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玉文:阅读古诗文应该懂一点古植物词知识

——主要以《诗经·国风》草类植物词为例

更新时间:2021-07-13 11:23:33
作者: 孙玉文  

  

   一、什么是名物

   所谓名物,指事物及其名称。本文主要指草木鸟兽虫鱼等生物的名称。例如:

   (1)采苓采苓,首阳之巅。(《诗·唐风·采苓》)

   (2)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穹窒熏鼠,塞向墐户(《豳风·七月》)

   (3)麑退,叹而言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贼民之主,不忠;弃君之命,不信。有一于此,不如死也。”触槐而死。(《左传·宣公二年》)

   (4)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礼记·曲礼上》)

   (5)螾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蟹六(按:当作“八”)跪而二螯,非蛇蟺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荀子·劝学》)

   以上加点的词都是名物词。

   名物词,少数属基本词汇,大多数在一般词汇之列。由于社会的进步,语言、文化的发展,许多人对古名物词感到陌生,因而对古诗文的理解不深刻,甚至有误解。所以,阅读古诗文,需要懂一点古名物词的知识。

   例如,《楚辞·离骚》:“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其中,“木兰”和“宿莽”是两个名物词。屈原为什么要“朝搴阰之木兰”“夕揽洲之宿莽”呢?反映了他什么样的心理状态呢?这就要了解古人所认识的“木兰”和“宿莽”的生长习性以及所赋予的文化含义。木兰本是一种香木,又名杜兰、林兰,皮似桂而香,状如楠树;《离骚》中“木兰”既然可以“搴”,显然是木兰花。古人认识到,木兰去了皮以后不会死去。宿莽,也叫卷施,是一种经冬不死的草。屈原取木兰的去皮不死,宿莽的经冬不死,比喻自己不顾谗人的攻击和遭受的打击,坚持理想,不改变自己节操的英雄气概。王逸《楚辞章句》说:“草冬生不死者,楚人名曰宿莽。言己旦起升山采木兰,上事太阳,承天度也;夕入洲泽,采取宿莽,下奉太阴,顺地数也。动以神祗自敕诲也。木兰去皮不死,宿莽遇冬不枯,以喻谗人虽欲困己,己受天性,终不可变易也。”正是通过揭示古人认识到的“木兰”和“宿莽”的生长特点,从而显示屈原这两句诗的深刻寓意。

   再如,汉朝古诗《上山采蘼芜》:“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其中,“蘼芜”是一个名物词。本诗写一个弃妇对原配丈夫的依恋。“上山采蘼芜”一句有一个寓意:希望丈夫能回心转意。为什么这样说呢?这就需要了解古人对蘼芜的认识。蘼芜,也作“蘪芜”,又叫薇芜、蕲茝、江蓠(见《本草纲目》卷十四《草部》),“薇芜”跟“蘼芜”音近,可能是不同方言的读音不同造成的同源词,所指是同一个事物。它的叶子跟当归相似,所以古人也管当归叫“蘼芜”;当归别名“文无”,显然跟“蘼芜”是同源词,也反映出古人以为当归和蘼芜是极为相似、甚至可能有的方言看做同一种草。上山采蘼芜,也就是上山采当归,上下文中寓希望丈夫回心转意的含义。“当归”一词在古书中很早就含有“应当归来”之意,《晋书·五行志中》:“魏明帝太和中,姜维归蜀,失其母。魏人使其母手书呼维令反,并送当归以譬之。维报书曰:‘良田百顷,不计一亩,但见远志,无有当归。’”《本草纲目》卷十四《草部》“当归”条谈到草名“当归”的得名由来:“当归调血为女人要药,有思夫之意,故有‘当归’之名,正与唐诗‘胡麻好种无人种,正是归时又不归’之旨相同。”宋罗愿《尔雅翼》卷二“蘼芜”条试图解释“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的言外之意:“案崔豹《古今注》:‘牛亨问董仲舒曰:“将离,相赠以芍药者何?”答曰:“芍药,一名可离,故将别以赠之;亦犹相招赠以文无。文无一名当归也。”’文无盖即蘼芜,以夫当归,故下山逢之尔,如‘稿砧、刀头’之义也。然今当归自是一种,非蘼芜之类。唐本注云:‘当归有两种,一似大叶芎?,一似细叶芎?,惟茎叶卑下于芎?也。’然则古亦以蘼芜为当归矣。”他的见解是有道理的。可见,知道了“蘼芜”的异名“当归”寓“应当归来”之意,既理解了诗中的寓意,又能看出“上山采蘼芜”和“下山逢故夫”两句之间的意脉。唐乔知之《下山逢故夫》诗:“妾身本薄命,轻弃城南隅。庭前厌芍药,山上采蘼芜。”所谓“厌芍药”,写出了女子对丈夫抛弃自己而内心愁闷心情,因为芍药是离别时所赠之草;“采蘼芜”,写出了女子希望丈夫回心转意的依恋心情,因为蘼芜又名当归、文无,“当归”寓“应当归来”之意,“文无”是“相招”(即召唤对方到来)时所赠。

   再如,南朝梁江淹《别赋》:“下有芍药之诗,佳人之歌,桑中卫女,上宫陈娥。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载《江文通集》)其中,“芍药”是名物词。《别赋》写各种人的离别情绪的。古人离别时赠芍药。“芍药之诗”指《诗经·郑风·溱洧》:“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郑笺:“其别则送女以勺药,结恩情也。”为什么离别时赠芍药?《经典释文》:“芍药,香草也。《韩诗》云:‘离草也。’言将离赠此草也。” 罗愿《尔雅翼》卷三“芍药”条:“芍药,华之盛者。当春暮祓除之时,故郑之士女取以相赠。董仲舒以为将离赠芍药者,芍药一名可离,犹相招赠以文无。文无一名当归也。然则相谑之后,喻使去尔。”“芍药”是离草,除“可离”这一异名外,又叫可离、当离、将离。崔豹《古今注·草木》:“芍药,一名可离,故将别以赠之。”钟动《归途见当离花有赋》:“夹道当离花,含欣故依依。”苏鹗《苏氏演义》卷下:“牛亨问曰:‘将离别,赠之以芍药者何?’答曰:‘芍药,一名将离,故将别以赠之。’”王观国《学林》卷一“芍药”条:“江淹《别赋》曰:‘下有勺药之诗。’淹用为离别事,盖可见矣。若曰香草,则草之香者多矣,奚必勺药而后可以结恩情也?”江氏的“下有芍药之诗”是用典。知道“芍药”为离别时所赠之草,可知他用典之确。

   器具的名称当然也属名物。器具名的一些含义也会影响到对诗文的理解。例如《玉台新咏·古绝句》之一:“藁砧今何在?山上复有山。何当大刀头?破镜飞上天。”这是以一个妇人的口吻写她盼望出门在外的丈夫回家的诗。为什么这样说呢?需要了解“藁砧、刀头、破镜”等名物词的含义。“藁砧”是古代斩草时承鈇(铡刀)的砧板。“鈇”跟“夫”同音,故隐语称“藁砧”为夫,即丈夫。“藁砧今何在”:丈夫现在在哪里?“山上复有山”:他现在已经出门在外了。这是把“出”字拆成两个“山”字。刀头,本指刀的前端。刀的前端有环,“环”跟“还”同音,故隐语称“刀头”为还,即回还。“何当大刀头”:他何时回家呢?“破镜”,喻残月。古人“圆镜”比喻圆月,以“破镜”比喻残月,即半个月亮。“破镜飞上天”:丈夫月半时就会回家。宋许顗《彦周诗话》:“《古乐府》云:‘藁砧今何在’,言夫也;‘山上复有山’,言出也;‘何当大刀头?破镜飞上天’,言月半当还也。”这里残月的“月”指月亮,但跟月份的“月”同音。《彦周诗话》“月半當还”的“月半”大概不是指月亮之半,而是指农历每月十五日。“月半”指半圆之月,在古书中是少见的。可知,知道了名物词中隐语用法及双关用法,才能把这首诗讲通。

   本文分析植物词的一些含义,以《诗经·国风》中有关草类植物的词作主要例证。急就之篇,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二、古人是怎样解释草类植物词的

   古人很重视名物词的学习。《论语·阳货》:“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宋邢昺疏:“‘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者,言诗人多记此鸟兽草木之名,以为比兴,则因又多识于此鸟兽草木之名也。”可见,古人通过对具体作品的学习来了解古名物词。战国时成书的《尔雅》,有《释草》《释木》《释虫》《释鱼》《释鸟》《释兽》《释畜》等,都是研究具体名物的。郭璞《尔雅序》说:“若乃可以博物不惑,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者,莫近于《尔雅》。”既可以看出前人对名物的重视,又可以看出前人把名物词裒辑在一起进行分析的尝试。

   现在让我们分析一下《诗经·国风》毛传、郑笺、孔疏对草类植物词进行解释的方式,从中可以看出古人是怎样认识、分析植物词的:

   1.用同义词来作训释。在草类植物词中,同实异名的现象很普遍,古人就用甲词来训释乙词。例如,《周南·关雎》:“参差荇菜,左右流之。”毛传:“荇,接余也。”这是说,“荇”又叫接余。《卷耳》:“采采卷耳,不盈顷筐。”毛传:“卷耳,苓耳也。”这是说,“卷耳”又叫苓耳。《芣苢》:“采采芣苢,薄言采之。”毛传:“芣苢,马舃;马舃,车前也。”由此可知,“芣苢”有异名马舃、车前。据正义所引郭注、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还有异名虾蟆衣、当道、生舌。《郑风·东门之墠》:“东门之墠,茹藘在陂。”毛传:“茹藘,茅蒐也。”据正义所引陆玑《疏》,可知“茹藘”又名茅蒐、地血、茜、牛蔓。

   解释的词是被解释的词的异名,在作注解时可能是容易弄懂的,注家用当时人易懂的一个词来解释另一个难懂的同义词。这种注解方式有以近知远、以今知古的作用。表示同一个植物,《诗经》时代和战国以后用词可以不同,不同地域的用词也可以不同,所以用古今同义词或方言同义词来作训释,也能帮助人们理解《诗经》中的植物词。《鄘风·载驰》:“陟彼阿丘,言采其蝱。”毛传:“蝱,贝母也。”这是用后代的常用词“贝母”去解释原来的“蝱”。又如,上文所引《卷耳》正义:“郭璞曰:‘《广雅》云:枲耳,亦名胡枲,江东呼常枲,或曰苓耳。形似鼠耳,丛生,似盘。陆机《疏》云……今或谓之耳珰,幽州人谓之爵耳是也。’”其中,江东呼常枲,幽州人谓之爵耳,都是用方言同义词来作训释。

   2.以属概念来释种概念。例如,《召南·草虫》:“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毛传:“薇,菜也。”《魏风·汾沮洳》:“彼汾沮洳,言采其莫。”毛传:“莫,菜也。”《唐风·采苓》:“采葑采葑,首阳之东。”毛传:“葑,菜名也。”这几个都用“菜也”来作解释,指明了它们的用途。《卫风·芄兰》:“芄兰之支,童子佩觿。”毛传:“芄兰,草也。”

   3.用描写的方式来作训释。例如,《周南·葛覃》:“葛之覃兮,施于中谷。”毛传:“葛,所以为絺綌。”这是描写其用途。又如,《邶风·静女》:“自牧归荑,洵美且异。”毛传:“荑,茅之始生也。”这是利用“茅”字来解释“荑”的字义。

   4.揭示文化含义和上下文的语境义。例如上引《鄘风·载驰》“陟彼阿丘,言采其蝱”,毛传:“蝱,贝母也。”但是为什么要采蝱?毛传接着说:“升至偏高之丘,采其蝱者,将以疗疾。”又如,上引《卫风·芄兰》的“芄兰之支,童子佩觿”,毛传说:“芄兰,草也。”光说“芄兰”是一种草还不能使人满足,所以毛传接着说:“君子之德当柔润温良。”原来诗作者在这里是取“芄兰”的“柔润温良”的含义。郑笺补充说:“芄兰柔弱,但蔓延於地,有所依缘,则起兴者,喻幼稚之君任用大臣,乃能成其政。”不经过这样的解释,一般读者对上下文的文意不能得到真切的理解;毛传、郑笺讲出了其言外之意,上下文的脉络豁然打通。

毛传和郑笺对植物词所作的注释往往比较简单;到了孔疏,注释要详细得多。毛传、郑笺常常是就某一个植物词的上下文中最有利于文意的那个特点作出注释,而不是全面释义。例如,《周南·葛覃》:“葛之覃兮,施于中谷。”毛传:“葛,所以为絺綌,女功之事烦辱者。”郑笺:“葛者,妇人之所有事也。此因葛之性以兴焉。兴者,葛延蔓於谷中,喻女在父母之家,形体浸浸日长大也。”毛传提到葛可以为絺綌的功用,又提到采葛是妇女之事。郑笺的补充,讲出了其言外之意。《王风·葛藟》:“緜緜葛藟,在河之浒。”郑笺:“葛也,藟也,生于河之崖,得其润泽以长大而不绝。兴者,喻王之同姓,得王之恩施,以生长其子孙。”这里郑笺串讲句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4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