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洪喜:中美战略竞争背景下的中俄关系∶美国智库的评估

更新时间:2021-06-29 00:17:56
作者: 马洪喜  

  

  

【内容提要】步入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大国之间的竞争态势愈演愈烈。出于全面遏制打压中国崛起之目的,美国在诸多领域挑衅中国利益,中美关系呈现出滑坡趋势。与此同时,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不断对俄罗斯施加严厉制裁,美俄关系倒退的态势也越趋明显。与美中关系、美俄关系进入"严寒期"不同,中俄关系提质升级。但是,在美国看来,中俄伙伴关系的进一步拉近对美国及其盟友与伙伴的利益构成严峻挑战,尤其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中俄关系的加速发展对美国造成了严重影响。有鉴于此,本文以美国知名中俄问题研究智库专家的观点为研究对象,对美国当下所认知的"中俄关系发展现状""促进中俄关系发展的驱动力"以及"妨碍中俄关系深入发展的阻力"等三个方面进行了梳理分析,以剖析美国对21世纪中俄关系发展前景的认知。

   【关键词】中俄关系 美国智库 中美关系 俄美关系 大国博弈

  

引言

   (一)问题缘起

   十九大闭幕后,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指出"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俄罗斯是中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中国深化中俄关系的决心不会改变"。两国元首一致同意要深化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19年6月,中俄元首决定将两国关系提升为"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意味着中俄关系进入更高水平、更大发展的新时代。在美国看来,中俄紧密的合作关系在可预见的未来会保持现状,甚至朝向更加强化的趋势发展,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利益形成"严峻挑战",正如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发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所指出的,"修正主义国家中国与俄罗斯正在挑战美国的权力、影响力以及利益,并企图损害美国的安全与繁荣"。与之相呼应,美国国防部2018年1月出台的《国家防务战略》报告指出∶"未来美国的繁荣与安全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将来自于与《国家安全战略》中所归类的修正主义国家进行长期的战略竞争,而越来越明晰的是,中国与俄罗斯想要塑造一个与其威权模式相一致的世界,并从中获取对其他国家在经济、外交与安全决策事务方面的否决权。"此外,美国国会也于近几年展现"对华需要强硬"的姿态。美国第115届国会于2017年初就率先启动全面重新评估美国对华政策的按钮,2018年8月,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又通过《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以该法案中的相关条款为指导,美国作为"全政府"迈出了对华强硬步伐,并对所谓中国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作出回应。同年10月,美国副总统彭斯在美国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中美关系发表演讲,从贸易、军事、人权以及干预美国中期选举等方面对中国进行全面抨击,让人不禁联想到"冷战"。2019年2月特朗普宣布美国将中止履行与苏联在1987年12月签署的《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近程导弹条约》,而其所依据的理由则是"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规定,中国却因不是缔约国而拥有超过1 000枚该条约所涵盖范围内的导弹,美国却在俄罗斯违规期间遵守该条约三十多年"。

   综上所述,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对华、对俄政策更趋强势,而将中国与俄罗斯置于"战略竞争对手"成为美国对外战略设计与部署的假设前提,特朗普政府的种种对外行为让人不由猜想美国是否要重新树立"冷战版本"的意识形态。

   (二)研究视角的选取

   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美俄关系交恶推动俄罗斯转向东方,而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调整先前的对华"接触"战略转向以遏制中国发展为主的"脱钩"战略,美国与中国的关系也呈现出交恶态势。中俄关系在多领域的提质升级无疑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国因素的助推,而中俄关系的进一步拉近反过来又引起美国警惕,正如美国前国家情报委员会情报官、亚太事务专家罗伯特·萨特(Robert Sutter)就当前中俄合作关系对美国产生的影响指出,"自冷战结束以来,尤其是在过去的十年,中俄伙伴关系不断扩大并日益成熟。美国权威专家已就中俄合作关系愈发损害美国利益达成广泛共识。过去认为中俄关系是一种'便宜轴心'关系,并且这种关系对美国影响甚微的观点已不再成立"。

   在21世纪美中、美俄大国战略竞争加剧的时代背景下,研究中俄关系的发展离不开对美国这一因素的思考。从美国的角度来讲,不同的认知判断意味着不同的战略选择,例如,面对自己预先假设的"两个战略对手",是选择同时对付两个竞争对手,还是选择"优待"对美威胁程度相对较小的一方以优化资源配置专门对付对美威胁较大的一方,亦或是其他战略选择。因此,对中俄关系的综合深入研究需要而且必须对美国这一外在"不确定"因素进行关注并保持警惕。有鉴于此,为了更好地把握理清美国对21世纪中俄关系的"再认识",本文选取美国主流智库相关中、俄问题研究专家的论文、研究报告等作为研究对象,以此梳理美国所认知的中俄关系,对美国的影响,以及美国可能的战略应对与策略依据。作为为政府决策提供分析建议和咨询的学术机构,美国智库通过多种途径对美国政府政策尤其是对外政策的分析与制定产生十分重要的影响。可以说,美国智库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指示器和风向标。从美国智库的视角来解读21世纪上半叶中俄关系的发展,区别于传统的中俄关系研究范式,有助于从第三方视角多维度多层面地深化对中俄关系的研究力度与深度。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中俄关系的发展变化影响美国的对外战略构想"则是本研究的前提假设,从图1即可窥探出美国在过去几年对中俄关系持续关注的冰山一角,美国主流涉华、涉俄智库从2012年俄罗斯领导层换届,特别是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尤其是西方与俄罗斯关系恶化而俄中关系加速发展这一时期,美国再一次加大了对中俄关系的关注力度,尤其是中俄关系对美国的影响研究,而相关的研究成果也纷纷接踵而来。有鉴于此,本文主要选取兰德公司,欧亚集团,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哈德逊研究所,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詹姆斯敦基金会,新美国安全中心,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传统基金会,美国企业研究所,布鲁金斯学会,国家亚洲研究局等美国主流民间智库以及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事务学院,乔治城大学爱德蒙·沃尔什外交学院欧亚、俄罗斯与东欧研究中心等美国顶尖高校智库的中国问题、俄罗斯问题资深专家的论文、研究报告为研究对象,从美国智库的分析视角尝试回答为什么美国认为21世纪中俄合作关系的快速发展挑战了美国利益。对中俄关系走势保持高度关注与警惕提上了美国对外关系研究议程。美国俄罗斯问题、中国问题领域的智库专家对中俄关系的研究重点主要体现在中俄伙伴关系的特性、推动中俄关系发展的因素、制约中俄关系深入发展的因素、中俄关系对美国的影响以及美国应对中俄关系的政策选项五个方面。

  

  

一、美国对中俄伙伴关系性质的判断

   从1992年两国宣布"相互视为友好国家"到2019年中俄元首决定将两国关系提升为"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俄关系在过去的28年中取得了显著进展,并朝着稳健的发展方向继续迈进。美国对中俄伙伴关系发展趋势的认知应是依据"所感知到的"威胁程度作出判断,换句话说,"中俄伙伴关系对美国利益的威胁程度"是美国判断对中俄关系应持何种态度的依据。可以说,美国对中俄伙伴关系的认识存在三种判断,如图2所示∶

   第一种认知判断,自苏联解体俄罗斯与中国发展关系以来至2012年普京第三次就任俄罗斯总统之前这段时期,在美国智库专家看来,中俄关系是出于权宜之计的便宜婚姻,在此期间这种认知在美国智库专家的判断评估中占据上风。

  

   自苏联解体以来,美国一直关注中俄关系的发展,但关注程度远不如冷战时期对中苏关系的重视程度,因为随着苏联的解体,以美苏两极对峙为标志的冷战宣告结束,而苏联威胁的消失使美国密切跟踪关注中俄关系变化的必要性下降。

   但随着1994年中俄宣布建立建设性伙伴关系,1996年两国确定发展面向21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1997年两国签署关于世界多极化和建立国际新秩序的联合声明,2001年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以及2011年中俄又将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一时期中俄关系的迅猛发展引起了美国的关注与重视,美国对中俄关系的研究成果明显增多,美国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开始评估和猜测中俄伙伴关系的特性以及是否会走向结盟。

   对此,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于1998年8月主持撰写了《中俄关系∶展望与影响》的国家情报评估,该评估报告指出,"在未来五年或许更长时间,俄中关系很有可能不会进一步加深,两国也极有可能偶尔会出现摩擦,俄中两国未来很可能会以不威胁美国而又有助于稳定亚洲的方式发展"。关于中俄关系的特性,美国智库专家学者的主流判断则是,中俄关系如同美国外交政策全国委员会主席乔治·施瓦布所描述的,是出于权宜之计的"方便婚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亦或如英国著名的俄罗斯问题专家波波罗所认为的,中俄关系是一种脆弱而复杂的"便宜轴心"关系(axis of convenience)。从美国的角度来看,中俄合作关系确实进展很快,但是中俄战略伙伴关系难以长期持续发展,即使两国合作态势发展明显,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俄罗斯难以在经济实力上与中国相匹敌,再加上俄罗斯对中国实力的快速增长存在焦虑心理,经济地位的不对等、地区安全利益的冲突以及俄罗斯远东人口等问题则成为中俄关系不平衡与紧张的源头。因此,这一时期美国认为,横亘在中俄之间的利益分歧"束缚"了两国合作的深度与力度,"有限的中俄合作"给美国利益所造成的实质性战略影响不大,即使两国有合作对抗美国的意愿,但两国力量薄弱,在对抗美国方面有心无力,因此美国无需担忧中俄合作给美国带来困扰。

   此外,这一时期对于中俄两国是否会结盟问题的研究,则主要以美国《国家情报评估》的判断为主,认为中俄重新结盟的可能性很低。评估报告指出,"在任何情况下,俄罗斯和中国重新建立正式联盟尤其是拥有共同防御成分的联盟可能性都很低。两国对20世纪50年代失败联盟的痛苦记忆以及根深蒂固的怀疑和不信任将坚决阻止历史重演,而潜在的国际政治与经济的严重负面影响也具有强大的威慑效果。(中俄)双方都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宣称美国是一个全面的敌人,并因此缔结一项反美军事协定。我们认为,中俄在安全利益方面的共性不足以为两国的军事同盟奠定基础。

第二种认知判断,当2010年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及随着美国实力的相对衰落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逐步崛起的国际格局背景之下,尤其是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美国与俄罗斯关系严重恶化,而俄罗斯与中国却在同年达成为期30年的天然气供应协议大订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222.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2021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