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志勇:欧盟对“印太”的认知及其特征

更新时间:2021-06-18 22:08:57
作者: 胡志勇  

   欧盟对“印太战略”的认知经历了一个从“亚太”到“印太”的转型过程,反映了欧盟欲利用“印太战略”恢复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重振昔日辉煌的战略意图。当美国版“印太战略”2017年底正式出台后,欧盟采取了观望的消极态度,在中美陷入贸易战加剧时期,欧盟版“印太战略”迟迟没有出台,表现出了欧盟的战略疑虑。

   欧盟在印太地区的最大目标,是实现其经济利益以及与此相关的“航道安全”。美国提出“印太战略”后,欧盟曾采取了观望的态度。但是,随着印太地区日益成为世界经济与全球地缘政治的重心,欧盟越来越认识到欧洲安全的重要性以及欧洲能否继续在全球发挥作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欧洲在印太地区能否发挥持续有效的影响力。为此,欧盟及欧洲几个主要大国纷纷表示要重返印太地区,探讨和制定最符合本国利益的“印太战略”。德国政府以政策指导文件的方式提出了对“印太地区”的关注,呼吁德法联手,形成“以原则和价值观为导向的欧洲印太战略”,但关注更多的是地区经济前景与力量平衡问题,德版战略从“印太地区”的经济重要性和战略复杂性入手,强调的仍是“规则主导”和“力量平衡”主题,

   2020年9月4日,欧盟加入美日台在台湾举办的供应链论坛,向中国发出“脱钩”预告;欧盟将中国视为“系统性竞争对手”,对中国立场趋于强硬,在涉港、涉疆等一系列问题上明确地表明反对态度。美国和欧盟已经启动了一系列针对中国的定期外交对话。

   在外交领域,欧盟外交政策缺乏一贯性,欧盟对华也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政策性标准,欧盟各成员国出于各自国家利益,在对外政策上各说各话。而且,又有美国对欧洲的掺和,导致欧盟对外难以形成一致的声音。

   2021年4月,欧盟外长理事会发布《欧盟印太合作战略报告》,详细阐述了欧盟参与印太地区事务的背景、考量、路径及愿景,突出强调强化印太地区务实合作和地缘竞争,明确未来欧盟将以防务和经济为主,加强伙伴关系,特别是国际治理、经贸供应、安全防务、科研和数字化领域合作,强化在印太地区的投入、存在与行动。

   2021年5月,欧盟日本领导人峰会推动印太战略进程,严重关切东海和南海局势,将针对香港、新疆及其它区域事务密切协调,并首次提及台湾海峡局势。为推动第一个正式的欧盟印太战略,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领导人峰会前,访问中东欧寻求欧盟成员国的支持,以加强相互联系,抵消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欧日首脑联合声明强调加强合作,以建立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欧盟决定加强对印太地区的战略关注,并加强安全与防务合作。声明还强调,完全支持东盟的团结与中心地位,支持《东盟印度-太平洋展望》,积极寻求加强与东盟在该地区的合作,并将与南亚和太平洋岛屿国家合作。

   在防务领域,欧盟加强与伙伴和相关组织合作,应对包括海上安全、恐怖主义和有组织犯罪等国际安全挑战。加强反恐、网络安全、海事安全和危机管理方面的合作;扩大地区安全和防务对话,参与东盟区域论坛等,欧洲海军未来应在印太地区保持“有意义的存在”。

   在经贸领域,欧盟积极寻求与澳大利亚、印尼和新西兰达成自贸协议。在海洋治理、卫生、研发、互联互通、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加强与印太地区国家合作,通过合作减轻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社会的影响,力争可持续的经济复苏,建立更完善的卫生系统。

   脱欧后的英国与法国因为泽西岛的捕鱼权发生争执,英国利用繁琐的文件或

   程序“剥夺”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在内的欧盟成员国在泽西岛地区的捕鱼权,英法互不相让。一夜之间升级成为海军舰艇对峙的紧张局面。

   而且,德国、法国、西班牙在知识产权方面还存有分歧,且没有解决,目前并未达成下一步行动协议等等,也影响到欧盟对外的一致心态。

   欧盟在经贸领域尤其是德国寄希望于美国民主党,以恢复欧美关系,德国希望美国取消特朗普期间所加的关税,并且能够和欧盟签订贸易协定。但现在拜登上台后,仍然和特朗普一样对欧洲强硬:并没有取消对欧盟的关税。

   在科技领域,2020年12月,欧盟委员会发布了《新欧盟-美国全球变化议程》,提出要与美国建立科技联盟,共同推动技术发展,加强联合技术领导地位。2021年3月,英国对安全、国防、发展和外交政策进行了综合评估,旨在“为国际科学伙伴关系建立一个新的框架”,并强调技术是联盟的核心。其他盟友也同样在政策中强调了与美国技术合作的必要性。

   欧盟积极将贸易与技术问题联系在一起,强调解决削弱战略伙伴关系的双边贸易争端的必要性。欧盟还提议把竞争政策纳入与美国的跨大西洋合作对话之中,并讨论“线上平台与大型科技公司应承担的责任”。

   在当前抗疫方面,美国总统拜登公开支持印度和南非关于放弃冠状病毒疫苗知识产权的建议,让原本在同一战线的欧盟国家处境尴尬。欧洲国家领导人及欧盟相关组织加大了批评力度。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拒绝了美国暂停放弃新冠疫苗专利提议,明确表示反对疫苗专利豁免,这是自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德国和美国之间的首次重大分歧,并可能导致世贸组织的疫苗专利豁免谈判陷入僵局及七国集团(G7)内部关系恶化。

   欧盟领导人也向拜登总统施压,要求取消美国对疫苗的出口限制,结束对疫苗和疫苗原料出口禁令。法国总统马克龙批评盎格鲁-撒克逊”国家在新冠疫苗出口方面缺乏行动,点名美国生产的疫苗“100%”供应自家市场。

   2021年5月8日,欧盟社会峰会闭幕,欧盟各国领导人就暂缓新冠疫苗知识产权豁免达成一致:欧洲需要加快疫苗生产,提高疫苗产量,保证疫苗分发公平合理。

   长期以来,欧盟和美国就税收公平问题一直在扯皮,欧盟认为应在全球范围内征收12.5%的最低公司税,但美国一直不同意,而欧盟长期以来就这个问题占道德制高点来抨击美国。

   而拜登上台后,力推高福利、高税收政策,直接要求对世界上最大的100家公司征收21%的最低公司税,是欧盟提议的2倍。

   短期内,欧盟与美国的关系难以恢复到密切程度,甚至可能在某些领域比特朗普时期的美欧关系更糟。美国和北约国家之间在战略决策上也完全没有任何方式的协调与合作。

   欧盟推出的“印太战略”,其战略意图就是在中美之外充当“第三势力”。既独立于美国的“印太战略”,在印太地区发挥独特作用;又尽可能与美国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过度刺激中国,在对华合作方面表现出与美国不同调的声音。

   由于英国“脱欧”给欧盟及欧洲地区带来很多不确定因素,加剧了德国和法国争夺欧盟的主导权的博弈,并深刻影响着欧盟未来政策走向。英国版“印太战略”也将给印太地区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2019年3月,欧盟发表对华政策文件,将中国定义为合作伙伴、竞争者和制度性对手,增加了所谓民主与威权的体制之争,反映出欧盟对中国体制优势的战略焦虑感,美欧“价值观同盟”对华政策趋于一致。欧盟即将推出的印太新战略将是一份平衡各方利益的原则性的战略;强调价值与规范,突出东盟的中心地位;依托双边、三边和小多边对话平台的作用;将以自贸协定和互联互通为欧盟扩大在印太地区合作的重要工具,以维护欧盟在印太地区的利益。是积极配合美国的象征。由于欧盟各国对“印太战略”认知与利益各异,法德两国在欧盟推销其“印太战略”可能面临欧盟其他国家的抵触,主张强化地缘政治意识、体现“大国式存在”的法国和德国,与主要关心自身经济利益的其他欧盟国家之间,矛盾频出,分歧难以消弭,短期内难以形成“共识”。未来欧盟版的“印太战略”出台,基本上外交意义将大于战略意义。欧盟版的“印太战略”成为欧盟未来越来越重视亚太地区的一个指标性文件。

   欧盟版“印太战略”具有浓厚的欧洲特色:即欧盟长期以来一直强调追求在印太地区建立基于国际秩序、公平竞争的目标,同时希望该地区国家遵守相关国际法,打造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欧盟版的“印太战略”,其根本目的在于利用中美博弈,在中美之间采取平衡战略,左右逢源的同时巧取豪夺,从中美两国之间榨取更多的利益,从而使欧盟在印太地区利益最大化。

   欧盟在与美国保持传统盟邦关系的同时时刻都在保持自身的战略自主性,不损害本身独立的意志,在全球性议题上与中国又存在诸多合作的愿望,欧盟也不愿意看到中国成长为全球化的超级大国,欧盟既要和中国加强经贸合作,但中欧在人权和香港等问题上分歧又难以弥补,欧盟强化与美日澳等国一起遏制中国发展,欧洲文明的海盗特征暴露无遗。未来欧盟与美国共同抗衡中国的地缘竞争将更趋激烈。

   在经贸领域,中国是世界上极具吸引力的增长市场,欧盟致力于发展与中国的良好贸易关系。欧盟提出了“全面和基于规则的互联互通”愿景,以更好地连接欧亚地区。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相比,欧盟版“一带一路”更具特色:强调了欧盟所谓的高标准规则,体现了欧洲的比较竞争优势新领域的内容,提出建立交通网络、能源与数字网络和人文交流三大网络计划,推动欧盟和国际组织与亚洲国家的合作,通过利用不同金融工具促进可持续金融发展。欧盟提倡私人资本参与回应中国国有企业在“一带一路”项目中占比过大的问题。欧盟版“一带一路”基于欧洲思维方式来“更好地连接欧亚”,试图通过自身的亚欧连接战略提升欧盟在亚欧地区的影响力,维护欧盟在规则与规范领域的话语主导权。基于内部地缘政治博弈和战略认知的不同,欧盟整体上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处于一种未定状态,并将持续一段时间。

   实际上,欧盟很早就高度关注印太地区的重要性,1994年欧盟发表《亚洲新战略》,强调欧盟在亚洲存在的重要性,提出欧盟要与亚洲国家建立一种建设性的稳定和平等的伙伴关系,以经济为其政策重心,谋求对亚洲的贸易与投资,寻求加强全面合作。首届亚欧会议于1996年3月在泰国曼谷举行,欧盟15国与亚洲10国参加了此次会议。2001年欧盟通过《欧洲和亚洲:强化伙伴关系的战略框架》,指出要继续维护并促进欧盟在亚洲地区经济利益,强调与亚洲开展政治对话,积极为亚太地区安全与经济发展发挥重要作用。2015年10月,欧盟公布《新贸易及投资策略》,提出“贸易共享”原则,强调亚太地区对欧洲经贸利益重要性。

   而且,欧盟版“印太战略”地缘考量浓厚,欧盟担忧中国会利用投资来影响成员国在欧盟层面的决策,进而对欧盟“分而治之”的策略。“17+1合作”意在分裂欧洲。

   在外交与安全政策方面,2012年7月,欧盟理事会公布修订版的《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东亚指针》,提出推动安全治理的基本原则,以保障欧盟利益。

   2016年欧盟提出“全球战略”,强调在印太地区加强经济外交,运用双边及多边机制积极参与印太事务,以追求更多的政治与经济利益。2018年10月,欧盟向其亚洲伙伴推介欧亚互联互通战略。以应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2021年6月5日,G7集团财长峰会达成历史性的税收协议,G7成员国同意将公司税率最低控制在15%。欧盟内部各国税率不同,美国在数字税问题对欧盟做出了让步,换取欧盟同意全球最低公司税率。在数字税和公司最低税率问题上形成了“美欧标准”。6月12日,美国向G7领导人峰会(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等欧盟领导人应邀出席)提议“一带一路”倡议的“民主版替代方案”--“重建美好世界倡议”,以全球基础设施新倡议对抗中国“一带一路”计划。G7协议被视为美国拉拢盟国共同对付中国一个有所进展的开始,未来中国外交不得不面临来自美国通过西方平台施加的更大压力。G7关切事务从经济向政治领域渗透,意在抛开联合国多边机制,推行G7规则,搞“小圈子”和集团政治、强权政治,不断“干涉他国内政,以意识形态划线”,人为制造对立与分裂,以多边合作之名,行“单边霸权”之实。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04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