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燕菁:范式转变:从均衡到竞争

更新时间:2021-07-13 07:19:35
作者: 赵燕菁 (进入专栏)  

   根据这一组概念,我们就可以重建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竞争。

  

   03、 生产者竞争——供给大于需求时的定价规则

  

   根据阿尔钦规则,当供给大于需求时,竞争只在生产者之间展开。生产者之间以熊彼特竞争(Schumpeter Competition, 1934)——市场上最优的生产者同次优生产者之间的竞争——展开[8]。最优的价格和规模必须通过生产者和生产者之间的竞争——我们称之为生产者竞争——获得。

   在报酬恒定和递增的情形下,熊彼特竞争只发生在生产效率最高的生产者和生产效率次高的生产者之间。由于存在规模经济,市场上均衡的规模就是生产者最大化生产时的规模。最优的生产者排除所有竞争者攫取全部的市场。根据理性生产者假设(必须获得正的利润),最优的价格就是次优生产者利润刚好为零时的价格。在这个价格下,次优生产者(以及所有其他更次的生产者)会自动退出,最优厂商以最小代价,获得全部市场。此时的“价格—产量”,就是市场上的均衡价格和产量[9]。

  

图1报酬恒定条件下的生产者定价

   图2描述的是报酬恒定条件下熊彼特竞争的情形。收益曲线的斜率等于均衡时的市场价格,由最优生产者决定。这个结果表明,在报酬递增和报酬恒定的情况下,最后市场的均衡结果一定是垄断——只有一个生产者[10]。此时,垄断不仅不是非效率的,反而是最有效率的——只有最优生产者生产规模最大化时,社会才会以最少的成本,产生最大的剩余[11]。

   报酬递减的情形稍微复杂,生产者利润最大化时的规模可以大于、小于或等于市场有效需求的规模。当大于或等于市场的有效需求时,均衡的结果同报酬递增和恒定时一样,只有一个最优的生产者。但如果市场规模可以容纳多于一个生产者,我们可以把熊彼特竞争稍作拓展。此时,最优的生产者不会占领全部市场,而是停止在其最优的生产规模上。同时,第二、第三个生产者开始加入生产(或最优生产者建设第二、第三个工厂),直到第 个生产者(或工厂)满足全部有效需求。市场的价格,是由第 个生产者决定。最优的价格,应当刚好令第 个生产者的利润为零[12]。

   在基于均衡的价格理论中,规模报酬无限递增的情形下,规模无法收敛。最后世界上将会只剩下一个最有效率的生产者[13]。在竞争理论中,在这里,主观成本和客观成本分别在不同的维度,独立地影响市场区的规模。当产品的市场是由预算约束时,生产者可以通过价格影响消费者的预算(两者负相关),进而间接影响市场(有效需求)的规模。消费者的偏好不受价格变化的影响。

   市场的边界由消费函数界定——有效需求的规模,决定了生产规模的上限。有效需求为正效用和正预算消费人的集合。当市场规模的边界时由预算约束限定时,消费者收入的增加或生产者产品价格的下降,将会引发生产规模的持续扩大,进而导致生产者利润的增加,直到遇到效用约束的市场边界。当市场规模的边界是由效用约束限定时,消费者收入的增加或生产者产品价格的下降,不是引发生产规模的持续扩大,而是会导致预算剩余增加。

  

图2. 预算限定的市场规模

图3. 效用/偏好限定的市场规模

  

   04、 消费者竞争——供给小于需求时的定价规则

  

   按照阿尔钦规则,当产品供不应求时,竞争发生在消费者和消费者之间。消费者价格是通过消费者和消费者之间的竞争——我们称之为消费者竞争——获得的。

   根据威克瑞(Vickrey,1961)拍卖理论以其名字命名的Vickrey拍卖(也称the second-price sealed-bid Auction次高价格暗标拍卖),买方把价格交给卖方后,卖方选择出价最高者,再根据出价次高者完成交易。也就是说:1)出价最高的竞标者获得该要素的产权;2)市场的价格是令出价第二高的拍卖者消费者剩余小于零。在这个机制里,消费者预算是决定谁获得市场产品的唯一基准[14]。

   当我们把只有一个产品多个竞标人的市场,扩大到有 个产品且有效消费人大于 的这种更一般的情形,此时市场的价格就是第 个竞标者——市场上能满足的最后一个要素需求者——支付的价格。这个价格应该刚好让第 个竞标者预算等于零。当产品的供给大于效用限定的消费人集合时,最后一个消费人愿意支付的最高价格,决定了产品的市场价格——用张五常的话说,此时的“价格是消费者在边际上愿意付出的最高代价”(张五常。1999)。

  

   05、 消费者对生产者的竞争

  

   根据阿尔钦规则:“竞争从来就不是‘买者对卖者’,而总是买者对其他买者,卖者对其他买者“。这一规则正确揭示了消费者竞争和生产者竞争是两个分别的定价机制,但同时却错误地排除了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竞争。现实中,这种竞争不仅存在,而且更为激烈。对于市场上的消费者和生产者来说,定价权的争夺主要体现在定价方式的决定上——消费者努力使竞争发生在消费者之间;生产者则努力使竞争发生在消费者之间。其手段是通过改变规则,使供求关系向有利于自己一方转变。

   反垄断法的本质,就是通过限制生产者对生产的垄断,防止其有意将供给的数量限制在供不应求的状态,迫使消费者竞争获得生产者剩余。而诸如欧佩克之类的组织,则是通过生产者之间协调生产规模,保持市场上供不应求的状态,防止市场由消费者竞争转变为生产者竞争。囚徒困境,也是迫使囚徒之间相互竞争的一种制度设计。像医生、律师甚至工人,竭力通过各种职业门槛(资质)和行业协会,设置进入门槛,限制供给的增加,维持其市场价格。国际上各种贸易规则的确定,其核心也是为了争夺定价权[15]。

   很显然,供不应求和供大于求的转换点,是决定消费者和生产者谁能拥有市场定价权的临界点。市场上产品数量的增加(或减少)会在一个临界点使得市场变为供大于求(或供不应求)。这时市场竞争会立即切换到生产者(或消费者)之间的竞争。马歇尔新古典综合的一个基本假设,就是“自然不会飞跃”[16]——供给曲线和消费曲线都是随着价格的变化,连续变化。而消费者竞争和生产者竞争的转化,则意味着供给和需求对价格的影响不会是连续的——价格不是连续地增加或减少,而是立即跌落(或跳跃)到生产者(或消费者)竞争决定的均衡点上。此时的市场价格变为由生产者的生产函数(或消费者需求函数)决定——最优的生产者(或消费者)将价格定在令次优生产者利润(或次优消费者预算)为零的水平上。显然,此时的价格-数量曲线一定是非线性的。

   当市场处于消费者竞争,所有生产者不论是一个还是多个生产者,都可以获得最大化的利润。利润的多少取决于各自的生产函数(成本的多寡)。最后一个生产者,就是在均衡价格下,利润为零的边际生产者。显然,消费者竞争越激烈,价格越高,市场上容纳的生产者(可以获得正的利润)就越多。对所有生产者来说,供不应求的程度越强烈,消费者被迫支付的价格就越高,对于现有的生产者就越有利。

   当市场处于生产者竞争,所有消费者都自动最大化其消费者预算剩余。供大于求的程度越强烈,生产者之间的杀价就越猛烈,消费者节省的预算就越多。因此,对于消费者,生产者竞争越激烈越好。在存在规模经济的领域,最有效率的生产者可以通过杀价,将其他生产者逐出市场。而一旦生产者对供给出现垄断,就存在强烈动机,将生产的规模限制在消费者需求以内,从而迫使消费者之间竞争,从而获得最大剩余。

  

   06、 多样化问题

  

   新古典隐含的一个假设,就是供给和需求是数量和价格两个变量的权衡(trade off)。多样化的生产和需求主流经济学派中很少被讨论。早在1937年,科斯在经典文献《企业的性质》中,就已经注意到产品种类的重要性(Ronald H. Coase, 1937):

   人们有时假定,如果企业的成本曲线向上倾斜,在完全竞争条件下,企业在规模上会受到限制;而在不完全竞争条件下,企业在规模上受到的限制是因为当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时,企业不愿意付出大于产出的生产代价。但显然企业可以生产一种以上的产品,所以,没有显而易见的原因说明为什么在完全竞争的情况下成本曲线向上倾斜和在不完全竞争情况下,边际成本通常不低于边际收益的事实会限制企业的规模。罗宾逊夫人做出了仅生产一种产品的简单假定,但研究企业生产的产品种数是如何决定的显然是重要的。同时,没有一种假定实际上只生产一种产品的理论会有非常大的实际意义。(盛洪编,2003,112)

   在这篇著名的论文里,科斯用一个屠能式的图解说明,企业(产品)的边界同样可以被另一个企业(产品)所限定。科斯写道:

   设想一个企业家从X点开始控制交易。现在,当他在同一种产品(B)上扩大其生产经营活动时,组织的成本会增加,直到他等于邻近的其他产品的组织成本为止。随着企业的扩张,企业生产由此将从一种产品发展到多种产品(A和C)。(盛洪编,2003,112)

   科斯处理这一问题的办法同蒂伯特处理最优社区的规模是等价的——都必须假设企业(社区)的成本曲线是凸的——存在极小值(组织成本的增加速度快过规模效益的增加速度)。一旦放松这个假设,允许存在无限的规模经济,均衡的规模——价格将不复存在。科斯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紧接着写道:

   这样处理问题显然是不全面的,但对于表明仅仅论证成本倾向于向上不能得出企业规模会受到限制的结论,则是必要的。至此,我们只考察了完全竞争的情况,而不完全竞争的情况似乎是显而易见的。(盛洪编,2003,113)

   遗憾的是,不完全竞争的情况并非如科斯所猜测的那样“显而易见”。斯拉发在1926年的著名论文里,对不完全竞争条件下的不同产品垄断生产者之间的进行了迄今为止最富有洞察力的描述:

当生产一种产品的每一个企业都处于这样一种情况,这种产品的总市场就会被进一步细分为一系列不同的市场。任何一个想通过侵入其竞争者的市场而将自己的产品扩展出自己市场之外的企业,为了超越包围它的各种障碍必然要引致沉重的市场营销费用;但在另一方面,在他自己的市场和他自己的障碍的保护下,他拥有一种享有特权的地位,藉此他可以获得各种好处——如果不是在程度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40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