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毅夫: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新结构经济学

更新时间:2021-07-03 14:52:21
作者: 林毅夫 (进入专栏)  

   题记:2021年4月11日晚,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最新一期“国家发展系列讲座”举办。本期讲座特邀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北大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林毅夫教授带来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新结构经济学”为题的主旨演讲。本文根据演讲内容整理。

  

   今天和各位谈一谈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新结构经济学,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起因。事实上,中国的快速发展是大变局产生的重要推动因素,因此第二点就是,为什么中国在改革开放后能取得快速发展,尤其中国的发展与西方理论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要对西方的经济学进行反思。最后是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核心与在百年大变局时代的应用。

  

   百年变局的起源及走向

  

   讲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先要从百年前的历史开始。一百年前的20世纪初,中国还深陷苦难之中,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八国联军时期的“八国”,是指英国、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俄国、日本和奥匈帝国八个工业化国家。它们是当时世界的主要经济体,其经济规模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占世界总量的50.4%,其中美国占比15.8%,是当时的世界第一大国。

   2000年,世界出现了八国集团。这时的“八国”是指英国、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日本和加拿大八个工业化国家。八国联军时期的奥匈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衰落并瓦解,最终退出世界舞台的中央。加拿大则发展迅速,在二战后跻身先进工业化国家。最后形成由英国、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加拿大组成的七国集团,后来俄罗斯加入,成为八国集团。

   八国集团的经济规模,在2000年时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占世界的47%。这意味着,从1900年至2000年的一百年里,世界经济总量中有一半左右都被八国占据。经济是基础,决定了这一百年里的世界政治格局被这八国主导。

   美国是其中的典型。美国的经济规模在1900年占世界总量的15.8%,2000年增至21.19%(按照市场汇率计算已达30.6%)。回顾整个20世纪的世界主导国家,一战前是英国,二战后是美国。尽管在二战以后形成了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对峙局面,苏联解体后,美国则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

   冷战时期,资本主义世界由七国集团主导。冷战后,七国集团吸纳了俄罗斯变身为八国集团,继续主导世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八国集团的全球领导力式微,此时二十国集团诞生。到了2018年,八国集团的经济规模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降到世界总量的34.7%,勉强超过三分之一。至此,八国集团失去了主导世界政治格局的经济实力,世界由此出现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变局的发生主要源于中国的崛起。

   从1978年到2020年,中国在这42年里的年均增速为9.2%。1978年,中国经济占世界的比重仅为4.9%。尽管当时的经济规模排名世界前十,但人均GDP非常低,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到2014年,中国的经济规模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全球影响力显著上升。

   与此同时,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正在下降,美国认为其世界霸权地位受到中国的威胁。因此,奥巴马提出“重返亚太”,把美国在地中海的舰队重新部署到太平洋来。特朗普上台后更是不断加码,针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科技战。如今拜登上台,中美之间斗争的方式可能会变,但斗争的本质不会改变。美国会继续利用它在技术和军事上的优势来压制中国,这已经是美国两党的共识。

   中美两大经济体如同两头大象,一吵架就会给世界带来各种不确定性。之前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格雷厄姆·埃里森教授用“修昔底德陷阱”来形容中美关系的变化。“修昔底德陷阱”的说法源于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研究,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既有的霸主,既有霸主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使战争变得不可避免。公元前5世纪,靠海外贸易逐渐强大起来的雅典威胁到当时的强国斯巴达的霸权,两国由此爆发了长达30年的战争。当下的中美关系和历史上雅典与斯巴达的情况相似。埃里森教授的研究发现,从16世纪初至今,世界上总共发生了15次“老大”与“老二”大国位置互换的情况,其中有11次爆发了战争,其余为和平过渡。因此,如果按照这一理论,中美之间爆发战争的概率恐怕要超过50%,需要大家保持高度警惕。

   但中美之间到底会不会爆发战争?我认为,不能完全排除战争的可能性,但发生的概率非常低,应该远低于50%。因为一方面中国和美国都拥有核武器,战争的后果一定是两败俱伤,所以除了疯子应该没有人会轻易发动战争。未来的中美关系,更有可能像二战后美苏之间的冷战,摩擦不断,但打不起来。

   另一方面,从经济学角度来讲,中美之间有很深的贸易和合作,即使是冷战,对美国的企业尤其是高科技企业也将十分不利。美国高科技企业要维持领先地位,需要有巨大的投入,技术取得突破后能创造多大的利润取决于市场规模。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目前已经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市场,且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长。美国的高科技企业一旦放弃中国市场,那么企业就可能从高盈利变成低盈利,甚至会亏损,科技研发的高投入就难以维持,科技领先地位就难以保持。

   中美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不高,但关系紧张是难免的。中美贸易本是双赢的结果,然而,美国宁可牺牲贸易上的利益也要压制中国,甚至不惜搞贸易战、科技战,明知道损人不利己,但出于政治的需要,还是不断限制美国企业和中国的贸易往来。

   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会持续多久呢?特朗普和拜登都曾表示,永远不允许中国超越美国。这意味着,如果中国永远落后于美国,中美关系也就会相安无事。但是,发展是基本人权,中国人民有权追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从联合国宪章来讲,每个国家也都有追求发展的权利。因此,在美国不放弃霸权、中国不放弃发展权的前提下,我判断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一直延续到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一半,中国人口是美国四倍,中国整体经济规模达到美国两倍左右的时候。到那时,整个世界就有可能恢复至一个稳定、和平的新格局。

   当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一半时,中国的北京、天津、上海三个城市加上东部的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五省,其人口总数、经济规模和人均GDP将与美国相当,这也意味着中国这三市五省的劳动生产力水平代表的科技和产业先进程度与美国相当。到那时,美国对中国而言就不再具有科技和产业优势,也就失去了卡中国脖子的能力。而且,中国中西部大约还有10亿人口,人均GDP届时还只有美国的三分之一,仍然处于追赶阶段,发展速度会比美国快。

   我认为当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一半时,中美关系就会趋于正常化,原因有三:

   首先,美国到那时将失去卡中国脖子的手段;

   其次,中国的经济规模已是美国的两倍,美国再不高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最后,中国是规模最大、发展最快的市场,美国为了国内的就业和经济发展不可能离开中国市场,必须处理好和中国的关系。

   因此,到那时美国只能接受中国的壮大。

   这样的例子已经出现了,比如德国。美国一直希望联合欧洲国家一起围堵中国,但德国总理默克尔在2021年4月7日致电习近平总书记时清楚地表明了德国的立场,德国要继续加强和中国的经贸合作。原因在于中国是德国最大的出口市场,是德国创造就业和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

   再比如日本,日本是八国联军和八国集团中唯一的亚洲国家,是整个20世纪的亚洲最强国。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日本右派刚开始也不高兴,制造钓鱼岛问题,试图打乱中国发展的节奏,中日关系也因此降至冰点。但现在,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是日本的2.8倍,日本离不开中国市场,再不高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于是中日关系目前又趋于正常。

  

   中国能否继续保持高速发展

  

   如前所言,世界要迎来稳定和平的全新格局,需要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那么,中国有没有继续保持高速发展的可能?这要从中国在改革开放后的发展实践中去寻找答案。

   中国在转型期经济体制中存在一些问题,以至于几十年来“中国经济崩溃论”此起彼伏。但40多年过去,中国经济不但没有崩溃,反而成为世界上发展最快并且是唯一没有出现过经济危机的国家。

   为什么中国经济有很多问题,却仍能快速发展?只要找到背后的真正原因,我们才可以判断中国经济到底有没有继续高速增长的可能,有没有实现人均GDP达到美国一半的可能。

   经济增长是人均收入水平不断提高的结果,而人均收入水平提高主要依靠技术不断创新与新产业不断涌现。

   在18世纪工业革命以前,美国和欧洲国家经济发展较慢,平均每年人均收入增速只有0.05%。由于当时的技术发展主要依靠人的经验,中国经济发展凭借人多、经验多的优势领先于西方。但在18世纪工业革命以后,欧美国家的经济增速提高了20倍,达到每年1%,并在19世纪以后达到2%。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没有实现经济技术的快速变迁和产业的快速升级,所以他们的收入水平就跟发达国家越拉越大。到1900年,世界上形成八个发达工业化国家,其经济规模占到全世界总量的一半。

   技术创新是指现在使用的生产技术比以前的好,产业升级是指现在的产业附加值比过去的高。工业革命以后,发达国家的收入水平一直位居世界前列,这意味着他们的技术和产业发展也一直处于世界前沿。因此,发达国家要完成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只能依靠自己发明,而发明投入大、风险高。

   发展中国家则不同,作为后发国家,拥有后来者优势,在发展过程中可以引进发达国家先进技术和产业作为创新的来源。这比依靠自主发明创造的成本要低很多,风险也小很多,因此可以比发达国家发展得更快一些。但到底能快多少,无法从理论推断,只能从经验上来判断。

   从历史经验来看,二战后有13个经济体每年保持了7%以上的增速且持续了25年或更长的时间。当发展中国家以高于发达国家两三倍的经济增速发展并且维持2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就会快速缩小与发达国家在人均收入水平上的差距。改革开放后,中国就是这13个经济体之一,充分利用自身与发达国家在技术和产业上的差距,促使经济快速增长。

   那么,中国在未来是否还具备这样的增长潜力?国内外学界大都对此持悲观态度。目前为止,历史上的确还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利用后来者优势像中国这样持续发展这么长时间。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在快速发展了二十几年后增速放缓,其中还包括受到人口老龄化的影响等。比如人口老龄化严重的日本,其增速目前已跌至1%上下。因此,很多学者认为中国过去的高速增长在未来不可持续,中国的经济增速会回落到3.5%左右。

关于老龄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我认为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受到的影响也不同。发达国家的技术和产业已经处于领先地位,经济发展靠自己发明技术和人口增长,人口老龄化导致人口不增长,经济增长的速度就会从3%-3.5%降为2%左右;而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在引进发达国家先进技术和产业的基础上,即使人口老龄化导致劳动力不增长,但我们可以把劳动力从低附加值的产业转向高附加值的产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28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