激烈,人与自然、人与社会有种种矛盾,人们也产生了诸多精神困惑。中国很多大哲学家、大文化学者都提出,为了人类有美好的明天,今天的人们要倡导和谐、倡导交流、倡导互补,而不要讲斗争、讲阴谋、讲复仇。联合国大墙上有八个大字,是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孔子“和而不同”的哲学,也已经得到了世界范围的认可。

   每一种文化都是有体系的,整合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一个民族的智慧就取决于对整合的态度。要善于把自己民族中好的东西和他人好的东西交融在一起。不同文化体系之间进行平等交流,可以带来新信息和新方法,可以由惊诧、莫名进而顿悟,可以激活思维。不同的文明应该和平共处,不同的文化应该和谐共生,不同的个体应该包容大度,只有这样,才能共同营造世界的和平、社会的和谐、人际的和睦。否则,如果处处以自我为中心,唯我独尊,就只能是矛盾重重,冲突不断,战乱纷繁。中华文化不赞成唯我独尊、唯我独美、多元对立、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而是主张不同文明之间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平等交流。这也正是西方思想敏锐的学者提出向中华文化学习的深层次原因。“美美与共”的实现渠道,就是交流与合作。通过认真对话,沟通交流,达到“美美与共”的目标。“与共”的过程,就是互补、交融、整合、创新的过程。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473.html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