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解辛平:军旗永远跟着党旗走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下)

更新时间:2021-06-26 00:13:12
作者: 解辛平  

  

   镰刀、锤头,信仰的旗帜。

   五星、八一,胜战的旗帜。

   百年征程,风雨如磐。党旗领着军旗走,经历了历史的惊雷、时代的风浪。

   百年奋斗,勇往直前。军旗跟着党旗走,闯过了千山的关隘、万水的激流。

   走进新时代,习主席引领三军开启强军兴军新征程。一面面崭新的军旗从党的核心、军队统帅、人民领袖手中授出,人民军队擎旗出征,改革重塑,向着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铿锵进发。

   仰望党旗、军旗,一样的颜色、一样的火红,一样的经纬、一样的见证——

   “人民军队党缔造,成长壮大党培养”。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解放军;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一支人民的军队,就没有人民的一切。

   党旗所指,军旗所向。党缔造和领导的人民军队,正在习近平强军思想的指引下,阔步前进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途上。

   向前!向前!向前!

   一

   今年春季,电视剧《觉醒年代》在神州大地热播。

   “社会主义绝不会辜负中国!”革命先驱、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激昂话语,诉说着中国共产党人发现真理的喜悦,以及信仰的纯真、初心的美好。

   一叶红船,升起了风帆,驶出了港湾。然而,就在人们都希望中国革命从此“潮平两岸阔”的时候,河道却陡然收窄,瀑布从断崖跌落。

   1927年,中国革命风云突变,6岁的中国共产党被扼住了咽喉、淹没进血火,到了命悬一线的危急关头。

   “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时年34岁的毛泽东,坦言自己当时的心情:“心情苍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地火,在岩石下运行奔突;惊雷,在脑海里轰然炸响。

   惨烈的牺牲,换来一个痛切的反思。这一年的8月7日,湖北汉口鄱阳街139号,党的八七会议在激烈的争论中秘密举行。会上,毛泽东7次发言,慷慨陈述一个观点:“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

   6天前,南昌城头一声枪响,震荡寰宇,石破天惊。

   “南昌首义诞新军,喜庆工农始有兵”。从1921年到1927年,从上海到南昌,从建党到建军,时间只有6年,我们党却经历着一场绝地逢生、凤凰涅槃的深刻嬗变。

   这支军队的诞生,其实何尝有“喜”?完全是被敌人杀出来的!翻开档案,蒋介石跟共产党人翻脸,屠杀共产党人,电报都是杀气腾腾、迫不及待的“枪决”“斩决”“立决”“见电立决”……中国共产党,面临被赶尽杀绝的危险。

   历史的丛林法则,就是这样狰狞而残酷:没有一支党领导的武装,怀着“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滚烫初心的共产党人,在反动派的枪弹威逼面前,“就只有后退、让步,除了缴枪,除了把性命赔上,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有了初心,还要有实现初心的力量!

   有了初心,还要有实现初心的武装!

   我们这支军队,就这样从血泊中奋起、从牺牲中觉悟。

   这支队伍里,有佃农、贫农的儿子,矿工、苦役的儿子,也有家境殷实者,甚至还有朱德、贺龙、刘伯承……一批旧军队中官高禄厚的名将,纷纷与原有的营垒决裂,站在了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

   “城头变幻大王旗”。古往今来,多少支军队在这片国土上纵横驰奔,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迅速走向灼艳,迅速走向腐朽,留下一地断壁残垣、枯枝败叶。

   那个火热的夏天,犹如在疾风暴雨中辗转漂泊的蒲公英,中国共产党人为这支军队在多灾多难的祖国大地上找到了扎根的土壤、注入了成长的灵魂。

   从此,这支军队在党的领导下,与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

   党旗向军旗叮咛——拿起枪杆子,这个政党要为可爱的中国、为这个国家受苦受难的人民,打出一条生路、一条活路、一条光明的路,还要一路拼杀流血、一路奉献坚守,捍卫这条来之不易的路。

   军旗向党旗承诺——扛起枪杆子,这支军队的战士,注定一辈子要听党的话、跟党走,是因为只有党,才能领导我们不做俎上鱼肉、不做待宰羔羊,而且用战斗去让这个国家改天换地,真正实现中华赤子救国救民的初心。

   这,就是党缔造这支军队刀刻斧凿般的历史逻辑。

   这,就是这支军队听党指挥生生不息的根脉源泉。

   二

   “帽徽变白了,心还是红的。”这是世界各国军队中,绝无仅有的现象。

   陕北陇原,高天厚土。抗战出征前夕,伫立在一场风雨中、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的红军将士,含着眼泪摘下缀着红色五星的八角帽,换上国民党军队的军帽、帽徽。

   帽徽变了,军魂没有变。在抗日烽火中,这支军队斗争最坚决、牺牲最无畏。

   他们打赢了全面抗战爆发以来中国军队的第一场胜仗——平型关战斗,击毙了日酋“山地战专家”阿部规秀,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奉献了左权、杨靖宇、赵一曼、“狼牙山五壮士”等无数优秀儿女……

   “一个国民党军队的王牌机枪手,被俘虏后不仅成了解放军的英雄,还创造了‘三大互助’带兵法。”发生在“解放战士”王克勤身上的奇迹,也让世界上研究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的人们不解。

   在历史江海摇撼人生舟楫的剧烈沉浮中,这种坚如磐石的笃定、这种不可思议的脱胎换骨,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这支新型人民军队做得到。

   这支军队,奠基在三湾。1927年9月,在江西永新县三湾村,毛泽东领导参加秋收起义的红军施行改编。从此,“支部建在连上”成为“中国共产党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重要开端”。

   这支军队,定型在古田。1929年12月召开的古田会议,第一次确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第一次规定了我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第一次提出了我军政治工作三大原则,第一次规定了我军实行党委制、政治委员制和政治机关制等一系列最主要的制度……

   从此,“党便由一个抽象的概念转化成了一个每日都在的实体,党便来到了夜晚营地的篝火边,来到了每个战士的身旁”。

   今天,我们阅读这段被后人无数次引用过的文字,历史仿佛流露出田园牧歌般的诗情画意。然而,隐藏在历史深处的,是这支军队历经惨烈失败、绝处逢生之后,每一名官兵发自心底的对党的信赖和追随。

   长征是熔炉,其实也是炼狱。一条血染的湘江,赋予这支军队灵魂的顿悟——走自己的路,不走别人的路。从此,这支军队更加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跟党走,才能得胜利!掌握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真理的党、找到了中国革命正确道路的党,成为这支军队自觉追随的灯塔。

   一个政党,一支军队;一路硝烟,一路烈火。党唤起了这支军队历史的觉醒,锻造了这支军队历史的自觉,重塑了“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一群人”。

   正因为如此,曾经通过《阿Q正传》等著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强烈抨击国民劣根性的鲁迅,在红军到达陕北后特意致电中共中央:“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人类与中国的将来。”

   战略学大师克劳塞维茨讲过一句话:“军队的精神力量主要来源于两大因素——苦难和胜利。”诚哉斯言,参加秋收起义的部队走到三湾,改编后只剩700人。22年后,百万雄师过大江。

   党缔造了这支军队,又一次次从苦难中、绝境中把这支军队引向胜利的航道。

   看齐、追随,这是刻在这支军队骨子里的朴素认知。因此,当习主席再次来到古田,带领走进新时代的人民军队重整行装再出发,三军将士振作奋发、听令景从,针对一度存在的沉疴积弊,开启了一场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自我革命——

   “三个特别”“三个绝对”立起了听党指挥的新时代标准;国防和军队改革不仅“动棋子”,而且“动棋盘”“动棋规”,聚焦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大刀阔斧、蹄疾步稳;战斗力标准大讨论思想风暴在全军刮起,实战化训练持续掀起热潮;依法治军、从严治军驶入快车道,实现治军方式“三个根本性转变”……

   坚毅而勇敢,果断而决然。短短几年,国防和军队建设在各个领域有破有立,大破大立,人们惊呼感受到“带着电闪雷鸣的变化”“如朝阳喷薄般的希望”。

   变化和希望从何而来?其实,历史已经告诉未来!

   三

   “建军总原则,党的领导尊。非军指挥党,惟党指挥军。”建军35周年时,人民军队的主要缔造者之一朱德元帅,一字一句写下这样的诗行。

   元帅的心中,一定记起那片望不到尽头的茫茫草地,一定记起那场惊心动魄的斗争——

   一路跋山涉水、突围转战,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时,连一门山炮都没有,最后一门75毫米火炮,在一渡赤水的时候也被扔进赤水河了。会师大会后,张国焘看似漫不经心地打听:“你们有多少人?”得知中央红军只剩下1万多人,张国焘脸色“当时就变了”。

   掂量实力对比,张国焘野心陡然膨胀。自恃人多枪多,借“统一指挥”和所谓“组织问题”,他公然向党争权,企图另立“中央”。然而,红军坚定跟党走,野心家最终身败名裂,“逃跑时连个警卫员也带不走”。

   心中没有党,纵然官高职显,也立场摇摆如蒲草、人格卑微如蝼蚁。

   相形之下,还是在这片草地上,受伤的红军副连长李玉胜,把掉队的28名伤病员收拢在一起,成立临时党支部。党的组织,让虚弱、饥饿又有些绝望的官兵立即“就像一根拧在一起的铜绳”。经过两天三夜,他们终于走出草地,跟上了那面北上的红旗。

   “草地党支部”的故事,绝非孤例。在革命战争年代的大浪淘沙中,这支军队中叛徒不乏其人,但从来没有一支成建制的部队投敌哗变。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这支军队铁的规矩。

   ——这个规矩,源远流长。聂荣臻元帅在回忆录中写道,南昌起义准备好后,“什么时候发难,要听中央的命令”。

   ——这个规矩,坚如磐石。抗战初期,国共第二次合作,蒋介石企图分化、瓦解、“收编”红军。党中央在军队性质、宗旨、指挥权等原则问题上,始终坚定不移,毫不退让。

   ——这个规矩,寸步不让。重庆谈判,蒋介石以“政令军令统一”“军队国家化”名义,逼迫共产党交出武装。党中央始终坚守底线,“人民的武装,一支枪、一粒子弹,都要保存,不能交出去”。

   ——这个规矩,举世闻名。在《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一书中,美国人这样描述中国军队:在战争中还从未发现一支健全的共产党军队陷入解体。不管这支军队损失如何严重,只要党组织还保持完好,他们就有抵御能力。

   今日何日,今夕何夕?

   金戈铁马,已经被高速公路上如过江之鲫的车流所取代。

   战火硝烟,也早被城市森林中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光消融。

但是,“历史寓含规律,揭示规律必须透视历史”。从历史走到今天,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原则制度,成为我国的基本军事制度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开创了军事制度文明的“中国模式”。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13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