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齐勇:从小康到大同:人类命运共同体——以《礼记·礼运》为中心的讨论

更新时间:2021-06-25 09:16:03
作者: 郭齐勇 (进入专栏)  
人间秩序的根据在上天的意志。

   故政者,君之所以藏身也。是故夫政必本于天。殽以降命。命降于社之谓殽地,降于祖庙之谓仁义,降于山川之谓兴作,降于五祀之谓制度。此圣人所以藏身之固也。

   国政的根据在于天理,人主应效法天地阴阳的变化来下达政令。藏身,即用来托付其身。政令颁行到祭祀土地神的社,表示按土地的不同性质因地制宜,这叫做顺应大地。政令颁行到祖庙,表明尊祖爱亲,这叫做有仁有义。政令颁行到山川,山川有各种物产,可以制造各种器物,这叫做兴作。政令颁行到五祀(门、户、中霤、灶、行),代表宫室各有法度,这叫做制度。

   在“天人合一”理念下,“天”是一切价值的源头,而从“生物”而言,天、地往往须并举,且很多时候举“天”即统摄着“地”,所以,我们也可以说“天地”是生态系统中一切价值的源头。而人呢?人如何定位?人得天地之德、五行之秀气,为天地之最贵者。

   故人者,其天地之德,阴阳之交,鬼神之会,五行之秀气也。故天秉阳,垂日星;地秉阴,竅于山川。……故人者,天地之心也,五行之端也,食味,别声,被色而生者也。故圣人作则,必以天地为本,以阴阳为端,以四时为柄,以日、星为纪,月以为量,鬼神以为徒,五行以为质,礼义以为器,人情以为田,四灵以为畜。以天地为本,故物可举也。

   这里肯定了宇宙生态各层次中,人处在较高的层次;人体现了天地的属性,阴阳二气的交感,鬼神力量的妙合,荟萃了金、木、水、火、土五种秀美之气;人是天地的心脏,五行的端绪,是能调和并品尝各种滋味,创造并辨别各种声调,制作并披服各色衣服的动物。尽管人是万物之灵,但人仍从属于生态系统之整体。因此,圣人制作典则,必以天地大系统为根本,以阴阳二气交感为起点,以四时所当行的政令为权衡,以五行运行的节律为内容,以礼义为器具,以人情为田地。因为以天地为根本,万物会作兴发展;以阴阳交会为起点,各种情状都可以了解;以四时为权衡,各项事业可以勉力而行;以日星为纲纪,事情可以有序地发展;以一年十二个月来计量,事功就有了标准。这里特别肯定五行,即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力量不断运行、转移的律则,又肯定礼义是治理人情的,人则是礼义治理的对象。因此,人在天地之中一定要尊重山川、动物、植物等。

   四、礼的社会功能与内在价值

   《礼运》更为重视的是礼的社会功能和内在价值。前者指礼是用来治国理政的,是最佳良方;后者指礼内蕴的仁义忠信等道德价值,是滋养人的生命的,可用以调治人情,培育君子人格。

   故圣人参于天地,并于鬼神,以治政也;处其所存,礼之序也;玩其所乐,民之治也。故天生时而地生财,人其父生而师教之,四者君以正用之,故君者立于无过之地也。

   这就是中国人家喻户晓的“天地君亲师”的最早出处。很长时期家家户户供着的牌位上,写着这五个字。天时、地财、亲生、师教,是人们生存的主客观条件,而君的调节十分重要。政令、政治的根据在于天理,依天时、地利而行;圣人按照天地之理和神灵的启示,来调节政教;国君则顺应天时地利,因地制宜,尊师重道,实施人伦教化。这其中最重要的是礼治秩序,以礼来调节人。只有中国人的信仰、崇拜中,把教育、教师、师道放在如此重要的地位,与天、地、君、亲同等重要。

   故圣人耐以天下为一家,以中国为一人者,非意之也,必知其情,辟于其义,明于其利,达于其患,然后能为之。何谓人情?喜、怒、哀、惧、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何谓人义?父慈、子孝、兄良、弟弟、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十者谓之人义。讲信修睦,谓之人利;争夺相杀,谓之人患。故圣人之所以治人七情,修十义,讲信修睦,尚辞让,去争夺,舍礼何以治之?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故欲恶者,心之大端也。人藏其心,不可测度也。美恶皆在其心,不见其色也,欲一以穷之,舍礼何以哉!

   这里分析现实、功利的社会人的人情、人义、人利、人患。人的情感一般有七种:喜、怒、哀、惧、爱、恶、欲。而所谓“人义”,即人的价值,依人的社会角色,一般有十条:父慈、子孝、兄良、弟弟、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人利是讲信修睦;人患则是争夺相杀。圣人调理七情,让人通晓十义,辨别利害,讲求诚信,和谐谦让,消除攘夺,靠的是什么呢?靠的就是礼与礼教。这里的合理性,第一,肯定饮食男女是人们很大的欲望,死亡贫困是人们最大的憎恶,只要合理合法,社会、治政者应当帮助人们满足食色等基本生活欲望,避免或离开贫穷死亡。作者认为,还是要用礼与礼教调节人们的欲念欲望,理顺情与理的关系,实现人的意义与价值。以上的重点还是强调礼对于调整人心与治理天下的重要性。

   《礼运》指出,先王忧虑礼的精神不能下达基层,强调以祈神祭祀为中心以制礼立制,以及礼事活动的意义。先王依次安排各种祭祀,埋下帀帛以赠神灵,宣读告神和祝福的文辞,设立制度,使国有礼制,官有统系,事有专职,礼有秩序。先王使礼下达于民众。天子在郊外祭天,以确立天的至尊地位;在国都中祭祀社神,用以歌颂大地的养育之功;祭祀祖庙,体现仁爱;祭祀山川,用以敬礼鬼神;祭祀宫室的中门、户、中霤、灶、行五神。因此设置宗人与祝官在宗庙,三公在朝廷,三老在学校,天子前有巫官后有史官,卜人、筮人、乐官等都在左右,天子居中,清正寡欲,持守正道。因此在郊区祭祀天帝,天上群神都随上帝享祭而各受其职。祭祀社神,大地的各物资物产可以尽其用。祭祀祖庙,父慈子孝的教化可以施行。祭祀五祀,从而整飭各种规则。所以,从郊天、祀社、祭祖、祭山川至五祀,就是修养与坚守礼义。

   故礼义也者,人之大端也。所以讲信修睦,而固人之肌肤之会,筋骸之束也;所以养生送死,事鬼神之大端也;所以达天道,顺人情之大窦也。故唯圣人为知礼之不可以已也。故坏国、丧家、亡人,必先去其礼。

   所谓“肌肤之会,筋骸之束”,即以肌肤的交合、筋骨的连接,表达礼义是用来讲求诚信,搞好和睦而牢固地规范人的行为举止的。礼义是做人的最基本的出发点,守之则生,去之则亡。破坏人之身家国,必先毁坏其礼。凡是国亡家破身败的人,一定是由于他先抛开了礼,才落得如此下场。

   故礼之于人也,犹酒之有糵也:君子以厚,小人以薄。故圣王修义之柄、礼之序,以治人情。故人情者,圣王之田也,修礼以耕之,陈义以种之,讲学以耨之,本仁以聚之,播乐以安之。故礼也者,义之实也,协诸义而协,则礼虽先王未之有,可以义起也。义者,艺之分,仁之节也。协于艺,讲于仁,得之者强。仁者,义之本也,顺之体也,得之者尊。

   礼是依从义制定的规矩,只要将礼仪比照义理,使两者配合,那末即使在先王时没有的礼仪,也可以根据义理来制定。就仁、义、礼诸德目的关系而言,仁爱、仁德是本体,是实质内容,义则是分辨、区别,使仁爱有了原则,爱其所当爱,敬其所当敬。礼把仁义具体化了,变成仪节了。

   故治国不以礼,犹无耜而耕也;为礼不本于义,犹耕而弗种也;为义而不讲之以学,犹种而弗耨也;讲之于学而不合之以仁,犹耨而弗获也;合之以仁而不安之以乐,犹获而弗食也;安之以乐而不达于顺,犹食而弗肥也。

   治国而不用礼,就好比耕田而不用农具。制礼而不源本于义,就好比耕地而不下种;有了义而不进行讲解教育,就好比下种而不除草;有了讲解教育而不和仁爱结合,就好比虽然除草而不去收获;和仁爱结合了而不备乐置酒犒劳农夫,就好比虽然颗粒归仓而不让食用;备乐置酒犒劳农夫了而没有达到自然而然的境界,就好比饭也吃了但身体却不强健。

   四体既正,肤革充盈,人之肥也。父子笃,兄弟睦,夫妇和,家之肥也。大臣法,小臣廉,官职相序,君臣相正,国之肥也。天子以德为车、以乐为御,诸侯以礼相与,大夫以法相序,士以信相考,百姓以睦相守,天下之肥也。是谓大顺。大顺者,所以养生、送死、事鬼神之常也。

   四肢健全,肌肤丰满,这是一个人的身体强健。父子情笃,兄弟和睦,夫妇和谐,这是一个家庭的身体强健。大臣守法,小臣廉洁,百官各守其职而同心协力,君臣互相勉励匡正,这可以看作是一个国家的身体强健。天子把道德当作车辆,把音乐当作驾车者,诸侯礼尚往来,大夫按照法度排列次序,士人根据信用互相考察,百姓根据睦邻的原则维持关系,这可以看作是整个天下的身体强健。一个人的身体强健,一个家庭的身体强健,一个国家的身体强健,整个天下的身体强健,这些合在一起就叫做大顺。大顺,它是用来养生、送死、敬事鬼神的永恒法则。

   达到了大顺,即令是日理万机也不会有一事耽搁,这便是顺的最高境界。由此看来,明白了顺的重要性,才能时时警惕,守住高位。礼的最大特点就是讲究区别,礼数该少的就不能增加,礼数该多的也不能减少,只有这样,才能维系人情,和合上下而各安其位。

   这里再次强调礼对于人的人格成长与治理国政的重要性。礼的功用首在治理人情。这里对人的界定,是以礼义、仁德为中心的,人应当是道德的动物。这里也强调了治国之本是礼,而在礼的规范之背后,重要的是道德仁义的精神。

   在讨论礼、义、仁、顺、教育、音乐的作用及其相互关系时,强调治国必须以礼,礼则以义为根据,主张要通过讲学、教育,来明辨是非,而教化则应以仁爱之心来施行,以凝聚大众。如此,尚不如以音乐陶冶人心,使大家愉悦心安,而愉悦心安还不如追求每一生命的通达、和顺。最后以达到天下和谐的大顺,作为治国理政的最高境界。所以,明了顺的真谛,然后才能安守高位。

   五、余论

   人类各族群都追求人的终极目的,追求理想社会乌托邦,但理想国各有不同的内容与形式。《礼运》的“大同之世”是中国人的理想国、乌托邦。人类的命运有同与不同,包含了不同族群、国家、不同时代的不同人群的各各不一的际遇、偶然性,但既然说到命运,则不可能不包含顺境与逆境、平坦与不平、康庄大道与曲折坎坷,都会包含庄子说的弔诡(diào guǐ),黑格尔说的“理性的狡计”,牟宗三说的“坎陷”等。以上我们讨论的是《礼运》论述的人类的命运,由小康到大同的过程,或者是追求大同,但正视、回归到小康社会的治理过程。

   正如青年人常说的:“理想十分美好,现实却很骨感”,两者间有落差、张力。《礼运》作者正视现实的社会与现实的人的两重性,为治理社会、调节人之心性情,想到的是运用礼与礼制或礼治。诸君不要小看“礼”。贾谊说:“夫礼者禁于将然之前,而法者禁于己然之后。……然而曰礼云礼云者,贵绝恶于未萌,而起教于微渺,使民日迁善远罪而不自知也。”(《治安策》)

   《礼运》强调了礼的精神与制度的根源根据,具有神圣性。礼必根据于“天”、“天道”与“天理”,效法于“地”、“地道”与“地德”,并运用于大地。继又肯定国政的根据在于“天”、“天道”与“天理”。而人呢?一方面,人得天地之德、五行之秀气,为天地之最贵者。另一方面,现实、功利的社会人有人情、人利、人患。人的情感一般有喜、怒、哀、惧、爱、恶、欲。本篇作者肯定了饮食男女是人们很大的欲望,只要合理合法,社会、治政者应当帮助人们满足食色等基本生活欲望,进而要用礼与礼教调节人们的欲念欲望,理顺情与理的关系,实现人的意义与价值。这里强调了礼治秩序,运用礼来治国理政,以礼来调节人情,尊师重道,实施人伦教化。所谓“人义”,指父慈、子孝、兄良、弟弟、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这即后来的“五伦”。作者肯定,礼的真实的内涵,礼的本质,是礼的生活实践中包含的仁、义、敬、让、孝、慈、忠、信等等德目。礼对于人的人格成长与治理国政极其重要。本篇最后讨论礼、义、仁、顺、教育、音乐的作用及其相互关系,尤为精彩。

   礼、礼教、礼制与礼治,是中国文化的最大特色及其与外国文化最大的区别。礼治不是法治,也不是德治。我们目前对礼文化的研究还非常之浅薄,希望有更多的青年努力钻研。这关系到人类命运及其共同体的课题。

  

   参考文献及注释:

   [1]任铭善:《礼记目录后案》,齐鲁书社1982年版,第23-25页。

   [2]杨天宇:《礼记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362页。

   [3]王锷:《〈礼记〉成书考》,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241页。

   [4]荀子《礼论》有“礼有三本”说,把天地作为生命的本源来崇敬。但《礼记》对“礼”的超越性与终极性的重视,则超过了《荀子》。

  

   原文载于《中华孔学》(季刊),2020年第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11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