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阮宗泽:中国平视外交与中美关系前景分析

更新时间:2021-07-12 16:16:18
作者: 阮宗泽  
拜登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葛底斯堡发表演讲称:“今天,我们再次投入到为国家的灵魂而战的战斗中。”r但现在的问题恰恰是美国的灵魂已病。历史何曾相似,这让人想起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1863年11月19日在葛底斯堡发表的著名演讲,当时美国处于内战之中,国家面临分裂的危险,如今美国同样处于“内战”状态:政治极化愈演愈烈、疫情导致伤亡惨重、种族主义和街头暴力再次将美国拖入分裂险境,美国迫切需要“愈合”,可是药方难觅。在国际上,美国信誉大跌,战争、恐吓和制裁成为国际关系中“美国霸权”的拼图。“美国近250年历史中仅有16年没有打仗,在全球拥有800多个海外军事基地,军费连年排名世界第一,达全球军费总开支的约40%。有报道称,冷战后的30年里,美国参与的战争和军事干预多达228起,平均每年7.6起。”这些战争发生地远离美国本土。当年美国以一瓶洗衣粉和一段摆拍视频作为所谓的“证据”,就对伊拉克和叙利亚两个主权国家大打出手,造成无数平民伤亡、无数家庭破散。美国还动辄挥舞制裁大棒,对其他主权国家实施单边非法制裁、恶行累累。美国的军费达7405亿美元,占全球军费的40%,如此高昂的军费似乎无法保障美国的安全,这只能说明美国的敌人是自己。然而,美国有个内病外治的坏毛病,总是要找替罪羊。不幸的是,中国往往成为美国这种病态妄想狂的受害者。针对美国的无端指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指出:“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000万,死亡病例超过56万,分别是中国的300倍和110多倍。美国死亡病例人数已经超过在一战、二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美军死亡的人数总和。美国疫情应对可以说是一塌糊涂,惨痛失败。

   (三)美俄关系雪上加霜,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美俄关系演变是国际关系中一个重要的历史参照案例。二战后美苏对抗半个多世纪,后来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丝毫减轻美国对俄罗斯的打压。尽管美国曾一度企图“招安”俄罗斯,拉其加入七国集团,但好景不长,乌克兰危机发生后,即将俄罗斯踢出去。美俄早已分道扬镳,双边关系近年来持续紧绷。自拜登上台以来,美俄首脑两次通话,但双方对抗有增无减,拜登甚至公开称普京是“杀手”,这让俄罗斯认识到无论其如何做都不可能让美国满意。俄罗斯忍无可忍,被迫反击,将美国列为“不友好国家”,对美国的制裁以及驱逐外交官等行为说“不”。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2021年4月16日宣布,俄罗斯将驱逐10名美国驻俄外交人员,并将8名美国政府官员列入“黑名单”,以回应美方对俄实施的新制裁。美国新一届政府今年1月上台以来,双方在军控领域实现有限合作,但在乌克兰、网络安全、人权、干预选举等问题上分歧明显,对抗加剧。此前,美国以“干涉大选”等借口,驱逐10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对俄实施新一轮“全面制裁”,宣布在经济领域对俄罗斯进行“封锁”,针对俄罗斯的金融业和科技部门进行定点打击。俄罗斯就对美反制措施发表声明,称美国似乎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在新的地缘政治现实中单边强权已无一席之地。美国继续短视地搞“遏制莫斯科”这一套,只能导致俄美关系进一步恶化。美俄双方大打外交战、制裁战、舆论战,相互示强,已经成为家常便饭。双方经济交往本来就有限,任何经济制裁都不可能让俄屈服。一定意义上俄罗斯已经形成“抵抗经济”模式,既增强自身经济的自主性,同时拓展其他国际合作削减美国制裁的影响。美国还盯上“北溪2号”项目,千方百计要切断俄罗斯与欧洲的能源合作,但欧洲不为所动。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德国制定独立的政策,捍卫国家的独立。“北溪2号”输气管道项目牵动俄欧美三边博弈的神经,短期内难见分晓。

   (四)美国面临称霸世界力量不济与人心不齐等多种矛盾

   后疫情时代全球化不会停止,各国利益交错有增无减,以意识形态划线的旧思维不再适应疫情后的新世界。“蜷缩在意识形态的茧房,无异于与历史潮流背道而驰,甚至是在故步自封。”不少国家将面临价值观、地缘政治和贸易利益选择的多难选择。美国企图唤醒跨大西洋关系,重整联盟。拜登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高呼:美国回来了!令欧洲五味杂陈:欧洲的美国还是美国的欧洲?欧洲虽然摆脱了“特朗普噩梦”,但拜登回来要重新确立其“领导”地位,意味着欧洲将再次处于被领导境地,这与欧洲增强自主权的雄心相悖。英国“脱欧”与疫情危机严重损害其信誉与信心。欧洲在疫情面前左支右绌,一体化进程受挫。疫情来袭时,欧洲各自为战,“封国封城”,难以形成统一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无论在抗疫还是如今疫苗分配上,美国依然独断专行,实行“美国优先”,各方龃龉不断,必将拖累各国的经济复苏。然而,欧洲的眼里并非只有美国,“北溪2号”输气管道项目不会轻易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同时寻求加强与中国的关系,均有助于展现自主性,并提升与美国打交道的地位。

   当前中欧关系面临新的发展契机,也面临着各种挑战。关键是要从战略高度牢牢把握中欧关系发展大方向和主基调,相互尊重,排除干扰。中国发展对欧盟是机遇,希望欧盟独立作出正确判断,真正实现战略自主。默克尔表示,欧方在对外关系方面坚持自主。当今世界面临很多问题和挑战,更加需要德中、欧中合作应对。欧中加强对话合作,不仅符合双方利益,也对世界有利,德方愿为此发挥积极作用。德方重视中国“十四五”规划,期待这将为德中、欧中合作带来新的重要机遇。u默克尔的有关表态是对欧盟如何在中美之间保持“战略自主”的体现。

   同理,中国周边所有国家均在问一个美国战略圈不愿意触及的话题:在今后一二十年中谁将成为更大经济体,是美国还是中国?大多数务实的分析者都会认为美国将在二十年内成为世界第二。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美国经济从世界第一变成第二,人们的全球战略判断也将改变,任何严肃的战略规划者都必须思考这一可能性。然而,只有少数勇敢的人才能在美国公开讨论这一问题。对诸多美国政客而言,美国不可避免地坠落为世界第二是一个政治上禁忌的话题。然而,值得警惕的是,美日同盟已经成为“邪恶轴心”。针对美国和日本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共同应对“中国挑战”,中国进行坚决反击,指出美日有关言论已经完全超出正常发展双边关系的范畴,损害第三方利益,损害地区国家相互理解与信任,损害亚太和平与稳定。明明是企图在亚太地区搞分裂、搞针对别国的“小圈子”,却冠之以“自由开放”,实在是莫大的讽刺。美日这种图谋逆时代潮流而动,拂地区国家民心而行,势必以损人的目的出发,以害己的结果告终。中国与周边国家是搬不走的邻居。睦邻友好应当是相互的共同选择,远交近攻必将自食其果、得不偿失。

   三、美国须学会与中国平等对话

   (一)美国须学会与中国平等对话

   3月18日,美国新政府上台后,中美两国高层首次面对面在安克雷奇会晤,采取了不同寻常的“2+2”模式,即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由于美方在先致开场白时严重超时,并对中国内外政策无理攻击指责,挑起争端。这不是待客之道,也不符合外交礼仪,中方对此作出了严正回应。对美国而言,与其他国家平等相待有些困难,但是美国必须学会与其他国家平等相待;反之,美国就将自置于国际社会的对立面。尽管本轮对话一开始有一定戏剧性,但双方在建立气候变化联合工作组、就便利彼此外交领事机构和人员活动以及媒体记者相关问题进行商谈等一些具体领域达成了共识,取得了一些积极进展,是建设性的。尽管如此,中美关系走到今天,矛盾更加错综复杂,形势严峻一面将更加尖锐,如何管控矛盾分歧的难度上升。

   当前美国政客言必称中国。布林肯在首次政策演讲中称中国为“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挑战”,称中国是美国的竞争者、合作伙伴与对手。布林肯表示,美中关系未来将会是在“应该的时候”呈现竞争性,在“可以的时候”呈现合作性,在“必要的时候”呈现对抗性。美国希望“以强势的姿态同中国打交道”,因此需要与盟友以及伙伴们的合作。其实,美国不同党派的政府上台,其对华政策手法有变,但万变不离其宗。美国对华政策在不断地试错,从特朗普的“极限施压”到拜登的“联盟围堵”,都试图将“中国挑战”作为靶标,以不断渲染“中国威胁”来刺激和调动国内外的反华势力对中国进行打压,拜登政府急着“抱团”,制造“聚旗”效应。2021年3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以来第一次正式的记者招待会上,花了10分钟的时间谈论中美关系,扬言不允许中国成为头号强国。据CNN报道,拜登表示不寻求与中国对抗,但会坚持要求中国遵守“公平竞争”“公平贸易”及“尊重人权”的国际规则。同时,拜登宣称,在自己任期内绝不会允许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拜登声称要加大投资,以确保美国在同中国的竞争中获胜。“中国有一个总体目标……成为世界领先,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拜登声称,“在我的任期内,这不会发生。”近年来美国反华势力越来越坐不住了,他们最不愿看到的就是中国和平稳定的发展,便开始四处发难,漫天要价,不惜加大赌注,发动贸易战,以所谓“民主人权”等名义在涉香港、新疆、台湾事务上,屡屡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的发展与安全利益,妄图压缩中国的发展空间,打断中国崛起的进程。可以想象,今后美国进一步干涉我内政、进行战略敲诈的可能性更大,甚至会愈演愈烈,这意味着今后中国反干涉、反霸权、反污名化的斗争不会消停,而美国的一切倒行逆施必将遭到中国的反击。中国的平视外交必然包含有越来越强的力量和坚定意志来维护自身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二)“新冷战”是旧思维,企图以联盟“围堵”中国注定失败

   美国将同盟视为其力量和影响的“放大器”,说明美国要加大压榨盟友的价值,让其冲锋陷阵,火中取栗。而盟友的离心倾向加重,美国不可能一呼百应,这两者的矛盾不可调和。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拼凑“四方安全对话”,举行线上峰会,这是迄今为止四方级别最高的会议。美国还与日本、韩国等搞外长和防长参加的“2+2”会谈。美国还有人以“遏制中国”为目的,鼓噪建立“亚洲版北约”。在欧洲方向,美国有意重整北约,将北约从欧洲扩展到全球,还将中国作为其2030年战略目标的对象。美国这种联盟外交以所谓“民主”价值观为黏合剂,不过是在面包上涂抹了一层黄油而已。无论是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还是欧洲不少国家,均与中国保持密切的经贸关系。美国以意识形态划线,拉帮结派,实质就是以“民主”之名搞“国际暴政”,无异于国际上的黑恶势力。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欧方在对外关系方面坚持自主。当今世界面临很多问题和挑战,更加需要德中、欧中合作应对。欧中加强对话合作,不仅符合双方利益,也对世界有利,德方愿为此发挥积极作用。”

   全球有近80亿人口,即使西方国家全部人口加在一起,也不过10亿人左右,是世界的少数,根本没有资格“代表”世界。美国不等于西方,西方也不代表国际社会。国际社会的规则不能由西方说了算,也不能由美国说了算。更何况,美国人权记录劣迹斑斑,种族歧视是顽疾,暴露美式民主人权的虚伪,美应正视自身问题,没资格干涉别国内政。世界上只有一个体系,就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只有一套规则,就是以联合国宪章宗旨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v只有遵守以此为核心要素的多边主义才是真正的、负责任的多边主义。亚太地区多年来一直是全球最具发展活力的地区,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其原因在于该地区长期以来远离战乱,保持和平状态,如若谁想破坏该地区的和平稳定必将损害本地区国家的根本利益,必将遭到该地区大多数国家的反对。

   (三)中国将保持塑造中美关系的战略定力

中美博弈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平等相待、相互尊重是关键。两国建交几十年来的事实表明,中美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而不是零和博弈,新冷战不是选项。拜登称不搞“新冷战”,不愿看到东西方对抗,当然美国如何兑现这一承诺尚待观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40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