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任正非:与2020年金牌员工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

——2021年5月8日

更新时间:2021-06-26 21:29:36
作者: 任正非  
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为什么要走出去?所以,虽然流程IT在网络安全性方面做得不错,但我们现在还是要先把内部问题做好,这是主要目标,再考虑如何把系统走到外面去,不要盲目地走出去。

   11、韩(云与计算BG):我来自于数据存储。过去工业社会,我们感觉社会流动的血液是石油,未来信息社会流动的血液是数据,而存储是数据最底下的基石,您对存储这块怎么看?

   任总:我认为,未来数据会越来越大,困难越来越多。但中间建立的协调性方面,在华为公司还是一个弱项,水平还很低,目前我们CPU平均利用率只有15%,有没有能力把CPU的利用率提高到35%呢?这样客户不需要多花钱,就多增加一倍的能力。我们的算力是走集群计算的道路,提高每个计算单元的作用,是非常大的责任。因此,必须有好的中间件。

   大家应该向小鸟学习,鸟妈妈含着虫子飞回鸟窝,这么多小鸟嘴张开着,嗷嗷待哺,它怎么知道哪一只喂过,哪一只没有喂过呢?这就需要调度好。你们的数据调度软件,像鸟妈妈一样能做好了。我们协调的中间件做好了,每个CPU得到均匀的数据,而且提高35%,这样不需要增多投资,客户就能解决问题,那怎么会不满意呢?但事实上,目前我们还做不到。

   华为公司有一个最大的缺点,都要用最好的东西,做最好的事情。比如,买菜大妈使用的存储系统需要最好的吗,需要用石英玻璃来制作嘛?不需要。可能买完菜,收完钱,数据就不要了。那我们的存储有没有分类,对不同的客户采用不同的方式,来降低客户的负担?我在云的讲话纪要,徐直军加了一句话:“极简的架构,极低的成本”,我加几句话“极简的组织架构,极简可靠合理的流程,干部、专家的考核极简化”,否则我们不能生存。社会的竞争,我们不能自己改变自己,它就来改变我们的命运。

   12、耿(运营商BG):我来自运营商BGMSSD,过去一年我们主要做数字化工具来支撑BCM业务的运行。在运营商领域的数字化拓展能力上,您有什么指示和要求?

   任总:我们还是要加强对基础的建设,因为华为公司从“游击队作风”转化到“地方部队”,还没有成为“正规军”。你看现在的正规军组织能力有多强,但我们还不够,主要体现在:第一,开发工具没有统一;第二,代码仓没有统一。以前研发大多数是“诸侯”,有些高级干部是“土包子”,自己不懂技术、没有能力,还按照自己“土包子”方法,每家都来开发自家工具,每家都有自己的代码仓,这样开发出来的工具就不统一。就像我前面说的,统一内部ID都如此困难,如果不是公司强力让几个部门联合起来进行统一,那公司现在还是“游击队”一样松散的组织。

   以前的老师傅就会说:“一要手艺巧,二要工具妙”。华为公司在工具问题上的重视程度不够,我们要统一“诸侯”。现在公司文件已有要求,所有干部都要通过资格考试,如果不具有这种资格,就要换岗。去年软件系统的干部下台率好像是69%,并不是说都辞职了,而是转到别的岗位上去。

   13、李(全球采购认证管理部):我来自生产采购认证部。现在国际环境变化很大,我们与国外供应商接触有很大阻碍,并且越来越难了,您有什么建议?

   任总:首先要好好合作,诚心诚意与别人合作。工作本来就很难,没有困难,凭什么你们要拿这么高的工资?有困难,就说明我们做得了,别人做不了,说明了我们的价值。

   人类社会没有哪一步的前进是容易的。我建议大家看一看《觉醒年代》,在共产党成立初期,李大钊、陈独秀为了推动革命,脱下长衫,走入工农,到工厂去教工人们识字,提高大家的文化水平,传播革命道理。百年来我们走过了多少曲折。这么重要的电视剧,大家一定要看。

   谢谢大家,再见!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15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