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蒙:二六 磨牙

更新时间:2021-07-12 10:05:08
作者: 王蒙 (进入专栏)  

   读《红》,常常觉得听到了众人物的声口,如临其境,如见其人。

   袭人说话,透着一种向主流价值观念的靠拢,应该是低声下气却又原则性十足的,自觉的有目的的发言。她借着回了一次自家,坚决拒绝了兄嫂赎她出去的思路,以自己要走为由试探与要挟宝玉,并趁机向宝玉进谏,要求宝玉按主流价值规范的要求改邪归正。

   可惜她因夜间进言太辛苦,第二天就得了病(似是流行性感冒)。早已对袭人看着不顺眼同时也确实掌握了一些情况的李嬷嬷以病中的袭人躺在床上没有向她问安为由,大骂了袭人一顿。李嬷嬷确实丑恶,但读者到这里却又觉得袭人其人有人骂也并非冤枉,也骂得——尤其是揭得痛快。再者,骂归骂,影响不了袭人的前程。古往今来,有多少人的前程不是以挨骂为代价的?

   这时凤姐来了,真真假假,烟雾弥漫,念念有词,架着李嬷嬷脚不沾地地走了,叫作把李“撮”了去了。

   凤姐说起话来当是又快又脆,不容分说,一秒钟几千转,旁人根本跟不上的。

   宝玉为袭人说话,说是不知谁得罪了李嬷嬷,引起晴雯不快,立即予以驳斥。与袭人说话的显示性目的性不同,晴雯的说话是反应型情绪型的,只求不吃亏,只求不窝囊,无深谋远虑,她的声气带有表面的厉害劲儿、心直口快劲儿。

   袭人一病就显出麝月的责任感来了:“都顽去了,这屋子交给谁呢?……上头是灯,下头是火……”宝玉也觉得又出了一个袭人。头一个袭人不病,是没有第二个袭人出现的机会的。麝月的言语务实,声音也是老成负责的吧。

   然后宝玉给麝月篦(梳)头,引起晴雯嫉妒,晴雯说了些难听的话。不论在《红》中《红》外,大而至于国际争端,小而至于姑嫂妯娌,嫉妒都是人际关系的一个重要元素,岂可不察?

   宝玉正在忙于给麝月梳头,乃说晴雯磨牙,并受到晴雯的反击。宝玉有条件博爱泛爱并误以为天下诸女儿都爱自己,哪知诸女儿是互不相容的,宝玉乃显得劳神而无功,只能说是活该。

   底下又是耍钱贾环讹搅,一股子赖皮声气。赵姨娘的反应是“那里垫了踹窝来了”,全是毒针式语言,如同给贾环注射毒液。可以想象赵姨娘说话的那种蠢而恶、粗而毒、怯而狠的声口。

   又让凤姐听见了,凤姐大骂了一顿赵姨娘,骂得是字字见血,专往主奴有别这个要害上捅。再骂贾环:“先打了你”“皮不揭了你的”“窝心脚把你的肠子窝出来”。百分之百的暴力语言、血腥语言,利刀割体,刺刀见红,不过如此。

   我常觉得凤姐本不至于对赵如此痛恨,这里还是有与王夫人即凤姐的姑姑的同仇敌忾在起作用。书中没有明写,看来赵还是得贾政之宠的,书里几次写到赵对于贾政的生活服务却从没有写过王夫人与贾政的共同生活更不要说有什么恩爱了。王夫人能不嫉妒赵吗?王熙凤能不痛恨赵吗?

   中国的传统小说只注意情节故事以及道德教训,写日常生活、言谈话语是很少的。但是《红楼梦》不同,各种磨牙也写进去了,有人如胡适对此还有微词。这就看你怎么读这些日常生活、杯水风波以及磨牙斗嘴了。

  

   王蒙《王蒙新说红楼 :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南京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21.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40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