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超: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中华民族”话语体系的构建

更新时间:2021-06-18 00:34:36
作者: 赵超  

  

   摘 要:运用关键词研究方法分析建党初期中国共产党的文本,发现所使用的“中华民族”话语包含“国家”“国民”和“民族”三重语义。建党初期,中国共产党主要在“国家”语义上使用“中华民族”话语,集中在反对帝国主义这个外部他者的语境中使用,以“中华民族独立”“中华民族解放”为核心话语,侧重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的面向,表达实现国家独立的目标。“国民”语义的中华民族话语凸显的是反对帝国主义对国民的人格侮辱和歧视,话语构建的核心目的是唤醒国民的爱国意识。“民族”语义上使用“中华民族”的次数不多,主要在国内民族关系的语境下使用,使用者主要是恽代英和李大钊,侧重阐述中华民族与少数民族的关系。中国共产党在不同语境和语义下形成的中华民族话语,构成了具有特定内涵和结构的中华民族话语体系。

   关键词:中国共产党;中华民族;话语体系;国家;国民;民族;

   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新中国70年中国共产党‘中华民族’话语体系的构建历程及其内在逻辑研究”(项目编号:19CMZ003)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无论是作为党和国家奋斗目标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还是作为当下民族工作主线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中华民族”无疑是中国共产党政治话语体系中重要的核心概念。围绕“中华民族”这个核心概念,建党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中逐渐形成了一套具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和中国风格的中华民族话语体系。在这个话语体系之下包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华民族认同、中华民族凝聚力、中华民族精神等子话语。从历史进程来看,中华民族话语体系的生成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生成过程。在建党一百年之际,本文运用计算机辅助的关键词分析方法,着眼于分析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中华民族话语体系的生成过程,并剖析不同语境下中华民族话语构建的目的和策略,以期为新时代构建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相适应的中华民族话语体系提供历史借鉴。

   一、问题的提出

   自1902年梁启超提出“中华民族”一词以来,它逐渐成为中国人身份认同的符号和称谓,也是推动近代中国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的关键概念,无疑是理解近代中国历史进程的一把关键钥匙。然而,学术界、社会大众围绕中华民族的名与实、内涵与外延、结构与功能、历史与现实等问题的争论持续不断。实际上,这些争论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已经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当下的争论是历史争论的延续和变体。围绕中华民族之所以产生如此多的争论和探讨,一方面是由东西方两套不同话语体系对接过程的张力所导致;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华民族并非纯粹的学术概念,还是与现实政治及社会关系紧密的政治概念,在这个概念之上形成的话语具有明显的意识形态属性,各主体理论视角的差异和使用目的的差别是造成分歧乃至冲突的根源。遗憾的是,学界从政治话语的角度来研究中华民族的成果虽有一些,1但不多见,留下的研究空间和前景广阔。

   不妨抛开争论,尝试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寻找可能的答案,总结中国共产党是如何理解中华民族概念,以及如何围绕中华民族这个关键概念构建话语体系的。中国共产党在成立后的第二年就开始使用“中华民族”一词,但其内涵难以确定。高翠莲发现,在中国共产党的文献里“中华民族”有时指政治上的含义,等同于“国家”;有时偏向于国民,等同于“中国民族”;有时与少数民族并列。2在中国共产党的中华民族话语体系中,中华民族既可以用在国内民族关系、民族-国家关系、国民-国家关系,也可以用在国际关系上,可见中华民族概念的多义性和复杂性。那么,中国共产党不同语境下中华民族概念的内涵是什么,话语之间的内在逻辑是什么,这些子话语是如何构成话语体系的?这些问题尤其值得研究。

   二、“国家、国民与民族”的三重语义下的“中华民族”词语研究

   在语言学家的视野中,话语用来指称一组表达观念的符号体系,话语是主体间沟通交流的言语行为,包括言说者、听说者、语境、语言符号、目的等要素。福柯(Michel Foucault)则认为话语是一组具有内在逻辑关系的陈述所组成的一个体系。3不管怎么界定话语,话语的形成离不开核心概念,概念按照一定的表达方式形成判断和推理就是话语。多个子话语按照特定的逻辑构成话语体系。本文借鉴金观涛和刘青峰在观念史研究中提出的关键词分析方法。他们主张在建立专业数据库的基础上,将表达某一观念的一切关键词找出来,再通过关键词的意义统计分析来揭示概念的起源和演变。4观念史研究与本文的话语研究有所区别,但并不影响这一方法的适用性。因为,中华民族话语可以理解为是以“中华民族”这个关键词为中心扩展而成的种种表述。

   使用这一研究方法的具体思路在于:一是将收集的资料数字化处理后通过计算机软件建立一个小型的数据库,并对文献进行分类;二是以“中华民族”作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将关键词所在的句子按照年份进行归类;三是以句子为中心分析和统计“中华民族”的语义,对语义进行类型划分;四是跳出以句子为中心的视野,结合段落、语篇、事件、人物等宏观语境,对话语进行深入的分析和阐释。当然,关键词分析只是整个研究的辅助部分,并不能构成研究的核心内容,还需要结合传统的历史分析法。中华民族话语体系的生成与演变是多种因素推动的结果,需要分析其与特定历史事件、人物等因素的关系,挖掘出话语体系构建的目的和规律。

   对于历史议题的研究而言,史料的收集与整理无疑是决定研究质量和信度的关键因素。本文一方面通过报刊数据库(如中国共产党期刊数据库、中国共产党思想理论资源数据库、爱如生数据库、大成老旧刊全文数据库等)大量收集中国共产党报刊相关文献;另一方面,大量收集整理中共中央的文献汇编、地区党史资料、领导人文献、文艺作品等文献的电子版(主要以PDF文件为主),并对这些资料进行数字化可检索处理。

   运用关键词分析方法,通过Nvivo软件的检索功能以“中华民族”为关键词在《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18册)按年度进行检索,结果如图1所示:

   图1 1921—1949年中国共产党“中华民族”词频统计

   从图1可以看出,1922年中国共产党开始使用“中华民族”一词,但大革命失败后一直到1931年都没有使用。从词频统计的结果来看,1928年无疑是一个重要拐点,即1921年至1927年是中国共产党构建中华民族话语体系的一个重要时段。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不久就与国民党合作开展国民革命运动,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提出“对外实行中华民族的独立”的口号,中共二大也提出“达到中华民族的完全独立”的目标。加上国民革命最主要的革命对象是帝国主义,“中华民族”作为表达整体的国家身份常用的一个词,在反对帝国主义的语境中出现较多也就不难理解。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中国共产党开始进行土地革命,处在国民党的围追堵截之中,阶级矛盾更为突出。在阶级斗争为主的背景下,阶级身份处于优先地位,而中华民族话语式微也不难理解。为行文方便,本文将1921年至1927年这一时段称为“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

   为了准确理解不同语境下中国共产党中华民族话语体系中“中华民族”的语义,以出现“中华民族”一词的例句为中心进行意义解析,可以发现早期中国共产党的中华民族话语包含国家、国民与民族三重语义。比如,《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提出“推翻国际帝国主义的压迫,达到中华民族完全独立”,5其中的中华民族独立指的是国家独立;谢觉哉在《欢迎国际工人代表团》一文提出“帝国主义者对付我们中华民族,只有机关枪、毒烟炮,同对付黑人、马来人一样,绝谈不到什么人道”,6其中的中华民族指的是全体国民;恽代英在《论三民主义》一文提出“我们不是仅为汉族的利益而革命,是为全体中华民族的利益而革命”,7其中的中华民族指的是民族共同体。

   通过对不同语义例句的统计,发现早期中国共产党在“国家”语义下使用中华民族概念的次数最多,主要是在反对帝国主义的语境出现;“国民”语义主要与“侮辱”“人格”等词共现,同样也是在反对帝国主义的语境中使用;“民族”语义主要在“台湾人”“汉族”等国内民族关系语境出现。基于此,我们主张从“国家、国民与民族”的三重语义来理解不同语境下的中华民族话语。当然,国家、国民与民族的三重语义划分只是为了更深入揭示中华民族话语的丰富内涵,实际上这三重语义是紧密相连难以分割的,在许多情况下同时兼具两个或多个语义。中国共产党在不同语境和不同语义下形成的种种关于中华民族的陈述,就构成了具有特定内涵和结构的中华民族话语体系。

   三、实现国家独立:“国家”语义的“中华民族”话语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实现国家独立无疑是中国共产党承担的一个重要历史使命。对于建立什么样的国家,中国共产党的认知有一个变化的过程。中国共产党早期以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为主要任务和奋斗目标。中共二大宣言将“推翻国际帝国主义的压迫,达到中华民族完全独立”作为党的奋斗目标之一。从整个宣言的宏观语境和句子的微观语境来分析,中华民族是与国际帝国主义相对的概念,相当于“中国”。实现“中华民族独立”实质上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完成国家建构的问题,即对外推翻帝国主义侵略、对内推翻封建军阀,建立独立自主国家的目标。中国共产党在表达影响国家独立的因素和实现国家独立的策略时,将中华民族作为一个核心话语来使用。

   (一)阻碍国家独立:反对帝国主义与封建军阀的话语

   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前的一些知识分子和革命人士以为只要中国内部革命成功,列强侵略是可以遏制的,他们设定的革命目标对内而不直接对外,甚至认为“公理胜于强权”,8幻想依靠外力来实现国家独立。与之不同的是,刚刚成立不久的中国共产党就指出帝国主义的外部侵略和军阀的内部压迫是中国落后的根源,也是人民受苦的根源。中共二大明确提出对外反对帝国主义的主张。1922年9月13日,中共中央第一份政治机关报《向导》创刊,第1期《本报宣言——〈向导〉发刊词》将军阀内乱和国际帝国主义的外患视为中国不能统一与和平的两大原因,无疑抓住了中国社会问题的实质。在论述国际帝国主义外患时两次使用了中华民族的话语:“国际帝国主义的外患,在政治上在经济上,更是钳制我们中华民族不能自由发展的恶魔……因此我中华民族为被压迫民族自卫计,势不得起来反对国际帝国主义的侵略。”9话语中的“中华民族”与国际帝国主义相对,含义与国家相同,以“钳制我们中华民族不能自由发展”“中华民族为被压迫民族”说明了中国要争取国家独立的原因。

   1.帝国主义压迫中华民族的话语构建。

   近代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由帝国主义造成,在强有力的外力推动下中国被迫卷入陌生的民族国家体系,并且面临分崩离析的政治风险。1922年10月4日,蔡和森在叙述中德俄联盟的外交政策时,指出中国与其他被压迫民族一样陷入帝国主义宰割的困境中,“帝国主义的英、美、法、日……就是最忌中华民族脱离他们的羁勒而独立”。10话语中的“中华民族”含义等同于中国,中华民族独立实际上指的是国家独立。

1923年3月,旅顺和大连租期届满后,中国政府提出收回的要求被日本拒绝,国内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收回旅顺、大连与否认“二十一条”的运动,但有一部分国人幻想帝国主义帮助收回。针对这种幻想,向警予批评:“英美法……都与日本是一鼻孔出气的,无不是宰割弱小民族的老法家,也无一不是宰割我中华民族的老主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037.html
收藏