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乡村振兴需要首先解决认识上的十个根本问题

更新时间:2021-06-28 16:07:22
作者: 萧淑贞   张孝德   胡跃高   贺建增  

  

   自从“十九大”把乡村振兴确定为国家战略以来,围绕乡村的话语体系发生了较大变化,乡村从被忽视的边缘变成报章的热词,乡村振兴成为显学,从高校到市县纷纷成立乡村振兴研究院,各级政府和社会各方做了大量积极的探索,但另一方面,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和不足。进入2021年,随着完成脱贫攻坚的历史任务,我国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开始进入需要直面问题、矛盾和争论,攻坚克难,不断推进的深水区。

   我们既处在乡村振兴的关键时刻,也处在乡村兴衰存亡的十字路口。当前形势下,人们对乡村、对乡村振兴和生态文明的认识与理解千差万别,有关乡村振兴的研究、实践和社会的整体认识远未达到国家战略认识应有的高度,有若干事关乡村振兴乃至中华文明盛衰的根本问题没有得到足够的认识和重视。如果我们不首先把这些关键问题讨论清楚,达成社会共识,由多种力量推动的乡村振兴还将继续存在盲目性,存在混乱,有的甚至会打着乡村振兴的旗号、稀里糊涂地加速破坏乡村。

   乡村振兴涉及很多复杂的维度,无论基层政府还是社会力量, 却依然存在简单粗暴的工业化思维,例如一方面喊乡村振兴,另一方面却不停地拆村撤校,混乱失据。人们对有关乡村振兴认识、理解的偏差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第一,对于当今工业化导致的系统性问题的严重性认识不足;第二,对于乡村是中华文明之根、乡村的现代价值和意义认识严重缺乏;第三,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了解甚少,自信不足;第四,用建设城市和工业的思维去认识、建设乡村,工业化、城市化思维根深蒂固。

   习主席特别强调“我们要以大历史观来看乡村振兴”,“用大历史观来看待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只有深刻理解了‘三农’问题,才能更好地理解我们这个党、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才能深刻理解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大意义”,究竟需要用一种什么样的大历史观去认识乡村振兴,大家仍在讨论和探讨。其中既应该包括对历史发展进程和客观现实问题的理性关照,也要有对于“永恒价值”的主动追求和选择,否则在滚滚的历史车轮面前,我们就会犯错误。

   我们认为,在乡村振兴领域,需要首先回答几个基础性的根本问题,作为进一步探讨、推进乡村振兴工作的关键共识,才能避免乡村振兴走大的弯路。

   1、需要用什么样的思维认识乡村?

   乡村集生产、生命、生态和文化教育功能于一体,乡村在文化、社会、生态、健康和教育各个方面尤其具有无可替代的独特价值,直接关乎粮食安全、食品安全、健康中国、生态文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复兴等国家战略的成败,需要结合这些国家战略,统筹认识乡村和乡村振兴的作用。

   乡村的内涵和功能定位对于整个国家和社会都有深远影响,决定了乡村振兴的重要意义非一地一时所能局限,并且从任何一个单一学科角度出发都不能全面、完整地理解乡村振兴。我们需要用系统思维认识乡村,要把当今面临的现代系统性问题与乡村振兴联系起来思考,决不能只把乡村当做问题,而要把乡村视为问题的解决者,这才是乡村的根本价值。只有从这一角度看,乡村振兴才能成为历史的必然,而不是虚无缥缈的乡愁和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

   2、乡村振兴的价值和意义究竟何在?

   乡村是中华文明的母体和载体,乡村振兴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性基础工程。它将 “天人合一”的宇宙观、认识论渗透、落实到生产、生态和生活方式上,又通过耳濡目染的生活教育传承文化,这是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够源远流长的秘诀。乡村的兴衰直接关系到中华文明的盛衰,乡村振兴、生态文明建设、优秀传统文化复兴和可持续发展其实是一件事情。乡村振兴不仅要解决乡村自身的发展问题,还要让乡村成为解决现代问题的抓手,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载体。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面对新的历史形势和国际局势,国家提出了生态文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复兴、立德树人、粮食安全、健康中国等一系列重要的国家战略,这些宏伟目标无不与乡村有着密切联系,因此,如果不从乡村着手,就会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将乡村振兴与相关国家战略和重大目标结合起来通盘考虑,既充分发挥了乡村在解决系列经济、社会、生态问题方面的价值和作用,又能让乡村振兴获得持久的内生动力。

   3、乡村振兴是振兴少部分乡村还是大部分乡村?

   在过去三、四十年间剧烈的城市化、城镇化浪潮中,全国已经有一百多万个自然村消失,接近原来自然村总数的三分之一。以城市为中心的发展远远地将乡村抛到了身后,大家习惯性地将乡村视为问题,却忽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随着乡村走向衰落,城乡开始互害,食品安全、粮食安全、健康问题、环境污染、生态(生物链)失衡、社会、文化和教育等多种危机和问题也日渐严峻,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步入高风险状态。

   关于乡村未来的前景有三类认识主张:一类认为城市化、城镇化是大势所趋,这种趋势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应该顺应潮流,放弃大部分乡村,让它们自生自灭甚至干脆人为拆迁,让少部分“有价值”的乡村实现现代化和城镇化主导的乡村振兴;第二类认识怀有乡土情怀和对诗意田园的向往,认为可以振兴部分乡村,另一部分打捞不起来的则任其自生自灭;第三类认为对绝大部分乡村都应该进行全面、系统的振兴。

   目前,第一类主张大有市场,他们认为,在近一、二百年间,工业文明来临,农耕文明终结,大部分村庄会消亡,只有少数村庄有保留价值。城市化、城镇化进程势不可挡,乡村衰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非人力所能改变,不会因为人们热爱乡村,乡村就保留下来了,一定得深入研究社会发展的规律,这个规律是基于对欧美发达国家历史与现状的理性认识得出的。

   持有这个主张的人多从直线的发展史观和产业、经济效益的角度认识乡村,还有的经济学者单纯以西方达到70%的城镇化率作为标准,按照这个标准,中国的城镇化率还不够,乡村还得再接着消亡。

   显然,仅仅以所谓发达国家的城镇率作为标准,既无学理依据,又选择性地忽略了西方国家无力解决的问题,更不符合“中国化”的道路和制度选择。“历史必然”的直线史观貌似很客观、很科学,但无视工业化带来的系统性、根本性问题,也有经验主义的片面之嫌。

   乡村是中国社会的稳定剂,中华民族几千年来逐步形成的村落分布是符合天地之道的社会聚落。主张放弃大部分或者一部分乡村的观点仅仅从经济发展的角度出发,忽略了乡村的社会、生态、文化传承和教育功能,对于国家和民族的长存永续而言,后者同样重要,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更有根本性意义。毁灭乡村就是斩断中华文明的根,一个没有文化根基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只有保护、振兴足够体量的乡村,才能最大限度地通过乡村振兴解决现有的系统性问题,让中华文明得以延续。即便只是从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看,也很容易认识到,必须有足够的乡村和小农才能生产、加工出足够多的有机食物。仅此而言,保留多少村庄都不为过!美国国家人文与科学院院士小约翰·柯布认为“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是因为中国还有大量的乡村和农民”。

   因此,我们认为,乡村振兴需要振兴大部分乡村。可以分为三类,分类推进:对于城中村和市郊的村庄,通过适度的城镇化与传统思维融合的方式来振兴;对于现在有人居住的大部分村庄,实现基于全域有机农业的全面、系统的乡村振兴;对于现在已经无人居住的村庄,采用新村民众筹共建生态社区的模式,既能保护生态环境,又能够自力更生,不增加国家负担。

   退一万步讲,我们要给子孙后代留一条还能回去的路。历史上的乡村有的是为逃难避险而建,在如今全球气候变暖、自然灾害不断高发之时,谁能确保后代再不需要乡村?我们今天觉得没用、不懂的东西能不能留给后人?我们还没想清楚能给后人留下什么,就不要先破坏祖先留下的财富,对于乡村应留尽留吧。

   4、如何让孩子吃上一口放心健康的饭?

   吃饱与吃好是“民以食为天”的两大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吃饱了,但没有吃好。很多人对食物问题很不了解,不了解食物与健康的关系,只泛泛地知道化肥、农药、除草剂、激素不好, 但不了解它们究竟对健康、对环境有什么样的危害和影响。讨论乡村振兴,无论从自身生活还是公共健康的角度,首先把农业、土壤、食物与健康的关系搞清楚,是对自己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后代负责,也是讨论乡村振兴的出发点。

   土壤是人类的生存之本,农业是人类与地球母亲连接的脐带,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的基础。有机农业通过有机肥,把土壤不可或缺的有机质和生命元素还给土壤,实现良性的生态循环,不仅有助于解决食品安全问题,还可以提升食品质量,促进人体健康。因此,有机食物是最好的良药,有机农业是解决健康问题的根本,发展全域有机农业无可置疑地能够为健康中国奠定坚实的基础。可以说,有机农业是解决健康和医疗问题的重要保障,有机农业是守护生命的公共事业,有机乡村是公共健康的第一道防线。

   有机农业和手工业是乡村的命脉和基本价值所在,其中有机农业是乡村振兴的基础和根本。不少学者因为关注文化和教育走近乡村,发现食物和农业原来才是更根本的问题。如果不做有机农业,就不能发挥乡村解决食品安全这一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价值和功能,乡村就将消亡得更快,能够留下得会更少。正如胡跃高教授所言“乡村不搞有机农业,就失去了魂魄。”进口粮食更便宜、更省力,乡村更没有存在的价值和理由,不可能真正实现乡村振兴。

   在蔬菜大棚密集的村庄,大棚中工作的农民多罹患呼吸系统疾病,大棚中的人生病了,里面的蔬菜能没病吗?吃这些蔬菜的人能健康吗?因此,关注乡村振兴的各界人士都应该自觉地先把农业、土壤、食物与健康的关系搞清楚,关注、了解生病的人为什么越来越多,医院的病人为什么越治越多,再发表高见。否则,单一学科和专业的狭隘和片面之词往往会害人害己,甚至祸国殃民。

   在当前乡村振兴的讨论中,很少有人从农业说起,似乎大家有意无意地都在回避这个问题,都忘了乡村的“本”。最笨的做法往往是最近的路,乡村振兴需要老老实实地从有机农业开始。无论社会组织还是各级政府,如果真心实意地振兴乡村,有机农业这个关没办法迈过去,虽然比较难。

   5、适合中国的是小农还是规模化农业?

   如果我们需要吃健康放心的食物,接着就要回答:什么样的农业生产和组织方式能够保证粮食和食物安全?有机农业是否必须依靠乡村和农民?

   长期以来,因为要解决饥饿问题,我国的农业生产一直重视提高产量,却忽视了生态和健康问题。目前农业生产面临的现状是:农业劳动费时费力,粮食价格持续偏低,农业收益低下,愿意和会种地的农民越来越少,不少地方土地撂荒。在这样的背景下,很多人理解的农业现代化就是规模化农业。还有的意见反对把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捆绑考虑,认为这样只能导致思路混乱,也解决不了问题,潜台词就是农业问题不一定需要农村和农民解决,寄希望于大农场。

   在包产到户最初的几年,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高涨,随着打工潮兴起,城乡收入的差距使农民选择离开土地,分散的小农生产显然难以抗衡市场经济的洪流,无法保证粮食和食品安全;规模化农业因为无法解决杂草的问题,势必使用除草剂,也不能从源头解决食品安全和环境问题。况且,土地被化肥、农药污染后,持续的产量水平也失去了保障。

我们认为,只有有组织的有机农业生产才能够保障我国的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有组织的小农经济和集体经济即村社一体的综合性农民合作组织是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生产组织形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21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