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雷泉:天台宗止观学说发展的历史过程

更新时间:2021-06-28 14:12:12
作者: 王雷泉 (进入专栏)  
终于彻悟法华三昧。

   据《慧思传》,慧思的著作除了《诸法无诤三昧法门》外,尚有《释玄论》、《随自意》、《安乐行》、《次第禅要》、《三智观门》等,天台宗的止观学说已经在这些著作中略具雏型。《次第禅要》今已佚,现存的《无诤门》一书,以四念处观为主,着重敷演次第禅门,智顗的《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与其一脉相承。《随自意》现不存,现存的《法华经安乐行》阐明一乘顿悟之义,强调法华三昧,其中“一心具万行”、“众生与如来,同共一法身”的论述,已孕育着“一念三千”之旨。法华三昧、随自意三昧在智顗的《摩诃止观》和《法华三昧忏仪》、《释摩诃般若波罗蜜经觉意三昧》等止观著作中得到进一步发挥。《三智观门》、《释玄论》现不存,这当是慧思造金字大品经后所开的玄义,后由智顗代讲,并由他发展为三智、三观、三谛等体系化了的学说。

   湛然称天台宗“以法华为宗骨”、“以大品为观法”(《止观仪例》),从慧思传给智顗的学说看,主要就是《般若》的“一心三观”和《法华》的“法华三昧”。慧思尤重法华三昧,称其为圆顿一乘法门,为一切求大乘者所必修(《诸法无诤三昧法门》)。

   从慧思与智顗师徒间的讨论来看,亦可见慧思将《般若》的遮诠妙智与《法华》开权显实结合起来的学说轨迹。慧思造金字《大品股若经》和《法华经》各一部,自开玄义,后令智顗代讲。智顗“智方日月,辨类悬河,卷舒称会,有理存焉。唯有三三昧及三观智,用以咨审,余悉自裁”(《智者大师别传》)。三三昧即有觉有观、无觉有观、无觉无观三种三昧,一一皆对应空、无相、无作三种解脱门(《法界次第初门》卷中之二)。三观智即空、假、中三观之智。前者是定学,后者是慧学。《别传》没有讲慧思是如何释智顗之疑的。《慧思传》的一段记载值得注意:“(慧思)命学士江陵智顗代讲金经,至一心具万行处,顗有疑焉。思为释曰:汝向所疑,此乃《大品》次第意耳,未是《法华》圆顿旨也(《续高僧传》卷十七)。在这里,慧思认为《般若》的三观尚是次第意,唯有与“法华行法”(即法华三昧)结合,才能赋予“一心具万行”以圆顿旨。

   慧文依《大智度论》而悟一心三观,虽“聚徒数百,众法清肃,道俗高尚”,并无著作行世。慧思继承慧文的一心三观,融合《法华》的法华三昧,无论在大乘的理论还是实践上都更推进了一步。不过,慧思虽有著作行世,却仅限于禅法方面。文、思二师基本上都是禅师,他们走的是由定发慧的“证悟”之路。到了智顗,学风为之一变,虽仍依一定的禅观行持,但基本上走的是“解悟”之路,以闻思修而入,依浅定而发深解,多在哲学思辨上下工夫,表现出以高度的玄学思辨概括组织佛学传统思想的能力。在禅定工夫上,慧思说智顗只达到法华三昧的前方便(《智者大师别传》),智顗本人临终前亦承认只到五品观行位(《续高僧传·慧思传》),属于内凡位,尚未入圣流。智顗的主要贡献是将慧文、慧思开创的止观学说体系化,使个别禅师的“行止观”变为向大众“说止观”。慧思曾赞智顗“说法中最为第一”,庆得传人,欣慰地说:“法付法臣,法王无事者也”(《智者大师别传》),让智顗离开南岳,传播教义。

   三

   将止观从一种佛教徒的自我修证方法,上升到系统的理论,在天台宗的实际创始者智顗手中也有一个思想上的发展过程。灌顶在述《摩诃止观》的缘起时写道:“天台传南岳三种止观:一渐次,二不定,三圆顿。”只是从外在形式上分类,况且“渐次”、“不定”的名义是后来追加的。要剖析止观学说的发展脉络,必须从内容上着手,即分析止与观二者的关系。从这个角度着眼,智顗的三大止观代表了智顗建立止观学说的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是以“止”为主,走的是由定发慧的道路,这可以《次第禅门》(《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作代表。《次第禅门》二十卷,是智顗三十余岁时,拜别慧思后在金陵瓦官寺所讲,由大庄严寺法慎将其私记成三十卷,未及治定乃终于国清寺,后由灌顶再治改为十卷。本书是智顗年轻时的作品,尚未确定独立的思想体系,基本上继承了慧思《诸法无诤三昧法门》的思路,全书以“禅定波罗蜜”统摄一切实践法门,将禅定修行放在一切佛法的中心位置上,“若欲具足一切诸佛法藏,唯禅为最。如得珠玉,众宝皆获”(《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一上)。本书的特点是将印度传来的各种禅定方法依浅深高低的顺序整理成一个秩序井然的禅学体系,分别归摄于息、色、心三门观法中。息门疾得禅定,易悟无常,是凡夫所修的世间禅门,摄四禅、四空、四无量心、十六特胜、通明等禅法。色门能断贪欲,易了虚假,是声闻、缘觉二乘所修的出世间禅门,摄九想、八念、十想、背舍、胜处、一切处、次第定、师子奋迅、超越三昧等禅法。心门能降一切烦恼,易悟空理,是菩萨所修的出世间上上禅门,摄法华、念佛、般舟、觉意、首楞严诸大三昧及自性禅、清净禅等禅法。息、色、心三门对于凡夫、二乘和菩萨三种人又是可以互相通用的。在《次第禅门》一书中,智顗并没有提到“渐次止观”,这一术语是在学说圆熟期的代表作《摩诃止观》中追加的。在本书中,对于止与观,也就是定与慧、解与行的关系,智顗强调的是禅定修行,这反映了他在早期更多地受到北方重禅定实践风气的熏陶。

   第二阶段倡导止观并重,它酝酿于《六妙门》、形成于《小止观》。《六妙法门》一卷,是智顗因陈尚书毛喜之请而作,亦出于金陵瓦官寺。本书所阐的“不定止观”,亦是后来追加的术语。所谓“不定止观”,乃以自在活用为主,将顿渐诸门前后交互,或将浅显的法门加以深用。《六妙门》所介绍的禅法,实际上即按数随止观还净次序而修的安般禅法,属于最基本的入道初门,但它是“内行之根本,三乘得道之要位”,当年佛陀在菩提树下就是内思安般,证悟成道,从而“万行开发,降魔成道”(《六妙门》)。智顗将安般禅法抬到如此高的地位,除了佛教的禅定有其一贯的继承性外,主要是受到《法华经》开权显实思想的影响,运用方便法门,以浅定而开深慧,更强调“慧”的作用。“若不以实相心修,皆名为粗;若开粗显妙者,阿那波那(即安般禅)即是摩诃衍”(《法华玄义》卷四下),就是说,在实相智慧的指导下,法界圆通,条条禅门皆可达圣位,比起单纯重“定”的《次第禅门》,本书在思想上又前进了一步。

   《小止观》一卷,又名《修习止观坐禅法要》或《童蒙止观》,相传是智顗为其俗兄陈鍼而作,被认为是《摩诃止观》的概要。其实,从本书的结构来看,更类似于《次第禅门》。《小止观》共有十章,其中“具缘”、“诃欲”、“弃盖”、“调和”、“方便”五章相当于《次第禅门》的外方便二十五法;“正修”、“善发”、“觉魔”、“治病”四章则大致相当于《次第禅门》的内方便(止门、验善恶根性、安心法、治病患、觉魔事)。我们认为,尽管在形式上《小止观》是《次第禅门》的概要,但在内容上它是智顗的佛学思想转向成熟期的作品,已初步孕育着《摩诃止观》的主要思想。这可以从三方面来看:第一,《小止观》正式提出止观学说,强调定慧并重,“泥洹之法,入乃多途,论其急要,不出止观二法。……止是禅定之胜因,观是智慧之由藉。”(《小止观》)以止观并重取代了早期以禅定为中心的思想。第二,在具体内容安排上,《小止观》将“正修止观”一章分为坐禅止观与历缘对境止观二部分,是《摩诃止观》将止观分成四种三昧的外在形式和十境十乘的具体内容的雏型。第三,《小止观》初步提出了“一心三观”的基本思想,在第十章“果报”中阐述了“从假入空观”、“从空入假观”、“从二空观入中道第一义观”三种观法。

   第三阶段在止观并重的基础上进一步强调以观为主,智目行足,以解导行,禅定修习受智慧的指导。这集中反映在智顗晚年最成熟的止观著作《摩诃止观》中。《摩诃止观》二十卷,乃智顗五十七岁时,在荆州玉泉寺所讲,由弟子灌顶记录整理。本书是经过“承”、“悟”、“修”三个环节后,“纵辨而说”大乘圆顿止观的禅学教科书,也是架构天台宗哲学思想的主要著作。《摩诃止观》原计划讲十章(一、大意,二、释名,三、显体,四、摄法,五、偏圆,六、方便,七、正观,八、果报,九、起教,十、旨归),前六章“依修多罗以开妙解”,第七章“依妙解以立正行”,是智顗“秉法逗缘,传灯化物”(《智者大师别传》)的布道讲义,系统阐述了修习止观应具备的知识、具体修习止观的方法和各种可能出现的心理变化及对治方法。按照佛教传播的闻、思、修、证的次序来讲,本书基本上属于前三阶段,至于讲“证”这一学佛最后阶段的“果报”、“起教”、“旨归”三章,则均付阙如,联系到《次第禅门》亦阙内容相同的最后三章(《次第禅门》仅第十章易名为“归趣”,与《摩诃止观》的“旨归”大同小异),两书前后相距二十五年,最后部分都无法定稿,说明智顗“为他损己”,“说心中所行法门”的止观学说尚有待发展。

   《摩诃止观》一书使止观超出了禅学范畴,而扩展为佛学的核心,止观统摄了佛学的解脱论、般若学和法身观,“止即是断,断通解脱;观即是智,智通般若;止观等者名为舍相,舍相即是通于法身。”(《摩诃止观》卷三上)法身和法性、佛性是同等程度的概念,皆是修行的目标和极致,《摩诃止观》主要论述的是修行的过程,即止观。在止与观的关系上,观居主导地位。智顗虽然提出三止三观(三止:体真止,方便随缘止,息二边分别止;三观:从假入空观,从空人假观,中道第一义观),但三止只是作为三观的陪衬而立,“此三止名虽未见经论,映望三观,随义立名。”(《摩诃止观》卷三上)

   《摩诃止观》将止观的重点放在观心上,而观心的方法又以观不思议境为主。思议,是相待的知性思维;不思议,是绝待的直觉思维。思议,是应机说法,方便随缘;不思议才是超越主客、能所、色心、境智的实相境界。因此,次第敷演的三止三观,“实是不可思议一法耳。用此一法眼智得圆顿止观体也。”(《摩诃止观》卷三上)佛教有五眼之说,凡夫为肉眼,诸天为天眼,二乘为慧眼,菩萨为法眼,佛为佛眼。法眼者,“达假名不谬,如菩萨所见”,即用可思议的假名(概念)烘托不可思议的实相智慧。止观学说实质上就表现为“一心三观”,它已不仅仅局限于作为观心的方法,而是上升到建立学说体系的思维方法,具有认识论和方法论上的意义。“实相非观亦非不观,如此等念但在一念心中,不动真际而有种种差别”。“所止之法虽一而三,能止之心虽三而一也。以观观于境,则一境而三境;以境发于观,则一观而三观。”三止三观皆为一心所摄,空假中三境皆由一心所现。关于一心三观的理论,需要另文详述。止观从一种宗教实践方法上升到哲学思辨体系,止观学说经过智顗的发展,可说是登峰造极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20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